第78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掩上那扇门,用挂在外面的大铁锁锁住,他听到萧子矜在里面疯了一样的叫骂他,那一刻他笑了起來,觉得全身心的舒展到抽筋拔骨的地步,摇摇晃晃的将拖到门外的一根绳子拽住,掏出打火机來点火,绳子上浇了汽油,他感觉到自己的手也在颤抖,慢慢靠近,点燃……“唰”的一声,整条绳子象一条火舌直从仓库的门缝里窜了进去……

    卧倒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仓库耀出了浓烟和火光,“轰”!的一声炸开來,连近处的几所民房也秧及失火。声音震耳欲聋。蒋忠诚抱着头蜷缩在地上,看着漫天的火光,渐渐出神,爬在地上放肆的笑起來,而后是痛哭……

    红光和傍晚的彩霞几乎连接在一起,红红的映了半边天,他一直爬在地上,愣愣的望着前方,直到消防队和公安局的车都赶來了。那一刻他想到了两个字,,自首。或者,他也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他也知道,那也就是一条死路……

    在公安局拘留的时候,蒋忠诚忽然有种从未有过的踏实和安静,坐在房间的角落里,看着窄小的窗口,到秋天了,外面下了雨,一片萧瑟。夜晚静静的时候,外面隐约传來二胡的声音。一声声惹的他怎么也睡不着。从前的很多事都在心里缠绕着。终于无牵无挂了,同样也无仇无恨了……

    第二天很早的时候,看守的警察來传唤他,说有人來看他。蒋忠诚已经想不出,到了此时此刻,还有谁会來看自己。

    当他看到站在外面,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的沈一婷时,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她憔悴了许多,眼睛里红红肿肿的。象疯了一样扑过來想抓住他,被警察拦住了。

    “蒋忠诚!蒋忠诚,你告诉我萧子矜在哪?!你把他弄到哪去了?!”他第一次看到沈一婷这样激动,脸色惨白,声音却尖唳恼怒,带着哭腔和一种绝望。

    蒋忠诚笑了起來,原來沈一婷终究不是來看他的,她只是在找那个人,那个让他恨的想抽筋喝血的人。他盯着沈一婷,想起两人从前在一起也那么温馨,她会不顾风雪的跑到自习室來将藏在包里热乎乎的夜宵送给他,两人靠在暖气旁抱着厚厚的书來复习功课,可现在这些都不存在了,眼前这个女人早已经视他为仇人,而她惦记的只是那个不可一世的混蛋,这些既成的事实,让他再也不能抱什么幻想,他笑了起來,笑的很讽刺,轻轻的对眼前快要失去理智的女人说:“别找了,他已经被我杀了,你这辈子也别想再见到他了……你和谁在一起都可以,但我不可能让你跟他圆满……”

    沈一婷死死的盯着蒋忠诚,心中好不容易燃起的一丝希望在瞬间化为灰烬……案发现场早已经焦黑一片,包括震塌的几栋民房,从民房中抬出了三具被烧的焦黑的尸体,沒有发现萧子矜。可蒋忠诚的话让她彻底惊呆了。

    他看到沈一婷不顾警察的阻拦朝他扑过來,愤恨的抓住隔离的栏杆,指间发白,拼命的朝他叫嚣:“你胡说!你胡说!”

    蒋忠诚颓丧无力的摇摇头:“我沒胡说,一婷,别的事情我都沒后悔过,唯一后悔的就是不该答应那个混蛋跟你分手的条件,真的,我想我的厄运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但我不能放了萧子矜让他什么都得到,所以我只有让他陪葬……对不起……”

    “不可能!你骗我!你把他藏到哪去了?!你告诉我!我求你……”沈一婷看着蒋忠诚面无表情的重新走进那扇门里,觉得浑身冰凉到沒有知觉,站在栏杆外面,脚下软棉棉的,咬着嘴唇泪水生生的激出來……

    走出公安局的大厅,她看到小虎乖乖的背着书包坐在长椅上,两条小腿來回晃着,眼睛四处好奇的张望,直到看见沈一婷走出來,才赶忙高兴的跑上去张开双臂抱住她的腰:“干妈,

    咱们给外婆外公带的好吃的,再放着就要坏了,干爹什么时候回來?咱们赶快去外婆家吧。”

    沈一婷低头看着小虎天真的表情,极力忍住不断向上泛的眼泪,蹲下來看着眼前虎头虎脑的孩子,想张口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

    “干妈,你别生干爹的气。”小虎忽然开口了,象是在求情,“干爹从前就喜欢跟小虎玩藏猫猫的游戏,有一次我怎么也找不到他,急的我都哭了,最后他自己出來了,说是跟我闹着玩呢。干爹就是喜欢这样。干妈你别不理他,等他回來了,我们装着生气就好了,要是咱们真不理他了,他很伤心的。”

    沈一婷努力忍住想哭的感觉,头脑混乱而压抑,忽然间沒有了萧子矜,那感觉竟然是一种迷茫和无方向。

    “干妈,小虎告诉你一个秘密,干爹不让我说的,那天你不在家的时候,他偷偷抽了一支烟,他说如果干妈知道了就不理他了,让我帮他保守秘密。其实在那之前,干爹也在外面偷着抽过烟,他怕你知道了生气,就开车在外面多兜几圈风再回家。”

    沈一婷抿嘴笑了笑,其实她知道这些,只是她从來沒去揭穿过,她知道萧子矜是在乎她的,即使戒不了烟,也绝不在她面前抽。其实她知道很多事,从前在一起的时候,萧子矜每星期都会下厨做一顿水煮鱼,知道沈一婷受不了太辣,就将味道尽量放清淡,两人那时每次都吃的很高兴,她以为萧子矜和自己的饮食爱好是很相象的。直到后來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她才发现他其实一直讨厌吃水煮鱼,甚至吃了会反胃,可他一直掩饰的很好,惹的她很开心。

    她同样知道有一次和他去逛夜市,她把手上的手链弄丢了,心里灰灰的,那次萧子矜让她在路边的肯德基里等他,说自己去找找。直到一个多小时后,他高兴的拿着手链回來了,说是找到了,可沈一婷一眼就发现,那只是条一模一样的新手链,因为从前的手链带久了,边缘处的一个小小的水钻脱落了,她很久沒有配到合适的水钻。可那个傻瓜还以为自己想到了什么高明的好办法,直接到商场里买了一条新的回來。那次沈一婷看到他的样子,心下说不出的好笑和感动,上前搂紧他,踮起脚尖來吻他。他还在得意的编造着自己如何幸运的找到手链的经过,可沈一婷却在心里笑着直骂他是傻瓜。

    其实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爱上萧子矜,他只是一个自作聪明的傻瓜,总是想在沈一婷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把所有事自己扛了,再回头对她说,其实这件事很轻松。她什么都明白,这个不知道自己才是傻瓜的傻瓜,最终一点一点将她的心占去,她知道他给她的感觉,恐怕任何男人都代替不了了。

    沈一婷抚了抚小虎的脑袋,忍不住鼻子里酸意更浓:“干妈沒生干爹的气……干妈爱你干爹,也爱小虎……”

    搁了几天,沈一婷不断从萧子晨那里得到一些侦察的进度情况,竟然隔了好多天都沒有任何萧子矜的下落,每次焦急的往公安局打电话,都被工作人员安慰一番就让等消息。自从事情发生的当天到公安局录了一次口供以后,一直沒有进一步的消息。

    小虎由于这些天疏于照顾,加上天气骤然变冷以后患了感冒,接着就有发烧的迹象。沈一婷一个人将他送到医院打针,挂号,就诊,排了好长时间的队,坐在输液室里陪小虎打点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沈一婷将带來的毛毯盖在小虎身上,看着他红扑扑的小脸,浅浅的睡容,忽然觉得疲惫极了。

    这些天白天上班时明显心不在焉,已经出了好几回差错,小杨明白沈一婷的处境和原因,极力帮她挡着。可连日來始终沒有萧子矜的消息,让她越來越恐慌,每天的忙碌和越來越渺茫的消息,几乎让她撑不下去。

    旁边是一家人带着孩子來看病,那孩子已经睡着了,孩子的父母一左一右陪着,互相依偎着,场面温馨。沈一婷低下头去帮小虎把被子塞好,努力不去想伤心的事。

    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她赶忙掏出來查看,现在这时候,她最怕漏接电话,漏掉任何一个可能与萧子矜有关的消息。

    屏幕上显示的是自己父母家的电话号码,这么晚了,家里打來电话,一定是有急事。为了不吵到小虎和其他病人休息,她赶忙拿起手机到门外的走廊上去。清冷的走廊上,早已经沒几个人了,回声也听的很清楚。她听到父亲的声音,急噪中透着沉沉的叹息。

    “婷婷,你什么时候回家?”

    沈一婷怔了一下,心口猛的一痛,自己很久都沒回家了,每次往家里打电话都是父亲接,母亲倔强的真的不肯再理她,原本打算中秋节和萧子矜一起回家,现在也成了泡影。她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父亲却再次开口了。

    “你妈妈的腰疼病又犯了,前些天就该去医院的,因为听说你要回來,一直撑着,可你最后还是沒來,她嘴上说,不回來才好。但事实上我知道,她挺难过的……现在你哥和她的关系改善了不少,这全是你嫂子的功劳,从前逢年过节是你哥总缺席,现在又变成你缺席,咱们一家什么时候能真正聚齐呢?”

    沈一婷沉默了,忽然觉得自己很不孝,一走就是这么久,对于家里她并不是不想念,可现在的情况,她已经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爸爸同意了,同意你跟他在一起。你妈妈也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你开口跟她妥协,一切都能商量,最重要的是你能回來,能回來就好。把萧子矜带回來吧……”

    沈一婷笑了,对着手机笑了起來,鼻子里却酸酸的,挂了电话,长长的叹了口气,走廊上的风也凉凉的,可是现在,她找不到她的猪头了……抱着胳膊慢慢沿着墙角坐在长椅上,发了一会呆,赶忙又给萧子晨打电话。

    电话里萧子晨似乎也很疲惫,甚至有些慌张。沈一婷一向很信任这个姐姐,她也知道现在萧子晨也一定和她一样担心,可是现在,她不知道该继续留在丽港等消息,还是先回a城的家里去看看父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