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元尊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一婷本以为在a城的几天遇不到什么意想不到的事了,连闺蜜谢珍晴也去了外地旅游,加上自己心情奇差,几乎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直到第二天晚上到易初莲花购物的时候,遇见了许久未见的陈莎,她比起从前似乎活泼开朗了许多,挽着一个年轻小伙子的胳膊,亲密的在挑水果。那小伙子长的很清秀,戴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言谈举止中看的出相当护着她。

    陈莎也怔了一下,赶忙跟沈一婷介绍:“一婷姐,这是我未婚夫程修齐。”转而又对那小伙子说,“这是一婷姐。”

    沈一婷近距离才发觉那小伙子很眼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可一时又想不起來,连忙答应着他们的招呼。直到买了东西出來,程修齐慷慨的把沈一婷买的东西也一起包揽下來结帐。还主动帮他们拎东西。到超市门口的时候,陈莎让她未婚夫先开车回家,开口要请沈一婷到咖啡屋去喝一杯。

    “一婷姐,我不知道你会回來,我和修齐下个月初办婚礼,你也留下來参加吧。”坐在咖啡馆的靠窗位置时,陈莎高兴的从包里拿出请帖要写给她,眼角柔和的光芒显示出幸福和愉悦。

    沈一婷其实有许多疑问,曾经的陈莎,人一直很沉默和忧郁,甚至有种敏感和对外界的防备,她从前一直是喜欢宋宁远的,可这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她似乎改变了很多,现在连脸色也红润了,言语间笑容也多了:“我过两天还要回丽港去,你的婚礼可能沒办法参加,不过礼物一定会送到的,恭喜你!不过,我沒想到……”她以为自己和宋宁远离婚后,他和陈莎在一起会是顺理成章的,可现在,似乎证明她的猜想有了很大偏差。

    陈莎抬起头收住笑容,额前的刘海被修长的手指重新塞好,似乎有什么重要的话想说:“一婷姐,其实我想向你道歉……从前可能我确实对宁远哥有一点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他确实是个好男人。我一直是个孤儿,他和他们家帮了我很多,其实总在一个人打拼和漂泊的日子里,特别想有个家,原來我太幼稚了,总在钻牛角尖,也做了很多傻事,也许伤害到你和宁远哥的感情了,请你原谅。”

    沈一婷怔了一下,随即自失的笑了起來,其实自己和宋宁远离婚,主要原因也根本不在此,她也从沒想过要陈莎來道歉。即使沒有陈莎,她和宋宁远之间,也许终究会走这一步。

    “我未婚夫修齐是宋伯伯医院里的内科大夫,其实从我一进医院的时候,他就在追求我,可我一直目光只在宁远哥身上,沒去在意其实身边有这样好的男人在等我。后來宁远哥提醒我,他说我和一婷姐你是一样的,心里装着一个人的时候,就执着于那个人,很难再让其他人钻进心里。他说他觉得长这么大最失败的事,是用多少年也沒能撬动有个人只用了半年多在你心里占据的位置。”

    沈一婷沉默了,其实她曾经以为萧子矜只是一座桥,而宋宁远才是岸,可变化是从她发觉自己跑了许久,可心依旧在那座桥上开始的。

    直到她起身要走的时候,陈莎才忽然在背后叫住她,象下定了决心一般,顿了顿开口说:“一婷姐,其实……从前到宋妈妈学校里去散播你一些私事的事,是我找人做的……”

    她诧异的回过头的时候,陈莎略略低下头:“对不起……”

    沈一婷怔了半晌,其实那些事,现在想想已经很远了,如果不是她提到,自己也根本不会记起:“这一年多,你背的心里包袱更重吧?我本來是很恨那个人,可你今天坦白了,让我觉得,其实换作我,到今天我也未必会承认……陈莎,其实你在感情上比我幸运,至少你及时明白什么是属于你的,而我用了这么多年,总以为自己已经看清了,可却得不到想要的。”

    出了咖啡屋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走在街上看着满眼的霓虹灯,一种迷失和茫然充斥在心头,直至总在街上绕圈子。a城沒有丽港繁华,可有时候却更容易让人迷失方向。

    路过街角的一间画社,才发现这一季又换了新的上架画作。玻璃橱窗里摆上了一幅具有印象派风格的彩画,封着华丽的画框,是一汪蔚蓝的湖水,此岸是一座长满葱翠树木的小岛,湖的彼岸是高楼大厦林立的陆地,透着华丽的大都市气象,一艘小船孤独的飘在湖上,帆沒有扬起明确的方向,徘徊在水中央……在灯光的照耀下,这幅画的意向几乎一下就触动了沈一婷,站在橱窗前,半天也沒动。靠近了看着画的下方标签,才看清上面写着:彼岸?此岸?何处是岸。

    她忽然笑了,嘴角边慢慢上扬,说不清的感觉。直到店里的卖主出來站在她旁边,大抵是看她驻足了太久,热情的向她介绍这幅画的作者在业内是个小有名气的潜力派。

    “为什么这幅画上沒有桥?”沈一婷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这样问。

    这问題着实上卖主一愣,可长期做生意的经验和点头醒尾领悟力,让店主立即有了专业的答案,从画风和意境上描述了半天,还旁征博引的拉出莫奈的画评中的句子,最后告诉她:“如果加上一座桥,这画该多煞风景?”

    沈一婷终于沒再说什么,她看到画的标价是两千八百八十八。

    原來桥是煞风景的……

    当沈一婷拎着一堆从超市里买回的东西进了家门的时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家來了两个客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什么。父母和哥哥都在,可每个人的脸上都阴沉着,气氛很紧张,离的老远就听到女人的声音在嚷嚷着什么。母亲一直沒说话,是哥哥在好言好语的向别人解释着。进门的时候,哥哥正跟两位客人说,小虎已经跟着自己的妻子出去玩了。

    见沈一婷开门进來,那一男一女激动的站起來,似乎要围过來讲理。她怔了一下,看着他们略带土气的打扮和气势汹汹的样子,一时未能反应过來。可仔细看上去,又觉得他们相当面熟。

    沈一婷疑惑的朝那一男一女看去。那女人正气愤的抬高嗓门,操着方音浓重的普通话说:“自从咱们儿子被萧子矜带走以后,变的不认自己爹妈了,还拽着别的女人叫妈,依我说萧子矜就是一个骗子!当年你还巴着他让孩子认他当干爹,现在怎么样?连人影都见不到!”那女人说话象连珠炮一般又脆又亮,“今天咱们不把小虎带走,他就成别人家的孩子了!”

    沈一婷怔怔的站在门口,终于明白这是几年前在王家村见过的小虎的父母,从前她并沒想到王家会有人找來,小虎从上城到上学,一向是萧子矜來办的,现在王家父母忽然找上门來,让她有种错愕。尽力平静了心情后,才对他们说:“你们已经把他扔在乡下三年多了,从不去管孩子的事,到了上学的年龄也不去联系学校,要不是子矜把他接到丽港,帮他找了一间好学校,他现在还在山沟里,他就被耽误了。现在小虎的学习刚有起色,你们不能把他带走。”

    小虎的母亲本就是急性子,听不來沈一婷一番教导言论,连忙摆手制止她说下去:“沈小姐,你以为你是谁啊?小虎叫你一声干妈你就把自己真当成人家的妈了?说远一点,你和萧子矜什么关系?结婚了?我们小虎认萧子矜当干爹是我们家同意的,可你这个干妈从何说起?萧子矜的事情我们打听过了,他现在是活着还是死了还不好说,丽港那边说是失踪了,有点常识的都知道,所谓失踪的,能回來的有几个?”

    “你胡说!”沈一婷被刺中了疼处,她努力不去想那坏的可能,可还是被人轻而易举的提了出來,原本尽量平静的心情,象点了炮辇一般,瞬间爆发,她差一点想上去扇那女人一巴掌。

    小虎的父亲这时候才站出來,拉着妻子跟沈一婷讲道理:“我们來这里不是吵架的,从前我们村穷,萧子矜象个款爷一样跑來,谁都想跟他搭点关系,但是我们家就这一个儿子,说什么我们也不可能把小虎丢掉送人。我们大老远的跑來,一是來接小虎,二是给你们个交代,这几年我们两口子做生意也赚了点钱,这两万块钱你拿着,算你们这几个月的操心费,孩子上学的事我们自有主张,沈小姐你就别担心了!”

    小虎的父亲从灰色的西服口袋里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放在桌上,出手的阔绰也迥然不同于当年。

    沈一婷盯着信封,心里一阵恐慌,这几个月來,她确实早已经把小虎当成自己的孩子,现在忽然意识到他有亲生父母会來争夺抚养权,心中说不去的酸楚:“王大哥,王大嫂,如果你们不介意,让小虎先跟我过吧,我跟这孩子真的很投缘,我想领养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