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茫然的冲冲撞撞往前走,直到迎面看见萧子晨从洗手间里出來,见他已经醒來,惊讶的过來拉住他。萧子矜睁大眼睛看着姐姐在大声冲他喊着什么,可他什么也听不见,耳朵里一阵强烈的酸疼,刚刚的茫然逐渐转化为一种恐惧,周围冰凉一片……他蓦地想到曾经有种暖暖的感觉,是沈一婷抱住他,埋在他怀里的感受,可现在空洞的好象什么也沒有了,静的可怖,茫然的站着,脑海中隐约感受到发生的问題……

    萧子晨用签字笔在題板上写字给他看,告诉他,以他目前的情况,需要立刻动身出国动手术,她写了一些权威医生的名字和父母的英文名,示意他出去以后有更好的医疗资源。

    萧子矜觉得心在慢慢下沉,张了张嘴想试探的询问:“……她,她呢?她回家了么?她知道……”

    “她不知道。”萧子晨在題板上写了大大的符号,“还沒让她知道,这个傻丫头,知道了这个情况不知道会有什么反映……”

    “……她还是会跟我在一起的,即使她知道,也一定会继续跟我在一起的,我答应过她要陪她回家的,她自己带着小虎回去,她家里人一定会生气的。”萧子矜开始急噪,耳朵里的疼痛更加剧烈,周围的无声和混沌的思维,让他忽然间找不到方向,“我现在不能出国,我必须先去a城一趟!”

    萧子晨赶忙拉住冲动的弟弟:“今天一婷给我打來电话,小虎的亲生父母找到了她,还在沈家闹了一场,现在已经把孩子带走了。目前沈家情绪一定很差,你这个样子过去,只会加重他们的反感,如果再因为这个耽误了治疗,你的损失就大了!美国那边,爸妈都安排好了,你过去可以立即就诊,用最先进的技术,用不了多久也许就有机会痊愈了,到时候你再好好的去沈家……”她用龙飞凤舞的字体在題板上迅速写着自己的话,末了又加了感叹号。

    “我已经让她等了很久了,她根本不会在乎我以后会不会带着助听器,但如果我就这样走了,她会恨我的。再说,丽港的医疗条件已经是国内数一数二,专家多的是,这里说不乐观的事,出国找洋大夫就能保险?”萧子矜不是个崇洋媚外的人,从前父母出国后,他虽然每年几乎都过去看看,可从來沒有过长期呆在国外的想法,这点让几个叔伯堂兄弟都很不解,可他明白,在自己的国家里,即使开着车闲逛,那感觉都透着踏实,这些在异国他乡是难以体会的,可现在他嘴上不说,心里惆怅的却直想哭……

    第二天,沈一婷是在红灯前面看到的宋宁远的,想事情想入了迷,连马路对面的红灯也沒注意,一直朝前走去,过斑马线的时候,一辆车急刹闸停了下來,司机见她神游一样的状态,张口就要开骂,红灯后的第二辆车因为连带效应也停了下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下车,她那看到那是宋宁远,只是沒想到在这个时候遇到……

    前几天就听哥哥说宋宁远升了正科级,刚刚换了新车,她想他应该是意气风发的,只是这个男人向來内敛,不会轻易炫耀和显摆。从前在一起的时候,两人总是喜欢钻熟悉的小饭馆,现在俨然沒关系了,反而进了高档茶餐厅。原來长期饭票和偶然请客的区别就在此。

    “萧子矜呢?”宋宁远见沈一婷沒什么胃口,终于提起了自己的疑问。

    沈一婷倒是沒有避讳,将事实说了出來,一直以來,她觉得跟宋宁远交流内心想法的时候是沒有负担的,这个男人会认真的听,然后提出自己的意见。可现在宋宁远听到这里,沉默了很久也沒说出自己的想法。

    沈一婷猜他大概早就厌恶了这种谈话方式,毕竟离过婚的夫妻,按理说连朋友也不可能做成。宋宁远一直以來的表现,当算拿的起放的下的一种了。

    “你怎么样?听说你被提干了,以后前途一定不错。”沈一婷也客套了两句,她看到宋宁远拘谨了笑了笑,然后又摇摇头。

    一顿饭吃的算比较沉闷,其实沈一婷想告诉他,以他的条件,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简直是唾手可得,但话到嘴边,她还是沒敢说下去。这恐怕是两人心**有的刺,有些事情提起來总是讳莫忌深的。

    直到出了餐厅分手以后,她转过一条僻静的小街,才接到宋宁远打來的电话,沉厚的声音和略带忧郁的语气,让她恍然间有些想念从前一笑起來就露出一个浅浅的酒窝的宋宁远,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一婷,从前萧子矜打电话给我的时候,他曾经说了句的很简单的话,却让我记忆深刻,他说,‘我只想奉劝你一句话,别放手,因为只要你放了手,这回我就无论如何也不放手了。’虽然我当时不信,也受不了他的气场,可时隔几个月后,我突然觉得他真的比我了解你。从私心上來说,我讨厌萧子矜,也绝不想看到你和他幸福的在一起。他曾经说过,他不会祝福我和你。同样,我也不可能祝福你和他。但从道义上,我却想提醒你一句,萧子矜是个不懂放弃的人,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他也绝不可能让你找不到他。”

    沈一婷握着手机,当街停下脚步,宋宁远的话提醒了她,让她这些天沮丧灰暗的心情透出了一点阳光空气,傻愣愣的站在街口,神色逐渐凝重,看着來來往往的人群,车水马龙的都市风景。微凉的秋天竟让人的心情改变了许多……她攥紧拳头,一种紧迫感帮她下定了决心,直接打车到火车站的售票大厅。

    “明天,开往丽港的特快,一张。”

    在沈一婷去丽港的当天,萧子矜到a城來了,将自己收拾的很光鲜,可心里却慌慌的,从前自己一向自我感觉良好,有很好的家庭背景,有留美的父母,有做大生意的姐姐和姐夫……从小学,老师就一直爱夸他聪明,高考时一举考进了全国名校丽港大学……连走在街上也觉得昂首挺胸,坦然而自信。可现在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是有缺陷的,甚至在车站检票的时候,就有人发现了他的异常,朝他频频侧目,虽然他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可真被人当成异类的时候,心情竟然无法镇定。

    他悄悄摘下助听器,虽然那东西对于他这种情况,本來就用处不大,可他不想让别人用惊异和同情的眼神看着他。

    他萧子矜从來都是堂堂正正,腰杆挺的笔直的,即使以后都一直这样,他也不需要别人同情,想到如果以后天天活在这样的目光里,他会觉得窒息。

    到达沈家所在的小区时,他早已经底气不足,物管人员沒有换人,竟然还认得萧子矜就是当初住在这里的热心邻居,拉着他嘘寒问暖了一番。萧子矜只能从口型和表情里分辨出一些话语,跟着“嗯嗯啊啊”的附和着。

    沈一鑫骑着摩托车本來准备出门,到了小区门口,才惊讶的发现了踟躇不前的萧子矜,身上从上到下并不象是受过伤,而打扮上,似乎比平常更考究一些,他不得不承认,这小子穿一身正式的衣服,倒也不象个坏人。只是今天他的神态略微和往常不同,从前他不自觉的就流露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精神而自然,即使是当初被自己打了一顿以后,他仍然倔强的跟沈一鑫顶着,可现在似乎有了什么不一样。杵在大门外犹豫徘徊,象个犯了错误的孩子,挫败和神伤。

    “萧子矜!”沈一鑫扯开嗓子叫他的名字,他从沒怕过这小子,在他眼里,那些仗着家世的纨绔子弟,都敌不上他拳头的实在。更何况他知道萧子矜想娶一婷,又怎么可能和他这个未來的大舅哥对抗。可一婷带着小虎回來的时候,他真的动了怒。

    “萧子矜?!姓萧的!”沈一鑫见萧子矜仅仅距离他五米的距离,却象是丝毫沒有听到他的声音,直接启动了摩托栏在了他前面。

    萧子矜恍然惊讶的看到沈一鑫,毫无心理准备的和这个气势汹汹的男人正面交锋,第一次有被人窥到弱点和输了气场的感觉,而在他的世界里,周围依旧是静静的,顿了顿,轻轻叫了声:“哥。”

    沈一鑫怔了一下,觉得讽刺,这小子叫他“哥”,已经充分的说明了萧子矜此行的目的。他的情况沈一鑫也略略看了明白,原本的恼火成倍的翻了上來,直接上前拉住萧子矜的领子:

    “你耳朵怎么了?!嗯?!”

    萧子矜只觉得脖子一紧,看到沈一鑫宛然如当初的气愤,原來一切都沒变,沈家依旧视他为卑鄙小人。

    直到沈一鑫将摩托扔到一边而把他拽到楼后僻静的角落,看着萧子矜的样子,拳头却始终沒落下去,他丝毫沒有躲,可沈一鑫反而下不去手:“我妹是多好的女孩子,如果不他妈遇见你,恐怕现在孩子都上幼儿园大班了!你耽误她这么多年,现在搞成这样,你还指望她能跟你这个残疾人搅在一起?!”

    萧子矜不知道沈一鑫都说了什么,可从他的表情里判断,这个人极为恼火气愤。他知道即使他平安无事,沈家也很难接受他,何况现在的样子,只能让情况雪上加霜。“残疾人”几个字,沈一鑫又重新加重说了一遍,萧子矜终于在他的口型里判断出來,心里猛的一抽痛,第一次有人将这个这个字眼明确的摆到台面上來,原本还能强撑着的自尊心,瞬间被击的粉碎。头一回让他在别人面前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原本他只想看到沈一婷,他想亲口告诉她,其实即使他以后真的会带着某种终身缺陷,他依旧能给她幸福。可现在他不感确定了,原來自己这样子站在这里,恐怕也会招來别人的非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