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一婷在火车站就仿佛隐约的看到了萧子矜的影子,在人流拥挤的三号站台上,隔着火车道,看着相对冷清的四号站台,一南一北的两趟车靠站,交错在熙攘的人群中,满眼是急于赶车的旅客和送行的亲友,可她还是从众多人中看到了酷似萧子矜的人,心中一阵强烈的悸动,象是忽然看到么某种希望。她扯开嗓子拼命的朝对面站台的那个人叫喊,睁大眼睛希翼着他能看过來。

    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尖细,四号站台的许多人都朝这边望了过來,而惟独那个人只是径直的朝前走,仿佛和这些是隔绝的,或者说丝毫不感兴趣。站台上的人朝沈一婷投來诧异的目光。她原本激动的热情慢慢冷了下來,站在原地看着那个人一直走进地下道,燃起的一丝希望终于随着那身影的淹沒和熄灭,看來又是一种错觉……

    心中本以为丽港的家里,可能早已经落满灰尘,也许花也枯了,鱼也死了。可真正转动门锁将那房门打开的时候,她才发现,其实一切都沒有变。地板依然擦的干干净净,鞋架上整齐的摆放着三双兔头的家庭套装拖鞋。鱼缸里换了新水,几条金鱼仍旧欢快的游來游去。连花也沒有枯萎,迎着阳光开的还是那样灿烂。

    打开冰箱,两块抹茶蛋糕沒了,却换上了一盒她爱吃的金丝枣糕和一小筐新鲜的芒果。冰箱门上贴着许多天前的便利贴士,是萧子矜龙飞凤舞的字迹,旁边画着一个笑脸。温馨还沒有褪去,一切还是鲜活的。

    她想起小虎在这里,举着自己的练习作文,大声念给她和萧子矜听,她还记得那題目叫《我的干爹干妈》。

    她想起萧子矜在家里围着一条干净的卡通围裙烧菜,而自己跟小虎象两个谗猫一样爬在桌子上样子,拿着筷子和勺子准备开吃,乐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她想起三人买回的几只玩具兔,一直让它们依偎在一起,那时候他们还在一起说,以后还会有小粉兔和小蓝兔……

    原來一个小小的家里,能装下这么多东西,她还在期待能把这种感觉延续一辈子的时候,恍然发现她的“大,小兔崽子”都不见了……

    她想起在画社门前的橱窗里看到的那幅画,,彼岸?此岸?何处是岸。

    当她认定了此岸是自己的归宿时,才发现此岸背叛了她;当她认定彼岸是终极目标时,才发现彼岸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

    彷徨年代,心灵的漂泊生涯,似乎始终抓不住对的东西……

    哥哥打电话过來了,声音沉郁而无奈,他总是在想,自己也是促使妹妹爱上萧子矜的间接因素,一直充满了歉意,也一直试图能将她的心拉到别的轨道上來。可现在,他知道那不可能。

    “一婷,其实你该更沉住气一些,因为有个命途不顺的小子比你更慌张……”

    沈一婷当天就连夜坐车回了a城,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一整天晴朗舒爽,给人清新透明的感觉。在这样的秋天里,空气让每个毛孔都张开了。

    她下了车,哪里也沒去,直奔那间画社,离的老远,她看到橱窗里换了一张人物的油画,原來那张已经不见了。钻进点了熏香的小屋,那店主正在专心致志的裱一张古朴的山水画,抬头看到沈一婷时,赶忙报以友好的笑容。

    “原來挂在橱窗里的那幅画呢?”

    “你说的是‘彼岸?此岸?何处是岸’那幅吗?”

    沈一婷点头,而店主只好抱歉的一笑:“很不巧,昨天一家设计公司开业,那里的女老板也看中了那幅,已经出钱买走了,说是要挂在办公室里的。我们店里还有很多不错的画作,您可以看看别的,也许有更喜欢的呢。”

    沈一婷略感失望,慢慢点点头,那店里的画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都有,琳琅满目,甚至让人眼花缭乱。可一排排的看过去,再也沒发现能贴近心情的感觉出现。向店主道了谢,一个人退了出去。

    她想,或者买下那幅画的人,也对它有同样的感触,或者那幅何处是岸的寓意,在自己的心里也该有个终结了,失沒了多年的青葱岁月,象在暗夜里行船,当认定了方向,就是找到了航标灯。

    她想,她到了该上岸的时候了。

    萧子矜觉得a城几乎无处可呆,想起曾经和沈一婷租住的小阁楼,那里一年多前就被卖出去了。他寻着从前每天都走的小街,一直朝那块老居民区去。破旧的楼房还在,可楼下却贴了一张城管局的告示,预计这个月底拆除这座旧楼,此处将建设豪华居民区。原本巷子里熙熙攘攘的场景,溜街串巷的小本生意,和巷口围在***牌的邻居已经失沒了踪影。冷清和萧条取代了曾经的热闹。那时候每天回來,楼下的房东大婶都会热心的夸他和沈一婷般配。总让他们给自己的儿子辅导功课,她会扯着嗓子,拿着儿子的不及格卷子开骂,言语中总会加上两句:“看你萧哥哥和你沈姐姐多出息!”

    顺着破旧的木制楼梯朝上走,原本会有吱扭吱扭的声音发出,可现在他什么也听不到了,寂静给走道里更增添了一丝可怖。

    上到第二层的时候,原本还有感应灯的光亮,忽然间全灭了。他惊的扶住栏杆,心里猛然一慌。感觉到有个软棉棉温热的东西紧紧扑到他怀里來,执拗的将一双手伸进他的衣服里,象蛇一样绕來绕去,直至完全箍住他。

    熟悉的气息让他即刻了然了情况,刚才的提防瞬间放了下來,刚想开口叫出沈一婷的名字。一个湿热的吻贴了上來,带着生气和惩罚,他有种激动,觉得怀里的身子也在颤抖。

    沈一婷一条胳膊环过來搂住他的脖子,一只手伸到他胸上,疯了一样扯他的扣子,最后干脆低下头用牙咬。萧子矜怔怔的低头看她的动作,惊的不敢乱动,任由她将他身上阿玛尼的衬衫撕扯的凌乱不堪。他舍不得推开她,因为在她低头去咬他的纽扣时,他感觉到胸上湿湿热热的,才知道她哭了。

    “一婷,你……喂……”他感觉到她扯开他的衬衫后,几乎片刻也沒迟疑,纤细冰凉的手一路下移。萧子矜一阵羞意,下意识的抓住她的手想阻止她,在他印象里,沈一婷从未这样主动过,这让他有些慌张,心跳也渐渐紊乱。

    沈一婷沒打算放过他,顺着他的唇,脖颈,肩膀,一路啃咬下去,到最后竟然愤恨的用上蛮力。直到萧子矜抱紧她,低头想在黑暗当中看清她的表情。

    “……你生气了?”他开口询问的时候,沈一婷反而更用力,他感到疼,可不敢喊,硬生生的把声音憋了回去。

    沈一婷腾出手來开始解自己衣服的扣子,动作笨拙又急噪,最后懊恼的开始啜泣,伸出手指在他胸上的皮肤上不断比划着写字。

    萧子矜听不到她的哭声,但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凉凉的手指在他胸上的感觉,撩起了潜藏在心里的**。他想抓住她的手,可她倔强的一次又一次重新在胸上划着什么。一次,两次……萧子矜终于明白了,她只是一直用手指重复三个字,,我爱你。

    他猛然一把抓紧她的手,瞪着眼睛看着怀里的女人,抑制不住感动和激情,牙齿也咬的咯咯直响,急切的将唇贴了上去,用力抱过她,撩开她的衣物上下摸索:“笨蛋笨蛋……”

    两人在楼道间,衣服褪的凌乱不堪,沈一婷的裙摆早已经到了腰上,两腿间贴着他小腹下的一片火热。两人第一次尝试这样的方式,激情的火焰环绕着整个僻静的楼道。谁都压抑不住这些天來淤积的情绪,在这个傍晚挥洒如注……

    原來的房间已经空了,卖出去的一年多來,这里也住过一家人,可很快又搬走了。小阁楼里依稀还保留着他俩曾经住过的痕迹,原來的小沙发依旧放在原处。萧子矜将她抱上房间,发现门锁早已经坏了,所幸这里通常不会有人上來。刚才站着的姿势一直沒尽兴,现在直接将她放在沙发上,将半褪的衣物扯去,两人的裸露完全呈现。沈一婷抬头主动吻向他,被他疯狂的回吻,在剧烈的内心悸动里,一次次的冲击使得两人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颠峰。

    沈一婷抱住浑身快被汗水湿透了的萧子矜,两人的身体叠在小小的沙发上。可到了最后,她感觉到他哭了,沒有出声的哭,只是把她抱在怀里,将头偏到沙发的墙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彼岸此岸何处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树犹如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犹如此并收藏彼岸此岸何处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