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送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涨潮了,蓝白色的海水一浪一浪地涌上沙滩,天空中几块洁白的云随着海风闲适地飘着,蔚蓝色的天空和深蓝色的大海连成一线,分不清哪里是天,哪里是海,一轮血红的夕阳随着时间的推移,正缓缓地向海平线靠近,越来越近。

    宣嘉言坐在搁浅在沙滩上的渔船上,手里握着手机,目视前方。在过十几个小时,他将要离开故土,开始将近190天的漂泊生活。不是第一次远航,却是第一次有了眷恋。

    只是电话没拨出去,倒先成了武器,往边上一扔,砸中不知名物体,传来一声惨叫。

    何成祥从船下捂着脑袋爬出来,趴在船沿上,嬉皮笑脸的拍马屁,“老大,你的反侦察水平那真是杠杠的!”

    “是你小子水平下降了,刚才扔出的要是匕首,你这脑袋瓜子早开花了。”

    宣嘉言跳下船,从沙滩上捡起手机,正要往兜里揣,被何成祥多事地拦下来。“哎,别介,这电话还没打呢!”

    “这是你该管的事儿么?边儿去,别在在我这瞎白活!”

    何成祥谄媚地顶着那张十足欠揍的脸靠过来,“老大,跟我说说,你看上哪家姑娘了,我上个警卫连也帮你把她给追到手咯!”说完义盖云天地白白胸脯,“我嫂子,闹呢!”

    想起那天她打洪剑的那个撒泼劲儿,宣嘉言轻咳一声,说道:“警卫连恐怕不行,怎么地也得上个警卫团!”

    “啊?就是她呀,就是把洪剑收拾的那女娃?”

    宣嘉言冷冷地瞟了何成祥一眼,“表演太浮夸,就你这样能骗过你媳妇儿?”

    何成祥无所谓的耸耸肩,“不是我演技差,是哥你眼神好!不过话说回来,那么辣的丫头,也的确是你的作风,敢于向高难度挑战!”

    “总走平地容易磕着脚!”

    四转弄堂姜家院,姜婉婉手里握着疑似军用皮夹的物体,东西是老太太发现的,死活让她给人打电话,她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他的号码。最后拖了苏眉笑找了好多关系,才找着的号码,越想越不对劲儿,又说不上来哪不对劲儿。

    看着手里的皮夹,还是拨通了电话。

    手机响的时候,宣嘉言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接通后仍是那副镇定的嗓音说:“喂,你好!”礼貌客气的好像全然不知是她。

    姜婉婉心里花擦一下,刚刚还悬着的心,有种落进万丈深渊的感觉,语气不善地说道:“是我!”

    “你……”宣嘉言琢磨了一下,佯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哦,原来是你呀!怎么?一日不见,想我了?”

    “你一天不调戏我会死啊?有点当首长的样子没有?”

    宣嘉言没有反驳她,静静地听着,听着她的呼吸声。

    太安静了,姜婉婉心里发颤,轻咳一声打破沉寂,“内什么,你皮夹拉我家了,自己没发现吗?你这侦察兵怎么当的?”

    果然是为了这事儿来的。

    “哦,是吗?我还以为被小偷偷了呢!”

    哪个贼这么没眼力见,偷到兵王身上,这不是找……嗯?姜婉婉猛然回身,正在院里借扫地为名的孔老太忙低下头,认真地扫着地上肉眼看不见的灰。早该想到是这小顽童捣的鬼。

    姜婉婉咬牙切齿的说道:“是呀,不过不是小偷,是老贼!”

    宣嘉言笑得无声。

    “婉儿……”她许久无声,宣嘉言叫她名字,第一次叫她的小名。

    “嗯?”许是被气傻了,姜婉婉竟然都忘了反驳,又或者心里震得太厉害,影响了听力。“明天我给你送回去!”

    “明天别睡懒觉,一早过来,我等你!”

    挂上电话,宣嘉言的眼中都染上浓浓的笑意。

    “敢情您刚才不是要打电话,是在等别人给你打电话啊!你给然下套儿啦?”

    “这是战术中的诱敌深入。”

    上午9时,晴空万里无云,南方某军港,不停响着雄壮嘹亮的军歌,停靠着的银白色舰艇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岸边的家属送别区,站满了前来送行的家属,有送子出征的母亲,有与丈夫惜别的妻子,还有抱着父亲哭得不撒手的孩子……

    宣嘉言站在甲板上,居高临下的往下看去,却一直没看见那个瘦高的身影。

    “许是什么事儿耽搁了,再等等!”何成祥见宣嘉言没反应,有说道:“要不给人打个电话?”

    宣嘉言摇摇头,从容地收回眼神,“既然已经迟了,打电话也无济于事!”

    这话听来,有点听天由命的味道。

    晴空万里下,海军第八批护航编队的舰艇飞行甲板上,百余名官兵在起航仪式的红色条幅下整齐列队,飞行员身着飞行服、特战队员身穿特战服……举着手臂对国旗庄严宣誓:我宣誓,忠诚于dang,热爱人民,报效国家,献身使命,崇尚荣誉,服从命令…………

    身穿白色海军军装的宣嘉言站在第一排,凝神伫立,目光中除了坚毅,找不到别的情绪。

    在一曲高亢激昂的歌曲《人民海军向前进》之后,此次编队指挥员向前来送行的海军总司令报告:“海军第八批护航编队各项准备就绪,请指示。”

    “按计划进行!”

    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海军第八批护航编队现在起航!”

    “砰、砰、砰”,三发信号弹迅速升空,护航编队和被护商船同时鸣响汽笛1分钟后,缓缓开行。

    来送行的官兵家属翘首望着开行的军舰,注视着舰艇上整装待发的官兵。送别悲伤的情绪被正不断扒开人群往全面窜的人给惊扰了。

    “让一让,拜托,让一让,谢谢!”

    有位好心的老太太一边抹着眼泪,一边侧身给姜婉婉让出位子,“姑娘,来送男朋友的吧!怎么不早点?部队都出发了!”

    “不是,我是来还东西的!”姜婉婉奋力地摇着手上的钱包,“宣嘉言,你的钱包!”声音如同淹没在浩瀚的大海里,无迹可寻。

    望着渐渐驶远的舰队,人群也随之渐渐散去,只剩下姜婉婉一个人,手紧紧握着钱包,都握皱了。

    有人在后头轻轻地拍了拍姜婉婉的肩膀,“小姜医生……”

    姜婉婉转身,“我认识你,你是宣嘉言的……!”

    “小姜医生,我是小孙,宣副师长的勤务兵。”

    姜婉婉二话不说,揪住小孙不放,“你来得正好,这是怎么回事儿?他这是要去哪?啥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决定的?……”

    “小姜医生,这是首长让我交给你的。”

    原来他一早就准备她不会如期出现。

    小孙把宣嘉言的手机递给姜婉婉,就走了。姜婉婉坐在码头的缆桩上,打开手机,直接是一段录音,宣嘉言低沉的声音像是从海面上传来:“又贪睡,当兵那么久,时间观念那么差,都不知道你4年军校是怎么念的!”

    姜婉婉自言自语地说道:“你又没说是来送行,我怎麽知道?好歹你也说说要去多久啊!”

    “我这趟去最少得小半年,你把自己看好咯,处分先记着,等我回来再跟你秋后算账。”

    “小半年?那不是得在海上过年啦?今天大年夜呢!”

    “所以我这餐年夜饭也记在你帐下,上次那餐饺子不作数。”

    姜婉婉没有发现自己像个神经病似的对着台手机自言自语,却又像是在打电话,宣嘉言的录音每一段都会停一段,似乎能猜到她下一句要说什么,总能跟她对上。

    “哼,指不定你回来本姑娘请你喝喜酒呢!”

    这段讲完,录音那边停了很久,久得姜婉婉以为已经讲完了,可时间明明还在跳动,还未到终点。

    “趁我不在的这段时间,把你的那些乱七八糟关系理理。谁说清粥小菜不如珍馐百味?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姜婉婉噗嗤没忍住,被最后那句话逗得笑出声来,“宣嘉言,你就一大俗人!”

    时间停止了,姜婉婉关上手机,握在手里,仰头迎着阳光,吹着海风,大海蔚蓝的海面上,偶能看见泛起白色浪花。

    “宣嘉言,你冤枉我,我没有睡懒觉,从来不睡懒觉!”

    “挖-槽!”何成祥从椅子上跳起来,“哥,你会不会太爷们了,哪有人把自己喜欢的姑娘往情敌身上推的。她要真表白成功了,你可别后悔!”

    宣嘉言正在写今天的航行报告,腾出一只手来捡起边上的书朝何成祥扔过去。

    何成祥单手稳稳接下来,一看:“《三国演义》?啥意思?”

    “翻到第九十五回。孙子云:置之死地而后生。若魏兵绝我汲水之道,蜀兵岂不死战?以一可当百也。与其患得患失的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断了敌人的念想!”

    这下何成祥给跪了,“如果她是只母老虎,你就是只老狐狸。”

    这话宣嘉言爱听,停下手中的比,笑着问道:“那你说,究竟是母老虎厉害,还是老狐狸厉害?”

    “那必须得是狐狸啊,老奸巨猾的!”

    宣嘉言这辈子很多事儿都在他的计算和掌控之内,唯独这次他算漏了。后来他才知道,遇上老虎,狐狸的老谋深算也有失灵的一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