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美的意外(军旅) > 第18章 小鸡贼

第18章 小鸡贼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宣嘉言从椅子上起来,往外走,看见门背后放着的两根铁杵,既安心又闹心。握着门把的他转身,安静地看着她。

    姜婉婉愣了下,安静的回望着,小屋子明亮的灯光里,这个数月未见的男人,站在这矮小的地下室里,挺拔的身材只差一点就到了房顶,她突然明白了一个成语,顶天立地。

    相对无言,宣嘉言最后只是揉了揉她湿乱的头发,眼角扫了一眼床角的假发,说了一句:“还是这样好,清爽、精神!”

    原以为她会说点什么,但一直现在,她半句也没有提跟苏兴然的事儿,没有委屈,没有抱怨,就好像生命里从没有出现过那样一号人。

    人走了,就剩下姜婉婉一个人,原本以为这样窄小的房间里一个人带着最舒服,为何心里会觉得空落落的?

    半夜,姜婉婉躺在床上,还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重逢里,久久不能入眠。

    第二天大清早,姜婉婉顶着双熊猫眼从地下室里爬出来,不长不短的头发柔顺地在晨风中甩着,甩不去满身的瞌睡虫,晕晕乎乎地走在路上,踩在井盖上踉跄了几下,差点摔了个狗j□j。

    “昨晚做贼去了?”靠在车门边儿上的宣嘉言好心地扶住她,才扶着她蔫蔫地站稳,“还是说见着我,兴奋得睡不着?”

    姜婉婉抬起头,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他,“你怎么那么早?”再看看他身上这身衣服,“你该不会昨晚一直在这吧?”

    这男人疯啦,真以为这是岗哨吗?让一上校给自己站岗,三军总司令也不过是这种待遇吧!

    宣嘉言没有回答,也没松开她的手,一直牵着,“跟我走!”

    行军速度真是要不得,她从被牵着到被扯着,最后,在他的步步生风中,姜婉婉觉得自己就像是只风筝,被他用一根线牵在手里,松紧有度。

    老天爷真是不公平,凭什么男人一宿没睡还能这么意气风发,女人少睡借个小时就惨不忍睹。

    “去哪儿??我还要上班呢?”

    “就你这样上班也是草菅人命,作为一名军人,我必须要对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负责!”

    姜婉婉蔫儿蔫儿地坐在车上,哼哼唧唧地说着:“嗯!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我一准妇产科医生,手一抖,冲顶就是把一男孩儿接生成女孩儿,请首长放心!”

    车子慌了一下,差点开进沟里。姜婉婉爬起来,怨声载道:“首长,这是要把把汽车开成摇篮的节奏吗?”

    “咳,谢谢夸奖,要不要来首摇篮曲?”

    问着话,人已经睡着了。宣嘉言开着车,看了眼又开始睡得没心没肺的女人。口齿伶俐的小女人终于回来了。

    姜婉婉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意见军装外套,依旧是那股香皂淡淡的味道。她用手挡了挡窗外照进来的太阳,人生里的第一次睡到日上三竿竟然是在某首长的车上。

    “醒了?”

    宣嘉言放下手里的书,姜婉婉好奇瞥了一眼。

    “孙子兵法?你现在还看?”

    “有用!”宣嘉言没告诉她,这其实是一本泡妞儿秘籍。

    “哦。”姜婉婉揉了揉眼睛,车子停在一条绿树成荫的柏油路上,路旁有几栋6层高的房子,房子白色的墙漆很新,“这是哪儿?哪里的房地产土豪金这么脑残,这么好的环境就建这么几栋房子,还是小高层,亏不死他?”

    开门正下车的宣嘉言第一次举得自己手脚笨拙得几乎摔倒,“这是警卫营的房子!那个你口中的土豪金应该是你的终极首长!”

    “啊?”姜婉婉呵呵呵呵的傻乐,“玩笑,玩笑!”

    话说这个警卫营与311医院只有一墙之隔,仰头看去,隔着树梢顶,医院的住院大楼几乎是近在眼前。

    随着宣嘉言上楼,他不知从哪变出的钥匙打开三楼的一道门,是一套半新不旧的一室一厅,雪白的墙面没有多余的装饰,不大的客厅里摆着套简单的老式沙发,饭厅里有张四人位的折叠餐桌。厨房里锅碗瓢盆齐全,就差财迷油盐的进驻。卧室里有一张双人床,简单的双开式衣柜。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家具,典型的随军家属房。姜婉婉简单的绕了一圈儿,要说不喜欢是骗人的。

    “以后,你就住这!”

    “我现在有地方住,找到好的我再搬。”

    宣嘉言早料到姜婉婉会拒绝,递给她一张表,“这就是好的!把这份租房合同签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房东。”

    姜婉婉接过合同,巨大的诱惑摆在面前,她还是犹豫了。有了苏兴然的前车之鉴,她就像只惊弓之鸟,但这该死的小鸟偏又禁不住稻谷的诱惑,万恶的纠结!

    当姜婉婉心里的天枰在摇摆的时候,宣嘉言不咸不淡地补上一句,“你一个月工资多少钱?”

    “一千五。”

    要不是她还有助产士的这份工资,正儿八经的,一分钱工资没有不说,还得倒贴呢!

    “你每个月的租金多少?”

    “450。”

    也就是说每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一用来交房租,这几乎占去姜婉婉生活的绝大部分开支,没了奢侈品代购这项业务,收入直线下降,要不是她也不至于去兰苑当拳手。她曾经这样诅咒过这座城市:“卫城你这座视金钱如粪土的魔窟,简直就是寸土寸shi的地方。”无奈,有肥料的土壤最是肥沃。

    想到这,姜婉婉的天枰彻底倾斜了,而宣嘉言最后一句话成为倾倒整个天枰的最后一根头发丝儿。

    “一口价600。”

    “不,500。”

    “450。”

    “不行,300。”

    “好,成交!”

    “啊?”

    目瞪口呆的姜婉婉看着合同上早就填好的“300”,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后来她用了一辈子没想明白向来数目分明的自己是怎么被绕进去的。

    套用苏眉笑的话:“这叫一物降一物!”

    姜婉婉这趟家搬得很快,宣嘉言加上小孙,只用了2个小时就全部打包上车走人。看着被风卷残云般洗劫一空的地下室,再看看不到1个小时就整齐划一的新家,从头到尾插不上手的姜婉婉只问了一句:“这就是传说中行军安营扎寨的速度吗?

    老实巴交的小孙居然还真的搭理她,“这算什么,我们首长还有更快的。”

    姜婉婉扶着墙问,“你们首长能把房子打包吗?”

    正在擦桌子的宣嘉言淡淡地问了一句:“帐篷算吗?”

    姜婉婉死死扒着门,“帐篷有厕所吗?”

    “痰盂算吗?”

    “…………”姜婉婉直接趴地上了

    “小姜医生怎么了?”

    “今天忘吃药了!”

    宣嘉言满意地看着房子,走过来,站在姜婉婉面前,“走吧,带你买药去!”

    姜婉婉艰难地爬不起来,“我已经放弃治疗了!”

    宣嘉言很不给面子地笑出声来,硬是把她从地上拎起来,“走,买菜去,别忘了,你还差我一顿年夜饭。”

    他们舍近求远要去的离医院有点远的农贸市场,因为那里不好停车,姜婉婉拉着宣嘉言上了路边的公共汽车。让她意外的是,他居然没有拒绝。车上人很多,他双臂抓住她头顶的横杆,几乎是把她圈在怀里。她根本不用扶着,都能稳稳地站住,并欣然接受边上女性同胞投来羡慕的目光。

    招摇过市有啥可羡慕的,如此低调奢华才是王道!

    市场里,姜婉婉逛了一遍又一遍,宣嘉言跟在后头,不厌其烦。

    “你喜欢吃什么?”

    “肉肠!”

    姜婉婉果然听岔了,回头瞪宣嘉言一眼,才知道这家伙是故意的。这是传说中的兵王吗?怎么跟个痞子似的?

    “我给你做桂花松子鱼吧!”

    “好!”

    逛了很久,一轮对比过后,姜婉婉终于把魔掌伸向一个鱼池,被她准确无误地捞起的那条鱼就在她手里咽下最后一口气。

    “老板,我要这条!”

    “好嘞,一斤半,90元!”

    “老板,不对吧,您这写着活的是60元一斤,死的才40呢!”

    老板愣了一下,看了看手中果然已经咽气的鱼,无奈的摇头笑了,“小姑娘,你难得买回鱼,还是那么精打细算!”又看了看姜婉婉身后的宣嘉言,一边杀鱼,一边说道:“小伙子,有福气啊,娶到这么会过日子的媳妇儿!”

    宣嘉言主动伸手接过鱼,“老板,你可别夸她,回头她得得瑟了!”

    姜婉婉气得牙痒痒的还击道:“那还不得怪某人给的家用太少。老板,回头,他多给了我还来你家买鱼,买活的!”

    老板笑得豪爽来,真以为他们是小两口了。

    宣嘉言提着满载而归的菜跟在两手空空的姜婉婉背后,原来这些都是她一早看上的,绕了这么久,只为等最好的时机出击,真是个小鸡贼!

    “你这菜买得跟我打仗差不多,看准目标,适时出击!”

    姜婉婉一点也不谦虚,说道:“敢情用的是我自己的钱,不然我能这么心疼?”这顿饭可不是买去她小半个月的生活费吗是,说不心疼是骗人的,“这顿饭收你250,从租金里扣!”

    “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

    “是啊,我请的是厨艺,收的是原料费!”

    宣嘉言笑着摇头,亏这丫头想得出来,“咱俩这么熟,能打个折吗?”

    “已经算你便宜了,还没收你陪吃费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