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撑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婉婉低头看了看身旁的鞋架,侧身让出条道来,闷闷地说道:“那换了就走吧!”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明明看见他没走,她高兴得差点没扑上去,偏偏还要作。她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把话收回来。姜婉婉,说一句软话你会死啊?

    “嗯,好香啊!”踩过门槛进来的宣嘉言调转方向,寻着饭菜香直奔饭桌而去,“哟,这么多好菜你一个人吃得完吗?”

    “首长……要么吃完饭再走?”姜婉婉,收起你那要死不活的倔脾气,你要是再不顺着楼梯往下走,我弄死你!

    可人家哪里真是问她的意见,早坐下来夹上一块鲜嫩的鸡肉大快朵颐。

    “嗯,这文昌鸡不错,肉质滑嫩,皮薄骨酥,肥而不腻 ,我们家四转小厨神的厨艺见长啊!”宣嘉言一连吃了好几块,才想起还在门边低着头站着的人,他宽宏大量地说道:“看在这只鸡的份上,既往不咎,赶紧上桌!”

    哇塞,果然是首长,如此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姜婉婉心里愤愤不平地想着:既往不咎?我谢谢你啊!

    宣嘉言淡定的回礼,“不客气!”

    “呃……”姜婉婉傻了,刚才的话她有说出口吗?

    姜婉婉慢吞吞地蹭过来在他对面坐下来,她没动筷子,只是看着他津津有味的一块接着一块,不一会儿的功夫,大半只鸡就没了。

    “首长,你这是化愤怒为食量的节奏吗?”

    宣嘉言不为所动的吃下碗里的最后一块鸡肉,很满足地放下碗筷,用纸巾慢条斯理地擦着嘴,云淡风轻地说道:“我可算是明白了,敢情你变着法儿的气我,就是为了撑死我!”

    这话还可以这么理解吗?

    接着,姜婉婉的凌乱的逻辑把才捡起来的节操瞬间震碎,托着下巴经过深思熟虑后说道:“这个提议不错,回头我要写一本小说叫《杀夫的一千种方法》,这个作为重点推荐,一定大卖!”

    “呃……”宣嘉言眼里闪过笑意,“你确定体育老师教出来的语文水平能担此大任?”

    “好吧!”姜婉婉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要不这样,我口述,你代笔,版税平分!”

    “……………”宣嘉言收起桌面的碗筷,默默地逃离现场。

    姜婉婉笑趴在饭桌上,小样儿得瑟得不得了。

    水龙头的水哗哗流,宣嘉言听着客厅里传来的笑声,嘴角也不自觉地跟着扬起来,那些个烂糟事儿都不重要了。

    宣嘉言收拾好厨房出来的时候,发现她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盖着的正是那年借她的军大衣。这件被他遗忘在她身上的大衣,洗得很干净,只是这么盖着稍显短了,她上半身蜷在衣服里,睡得好香,不管不顾的任由脚丫子晾在风里。

    他叹了口气,“睡觉都不让人省心!”

    从房间取了被子想给她盖上,这才发现她右脚原本秀气的脚踝什么时候长胖,不起眼,却很糟心。

    姜婉婉这一觉睡得可甜了,梦里有个大帅哥给她盖被子,还给她的脚踝上药……不对,梦里怎么会疼?皱眉你呢喃着:“嗷嗷……痛……”

    宣嘉言手上的力道故意加重了几分,“这会儿知道疼了?”

    分不清是被惊醒还是痛醒的姜婉婉反射性的要把脚收回来,被人死死地按住,痛得她哇哇叫:“首长,不带这样公报私仇的!”

    哪是公哪是私?这明明是私人恩怨嘛!

    宣嘉言漠视她再次启动的神成语系统,硬硬地问道:“什么时候崴着的?”

    “嗯……今天……昨天……明天……”明明就是那天。姜婉婉嬉皮笑脸的打算蒙混过关,“我上过云南白药了,没事儿!”

    “别乱动!”宣嘉言语气不善,“没事儿能“肿得像个猪蹄?”

    “哪里是猪蹄?不再这样诽谤的。”姜婉婉不服气的呐喊,“明明就是象腿嘛!”

    宣嘉言没有笑,后果很严重。

    姜婉婉想起才过去不久的那道怒火,不敢造次。缩了缩脖子,蜷在沙发里,用被遗忘的大衣牢牢将自己裹住。

    两杆三星的肩章抵在她的下巴上,金星闪瞎了她的眼,而两杠三星的主人正托着她的象腿放在他大腿上,两只手握着她的脚踝,轻重适中地推按着,这一下一下的力道又好像推在她心上,酸酸疼疼。

    “首长,对不起!”

    声音是那么小,大么低,但也没能瞒过宣嘉言的耳朵,“象腿是你的又不是我媳妇儿的,跟我道哪门子歉?”

    姜婉婉没心情生气,她的心情都落在他轻轻按揉的手上,心一下轻着,一下重着。她深吸一口气,才能说道:“我刚刚以为你真走了!想着你这一走是不是真的就不回来了!”

    宣嘉言的手稍稍一顿,“你还没交房租,我才不走,不能便宜了你这个小鸡贼!”

    姜婉婉忍不住笑起来,“房东先生,房租都被你吃了,你不知道啊?”

    “你这是打算肉-偿的节奏?”宣嘉言熟练地在她的脚踝上轻轻拍了几下,才满意地把药酒收起来,变收边漫不经心地说道:“以卫城房价飞涨速度,你下回得煮……”

    还没说完的话完全被两片粉嘟嘟的柔软给堵了回去,半响,他竟忘了反应。

    这是姜婉婉正正式式的初吻,没有经验,虽然看过不少纪录片,但她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动,只知道贴着,半响后离开。

    宣嘉言看着那面红耳赤的人,明明被扑倒的是他,她凭什么害羞?太不拿他的节操当回事儿了。他强忍下心中翻腾的喜悦,死皮赖脸地说:“被肉-偿,求负责!”

    姜婉婉顶着那颗被烧红的脑袋,还大言不惭,豪气地说:“放心,这一吻,我会对你负责的!”

    “你说什么?”宣嘉言夸张的表情差点没绷住内心的狂笑,看着姜婉婉红扑扑的脸,红润润的唇,仰起头傲娇的样子,明明心里喜欢得很,还忍不住要逗她,“你说刚才那叫吻?”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让我来告诉你什么叫接吻……”

    这次被扑倒的只能是她。

    这一吻很温柔,很细致,面面俱到,耐心的吻得她憋不住想要换气,宣嘉言哪里容得下一点缝隙,霸道的吻如影随形地贴紧,夺取了她全部的呼吸。姜婉婉觉得自己的唇舌都被宣嘉言紧紧地纠缠着,忙得不可开交,像会妖术一般顺带抽走她身上全部的力气。

    除开兰苑那次,这才算他们正式的第一个吻,也是姜婉婉的初吻,笨笨的任由宣嘉言的引领。又闻见那股香皂淡淡的香气,萦绕在他们俩身上,分不出彼此,香的,却又似甜的。

    过了好一会儿,姜婉婉被吻得七荤八素时,宣嘉言霸道的唇才不舍的放过的她,把她搂在胸前,笑得春风得意,声音有些沙哑:“小丫头,你刚才的肉-偿太敷衍了,不满意,要求换货!”

    “你以为这是天猫啊?还可以七天五条退换!”姜婉婉好不容易才缓过劲儿来,“我这人就是这样,腹黑毒舌、自私自利、爱钱如命、粗鲁暴力、没心没肺………嗯,宣嘉言,你有没有发现,这会儿我的成语一个没用错,对吗?”

    “嗯。那是因为你的自我认识很到位!”宣嘉言揪着的心脏并没有她的这句话有一点放松。

    “嗯?有跑偏了!”姜婉婉收回自己的得意,戳着他的胸口很坚定地说:“虽然我有一箩筐数不完的缺点,哪怕我节操尽碎,我跟苏兴然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可能了,你不能再说那样的话。”

    “我保证!”宣嘉言想都不想就答应,“但我有个条件”

    “你都被我扑倒了,还敢谈条件?”姜婉婉大言不惭的时候也不看看现在是谁压着谁。

    宣嘉言闷笑,“你要当我女朋友!”

    “生活秘书不就是女朋友的官方说法吗?”姜婉婉撇了撇嘴,“你真当我无知少女啊?”

    “当得了称职的生活秘书,未必是称职的女朋友。”宣嘉言很有节奏地挑了挑眉,“就像洗衣做饭那样,你得用实力证明!”

    姜婉婉猛地抬起头,勾住他的脖子,红润润的唇再次贴上去,只是一次,已经学会了辗转反侧。宣嘉言满意的回吻,将她整个人又重新压进柔软的沙发里,把她吐出来喘气的舌头拖进自己的唇舌间,毫不客气的缠住,肆意的挑弄让她应接不暇。

    情难自禁时,当宣嘉言的手来到姜婉婉居家运动服的拉链上,她屏住呼吸,双手把沙发的布揪成一团,他的手也就在这时硬生生的卡住。此时安静的客厅,她能听见的惟有他粗重的喘气声。

    宣嘉言放开她,撑着沙发背起来。

    “你该睡觉了!”

    姜婉婉带着点点慌张的迷蒙眼神看着他,闷头来一句:“房间里是张双人床!”

    “嗯?”宣嘉言挑眉看着她,不是没听见,只是需要消化后做出正确的反应。

    姜婉婉恨不得把脸埋进脖子里,“首长,在当称职生活秘书的这条路上,我决心坚定!”

    宣嘉言怔愣了下,随即抬起她的头,这才发现在她信誓旦旦的背后,是一双的满是羞赧眼,红扑扑的小脸蛋衬着一双眼睛更是明亮无比。

    作者有话要说:马年吉祥!

    马上有文!

    话说过年挺忙的,一大家子人,大晚上的才有空把文更上,后面几天不定期更新!初三以后会变正常!

    提问:感谢飞涨的收藏,只是点击都去哪儿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