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美的意外(军旅) > 第37章 酒足饭饱

第37章 酒足饭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么说你现在是我家未过门的小媳妇了?”

    姜婉婉直勾勾地看着宣嘉言,笑的别提多妩媚,伸手圈住他的脖颈,慢慢逼近,近到两人的鼻尖终于相遇,红唇微张,似有似无地在他唇畔呵气,“首长……”

    宣嘉言喉头耸动,眸色变得越来越深。他的小丫头什么时候竟长成小妖精了?

    当他低头追上来的时候,姜婉婉灵巧地撇头躲开,贴上在他耳边轻声道:“我饿了……”

    “我的婉儿长本事了……”宣嘉言顿住,危险至极的眯了眯眼,声音明明是冷的,听着咋就那么炙热呢?

    “我家首长可是兵王,带出来的兵都是精英,咱可不能给首长丢脸,是吧!”姜婉婉挂上招牌笑容,笑得眉眼弯弯。

    宣嘉言被她逗得轻笑出声来,“哦?是吗?那我可得考核考核!”

    捧起那张有恃无恐的笑脸,俯头,一个吻落下,这个吻由轻到重,缠绵悱恻,仔细到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像是在细细地品味一道精致的菜肴,舌尖上轻转,味蕾上深尝,好一个浓淡两相宜。

    姜婉婉情不自禁地伸手圈住他的脖颈,圈的很紧,依葫芦画瓢似的跟着回应,几分着急,几分笨拙,还有几分不服输的倔强。宣嘉言满意的接受她主动伸过来的小香舌,他就是爱极了她那几分笨拙,像刚学会伸爪子的小猫,一下一下挠在心上。

    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他们都像与对方依依不舍般,不断地索取,不断地用力。这法国式接吻结束在姜婉婉缺氧的全身颤抖上。

    两人的唇舌好不容易分开,额头却还是相依,姜婉婉的唇有些红红的微肿起来,晶莹水亮,看上去颇为可口,宣嘉言怎么看怎么满意,“果然是我带出来的,成绩还真不赖!”

    姜婉婉羞红着脸庞,正蔫蔫地靠在他怀里,嘤嘤呜呜的,好像是说话,但更多像是喘息,声音分外诱惑人,带着他的呼吸也跟着越来越浓,他的嘴唇移到她的面颊,她的耳朵,含住她的耳垂,轻轻地啃咬着,吸-吮着。他的大手轻轻地揉-捏着她的脖子。

    她不自在地动了动,环-住他的的两-腿-间位置正好在帐-篷顶上掠过,宣嘉言重喘着连忙按住她的身子,低沉地说:“婉儿,别动!”

    “可是我难受!”不懂的姜婉婉正好不偏不倚的被什么东西低着,脸更红了,火热火热的,像是快要烧起来。

    “乖,别动……”宣嘉言低声的哄着,“不然今晚可真就夜不归宿了!”

    姜婉婉果然不动了,这时候突然传出来的“咕噜”声打破了这原本炙热旖旎的气氛。宣嘉言愣了下,终是没忍住大笑出声来,爱不释手的又亲了她几下:“看来真是饿坏了!”

    他的声音低沉,说出来的话别提多暧昧,多撩-人,听在姜婉婉耳朵里,脸更红,更烫,推开他,摸摸脸从桌子上跳下来,“首长,不带你这样虐待的!”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想撒泼耍赖的小孩,“我饿,我要吃肉!”

    宣嘉言挑了挑眉,坏笑坏笑地说道:“不是才吃过吗?小丫头胃口越来越大咯!”

    “宣嘉言!”姜婉婉也分不清是恼羞成怒,还是积饿成仇,“再不给我吃饭,我可是要吃人的!”

    听话时候的姜婉婉总是一声一声的“首长”叫得宣嘉言很舒服,可每回真气急的时候,就会像这样连名带姓的叫她,就像被饿坏要挠人的小野猫,听得他由内到外,连骨髓都觉得痒痒。

    宣嘉言不知从哪里变出个保温盒,径直端到她面前,“好好好,赶紧吃!别饿坏了我家小媳妇!”

    姜婉婉抢过来,迫不及待地揭开盖子,热得还冒烟的一大盒饺子,香极了,她徒手抓了一个就往嘴里送,然后一个接一个,吃得哪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好吃!”堵得满嘴的姜婉婉话都说不清楚,“你包的?”

    自那次吃过宣嘉言包的饺子后,她的嘴就被养刁了,别的饺子再好也入不了她的口。

    “嗯,今天下午在炊事班包的!”

    知道她要来,宣嘉言一下午的就在炊事班里忙活,从饺子馅儿到饺子皮都是他一手包办,就像第一次那样,丝毫不含糊。他没告诉她下午炊事班的人都吓成什么样儿了,想要帮忙直接被一个眼神给瞪回去。

    “你们说首长这是给谁包饺子呢?”

    “废话,当然是嫂子呗!不然还能是咱们啊?”

    姜婉婉吃得沉醉,吃得满足,伴着从浴室里传来的哗哗水声,吃得更香了。

    首长,冷水澡有用的话,要女人干嘛?

    夜凉如水,残月如钩,夜色安静寂寥,耳边能听见的只有只有车轮摩擦地面的簌簌声响。酒足饭饱的姜婉婉坐在某人开得平稳的车里,原本只想闭目养神,不曾想眼皮越来越重,混混沌沌地竟然睡着了。

    车子一直在黑夜里奔驰着,姜婉婉朦朦胧胧的醒来,车子不知在路边停了多久。她揉揉睡眼,拢紧身上那件白色军装,往窗外看,傻乎乎地问道,“这是哪?”

    “小丫头,睡傻啦?”宣嘉言瞧着她傻里傻气的样子,情不自禁拣起她一撮头发在指间绕来绕去,“家门口都不认得啦?”

    “啊?这就到啦?”

    连姜婉婉都没留意到自己依依不舍的语气,却没能逃过宣嘉言的耳朵。他转头看着她,借着车窗外照进来的灯光,那白净的脸蛋被车里暖气熏得微微泛红,很是诱人。他深邃的眼眸闪过异样的光华,他捏着她的头发,有一下没一下地扫在她光洁纤细的颈项上,目睹着她的皮肤温度嗖嗖地往上升,由粉色变成绯色。

    “你干嘛?”姜婉婉不耐地想将身上窜起的无名火挥去,却怎么也挥之不去,“首长,你暖气开那么大,烤猪呢?”

    “是啊,烤乳猪!”

    宣嘉言凑近她,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颈项,痒痒的,仿佛有电流从颈项流到四肢百骸,酥麻感从心里迸发出来,她顿时觉得全身力气像被人抽空一样,软软的。

    “烤……”姜婉婉感觉自己好像快热出毛病了,连带着反应都变慢,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叉着腰,瞪着宣嘉言,“你才是猪呢!”

    宣嘉言含笑的声音低沉,嘶哑得充满诱惑:“小猪……烤熟了吗?可以吃了?”

    姜婉婉抬手抵着他越来越靠近的胸膛,感觉他比自己还热,坏坏地笑得好开心,“小猪没熟,老猪熟了!”

    “小猪,你说谁老呢?”宣嘉言微怒地越靠越近,带着几分邪气,哪里还有平日正气凛然的样子。

    姜婉婉看着这张黑暗里越发邪魅的脸,咽了咽口水,这个男人穿上军装人模人样,脱了军装简直就是纯种妖孽,太祸害人了!

    “首长,你要敢这样出去祸害别人,我饶不了你!”

    宣嘉言深邃的眼中泛着火光,俯身越来越近,以鼻相抵,双唇就差一点,“要不,你这只小猪把我这祸害收了可好?”

    “很好!唔……” 姜婉婉毫不犹豫的答应,可还没等她反扑成功,已经被扑成功了,嘴被封住,炽热的感觉呼吸都快来不及,周围空气闷热,张嘴想要获得更多的氧气。

    这一张嘴正中某人下怀,强势进驻舌趁机溜进她的嘴里,柔滑的舌舔过她的贝齿,驾轻就熟的一圈一圈地绕着。诱惑的气息将她紧紧包围,不断抽空她的思绪,她全身酥软,只好将手绕上他的脖子,紧紧攀着他。他的舌围着她的舌打转,舔舐,吮吸,相互交错,难舍难离。

    驾驶座上的宣嘉言整个欺身过来,左手搂紧她,右手按住她后脑,忘形的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将她粉嫩的唇瓣含住,嘴里好像还有榴莲淡淡的甜味,越吻越深。

    姜婉婉就像喜欢榴莲香甜似的贪恋着他的吻,主动回应着,乖巧温柔的像只小猫,叫他怎么也不舍撒手。越吻越深的时候,四肢像不受控制的已经攀上高-峰,隔着厚实的冬装,由轻到重,从微微轻-揉,到重重按-压。

    在唇舌来往再加上胸-前使坏的大掌,姜婉婉的全身烫得骇人,莫名的躁-动,越窜越高,赤-果果的升腾成qing-yu。

    当她以为一切如火如荼进行着的时候,宣嘉言却停住了,满头大汗,喘着粗气,用力握着她的小手,轻轻**她的耳垂,任由滚烫的气息打在上面:“小丫头,再不走,可就真走不了啦!”

    双眼迷离的姜婉婉抬眼看了看车上的时间,搂住某人宽厚的背,“还有一个小时才到灰姑娘的十二点!”

    宣嘉言喉结滚动,轻笑出声,撑起身,“一个小时不够练!”

    “不够也得够!”姜婉婉强势地把某人抱回来,伸着脑袋,仰头唇正好对上他的喉结,“我不会把你还给冰冷的凉水澡的!首长您不是会速战速决吗?”

    速战速决,宣嘉言快要被她给逼到爆炸的边缘,“这种事要细水长流,怎么能速战速决?”

    姜婉婉手脚并用地将他钳制住,使出她女流氓的本色,“我不管,我饿了!要吃肉肉!”

    “这可是在车上……”宣嘉言痛苦到额上都开始青筋暴露,汗水湿透了他背上的衣服,“姜婉婉,我给你最后一次后悔的机会!”

    “不……唔……”“后悔”那俩字彻底被某人吃干抹净吞进肚子里,恨不得连带她一并吞了。

    宣嘉言撂下狠话,“休想速战速决!”

    他的手和唇重新启程开始攻城掠地。翻开厚厚的毛衣,大手隔着胸罩盖上她的小白兔,慢慢揉捏。

    当毛衣落在车里不知名角落时,被某人抱在怀里的姜婉婉丝毫不觉得冷,后知后觉地问,“要是有人经过……”

    “咱俩明天就等着上头条!”宣嘉言看穿她的想法,接下她后面的话,“现在才知道怕,晚了!”

    作者有话要说:悠漾怕怕地问一句:最近写肉会不会被抓?会不会?会不会?会不会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