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美的意外(军旅) > 第44章 抢男人

第44章 抢男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姜婉婉心跳得飞快,好像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似的,两人紧紧相依的胸-膛,清楚的感受得到他此刻的心也在飞快有力的跳跃,第一次他的心跳比她的还要急促。滚-烫的热度从他那边传过来,让她无处可逃。

    就在她奄奄一息,几乎要窒息的前一刻,宣嘉言终于是放开,他低头看着她殷红的唇色,眸子又暗。她连忙把头低下,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婉儿,乖,再说一遍……”宣嘉言俯身下来,在她的脖颈上落下一个吻,轻轻的,如同羽毛拂过。

    “小兔子喜欢老猎人,小姑娘喜欢阿兵叔,女神喜欢少帅……”姜婉婉仰起头,语气坚定,眼神中没有半点躲闪。

    宣嘉言觉得从未有过的幸福,正流连在她雪-白颈-间,笑得意味深长,“你确定是女神不是女神经?”

    “亲爱的,姥姥叫你回家吃年夜饭”门外不怕死的声音打断了这一室缱绻的春-色。

    姜婉婉一把把门打开,就看见梁赫铉挂着招牌笑容站在桂花树下耍贱,原本气炸的她突然就变了面孔,带着妩媚动人的微笑走上去单臂勾住他的脖子,温柔地奔着耳朵靠上去,嘴里却低声的咬牙切齿,“小样儿,姐玩不死你!”松手,就像啥也没发生似的,走得溜溜顺,“走,吃饭去!”

    全身僵住的梁赫铉惊悚地看着门边正看着自己淡淡微笑的男人,后怕地咽了咽口水,想笑,再没笑出来。眼看着他朝自己越走越近,梁赫铉有种转身逃走的冲动。某人只是抬手,梁赫铉吓得一哆嗦,可那只握枪的手却只是不轻不重地落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走,吃饭去!”这语气跟上面那位简直如出一辙。

    吃饭?这顿饭梁赫铉哪里吃得下?

    饭桌上,姜婉婉巧笑聘婷、温柔体贴地频频给他夹菜,“吃啊,这大老远跑来,得吃饱点才是!”

    听在梁赫铉耳朵里是另外一番意思,“最后的晚餐!”

    要命的是从头到尾某人都只是淡淡的微笑,不吭声,不阻止,甚至目光不曾从梁赫铉这边饶过,那种背脊凉飕飕的感觉让他终于明白什么叫杀人于无形。

    关上房门,就剩下他们俩人时,最后饱受折磨的梁赫铉终于给她跪了,“姐,绕了我吧!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哦,知道错了?”姜婉婉慢条斯理的剥着橘子皮,眼角都不给他,有种莫名的冷艳,“说吧,你这趟为什么来的?”

    梁赫铉原以为姜婉婉是想惩罚他故意给他们添乱,原来她是一早知道他来的目的,这女人有时候睿智得吓人,像父亲。

    “怎么?开不了口?还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姜婉婉扔了个橘子过去,被他稳稳接住,“我替你说!你是想求我放了梁若伊!明告诉你,不可能!”

    姜婉婉一句话把全部的事情都堵了!

    “姜婉婉,放过她,就当还当初她们放过你的人情!一人一次,全当扯平!”

    就在昨天,检察院已正式批捕,年后起诉,这样一来梁若伊就要在看守所里度过这个春节。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梁赫铉的难处又有谁懂?

    “哦?是吗?扯平?”姜婉婉努了努嘴,撂下话起身要走“那你跟苏兴然说去,敢情现在告她的又不是我!跟我有毛关系?”

    “姜婉婉,就是你一句话的事儿!”梁赫铉有点艰难的开口,“看在……”

    “别把死人抬出来!他要活着会由着她们找人来砍我?”姜婉婉丝毫不想听见那个称呼,那个已经去世,她却从没叫过“父亲”的男人,“在我这人情牌、苦情牌……没用,我冷血是出了名的。你哪来的回哪去!”

    梁远光下葬那天,她在人群都散去后,才出现,冷眼看着墓碑上的名字,愣是没掉一滴眼泪。

    梁赫铉摊了摊手,深呼吸,脸上再看不见平日里的玩世不恭,眼中透着几分沉稳老练“那好,咱们不讲人情,谈生意!”

    姜婉婉笑了,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嘲讽,“果然是亲姐弟,就是不一样哈!”

    “你知道我的难处!”不是万不得已,梁赫铉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人这一生能选择的东西很多,唯独亲人不行!”

    姜婉婉低着头安静地将手里的橘子皮一点一点的掰碎,“好,我可以帮你!”

    “你的条件!”

    她是苏兴然教出来的孩子,不会白白吃亏,而且是那么大的哑巴亏。

    “一下没想起来,先欠着吧。”姜婉婉潇洒的耸耸肩,“反正你是未来光远集团的掌舵人,你越强大我今后的筹码越多。”

    别人欠我的总好过我欠别人的!

    “谢谢!对不起!”梁赫铉哽了哽声音,“姐!”

    姜婉婉离开的脚步定了定,“滚!滚回你姐身边!少在这埋汰我,当不起!”

    这天晚上,梁赫铉走了,姜婉婉在家实在呆不住,非要出去走走,宣嘉言拧不过她,给她裹了一层又一层厚厚的衣服才肯放她出门。走在冷风萧瑟的海堤上,她冷得恨不得缩进他的臂弯里。

    “这么冷出来干嘛?”宣嘉言把她往怀里拢了拢,“回去吧!”

    “早着呢!待会儿会有人在这放烟火,可漂亮了!”

    今年除夕正赶上寒流来袭,洛香冷得彻骨,临近零点钟声敲响的这会儿,寒冷的海堤上果然还是聚集了不少来放烟火的人,放眼看去都是爹妈带着孩子,一家人和乐融融,这才是今晚上该有的气氛。

    边上一位父亲正在教个小女孩玩仙女散花,当烟花点燃的那一刻,透过五颜六色的火光,看见小女孩高兴得连蹦带跳,火光在她手中雀跃的舞动。

    姜婉婉就这么看着,看得走不动道,“叔叔,你喜欢过年吗?”

    “没什么喜不喜欢,部队里头没这些!”

    宣嘉言已经很多年没在地方过年了,放鞭炮、放烟花、守岁……这些老传统他都快忘了。

    “那小子跟你说什么了?”宣嘉言的声音听上去很不友善,声音冷进骨子里,“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你们单独呆一块儿。”

    “你吃醋啦?”姜婉婉从口袋里伸出手掐着某人刚毅的脸蛋,焰火里笑出两弯明月,“你吃醋的样子怎么能这么帅!”

    “你话题可以转得再高明点吗?”宣嘉言揪过那两只冰凉的手放在唇边呵气,“不爱说就别说,天那么冷,回家,别折腾了!”

    “不,我就要在这看烟花!”姜婉婉很少这样,像个撒泼耍赖的小孩儿,“叔叔,看完眼花再回去呗!”

    宣嘉言叹气,敞开自己的大衣把她整整裹住,搂在怀里,声音低哑:“你除了会折腾我,还会点别的吗?”

    长长的大衣将两个人裹成一体,站在离人群稍远的地方,远远看去,还以为是一个人。

    “真挺冷的!”姜婉婉往他暖暖的羊绒衫上钻了钻,静了一会儿,闷闷的说,“宣嘉言,我告诉你个秘密吧!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你不吃醋了,好吗?”

    “嗯!”宣嘉言闭着眼睛,声音里没有情绪,心里无奈,终于肯说了,小丫头,我还当你这辈子都不打算说。“所以……你想给梁若伊求情?”

    姜婉婉愣了一下,心赫然好像松了,不知如何启齿的话,他总能云淡风轻地替她说完。虽然他从没说起过这件事儿,但她知道除了苏兴然,他是最想梁家万劫不复的人。

    他果然早就知道了。

    “如果可以选择,我恨不得她们坐一辈子牢,跟我有毛关系!”姜婉婉也曾以为自己天性凉薄,也曾以为自己铁石心肠,“但我没得选!”

    “那就跟我说说你的没得选,嗯?”尽管宣嘉言早知道这层关系,他却只想从她嘴里听到事情的全部,从没想过逼她,多久他都能等,等她愿意说。

    “故事很狗血,请自备塑料袋!”姜婉婉本想宽宽气氛,嬉皮笑脸的抬头,头顶上的男人安静地看着她,仰望中,她看见的却是心疼。

    “有个农村小姑娘12岁那年去到卫城那座大城市,那是她第一次看见高过8层的楼房,别人告诉她那栋高高房子顶上住着的男人是她父亲。父女第一次见面……她忘了,后来她开始住校,第二次第三次见面她也都忘了,只记得那个叫做‘父亲’的男人对她还算不错,好吃好住、供书教学一样不落,就是太忙了,他们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再后来,他死了。有个打扮得很漂亮的女人来找她,那是她父亲的妻子………”

    故事说到这的时候,姜婉婉顿住,他抱着她,越听牙关咬得越紧,“不想说就不说了,你想我放过她就放过她吧!”

    姜婉婉脸上的笑又深了几分,“故事总要有结尾,有点耐心行吗?”

    她的笑脸落在他的眼中是那么刺心挠肺,有些话真不该问,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

    ”我讨厌梁若伊,讨厌她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公主样儿端着,所以我读书就开始跟她找茬,高中抢她校花的名头、大学勾搭她暗恋的对象……反正我就见不得她消停,她舒坦,她幸福!”姜婉婉婉媚地笑看着他,手指佛过他高挺的鼻梁,”现在我还抢了她最想嫁的男人,气不死她!够腹黑吧?反正我就没想过当好女孩儿!"作者有话要说:首长会不会发帆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