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焰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所以,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她的关系?”宣嘉言微眯起眼睛看着她,抓住她的手重新放回大衣里力道不小的捏着,语气里听不出情绪。

    “曾经想过!”

    “你倒是老实!”

    宣嘉言手上的力道又重了不少,捏得她骨头都疼了。

    “谎话我不是不会说,只是不想对你说!”明明疼得牙齿都在打颤,姜婉婉愣是忍住没吭一声,仰着头,连目光都不曾闪躲。

    “小丫头,你的口才越来越好了!”宣嘉言似笑非笑地拥着她,大衣下的手开始不老实,“仗着你能拿住我的死穴愈发得意了,什么都避讳,嗯?”

    感受从毛衣下摆窜进来的大掌,姜婉婉不敢动弹,大气都不敢喘,这大庭广众之下,生怕被看出什么端倪来,当大掌来到上-围边缘的时候,她忙抬手按住,脸色微红,气开始变得浓重。

    “宣嘉言,现在你都是我的了,坐牢就免了吧!”

    “哦?”她志得满满的样子,宣嘉言起了玩心,“那可不一定,你那么皮,说不定我会……”

    “你敢!”姜婉婉像炸了毛似的跳开,眼神凌厉的看着他,“宣嘉言,你这辈子生死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要敢有二心,我让你兵王变兵亡。”

    宣嘉言笑了,是那种居高临下、胸有成竹的微笑,只笑不语。

    “听见没有!”

    姜婉婉气死了,伸手去戳他胸口,被他一把抓住,顺带拉回怀里。

    “哪里舍得将我千辛万苦追来的媳妇儿拱手让给别人,你当我傻呀?”宣嘉言温柔的言语里酿着浓浓的宠溺。

    姜婉婉听得心里酥酥麻麻的好舒服,偏偏非要得理不饶人,占了便宜还卖乖,“那可不一定,我哪次见着她在你面前那叫一个小鸟依人,可不像我这种,粗鲁惯了!你们男人不就喜欢这种懂不懂就梨花带雨的款儿吗?告诉你,姐有缺泪综合症!”

    “嗯?不是缺良心综合症吗?”宣嘉言搂住她迎风笑得心满意足,头埋进她的颈窝里,“不过我真心喜欢你吃醋的样子!”

    姜婉婉撇嘴,底气虽然不足,但仍旧哼哼唧唧的,“哼,就知道你是故意的!”

    她这份模样引得宣嘉言的笑意更浓了,“小丫头,你是我肚子里的虫吗?怎么知道我就是故意的呢?就许你总是气我,还不许我还以颜色。我只是想看看我千辛万苦追到手的小丫头究竟有多在乎我!”

    姜婉婉别扭的动了动个,“看到自己现在雷打不动的地位,得瑟啦?满意啦?”

    宣嘉言手劲儿非但不松,反将她按在怀里,上上下下的倒腾一番,“就冲着你这副吃醋的小模样,你要什么我能不答应你?”

    “嗯?那你是答应了?”

    海风不停的吹着,吹乱她那一头齐肩短发,宣嘉言抬手把那两鬓散下来的碎发撩回她耳后,半响只说了一句,“多少无理的事儿我都由着你了,不差这一条。”

    她要的不过是她一句话的事儿,他却非逼着她说以前的往事儿,那看似腹黑的故事,掩着多少她的伤心事儿。

    “宣嘉言……”姜婉婉在他无奈的口气里听见了满满的全是溺爱,听着鼻子会发酸,缺泪综合症眼见着就痊愈了。

    “闭嘴!”宣嘉言的手指点在唇上,“以前的事儿我以后都不问,你也不必再说!”

    “真的都能不说吗?”

    “嗯!”

    姜婉婉面对这位大气凛然的大男人,起了玩心,“包括我有过几个男朋友,有过几个暗恋对象,我的初吻……”

    “姜婉婉……”宣嘉言呵斥,语气里却带着笑,“你的初吻对象不是我吗?”

    姜婉婉面子上挂不住,冲口就说,“谁说的,我……”

    宣嘉言温柔地吻着她红若樱桃的小嘴。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温润炽热的唇压着她的,唇瓣仿佛有电流划过,酥酥麻麻的,姜婉婉陶醉在其中,喋喋不休的嘴终于安静,扭动抵抗的身子也逐渐安静下来。

    她不再抗拒让宣嘉言更加满意,由原来轻柔的吻变得激烈,嘴唇紧紧地压迫着她,辗转厮磨,释放压抑已久的激情。右手托住她的后脑,左手拦腰拥住她,舌-头撬开贝齿,长驱直入。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欲,她的丁香小-舌被他导着,灵活地与他的舌在口腔中你来我往,开始追逐。在唇舌来往中,她的身子渐渐发热,任凭冷风萧瑟也吹不散那股莫名的持续攀升的热度和躁-动,呼吸声越来越粗重。

    “这里………”

    宣嘉言根本不让她说话,利用灵活的舌,去舔-舐她的唇、舌、牙龈等处,极具挑-dou煽-情。这个吻不知道持续了多久,他们都像与对方依依不舍般,不断地索-取,不断地用力。

    今晚他的吻跟往时不同,很绵长,很霸道,好像恨不得把她吃了,不容她有一点退缩,一点犹豫,引导着她、逼迫着她遵循这他的节奏,一路相随。

    海堤上没有灯,只有天空中偶尔绽放的烟花照亮着这片夜空,和这对纠缠成一-体两人。

    姜婉婉忘了起初的顾及,忘情地把手放在宣嘉言的脖子上。他的呼吸越渐急促,他的嘴唇由她的唇瓣上移到她的面颊,她的耳朵,含住她的耳垂,轻轻地啃咬着,xi-吮着。他的大手轻轻地rou-捏着她的脖子。

    大手顺着脖子往下,qing-不自禁地来到diong-部,隔着衣裳,大手紧紧地握-住。宽大的手掌盖不住好像长大的兔-子,像变了形的气球从手掌里跑出来,随着他手上的动作而动,在毛衣里头晃来晃去,甚是you-惑。

    宣嘉言的手在姜婉婉那兴风作浪,连续抓了十几下,引得她动-情的竟然不自觉地嘤嘤出声。

    忘情的两人忽视了海堤上聚集越来越多的人。当姜婉婉终于忍不住出声时,宣嘉言顺着脖-子吻下来,手正要从衣摆下进-去时,警惕的他听到旁边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欢笑声,朝着他们越来越近。

    他抱着她,动作骤然停止,将她牢牢禁锢在怀里。

    “小丫头,你就这点功力还是在我这学的,看你以后还好意思拿出来得瑟?”

    缺氧无力的姜婉婉趴在他的肩膀上,还妄想这反击,稍一动,就被牢牢按住。

    “别动!”宣嘉言喘着气,哑声轻喝,“撩的我起火,当场办了你!ye-战我可是把好手。”

    姜婉婉果然就不敢动了,他一言九鼎的性格她可不想在这挑战。

    这时候,零点的钟声敲响,漆黑的夜空里绽放出一朵朵美丽的烟花,色彩缤纷的颜色映在漆黑的海面上,海天连着,相互倒影,这唯美的画面是在别处所看不见的,这番美景中夹杂着人群的欢呼喝彩声,构成一幕幕浪漫温馨的情景。

    宣嘉言从后面抱着姜婉婉,两个人站在海堤上,仰头看着漫天焰火。

    这是他们共同度过的第一个除夕夜,一起看烟花,一起守岁,姜婉婉从来不是矫情的小女生,但这一刻她也终于体会到那种让少女趋之若鹜的浪漫为何物。

    “很美!”

    “嗯!”

    姜婉婉张嘴想说,如果每年都能这样过就好了。最后终是没有说出口。

    旁边站得离他们最近的也是一对小年轻情侣,说着肉麻的情话。

    女生问:“你许愿没有?”

    男生说:“必须的!”

    女生问:“许了什么愿?”

    男生说:“今年我们考上同一所大学!”

    男生问:“你呢?”

    女生说:“我们永远在一起!”

    听完这段对话,姜婉婉没忍住,笑了。

    宣嘉言咬着她的脖子问道,“很好笑?”

    姜婉婉痒痒地缩了缩脖子,“小屁孩儿就是小屁孩儿!”

    “你才多大,笑人家?”宣嘉言听她这话几分老成,几分稚气,忍不住也笑了,“你觉得他们不能愿望成真?”

    “切!许愿有用的话,全世界人民都去当和尚、尼姑好了!”

    姜婉婉的话引来边上情侣不满的目光,男生作势要来教训,看了看宣嘉言,最终还是识趣地走了。

    瞧这他们年轻的背影,姜婉婉也不是不羡慕的,那是她生命里缺失的岁月。

    “我无意嘲笑他们!”

    “嗯!”宣嘉言点点头,“如果两个愿望只能实现一个,你觉得会是哪一个?”

    “第一个!”姜婉婉几乎是想都不想就回答,她不相信永远,也没人能保证永远,连上帝、观音、佛主、真主都不能,如果要说能的只有自己。

    宣嘉言淡淡地吻了吻她发顶,“如果一定要让你许个愿,你会许什么?”

    “我们都好好的!”

    “同意!”

    生命里有很多东西不是你不爱他,是因为害怕失去,所以不敢去爱,然而当真的爱上,就会上瘾,一辈子戒不掉。

    新年的第三天,宣嘉言值班,索性把姜婉婉一块带到部队大院陪着他一块。

    这天天气很好,姜婉婉没到过海军基地,宣嘉言带着她到处去参观,她看着那里都觉得新奇,尤其是那片蔚蓝的大海,还有那银色的舰艇,都让她喜欢得不得了。

    姜婉婉张开这手迎着海风和阳光,好像有点明白海军的口号:把每一滴热血都流进祖国的大海。

    “首长,我好像也爱上这里了!”

    回头,那个男人一直就在她身后,微笑安静的看着她,那身白色的军装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他就是为了这套白色军装而生,他穿什么都没有这套好看。

    她敢断定这辈子他是她见过最帅的男人。”是吗?要不调到这的医务所来?夫唱妇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美的意外(军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悠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悠漾并收藏最美的意外(军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