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二春 > 第35章 秘密

第35章 秘密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一上班,公司发年货,香菇银耳小蒸锅,何玉珏同宇文姿窃窃私语,“公司越发小气了,现在那位,喏,别看他平时一声不吭,真是心狠手辣。”

    年货才买完,报账单都下来了,此刻就捏在何玉珏手里,公司内勤外勤统共一算,一人大概一百元以内的消费,账单上赫然写着员工礼品费,十万整。宇文姿低声道:“这账怎么算的?”

    何玉珏在纸上勾了几个数字,“蒸锅团购价七十九,□□上单价是两百七十九。”他铅笔头有意无意戳在磨砂玻璃上,“上一个就够黑了,这个更......”

    宇文姿抿抿嘴,分公司上一任总经理是温疏桐副总裁的妻子,曲潇湘女士。曲女士如今已经赴任杭州分公司,接任她的是冯许堂先生,这位冯总是从别家挖过来的,过去并无在皇风任职的经历,若要深扒,底细不明。

    财务经理朱大俊从外头进来,快要过年,气氛越发松散,他给财务的桌上每人都放了一个扭蛋,“我尝了一下,味道不错。”宇文姿与何玉珏在一起说话,他递过去两个,“来,一人一个,这巧克力不错啊。”

    扭蛋童趣十足,这完全是幼儿食品,朱大俊又道:“我刚刚吃了两个,你们也吃。”

    宇文姿与何玉珏互看一眼,宇文姿道:“多谢朱经理”,何玉珏也说,“我们等一下吃。”

    朱大俊心满意足又出去了,大概是出去送扭蛋,宇文姿道:“朱经理心宽,心态好。”何玉珏将扭蛋放在桌上,叹一声,“那也不一定,我那天还看见他和冯总吵架了。”

    外头人影穿梭,朱大俊真的四处去送扭蛋,宇文姿看他背影,何玉珏道:“看见没,他跟谁都好,和人家业务部门都好,你见过昭姐和业务部门打交道?”

    没有,刘昭不爱四处串门子,她是个很认真的人,若有闲暇,也在办公室里指导工作,绝不会去和业务部门打成一气。财务是个太特殊的部门,不适宜过度外交。

    前台刚刚分发了礼品,那头人力资源在催促,“视频打包传给我,还有做个表格,名字和表演项目都写出来。”

    韩紫衫忙得晕头转向,她坐下来,开始拉电脑里的视频,分公司统共也就四个节目,程昆的视频一翻出来,后头还跟着一个,宇文姿拉二胡。

    表格好做,资料也好填,写了程昆的报备曲目之后,韩紫衫心一横,又加了一栏,二胡独奏,表演者宇文姿。

    小小的视频打包发出去,那头一接收,就算上报了。

    何玉珏着手做报销,宇文姿拿着朱大俊给的扭蛋,准备试试儿童爱好的美好滋味,包装纸还没拆下来,韩紫衫就在门口叫她:“姿姐,有人找。”

    宇文姿抬头,“谁?”

    韩姑娘摇头,“一个男的。”

    何玉珏也抬头,“姿姐,午餐时间,你的约会到了。”

    宇文姿看一眼手表,十一点半,她拿起外套,将手里的扭蛋塞给韩紫衫,“来,吃蛋。”韩紫衫撇撇嘴,“你吃大餐,我吃鸭蛋。”

    何玉珏插一句,“你也找个男人吃大餐。”

    韩紫衫回嘴,“哪里那么好找,你呢,和你女朋友吃什么?”

    何玉珏低头笑,韩紫衫看他一眼,“别笑了,牙都笑掉了,秀啥呢,受不了。”

    宇文姿出去,外头是黄树人,他穿着得体的套装,瞧见宇文姿,道:“宇文小姐,我不约而至,冒昧打扰了。”

    他看见宇文姿手上的外套,手一伸,“能否请宇文小姐吃个午餐,不打扰小姐许多时间。”

    宇文姿看见他作风,先穿上外套,道:“那就走吧。”

    隔壁大厦就有西式简餐,装修得体,食物也过得去,宇文姿脱了外套,黄树人帮她拉开椅子,做个‘请’的姿势。服务员过来倒水,黄树人问宇文姿:“冬天枯燥,来一盅燕窝好吗?”

    服务员道:“抱歉,我们这里没有燕窝。”

    黄树人抬头,宇文姿忙道:“a餐两份,加个碗仔翅,两杯鲜榨果汁。”

    服务员拿了餐牌下去,黄树人犹自皱眉,宇文姿笑,“黄先生可能不习惯,别当这里是餐厅,只能当食堂看。”

    黄树人脱了西装,他里头穿合体衬衣,袖口还有一对带钻袖扣,手往桌上一放,钻石就闪耀你的眼睛。黄树人举着一杯水,“宇文小姐,很感谢你赏脸吃饭,今日简陋,改天再补上。”

    宇文姿也端起高脚水杯,“黄先生客气了。”

    简餐上菜就是快,里头一碗倒盖在盘里的米饭,上头撒着几颗黑芝麻,旁边是一块牛排,似乎浇了黑胡椒汁,那边有一份煎蛋,再有一碟小面包,配着今日例汤,猪骨玉米胡萝卜,最后送上橙汁,就完毕了。宇文姿那边多一份碗仔翅,她说:“粉丝当鱼翅,黄先生要试试吗?”

    黄树人手掰了个面包,再喝了几口橙汁,就不动了。宇文姿低头将牛排切了,又吃了煎蛋,再喝了汤,等她抬头时,黄树人正看着她。

    宇文姿笑,“黄先生有话可以说,不用等我吃完。”

    黄树人递上一张纸巾,宇文姿擦了嘴,黄树人才道:“汤律师最近身体好一点了吗?”

    宇文姿点头,“好多了,医生也说他恢复的很好。”

    黄树人笑,“那就好,人没事就好。”

    宇文姿也笑,汤君年住院都是托黄树人的关系,他情况好不好,黄树人不可能不知道。黄树人想说的,肯定也不是这一桩。

    黄树人又道:“汤律师好得这么快,也是托宇文小姐的福,雨浓同我说过好几次,我们都感激你。”

    还在绕弯子,宇文姿低头喝了一口果汁,没有答话。

    黄树人不说话,宇文姿也不说话,过了老半天,黄树人才道:“我听雨浓说,宇文小姐和汤律师在恋爱,你们发展......”

    宇文姿将橙汁咽下去,摇头道:“没有,我和汤君年没有......”

    她还没说清楚,黄树人就切入了主题,“其实我找人查了他们的关系。”

    宇文姿抬头,“什么意思?”

    “我请了私家侦探,汤君年住院到出院,到回家休养,我都请人盯着他们。”黄树人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诚实。

    宇文姿道:“你可能白查了,他们没那种关系。”

    黄树人点头,“这一个多月,宋雨浓统共跟汤君年见了五次面,其中四次宇文小姐都在场,剩下一次,我在场。”

    宇文姿叹气,“其实......”

    黄树人看宇文姿,“私家侦探跟我说,宋雨浓和汤君年没有亲密关系,若说一定要有,还不如说宇文小姐和汤律师更合适些。”

    宇文姿眉头一皱,“我们......”

    黄树人抬手,“其实我想说的不是汤君年,是宋雨浓。”

    “雨浓怎么了?”宇文姿被黄树人绕昏了头。

    黄树人低头从西装口袋里拿出几张纸,“她要跟我离婚,律师已经通知我,让我同意办理手续,如果我不同意,她要起诉我。”

    第一张纸是委托函,甲方委托律师办理离婚,上头有宋雨浓的签字,和加了红色印泥的手指印。后头跟着离婚协议书,宋雨浓表示自己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唯一要求是黄树人尽快签字。

    宇文姿看了协议,“她说什么都不要,你不愿意签字?”

    黄树人手指捏着高脚水杯,宇文姿看他的手,怀疑那脚脖子快要被他捏断。黄树人说:“她当然什么都不要,她出轨了,还想要什么?”

    宇文姿眉头都要锁起来,“她跟谁出轨了?她和汤君年真的是清白的。”

    黄树人松开水杯,叹一声:“或许吧。”

    宇文姿道:“很早以前,汤君年就说了他和雨浓的关系,他们是福利院认识的,从小一起长大,现在也是......”

    黄树人划开手机,点了几张照片,宇文姿以为里头装着宋雨浓和某男人的合照,凑近了一看,才发现是几封电子邮件。上头都是简单的问好,“你吃了吗”,“你睡了吗”,“你在做什么”,对话普通,瞧不出什么异样来。

    宇文姿道:“这是什么?”

    黄树人捏着手机,“出轨的证据。”

    这样一点都不直观的对话怎么能做出轨的证据,宇文姿摇头,“这里面什么都没说。”

    “那是你不了解宋雨浓,我和她生活多年,别说写信问好,只要带字的她都不会多看一眼。与人互通邮件,简直比海水倒流还要为难。”黄树人信誓旦旦。

    这样的解释都太牵强,人是会改变习惯的,懒惰可以修正,识字并不难,或许宋小姐自今日起愿意进步,从此迈入新的殿堂,从而获取真知,改头换面。

    黄树人手段周全,他说:“我请人破译了邮件地址,早前是发往欧洲一个不知名小镇,后来是伦敦,最近几封都是上海。”

    宇文姿简直要拂袖赞叹,黄树人这身本领,简直可以把人家的行动轨迹攥在掌心里,她说:“为什么不和雨浓直接沟通,若是属实,大家可以和平分手。”

    黄树人的好教养突然开始尖刻,他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宋雨浓一个服务员,这些年吃穿唱打样样都照好的来,此刻想走就走,天下间还有这样便宜的事?”

    宇文姿心开始跳得很慢,黄树人这样挖苦宋雨浓,未尝不是舍不得对方。

    事情走到坏处,我们又无力回天之时,总是要讥讽几句,可这样的刺激,通常都无济于事。

    黄树人大抵是被宋雨浓转身的干脆利落激得发了疯,他决定背水一战,“宋雨浓失踪了,如果她给你打电话,你帮我转达她,她要是继续失踪,我会报警,说她卷走了我的钱。”

    宇文姿嘴角干巴巴的,她不曾见过这样激烈的夫妻对战,她和袁安离婚之时,都是迅速而果断的。袁安不念旧情,她也不想拖拉,现在见到另一对夫妻的离婚历程,只觉得步步惊心。

    黄树人喝了一口水,等他脸色稍缓,宇文姿才道:“雨浓未必是失踪,或许她不愿意直面离婚,才选择迂回一点。不如等她回来,你们再谈。”

    餐厅里亮了灯,朝外头一看,天又开始阴阴沉沉,黄树人招来服务员买单,“我们走吧,快要下雨,省的你回去还要淋雨。”

    宇文姿心底叹息,为甚么非要弄成这个样子,大家安于婚姻,忠于彼此,不好吗?若是非要说我才体会真爱,那早前的那些年,又算什么呢?

    黄树人的手机又开始响,他低头一看,掐断了电话。宇文姿就站在他手边,目光一垂,就看见‘亲爱的季’。

    电话反复作响,黄树人手指一掰,世界安静了,电话成了静音。手机就装在他的西装口袋里,暗无天日。

    就似,就似时光里,某一段被掩埋的秘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第二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骈四俪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骈四俪六并收藏第二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