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二春 > 第49章 余韵

第49章 余韵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城中一处私房菜馆里,唐心远陪着一位姚老板摸麻将,外头又进来两个人,还有一位娇俏的姑娘,唐心远朝外头看一眼,笑道:“易总来了?来来来,快来换我,我输得裤子都掉了。”

    那姑娘捂着嘴‘吃吃’笑,姚老板回头看一眼,道:“不是上次那个?易总口味换得好快呀。”

    唐心远已经要起身,姚老板说:“你现在端着易总的碗吃饭,还能自己不上让老板上?”唐心远说:“输得要赔底裤,没钱输啊!”

    姚老板笑,“易总,唐总这是让你加薪啊。”

    唐心远正是佳能的职业经理人,易氏持有佳能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之后,唐心远的确直接为易氏服务。唐心远自己感慨,“我这种三朝老鬼,易总还能留着我,我真是感激不尽呐。”

    姚老板接口,“别这么说,你可是大功臣,开国元老。”

    易凤寻在那边沙发上坐着,旁边的少女‘吱吱’笑,唐心远回头看他们一眼,说:“小的给万岁和娘娘请安了!”

    少女指着唐心远,“他好有意思哦!”

    唐心远摸一张牌,道:“是啊,小的很谄媚,请娘娘替小的说几句好话,小的感激不尽。”

    易凤寻似全程没听见一般,一句话都没说,唐心远还要再说,姚老板努努嘴,提示他适可而止。

    宇文姿在家里坐着,家里空荡荡的,没有春立的影子,也没有旁人的影子,连宇文英,也日日早出晚归。

    外头有人敲门,“阿姿,开门。”

    宇文姿拉开门,看见外头夜色迷蒙,还有头发上沾着露珠的宋雨浓。宋雨浓也不同她客气,直接道:“走,跟我去个地方。”

    宋雨浓脸上的妆都有些落了,宇文姿进屋,出来时给她一面干净的毛巾,“擦擦吧。”

    两个女人太久没有这样相对,宋雨浓接过毛巾,说:“谢谢。”

    宇文姿笑,“不用。”

    “易凤寻回来了,走,我带你去找他。”宋雨浓拉了宇文姿的手臂。

    宇文姿看面前的女人,“为什么?”

    易凤寻使计把傅锦征拉了下马,傅锦征还在抑郁期,宋雨浓这会儿来找宇文姿,宇文姿直觉有什么不妥。

    擦干净妆容粉饰的宋雨浓还是那样美,她有好皮肤,还有美丽的脸,她盯着宇文姿,“即使你介意我和锦征的关系,你怀疑我、防备我,但我想说,即便如此,我也仍然当你是朋友。”

    宇文姿垂目,“他和曹子玉在一起。”

    宋雨浓拍她,“打起精神来,曹子玉算什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

    曹子玉是不算什么,但曹家有钱,易凤寻看上了曹家的钱。

    宇文姿嘴角微动,“我觉得......”

    宋雨浓拉她,“别觉得了,走,我带你去找他。哦,你换双鞋,快点。”

    后来的宇文姿问宋雨浓为什么会突然杀出来,宋雨浓说:“我见不得易凤寻痛快,就想给他找点麻烦,你就是他的大麻烦。”

    看,这就是女人心,有点歪,但又勇敢。

    饭局才开始,易凤寻拉开椅子,曹子玉已经送上餐巾,唐心远连连拍马屁,“哟,嫂子真贤惠呀。”

    外头门被推开,“哟,说谁真贤惠呢?”

    宋雨浓笑嘻嘻的,看见易凤寻,直道:“易总,这不是你的风格呀,现在不在商场上下功夫了,准备转行做吃女人饭的小白脸了?”

    这话真损,曹家是有钱,但也不至于让易凤寻卖身求荣。

    宇文姿在宋雨浓身后站着,饭桌上坐着的人,唐心远不认识宇文姿,姚老板却是见过她的,他起身道:“要不要过来坐?”

    曹子玉认出她来,上下打量,她推易凤寻,“这......这不是你家的那个保姆吗?”

    宋雨浓要说话,宇文姿拉开宋雨浓,她看向易凤寻,“我是吗?”

    我是你家的保姆吗,你说,我是吗?此刻的宇文姿勇敢得很,她对着曹子玉,一字一句道:“我和他在一起快有一年,我们曾经说好要在一起一辈子,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觉得,你才是那个后来者,而且是个一厢情愿的后来者。”

    周围众人神色各异,宋雨浓面带微笑,姚老板看着宇文姿在笑,唐心远咧着嘴,不知在看什么大戏。曹子玉毕竟年纪小,一张脸已经憋得通红,她口齿都开始打结,“你......”

    “你什么你,没你什么事儿!”宋雨浓看曹子玉,“不如你先出去吧,在这儿干嘛,人家谈情说爱,你在这干嘛?”

    易凤寻起身了,曹子玉捉他的手,宇文姿盯着他们,“你这是背叛,你要赔偿我误工费,头痛费,精神损失费!”

    她摸着心口,“这儿,心痛,心痛费。”

    宇文姿盯着易凤寻,说:“最关键的一点是,我爱你这么久,你必须要赔我青春损失费!”

    男人笑,“你还有青春吗?”

    姚老板拍手大笑,“好啦,饭吃饱啦,都散了吧。”

    唐心远也往外头走,还回头看了宇文姿两眼,姚老板拍拍易凤寻,“易总,这家私房菜就很好,要惜福。”

    曹子玉神色不虞,小姑娘动作快,她蓦地伸手推了宇文姿一把,宇文姿穿着一双高跟鞋,被这么一推,直接往后仰。宋雨浓伸手去拉的时候,宇文姿已经往后倒在地上。

    宋雨浓蹲下来去扶她,瞧见她鼻尖流出一行血来。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宋雨浓一掌扇在曹子玉脸上,“还曹家的姑娘,想男人想疯了吧,没有家教。”

    宇文姿鼻血止也止不住,宋雨浓拿茶水给她拍后颈,血越流越多。

    易凤寻一手抱起宇文姿,“走,去医院。”

    宇文姿冲他笑,“我们......?”

    这次不是单纯的吃桔子上火,上回流鼻血,宇文姿就没引起重视,医生说,病人肺热,再恶化下去,会引发肺炎,又经过强烈的外力撞击,才会流血不止。

    宇文姿靠在病床上,易凤寻拉了她的手,“不要动。”

    男人有些憔悴,宇文姿看他,“你不和曹子玉结婚了?”

    易凤寻面色不好,“我哪里还敢,我怕你为我殉情。”

    宇文姿摇头,“有毛病,你是不是自恋?”

    男人握着宇文姿的手,“你自己说的,你爱我。”

    宇文姿拍他,“那是过去。”

    “现在呢?”

    宇文姿撇嘴,“有些人爱骗女人,三十的也骗,十八的也骗,活生生一个情场骗子。”

    “我以后只骗你。”

    宇文姿呼出一口气,“我又没有钱给你骗。”

    男人捏捏她的脸,“我的钱都给你。”

    宇文姿睃他,“易凤寻,你去的是美国吗,怎么感觉去了口语培训班?”

    男人说:“美国也有培训班,讲如何把钱掏到自己口袋里,现在我自愿把钱都给你,望您笑纳。”

    “你是不是看我快死了,专程来送我最后一程?”

    宇文姿望天,“我爸爸死了,我妈妈很早以前就死了,现在轮到我了,可怜我孑然一身,连个孩子都没有,将来都没有人记得我。”

    病床跟前摆着水果,上头有几个新鲜桔子,宇文姿伸手去抓,嘴里道:“多吃几个,吃死了最好,一了百了,以后就消停了。”

    易凤寻正了颜色,他端开盘子,问:“哪个蠢货买来的?”

    外头谢逊和韩紫衫一同进来,手里提着一大包桔子,“宇文小姐,新鲜的,来,吃桔子。”

    宇文姿撇撇嘴,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向谢逊,谢三哥,你要倒霉了。

    谢逊大喇喇招呼宇文姿吃桔子,宇文姿爱吃桔子谁人不知,韩紫衫瞧见易凤寻脸色,拉拉谢逊,“诶,那个......”

    易凤寻接过那一袋子桔子,并着原先桌上的桔子,一同倒在一起,丢给谢逊,“好了,你回去吧。”

    谢逊同宇文姿挥手,“诶,我还没那个......”

    韩紫衫跟着出去,回头道:“姿姐,不好意思啊,他......”说着,还用手在脑袋上转了转。

    宇文姿叹气,“你拿桔子撒什么气,又不是桔子的错。”

    易凤寻眼中有恼意,“是我的错。”

    “易先生能有什么错?是我脑子有病,自己赶着过去,活该被人推。”宇文姿也不客气,她心烦得很,现在都流行嘴炮,不曾想还有这样直接激烈的方式,直接动手的?

    果然有了时代印记,跟不上小姑娘们的步伐了。

    易凤寻看宇文姿,“我让她来给你道歉。”

    宇文姿脸色越发奇怪,“你是她什么人,她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什么立场要求人家来道歉?”

    女人绕了半天,始终在纠结这个,易凤寻你到底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的男人?

    易凤寻听懂了,他说:“我给老曹打电话,让他女儿过来给易家的叔母道歉,这样可好?”

    宇文姿也听懂了,她哼哼,“谁是她叔母,别乱扯关系。”

    回家之后,宇文姿在家休养了几天,韩紫衫告诉她,“听说温总要离婚了,那个曲总回娘家告状,说温总和蒋嫣蒋经理有一腿,她有证据,要告温总外遇,强行离婚。”

    宇文姿靠在沙发上,外头有熟悉的小影子,宇文姿回头一看,袁安抱着孩子在外头冲她笑,春立又大了些,脸也愈发圆了。宇文姿指着桌上的水,“你自己倒,我懒得动。”

    袁安看她,“你怎么了?”

    “我前些时候病了,现在没精神,什么都不想干,只想坐着不动。”宇文姿向孩子招手,孩子爬过来,双腿已经有了力气。

    袁安说:“她妈妈要再婚了。”

    宇文姿扭头,“田水再婚,和谁?”

    袁安笑,“谁知道呢,前几天回来和我办了离婚手续,她说孩子她不要,赡养费她也不要,只想走得痛快一点。”

    宇文姿看他,“你真是缺点女人缘,以后要成三婚男人了。”

    袁安看她,“阿姿,我们......”

    宇文姿抱着孩子,回看袁安,“我们?”

    “我们重新开始,可以吗?”

    午间的阳光从窗口照进来,宇文姿笑,“袁安,人这一生有多少旧情可以挥霍,我们离婚的时候感情就已经走向了终点。你重新结了婚,然后有了孩子,但是你的婚姻又搞砸了,到底为什么?你爱田水吗,你爱她的话,为什么同意离婚,你不爱她的话,当初为什么又要结婚?”

    “我......”

    宇文姿摇头,“我们回不到过去的,袁安,你别太贪心了,我们也没有以后。”

    春立在宇文姿怀里拱来拱去,宇文姿摸摸孩子,“袁安,春立也要长大,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成熟?”

    袁安抱着孩子离开的时候,宇文姿起身送他们,她说:“袁安,我希望你好,就像何梅梅的婚姻那样好,真的。”

    外头太阳有点大,春立头上有个小帽子,袁安回头,“你也是。”

    宇文姿有些感慨,易凤寻不声不响站在她身后,“叹什么气?”

    “你什么时候来的?”宇文姿吓一跳。

    易凤寻笑,“你一直在发呆。”

    宇文姿指着前头看不见的背影,“那是我前夫,他又离婚了。”

    “找你复合?”

    宇文姿点头,“是呀。”

    男人搂宇文姿的腰,“你年纪不小,应该生个孩子比较好。”

    宇文姿扭开,“你可以找更年轻的去生。”

    男人靠近两步,“傅锦征都有后了,我们也要抓紧。”

    “雨浓怀上了?”宇文姿要念几声阿弥陀佛,“不容易啊,她和黄树人结婚好几年,都没怀上孩子,现在就有了?”

    易凤寻手圈住宇文姿,“爸爸问我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他要出席。”

    “你不是在美国和曹小姐结婚了吗?”

    宇文姿指着客厅地上的箱子,“看见没,我和姑姑要出国了,您自便吧。”

    “去哪里?”

    “姑姑说,去我们都没有去过的地方看看。”

    “外头不安全。”

    “你也不安全,傅锦征也不安全,姑姑说,既然都不安全,去哪儿都是一样的。”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第二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骈四俪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骈四俪六并收藏第二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