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二春 > 第3章 怪我未够登对

第3章 怪我未够登对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袁安想来还没看见宇文英姑侄,他身边的姑娘又笑的太灿烂,两人牵着手就朝这边来了,他手里提着几个袋子。

    “阿浩,出来买东西?”

    宇文英就站在那处,袁安一抬头,“姑姑?”

    袁安好歹还是知道怕丑,脚下与那姑娘分开几步,那姑娘一把拖住袁安手臂,“这谁,你姑姑?”

    那姑娘却对着宇文英笑了,“姑姑好。”

    宇文英耐着脾气,回道:“你好。”

    任谁都能瞧出来袁安和这年轻丫头关系不一般,宇文英略看了这姑娘几眼,头发短短的,很是清爽。穿的算不上上乘,但也不差,想来袁安也不会薄待了她。

    宇文英教养良好,“我能不能单独同他说几句话?”

    那个姑娘也是大方,说:“好呀,不过千万别太久,出来得太久,宝宝都累了。

    宇文姿就站在宇文英后头,那姑娘后退几步,饶是体贴的样子,“你们聊,我去那边看看。”

    袁安显然也瞧见了宇文姿,他别的不说,竟然开始安排后事,“房子你要不要,你不要房子的话,我补五十万给你。呃,我们也没有孩子,公司的话,你本身就占着百分之十的干股,如果你要卖的话,就卖给我,我用市场价买下来,不叫你亏钱。”

    说罢,他还想了想,又道:“别的也没有了,你也知道,我这两年生意亏了不少,不然我也会多给你一点的,毕竟你是一个人,生活也不容易。哦,对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我们再去把证拿了。”

    他说的有礼有序,显然不是一时兴起,这更像是一种规划已久的预谋。

    宇文姿嘴巴干涩,她其实并不想谈这些,她只想问问他,“她是谁?”

    是的,那姑娘是谁,你整日和我在一起,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看,男人和你聊离婚细节,女人却还在执着男人因何出轨,与出轨对象又是怎么勾搭上的。

    “她是谁?”

    宇文姿想问的话,宇文英帮她问了。

    袁安此刻方觉自己不遵守婚姻约束,他略微低了头,“她叫田水,是个大四的学生,我妈和她姑姑打麻将的时候认识的,后来就介绍......”

    这话真有意思,袁安的母亲明明知道自己儿子已婚,还撮合了一个大学生给他。

    宇文姿并不理解袁安母亲的思路,这位农村老太太到底整日里在想些什么,她搞不明白。她嫁给袁安五年,与这位老太太从来都想不到一块儿去,她真的已经试着去融入这个家庭,却始终进不了他们母子之间的紧密关系圈。

    袁安和她母亲的关系,不是战友,胜似战友。

    他们母子成日里嘀嘀咕咕说些悄悄话,宇文姿走近了,他们就不说了。

    到了夜间,宇文姿问袁安,袁安却从不告诉她核心内容,只说:“没什么”,或者是“没说你,你别多想。”

    事实却容不得宇文姿不多想,每当袁安母亲过来住上十天半个月,或者最多不过月余,老太太就说:“我见不得你们,我要走!”

    宇文姿大惊,“妈,您怎么了?”

    老太太也不说话,只见到她儿子才开始诉苦,“这屋里没个乐趣,人烟味儿都没有,家里也不开火,看你天天吃些什么,都饿瘦了!”

    宇文姿只能站开一点,这话就是对着自己来的。没有人烟味儿,没个孩子,自然就没有吵闹声,自然就没有乐趣了。

    久久的老调常弹。

    袁母念了几回,袁安也不爱搭理她了。

    老人立马调转枪头,换个方向,“你看看,买买买,成日里朝家里推东西,我儿子在前头挣钱,你就在后头花钱,你到底怎么想的?”

    宇文姿能是怎么想的,她买的都是日用品,或者是些吃食,从未添置过几件合心意的衣裳。她穿来穿去,都是顺着袁安的心意在穿,不穿衬衫,不穿西裤长裙,终日套着浅色牛仔裤留着短发,这都是袁安喜欢的。

    他喜欢的,他喜欢什么?

    后来宇文姿想了想,袁安已经三十三,过了三十五,就是面向不惑之龄的男人了。

    袁安抓来抓去,他要求这个,要求那个,他喜欢年轻的打扮,喜欢满面阳光的小姑娘。他追逐的,不就是那早已匆匆逝去的青春么。

    青春,宇文姿弯了弯嘴角,抱歉,已经没有了。

    即使我想奉献我的青春给你,可是,真的已经没有了。

    所以,袁安移情别恋了。

    自己的丈夫供认不讳,她一度以为他只是迫于他母亲的压力,想要个孩子。

    仔细想想,好像又不是。

    他强求青春,强行去塑造宇文姿的青春修饰色彩,可宇文姿配上这幅打扮,并无半点美丽,只剩十分怪异。

    宇文姿穿牛仔裤不好看,短头发也不好看,她总是穿上高跟鞋时候,或者头发忘了按时去剪的时候,在镜中惊鸿一瞥,方察觉自己美丽。

    此刻好了,于人于己,都是解脱。

    宇文姿捏着手上的衣服袋子,咬了一下下唇里面的那一小块肉,“那就离婚吧。”

    袁安觉得理所当然,他完全找不到不离婚的理由。“你又不上班,我明天有空,你也来。”

    宇文姿已经不觉得气愤,他背叛在先,此刻竟然还以居高临下的方式要求她强行赴约,办理离婚手续。

    这人就是这样,他是这样,他母亲也是这样,强横,霸道。

    宇文姿点头,“那就明天上午十点民政局。”

    袁安满意了,临走之前,还瞧了宇文姿一眼,“你出来买衣服啊,你衣服很多啊,不够穿吗?难怪我妈说你败家。”

    这是一句无心的话,可偏偏又是一句真心话。

    宇文姿拎着纸袋子,拉了拉宇文英,“姑姑,走吧。”

    宇文英发动小车,“阿姿,你搬回来住吧,姑姑也老了,你回来我将房子划到你名下。”

    “就放姑姑那里,我不缺钱。”

    宇文英油门一踩,“你回来的话,我就将楼上收回来,不租了。”

    小洋房上下两层,楼下有厨房和客厅,房间稍微逼仄,只得两间小房。

    楼上宽敞,主房带着卫浴,还有一间偌大客房,飘窗正对樱花林,进了四月天,芳菲风景。

    宇文姿道:“易先生付了整年房租,不好将人家赶出去,我随姑姑睡楼下,不碍事的。”

    宇文英点头,“那好,等易先生搬走,你再搬上去。”

    两姑侄驱车回家,来时灯火璀璨,江上摩天轮宛立水中央。去时也美丽,那华美的圆轮,宛立水中沚。

    次日清晨,宇文英刚刚起床梳洗,宇文姿已经做好早饭,面包牛奶煎蛋,“姑姑,早上好,过来吃饭。”

    宇文英生活细致,她梳头描眉,又换上合身衣裳,一套动作下来,费去半个小时。

    “阿姿,起这么早?”

    宇文姿伸手测了测煎蛋温度,“凉了,姑姑,我给你再煎一个。”

    “还温热,你坐下,别忙了。”宇文英饮一口牛奶,擦了擦嘴,笑道:“阿姿,姑姑虽年过四旬,但还不是老人,尚能够自力更生。”

    “姑姑此话何解?”宇文姿一刻也不闲着,伸手替宇文英涂抹面包果酱。

    “阿姿,姑姑能够照顾好自己,你只管照顾好自己,其他不用你理。”

    宇文英目光瞥向宇文姿身上的灰色t恤,“今日去拿离婚证,你且穿的妥帖些,去将昨日那套衣裳穿上。”

    “我是离婚,不是......”

    我是离婚,不是结婚。

    “当然,姑姑当然知道你是离婚,可离婚也是仪式,你需谨慎对待它,我们不能怠慢人生的每一场仪式。”

    宇文英起身,从身后的纸袋里拿出一只拎包,“这是当年一位友人送的,虽说有些过时,当年也造价不菲,你拿着用。”

    宇文姿虽不精于此道,却也是识货的。这手包,旧年该品牌出过纪念版,就是向这一经典式样致敬,纪念款售价两万美金,这原版,只怕更加昂贵。

    她连连摆手,“姑姑,这个太贵,我不要。”

    宇文英也不同她争执,只道:“你先去换衣裳,好马配好鞍,姑姑放在这里,你出门时自己带上。”

    白色鱼尾蕾丝裙,白色蕾丝高领衬衫。宇文姿在镜子面前,有些失神。

    不知有多久,她已经忘了上次穿这样复古款式的裙子是什么时候了,宇文姿站在镜子前,或许是她毕业典礼晚宴当天,宇文正送了一条欧洲复古式样的公主裙给她,金黄的裙子,裙边是耀眼的香橙色,同学说,“看上去香喷喷的,穿得你像一块大蛋糕,让人想咬一口。”

    每一位同学都说好看,连班上那位老古董的班主任都来称赞,“宇文同学今天很漂亮,稍后可以代表班上去大会发言。”

    这不就是最高的赞美。

    宇文姿喜盈盈的,她登台的时候像个公主,收获了全校无数掌声。

    下台之后,袁安只斜着眼瞥她,“谁让你穿成这样的?”

    袁安整整一个礼拜没有理她,他说:“妇人当循规蹈矩,你那衣裳露胸露背,你怎么不把旗袍开叉到大腿这么穿?”

    宇文姿很喜欢爸爸送的这条裙子,自从被袁安泼了一盆冷水,她将裙子挂在衣柜里。

    整整五年,裙子被潮气所侵,快要褪色。

    那香喷喷软绵绵的蛋糕裙,怎么快要成了一坨辨不清颜色的破抹布。

    宇文姿拉开马尾,她已经年近三十,并不适合继续扎马尾,可袁安喜欢。这头发已经垂肩,宇文姿轻巧盘起来,宇文英出现在门口,她送上一支口红,“来,新的,昨天买的,送给你。”

    民政局门口,宇文姿刚下车就瞧见袁安和昨日那小姑娘的身影,哦,应该这么说,袁安的新任伴侣。

    袁安等的很不耐烦,田水安慰道:“可能她还不想离婚,你要理解她,多等一会儿吧。”

    窈窕的女子款款而来,她站在袁安面前,“我们先离婚,你们可以接着结婚,反正都是好日子。”

    田水紧紧抓着袁安的手臂,一日不见,她是宇文姿?

    袁安将宇文姿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宇文姿道:“你别说话,你也没说过什么好听的话,我才明白,这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她指指田水,“那个,你,你不如今天一道把婚结了,反正择日不如撞日,对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第二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骈四俪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骈四俪六并收藏第二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