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二春 > 第11章 不知这是爱

第11章 不知这是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培训课程机械而繁复,电脑里的一组系统,打印扫描,审核票据真假,其中种种,何玉珏都是教过的,只是宇文姿新手上阵,缺乏实战经验罢了。

    在上海一周,除了在机场的那一日,宇文姿再也没见过那位温柔似水又夹枪带棒惯会敲打别人的温总,这日她要离开,财务通知她,公司晚上聚餐,叫她也一道参加。

    宇文姿甚么身份,分公司来的一只财务新鸟,总公司聚餐,她跟着凑什么热闹,当下就摇头拒绝,“我就不去了,我晚上要收拾东西,明天就回去了。”

    那位给她通风报信过的大学生也不为难她,“好吧,那就再见了,以后总公司开年会,有机会你再来。”

    两人颇有些依依不舍,同是新人,又地位接近海平线,总是有那么许多类似的话题可聊。宇文姿点头,“有机会你也去我们那处,我请你吃饭。”

    下午五时,财务关门,“今日早半个小时下班,大家快点收拾,公司有大巴在门口接各位,给各位十分钟准备,过时不候。”

    宇文姿低头收拣自己物品,那大学生同她告别,“姿姐,那就再见了。”

    “再见。”宇文姿给她一个笑容。

    深秋的上海,已有不温柔的凉意,宇文姿衣衫单薄,她抱紧手中的包挡住胸口,寒风侵袭,心口最应该温热。

    总公司的同事们三三两两上了写字楼门口的大巴车,她朝大巴的后头走,伸手拦截的士,这会儿临近各家企业下班时间,又赶上的士司机交班时间,宇文姿等了十分钟,愣是没拦上一辆车。她瞧瞧街道拐弯处,那里有个公交站,的士没有,公交总有吧。

    宇文姿自小生活的城市潮湿而温暖,就如同样的十月,那边穿件半袖衫也是合适的,在这十里洋场,宇文姿冷的有些哆嗦。

    公交其实也不如想象中快,或许公交开得不慢,但某些人总是来得更快一些,宇文姿抱着手袋,一辆纯白的蓝天白云就停在了她眼前,车窗摇落,里头的人侧目,“你怎么在这里?”

    温疏桐指着前方不远处,“前面有大巴,怎么不上车?”

    “谢谢温总美意,我明天就回去了,今天得收拾东西,晚上我就不去了。”

    宇文姿自认说得有理有据,温疏桐并不买账,“为何不去,公司集体活动,难道你不是皇风的一员?”

    啧啧,做领导的就是觉悟高,随时扣你一顶大帽子,宇文姿被他言语压得翻不了身,神色有些松动,温疏桐已经开口,“我也要过去,上车。”

    宇文姿还是拉开了后座车门,温疏桐身边的位置,怎么也不是给她坐的。

    温疏桐说话温柔,开车却凶得很,完全不似他温吞似水的语调,油门一踩,方向盘一动,车就晃出去了。

    宇文姿从后视镜看他一眼,心道,这人表里不一,温柔是假象,他爱逼迫别人才是真的,就如此刻,他逼迫了自己,还装作小溪潺潺,分明是温水煮青蛙,能将对方赶尽杀绝。

    皇风找了个五星酒店办聚会,酒店大堂挂满花球,宇文姿方进门,瞧见里头气象,以为哪家新人大婚。粉色的气球连着拥拥簇簇的鲜花,沙发上还有各种形象的玩偶,或者将各位员工的头像制成靠枕当纪念品。

    每一位进来的员工,都可随手抽取一件礼品套装,也许是有脸谱的靠枕和水晶球,也许是鲜花做的手工香皂和鲜花饼干,还有饰品,例如一对价值五十美金上下的耳钉,等等等等,抽到什么,都随君手气。

    皇风员工不少,此番一出手,也显得财力非凡。

    迎宾的是人力资源一组人马,全是年轻姑娘,个个高挑洋气,她们瞧见温疏桐,率先将水晶盒送出去,“温总,您先来。”

    温疏桐从善如流,抽出一张纸牌,对上号码,是一对女士耳钉。粉缎盒子里躺着碎钻耳钉,那小姑娘口齿伶俐:“温总,这是全场最贵的一对耳钉,其他都是五六十美金,您手上这一对好像是整一千美金,我们经理已经觊觎很久了。您一伸手就抽走了,我们经理恐怕整个晚上都不好了。”

    后头走来一个穿黑色礼裙的女人,她笑道:“我一转身,你就在背后戳我脊骨,是不是仗着温总耳根子软,你就想把礼品要下来了。”

    那小姑娘笑嘻嘻的,“蒋经理,人家这不是为你着想吗?”

    温疏桐当真把手里的钻石递出去,“来,我转赠给你。”

    旁边的人力资源小妹子们都惊叫,“哇,蒋经理,你赚了,是不是心满意足,如愿以偿了?”

    若是宇文姿不在,这绝对是一桩美事,宝刀赠英雄,宝石赠美人,副总裁先生想送一对钻石耳钉给他的得力干将人力资源经理蒋嫣女士,谁能说半个不字。

    偏偏就坏在宇文姿这里,她是个外人。

    蒋嫣脸上全是笑容,盛放的笑容,宇文姿一直瞧着这件事情,她站在温疏桐身后,一句话也没说。其实蒋嫣已经准备说“谢谢”,可她伸出手的那一刹,她看见了宇文姿。

    一双已经伸出去的手原地拐了个弯,蒋嫣低头抹平自己的黑色修身晚礼裙,她说:“君子不夺人所好,温总的心意我心领了,不过这东西是温总的手气,我就只能祝贺自己的手气更好咯。”

    这话体面,蒋嫣自己也去抽纸牌,对上一份礼物,她也不拆开,只道:“看,我的手气也不赖!”

    蒋嫣没有打开礼包,她也没打算打开,这么一个盒子,里面能是什么,不是香皂就是玻璃球,还能是什么。

    宇文姿瞧得清楚,她低着头也上前抽了一张,纸牌号码对着一个超级大的盒子,人力资源小妹拿给她,道:“肯定是抱枕,有头像的,就是不知道印的是谁。”

    这里拆礼物既尴尬又危险,宇文姿笑了笑,抱着盒子进了礼厅,后头的大巴车已经到了,许多人走进来,都等着试试手气。

    宇文姿落座财务区,同事们都鱼贯进来了,不多时,财务的那新人大学生也到了,她瞧见宇文姿,自己跑过来,“姿姐,你也来了?”

    “嗯。”宇文姿没有解释和温疏桐相遇的那一桩。

    年轻的姑娘拆开礼物,捂嘴直笑,“姿姐,你看,我抽到了珍珠手链,这牌子很贵的,我去商场看了,一千七一条,打折还一千五,你看我抽到了!”

    宇文姿也笑,“看你运气多好,搞不好吃饭抽奖,送你一个大电器。”

    姑娘捂嘴笑,“电器也好,我想买个电饭煲,也好贵啊,一会儿搞不好我还有奖。”

    两人坐在一起说笑,那姑娘指着宇文姿的紫色礼盒,“姿姐,你的包装好好看啊,我们都是纸包装,你是丝绒啊!”

    宇文姿的大盒子是紫色丝绒,温疏桐方才的礼品盒子是粉色缎带,两人的都看着比一般的礼品纸包装漂亮且高档不少,那姑娘道:“姿姐,我能看看吗?”

    礼物总是要拆的,宇文姿将盒子放在腿上,打开一看,里头果然是一个抱枕,那姑娘将抱枕反过来,“来,看看,印的是谁?”

    温疏桐。

    宇文姿的紫色礼品盒里是温疏桐的画像抱枕,他穿一件合身t恤,靠在窗边喝咖啡。

    那姑娘努努嘴,“姿姐,你怎么抽到温总了,他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你会不会被群殴?”说罢,她又道:“还好明天你就走了,要不然,很多人都要来找你要礼物的。”

    宇文姿递给她,“你想要吗,我送你。”

    那姑娘摆手,又看一眼周围,放低声音道:“别惹温总,他结了婚的,还有......”

    她的声音更低了,宇文姿只能耳朵贴到她嘴边上,“那个......温总和蒋经理,我感觉他们,感觉他们关系不正常。”

    宇文姿刚刚才见过蒋嫣,她身材有料,有前有后,温疏桐和她真要有什么,也想得通。

    这惊天八卦出来,宇文姿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这个,她已经不会去随意谴责一个已婚男人的道德缺陷,她惊讶于自己好像已经适应这一环节。已婚又怎么样,该放荡的不会收敛,该找的女人一个也不少,你说婚姻要忠贞,可谁对你忠贞。

    失婚女人看淡婚姻,说婚姻是坟墓也好,说它牢靠也好,宇文小姐已经获得重出古墓的资格了。

    年轻的小妹子们不会这样想,她们向往爱情,以为婚姻神圣不可侵犯,以为一纸婚书可当圣旨,“奉天,承运,朕让你永世忠诚,只可爱我一人,否则,杀无赦。”

    谁能颁给谁一张爱情的圣旨,稍不如意,朕诛你九族!

    不不不,没有人能这么做。

    爱是权利,不爱也是自由,婚姻是形式,但它不是内容。

    小姑娘初出茅庐,话里话外指责出轨的人可耻,“温总看着金玉其外,我觉得他......”

    败絮其中。

    很可惜,话不能再说下去了,败絮其中的温疏桐走过来了,他将手中的粉色缎带包的盒子递给了宇文姿,“明日一路平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第二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骈四俪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骈四俪六并收藏第二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