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二春 > 第28章 东邪

第28章 东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公司里来了新的财务经理,是个微胖的中年男人,话不多,逢人都有三分笑意,他姓朱,初入办公室那日,便给全财务办公室的人一人一支玫瑰花,并着一小盒糕点。

    朱大俊存在感不强,他不似刘昭一般,全副心思都放在工作上,每到下午四点,他就不再工作,或许是拿了手机回家,或许是开始做点别的琐事,总之没有前任身上的那股子竞技状态。

    领导风格的转变,细雨润无声一般孕育了财务整个办公室的转变,若有要紧的事情,朱经理会说:“不着急,慢慢做,尽力就好”。

    这是一种非常温厚的怀柔政策,宇文姿跟着朱大俊久了,竟也慢慢脱掉了高跟鞋,每日穿一双小平跟,肩上搭着大围巾,走路也慢悠悠的。朱大俊当日就说,“完成自己的事情就好,其他不要那么拼命,没得必要。”

    过了四点,朱大俊握着手机回家去了,他家住得远,还有一个上幼儿园的孩子,此刻赶回家,避开下班晚高峰,到家也要六点以后了。朱大俊一走,宇文姿便起身上了个厕所,她还在里头没出来,外头洗手台便有两个女人在议论,“看见没,朱大俊又走了。”

    另一个道:“早看见了,拿着一个手机,按电梯走了。”

    两人开始发笑,开头那个道:“我说财务的那个宇文姿是不是怀孕了,你看她的打扮,穿个平底鞋,走路像在爬,身上还包个大围巾,感觉比孕妇还夸张。”

    那个说:“怀什么孕,谁不知道她离婚了,难不成怀的是她前夫的儿子,真狗血啊!”

    “那她怎么弄得像个大妈?”

    后头的一锤定音,“她本来就是个大妈。”

    外头的两个年轻姑娘风华正茂,笑起来都‘哈哈哈’快要掀翻屋顶,宇文姿推开门出来,厕所大门正好阖上,撩起门口的几丝冷风。

    宇文姿照照镜子,镜中女人面色平平,不见喜怒。宇文姿低头洗了手,她觉得自己并不生气,气什么呢,每日里浓妆艳抹回家还要洗半天,又浪给谁看呢?

    四点一刻,前台拨来内线,“姿姐,有人找。”

    宇文姿踏着平底鞋,紧了脖子上的围巾,匀速走出去,外头是个大汉,宇文姿当然认得他,“你怎么来了?”

    那大汉说:“宇文小姐,你好。”

    两人在前头站着,前台指着旁边的小会议室,“姿姐,那里面没人,你们进去说吧。”随后又问大汉,“先生,喝点什么?”

    宇文姿双手握着,她有一些不自觉的紧张,但又不知道自己到底紧张什么。

    前台端了一杯茶进来,又关门出去了。大汉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宇文姿吞了吞口水,仿佛要面临被宣判绞刑,当日与袁安公证离婚,都不曾这样煎熬过。

    大汉开始说话,“宇文小姐,这是老爷在城中的一处房产,他说不值什么钱,只是聊表他的一点心意。”

    宇文姿接过那张纸,上头写着房子地址,就在城中cbd一处高级公寓,与汤君年处离得很近,户型却又更大一点。

    “老爷说了,感谢宇文小姐陪伴他许久,很遗憾没能为宇文小姐提供更好的报酬,他很抱歉。另外,老爷替宇文小姐订了一部车,约十日后送到,请小姐自己安排。”大汉身形高大,谈吐却条理清楚,浑不似莽夫。

    易凤寻的话真客气,宇文姿却如坐针毡般难受,她觉得这几句话传过来简直字字诛心。甚么是提供更好的报酬,他们是什么关系,难道是五陵年少争缠头,青年们为了一个歌姬比拼财力挥霍千金吗?

    自己是什么,他又是什么?

    宇文姿抿着嘴,吐出一句话,“这是嫖资吗?”

    再没有话能比这更难听了,宇文姿的头皮开始发麻,紧接着就是一阵气血上涌,她许久没有这样憎恨被人泼污水的感觉,话语也愈发直白,“抱歉,我不能要。请你替我转告他,他觉得自己是在做交易,我觉得不是,他觉得这样银货两讫,我觉得不是。我觉得我在与他恋爱,他怎么想,我管不着,但定义成这种不正当关系,我不承认。”

    宇文姿脸色有种灰败般的难看,她以为的好男人,就这样来羞辱她。

    大汉兴许未曾料到宇文姿会这般激动,他大概多了一句嘴,他说:“那你为什么还背着老爷出轨?”

    我什么时候出轨了?宇文姿想说的肯定是这一句。

    宇文小姐缓缓抬起头,一字一字道:“我跟谁出轨了?”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大汉起身要走,宇文姿将手里的纸还给他,“同易凤寻说,我没什么对不起他的,别想分手就说我出轨。明明是自己腻了,还给别人栽个罪名,他以为自己是盛世白莲啊?”

    大汉冷不防回头,“老爷不是那种人。”

    宇文姿冷哼,“那他是哪种人?”

    大汉盯着宇文姿的脸,憋出一句,“有时候承认自己错了并不是那么难的。”

    高大雄健的汉子转身要走,宇文姿高声喝一句:“站住!”

    “你好像在说我错了,我怎么错了,我承认台风那天是我害他生病,我事后也没有及时关心他,这些我都承认。你说我出轨?你们怎么轻易指责别人出轨,证据呢,瞎话随口就来,请问你们口口声声我出轨,你们有什么证据?”

    宇文姿冬日里的一点热量尽数在此刻散发出来,她已经许久没有高声与人对话了。

    一长串的话语里带着无数‘出轨’二字,也不知外头的人听见没有,反正小前台已经朝里面看了好几眼。

    大汉本来只是来送一纸文件,说起自家老爷的私事已经是多嘴了,此刻又被悍妇一般的宇文姿缠上,口舌之争,汉子哪里是妇人的对手。他掏出手机,“小姐何必如此,错了就是错了,没人怪你错了,若是一直咬死不承认,也是无用。”

    屏幕亮了,他同电话那头的人说,“老爷,宇文小姐不肯接受”,那头声音很轻,“我来同她说”。

    大汉将电话交给宇文姿,“是老爷。”

    宇文姿握着电话,易凤寻嗓音轻轻的,暖风一般,能吹绿江南岸。他说:“怎么了,不喜欢那里?或者你自己去选一套新的,自己喜欢的,嗯?”

    人还是那个人,说话的语气都不曾变,床上床下,天上地下,寒暑几度,天上人间。再回首,咫尺天涯。

    宇文姿喉咙有些哽咽沙哑,“你为什么认为我出轨了?”

    易凤寻有短暂的沉默,几息之后,那头说:“阿姿,社会是需要契约关系的,你我无婚姻契约,但我以为我们之间有感情契约。显然你没有,你轻视它,并背叛了它。”

    宇文姿牙齿都在打颤,“易凤寻,我何时何地背叛了你?我承认,在我们短暂的相处中,我很欠缺,欠缺对你的责任心,欠缺一点投入,欠缺对一段感情的维护。但我以为我们是露水姻缘,我以为你不当真,我才学着游戏人间。现在好了,你说你遵守契约,但你为什么以物质交易情感,这样的契约签订得平等吗?”

    那大汉在一旁站着,听见宇文姿控诉,用疑惑眼神睃了她几眼。

    宇文姿冷哼,“甚么狗屁契约,你身居高位,指摘人的话张口就来,此刻你要指鹿为马,众人都是响应你的。我是甚么,我不过是......”

    大汉眉目一垂,心道:‘我不过是个弱女子,你们都欺负我......’

    爱情留着余韵,唇枪舌剑,口舌之争,女人们大抵也就这点爱好了。

    也不知那头易凤寻说了什么,宇文姿冷着脸掐断电话,她指着大汉,“你不是全程在场吗,录像了吗,给我看看。”

    宇文姿散发着一股戾气,大汉走过来划开手机,宇文姿凑过去,果真有一段视频。将近午夜的时间点,宇文姿从一辆的士上下来,没走几步,就跌坐在地上,车上又走下来一个男人,两人搀在一起,开门进了屋。

    女人低着头的样子活似醉酒,男人扶着她的样子就像揩油,两人一起进了屋,孤男寡女,还能有甚么好事。

    事件女主就是宇文姿小姐,另一男主是温疏桐先生,时间是台风过境的第二天晚上,宇文姿加班至深夜,中途发烧,温疏桐总裁护花一回,送女员工回家。

    宇文姿回头看大汉,“这是你拍的?”

    大汉道:“那天中午,老爷很早就回家,想带宇文小姐去吃饭,结果听说宇文小姐去上班,便让我晚间去公司接宇文小姐下班。”

    宇文姿看他,“你哪里有接我下班?”

    大汉道:“我有啊,我一直等到写字楼里的人都走光了,都没接到小姐。”

    宇文姿望天,造化弄人啊,自己不就在公司里坐着吗。“然后呢?”

    “然后我就去小姐家里等,等到晚上快十二点,小姐才回来。”

    宇文姿咧着嘴,“然后你就拍了我的罪证,回去告状了?”

    大汉点头,又摇头,“也不算告状吧,我觉得老爷也担心你,拍下来好让老爷放心。”

    宇文姿一掌拍在大汉身上,“你个憨货,你怎么不下来问我,我那天发烧啊,烧的要死了,你怎么不下来问我啊?拍拍怕,我拍死你!”

    那大汉还甚是无辜,“我又不知道。”

    宇文姿瞥他,“你就知道告状!现在好了,你们都说我出轨,你说怎么办吧?”

    大汉低头想了想,煞有介事的说,“要不小姐回去求求老爷,保不齐他就原谅你了?”

    宇文姿鼻腔里都喷出热气,“我真是要疯!”

    鼻尖这样温热,宇文姿手指一抹,揩出一条血迹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第二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骈四俪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骈四俪六并收藏第二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