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第二春 > 第34章 黛绮丝

第34章 黛绮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分公司报名参赛不在别处,就在前台那里,流程也不麻烦,自己录了视频,分公司统一将视频报给总公司即可。

    程昆填了报名表后,每日里会吊嗓,咿咿呀呀的,公司里的人越发不爱理她了。

    这日吃午饭,程昆喝了宇文姿从家里带的汤,小姑娘一下眼圈就红了,宇文姿连忙递纸巾给她,“哭什么,怎么了?”

    前台以为是程昆吃了宇文姿的饭食不好意思,连忙安慰她,“没事,我也经常吃姿姐的东西,以后你有好吃的也给她吃,不用哭,姿姐人很好的。”

    程昆眼眶有点红,“嗯,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以后会报答你们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喝一口汤,实在谈不上结草衔环,涌泉相报。宇文姿笑,“不用你报答,你就好好唱,拿了奖金寄回家。”

    前台也点头,“我也好想去啊,可惜我没什么才艺,我小时候跳了半年舞,后来实在太辛苦了,我爸就跟我妈说,要不别跳了。”

    “然后你就放弃了?”程昆道。

    前台点头,“是啊,上了学还要去跳舞,玩的时间都没有了,谁要跳舞啊。”

    程昆说:“都是这样的,你要会这个,又要会那个,学习差了被批评,跳舞又不受表扬,考试也不考跳舞,确实坚持不了。”

    “对对对,我又不考艺校,我妈还指望我考重点大学出人头地呢,哪有那闲工夫跳舞。我们老师说了,你现在去跳舞,恐怕将来要去跳楼,什么跳五跳六的。”小前台也自有一本血泪经,说起往事,简直字字泣血。

    前台问宇文姿,“姿姐,报名不限才艺,吹拉弹唱样样都行,你要不要报名,我帮你填资料?”

    宇文姿给她们二人一人带了一只鸡腿,她将鸡腿夹到对方饭盒里,“我就不凑热闹了,你们自己上,我给你们加油。”

    前台道:“时间快截止了,下周二就不能报了。”她嘟嘟嘴,“姿姐,要不你随便唱首歌,这也算的,搞不好就被选上了呢?”

    程昆跟着点头,“是啊,唱歌也是才艺,反正唱的好不好,也不是一个人说了算的。”

    前台戳她,又眨眨眼,“你说错了,姿姐不一般,她唱的好不好不重要,有人觉得好就行了。”

    程昆恍然大悟,她作势拍自己一下,“看我这死脑子,蠢得,啧啧,我错了,我说错了啊。姿姐唱的好不好,就是一个人说了算的。”

    两个小姑娘挤眉弄眼,然后笑作一团,宇文姿也笑,“鸡腿别吃了,以后都别吃了。”

    “呦呦呦,说中了吧。”

    “你看,你看,不好意思了。”

    天真的姑娘们宁愿相信霸道总裁爱上我,也不愿意相信,世间事,都有因果,都有目的。

    程昆咬一口鸡腿,“哎呀,好好吃啊,姿姐,你做的吗?”

    前台点头,“是啊,姿姐手艺好吧,我经常沾光的。”

    程昆目露向往,“姿姐,你一个人住吗?我能不能......”她话说一半,又不说了。

    宇文姿看她,“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程昆抿着嘴,似乎不知怎么开口,半晌,她才说:“我想录个视频,但我住的地方太小,我室友和她男朋友都嫌我吵,我能不能......?”

    宇文姿点头,“那去我那儿录,周六好吗?”

    前台眼巴巴的,“有饭吃吗?”

    宇文姿笑,“你也来,你们一起来。”

    周六那日,天气晴好,微风中带着和煦的暖阳,一点也不似冬日的枯寒。

    程昆与小前台韩紫衫是一道来的,宇文姿知道前台英文名是‘樱桃’,并不知道她全名叫韩紫衫。韩小姐穿得像个熊宝宝一样,走路吭哧吭哧的,“哎,又被骗了,被天气预报骗了,说今天刮大风的,怎么这个样子,电视里都是骗人的。”

    宇文姿也笑,“我高中的时候,班上的英语老师很年轻,也就二十多岁,她每日都穿新衣服,衣服也很漂亮,但总是穿不对时候。外头刮风下雨,她就穿裙子,外头热死人,她就穿皮草。我们都开玩笑说,看今日天气,请观看英语老师穿什么,切记,与她反着来。”

    韩紫衫扒了身上的熊皮,又拉下毛线帽子,“那个老师肯定被天气预报祸害了,啧啧,这电视还能有一天好?”

    程昆背着一个大背包,宇文姿帮她把包卸下来,“昆昆,你这里面是什么,好重啊。”

    “里头是她的装备,过一会表演用的。”韩紫衫已经深入了解情况。

    宇文姿端上茶水点心,“喏,先吃点东西,午饭也快好了,咱们吃完再拍?”

    程昆不如韩紫衫放得开,她坐在沙发上,动也不动一下。韩紫衫钻进厨房,“姿姐,我能参观一下吗?”

    宇文姿在厨房熬汤,没空管外头的两个小丫头,“你们自便。”

    韩紫衫从背包里掏出个名牌相机,程昆问她:“这个是你的啊,很贵吧?”

    “当然......”韩紫衫卖关子,“当然不是我的啦,是我借的,找何玉珏借的,就姿姐他们部门的,我说我录个节目,他就借给我了。”

    程昆点头,“那他人挺好的。我也借了一个,不过没你的好。”

    前台韩乐悠悠的,“是啊,大家都很好,何玉珏很好,姿姐也很好啊!”

    程昆点头,“嗯,他们都是好人。”

    韩紫衫凑过去,“那我呢?”

    程昆盯着她,冲她一笑,“你也是好人。”

    韩紫衫不动了,她盯着程昆,程昆道:“你看什么?”

    前台韩拿相机咔擦一下,她语气里充满了惊叹:“我才发现,你长得好好看啊!倾国倾城色,力压后宫三千人,说的就是你啊!哎呀,我心跳得好快,我不行了,我跟你说,你别笑,千万别笑,太勾魂了。”

    宇文姿端了汤出来,“两位美女,过来用餐,请入座。”

    饭菜就摆在红色吧台上,原先的饭桌被宇文姿拿去当了书桌,三个人堪堪往吧台上一挤,韩紫衫道:“姿姐,我觉得你一个人也挺快活的,想吃什么吃什么,想买什么买什么。”

    程昆也点头,“是啊,不结婚就不结婚,姿姐你可以找好多男朋友,就是不结婚。”

    宇文姿笑,“你们婚礼的时候,给我请柬,我一定出席。”

    韩紫衫问程昆:“你有男朋友吗?我反正没有,我妈妈让我离开这里回老家相亲,我说我很忙,暂时不能回去相亲。”

    程昆摇头,“我也没有,我家里说让我自己找一个合心意的,要不然以后也不开心。”

    宇文姿给她们盛饭,“多吃点,吃饱了好找对象。”

    几人‘吃吃’地笑,韩紫衫摸摸自己的小肚子,“姿姐,我肚子好像比你的还大。”程昆低头看一眼,“不是好像,是真的。”

    韩紫衫嘟囔几句以后,继续吃,完全不为所动。程昆要唱戏,吃得不多,宇文姿也吃得不如韩紫衫多,待韩紫衫吃完,程昆戏服都已经换好了。这厢人一出来,那头韩紫衫嘴都呲着,“你......你这衣裳好漂亮啊!”

    程昆穿着一身大红大金的缎面旗袍,耳上是足金的牡丹花耳环,手上戴着金手钏,她头发盘起,耳后簪着一朵粉白牡丹,整个人站在那里,盈盈峭立,周身似生了水光。韩紫衫咽了咽口水,“我的妈,你这是唱啥,花旦吗?”

    美人在骨不在皮,程昆还没有上妆,她站在午后的阳光下,光影将她的脸照得半暗半明,手只需这么一抬,手势一起,韩紫衫就觉得自己心跳漏了半拍。

    宇文姿从楼上下来,手里还拿着一把二胡,她说:“你唱哪一段,我给你帮衬帮衬。”

    韩紫衫刚刚闭上的嘴又张开了,“姿、姿姐,你会拉二胡啊?”

    “嗯,学了八年,后来就不拉了。现在快忘光了,让我先调个音,别到时候给昆昆帮倒忙。”

    宇文姿真的坐下了,手指灵活的去拨弄二胡上的线,韩紫衫反正也看不懂,连忙去翻了相机出来,准备摄像。

    程昆大抵是找到了感觉,她前后走了几步,说:“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没带戏服,头面也都没有,这旗袍是我妈给我装上的,她说恐怕用得着。这次就凑合凑合,以后你们去我家,我弄个整套的头面给你们看,都是旧物件,很漂亮的。”

    宇文姿低头调弦,她手指拨弄几番,然后拉出了音,韩紫衫不通音律,听着听着也反应过来了,《化蝶》,梁祝之化蝶。宇文姿双腿并拢,并不坐满椅子,腰板挺得笔直,二胡搁在大腿根上,化蝶凄美悠扬,韩紫衫对着宇文姿拍了三分钟,等她结束时,才道:“姿姐,再来一首?”

    宇文姿叹气,“我凑合拉,你主要拍昆昆,不要拍我。”

    程昆要唱《游园惊梦》,宇文姿问她:“哪一段?”

    程昆做了个开扇的动作,“《步步娇》”,宇文姿点头,“好。”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

    摇漾春如线。

    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逦的彩云偏。

    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程昆唱腔周正,身段极美,手上种种昆曲动作,配着这韶秀唱词,真是撩人掌声喝彩。程昆含笑点头,宇文姿也停了最后一个音符,美人美景美腔调,韩紫衫来一句:“我要献给你们我所有的掌声,和我所有的爱!”

    宇文姿收起二胡,程昆去换衣服,韩紫衫连连赞叹,“卧虎藏龙,我司卧虎藏龙啊,请问霸王在哪里,这里有比虞姬还美的妖姬。”

    里头程昆插一句,“虞姬有什么美,我改天让我妹妹给你唱《贵妃醉酒》,那声音,那身段,美死你。”

    韩紫衫显然还沦陷程昆的美貌里,“你为什么不唱?”

    程昆脱下旗袍,换了自己的毛衣,她将头发一甩,笑道:“听好了。”

    “海岛冰轮初转腾,

    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

    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

    皓月当空,这是一句长腔,空字拉得老长,过了一瞬,程昆才接道:“恰便是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韩紫衫连连鼓掌,“这是杨贵妃唱的?”

    那头宇文姿夸赞,“唱作俱佳。”

    程昆摊手,“不行,我师傅说我唱的不好,嗓子不够甜,他说听我唱这段《醉酒》就醉了,简直荒腔走板。”

    宇文姿笑,“娘娘,人生在世,人生在世如春、梦。”

    程昆接,“且自开怀。”

    戏词里也有那样多的道理,古人早已明白的,咱们虚行千年,依然犹自迷惘。

    方才还说天空晴色好,此刻就变了天,午间的白芒骤然散去,一声惊雷响。

    宇文姿蓦然一惊,她想起那个台风夜晚来。

    冬日里的雨不比那时,这刺骨的凉雨淋在身上,绝会冻出病来。

    闪电接踵而至,一个瞬间,白天就昏成了黑夜。宇文姿端了一壶热茶出来,“雨太大了,等雨停了你们再走。”

    韩紫衫又把她的厚外套穿起来,“还是穿多点,我妈说穿少不如穿多。”

    程昆站在门边,一直看着外头,宇文姿问她:“昆昆,你有急事吗?”

    程昆摇头,“这惊雷这么响,应该是春雨吧?”

    韩紫衫掏出她粉红壳子套着的手机,“来,本大仙看一看,什么节气了。”翻了一会儿,她说:“我还以为冬天没过完,欸,今天就立春了。”

    宇文姿心中微动,谁说光阴不似箭,时光就似白驹过隙,快得你连伸手去抓的可能都没有。

    两个女孩子坐在沙发上吃点心,宇文姿在窗边站着,雨水拍在木窗上,似要惊涛拍岸,拍散窗棂上陈旧的痕迹,和空中密密的尘埃。

    ‘呲’,手机在桌上震一下,宇文姿接起来,“喂。”

    那头是袁安的声音,“她生了。”

    大概空气都静默了,宇文姿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雨水敲窗也好,流光抛过也好,她当时什么都听不见了,唯独只有电话里头两人的沉默,隔着海角天涯。

    “恭喜你......”宇文姿话还没说完,那头就打断了她,“是女儿。”

    宇文姿不说话了,袁安母亲是如何渴望一个孙子,她也曾亲身感受过,此刻袁安有多沉默,那他母亲就有多失落。

    长长久久的低沉,袁安低落的气息似乎已经透过电话自那端弥漫而来,宇文姿脑中莫名想到,信知生男恶,反是生女好,生女犹得嫁比邻,生男埋没随百草。当然,这话她说了不算,袁安说了才算。宇文姿握着电话,终于吐出一句:“女孩也好,以后......”

    袁安回了一句:“没有以后。”

    说完就挂了电话,宇文姿不知他是个甚么意思,怎么就没有以后了。

    袁安语调凉得让人不安,宇文姿抬头一看,雨势竟然小了。

    没过一刻钟,雨就停了,除了满地的枯枝和没有散去的水渍,天空晴朗得简直看不出来刚刚下过雨。韩紫衫拿自己的包,“姿姐,那个,我们走了,今天谢谢你啊。”

    韩姑娘刚起身,就瞧见了沙发上的抱枕,“哎呀,温总,温总啊,我的天,温总好帅啊!”

    程昆不认识温疏桐,她才来公司不久,还没见识过温总真面目,韩紫衫将抱枕往程昆面前一丢,“看,这就是皇风扛把子,温疏桐,总裁先生。”

    宇文姿纠正她,“温疏桐是副总裁,皇风总裁是温青青先生。”

    韩紫衫摇头,“都是一样的,上阵父子兵,他们是父子啊,都是一样的。”

    程昆看了抱枕上的温疏桐几眼,又将抱枕放下了,她说:“想不到温总这么年轻,姿姐,你要珍惜。”

    宇文姿轻轻咳一咳,“你们该回家看电视剧了,争取早日取得最佳编剧奖。”

    程昆也不知听进去几分,她说得很认真,“如果是我,我一定会珍惜的。”

    韩紫衫在旁边捂嘴笑,“我开玩笑的,温总有老婆的。”

    少女脸上万种表情都动人,程昆眼眸一瞥,“那又怎么样?”

    谁内心里没点*,谁本性里没点杀气,程昆就这么一瞥,韩紫衫就不笑了,“天呐,你说真的?”

    程昆也不回答她,她伸手拿了自己的背包,同宇文姿告别,“姿姐,多谢你的款待,我们走了。”

    两个姑娘刚要出门,门口就停了一辆白车,宇文姿朝那边看,谢逊从车上下来了,他摸出个车钥匙,“宇文小姐,这是......”

    宇文姿低着头,“易凤寻给的。”

    谢逊点头,“嗯,老爷说......”

    老爷说,老爷说,又是老爷说,易凤寻有那么多话要说,为什么他不自己来说。

    宇文姿指着院子里的那辆两座小车,“看见没,我那有车,你们又弄一辆过来,我这里放不下,你开回去吧。”

    谢逊道:“那我把车停到那边公寓去?”

    啧啧,想得真周到啊,香车美人,金屋娇宠,真让人受宠若惊。

    宇文姿低声道:“告诉易凤寻,我不喜欢车,我也不喜欢开车,你转达一下,如果他非要送,不如送我一点钱,我更领他的情。”

    谢逊终于收起车钥匙,“那好吧。”

    那头两个姑娘还在门口站着,空中滴滴答答开始下小雨,宇文姿望着自己的车,两个座位,坐不下三个人啊。

    谢逊要走,宇文姿喊一声:“谢大侠,帮我送个人?”

    其实不是一个人,是两个人,两个姑娘跟着谢逊上了车,宇文姿看看天空,这淅沥沥的小雨,不知天公在悲些甚么。

    那头韩紫衫问谢逊,“你是姿姐的朋友吗?”

    “我们老爷是宇文小姐的朋友。”谢逊总是实话实说。

    韩姑娘疑惑,“谁是你家老爷,什么年代,还叫老爷。”

    谢逊不予回答。

    韩紫衫又问,“你送我们到哪里,是不是地铁口?”

    谢逊道:“你们住地铁口?”

    那头程昆已经笑了,她拍拍韩紫衫,“人家送你回家。”

    韩姑娘点头,“这样啊,那你找姿姐干嘛?”

    谢逊再次拒绝回答。

    程昆抱着自己的包,也不知想些什么。谢大侠终于主动说了第一句话,“你们是宇文小姐的朋友?”

    话是对着后头的程昆说的,回答是韩紫衫答的,“我们是姿姐的同事,今天来她家做客。”

    谢逊又确认了一遍,“你们都是?”

    韩紫衫笑嘻嘻的,“我们都是。你呢,你刚刚是不是和姿姐吵架了,你是不是她男朋友?”

    谢逊的嘴又闭上了。

    白色车上一个壮汉载着两个俏姑娘,一个叽叽喳喳不停,一个秀眉微蹙,似在沉思模样。大汉偶尔对着后视镜说上几句,姑娘低着头,根本没看他几眼。另一个问题不断,大汉倒是惜字如金,舍不得多说点有用的。

    宇文姿将二胡拿上了楼,楼梯上都有漫漫灰尘,易凤寻与宇文姿分了手,她便再也不肯靠近楼梯一分。

    现今可好,易凤寻不会来了,再也不会来了。

    曾经一度我们都以为自己遇上了爱情,但还没来得及回味,爱情就转了身,开始伤人。

    卧室还是那个卧室,床单似乎仍是他们曾经共度*的床单,明亮的飘窗上落了灰,又刚刚下过暴雨,一面玻璃上更是水痕斑斑。宇文姿坐在床上,拿起那柄二胡又胡乱拉了几下,二胡声支离破碎,明明曾经熟记在心的曲子,都悄然变了模样。

    岁月它荒腔走板,任你百转难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第二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骈四俪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骈四俪六并收藏第二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