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你还有病呢 > 第21章 参商(5)

第21章 参商(5)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生你别走那么快,臣妾跟不上啊啊啊!”

    出了城北区,往城主府去的路上,易澄颇为哀怨的盯着前三步的蓝衣青年,嘴上不停,“不就是一个阴修罗嘛,我看他虽然厉害,对你倒是挺有意思的,刚才要是留下,我们说不定还能套些话呢……”

    “爱妃你是闲的嘛,还想着套话,刚才是谁被他吓得拉着我就跑?”应寒生斜睨他一眼,“再说了,你一个灵者会跟不上我这娇弱的普通人?”

    易澄也不脸红,两步跨到与他并肩处,顺手就搂住了,低声笑道:“不说这个,你确定要去投奔左意如?以她和应家的关系,你妥妥的会被抓回去。”

    “不要咒我,你知道我和她可能是什么关系!”

    应寒生俊秀的脸上几分羞恼,一把打开他搂在自己腰间的手。

    他锲而不舍的继续搂上去,嬉笑道:“陛下若无安寝之处,臣妾在宣城尚有一处房产,有灵阵保暖,无冻寒之忧,三天之内免费入住,还附赠暖床妃子一位!”

    “三天之后仍旧免费。还有,我跟意如青梅竹马,你不要胡乱猜测,”应寒生蹙眉道,“城主府快到了,我一人去就行,你自便。”

    易澄脸色微微一凝,马上又笑道:“不猜就不猜啊,不过我跟左意如也算是青梅竹马,好不容易来一趟宣城,不去见见她怎么成?走走走,我们一起!”松开腰改拉住手,他一路扯着话题跟应寒生聊到了城主府。

    展翅欲飞的雪白飞狐矗立在府外,通体由冰晶所铸,灵气逼人,一双眼睛暗蓝而又深邃,应寒生从它旁边走过的时候,甚至感觉到,这座飞狐雕像在看着他。

    “小生,你在想什么?”

    易澄的喊声唤醒了他,一阵激灵后才发觉他已经盯着飞狐的眼睛看了许久,那种被注视的感觉依旧在,连体内都氤氲起了缕缕灵气。

    应寒生分明从飞狐用蓝晶镶嵌的眼睛里,看到了人性化的柔和,仿佛彼此是最亲密的伙伴,亲人。他下意识的答道:“没什么,我们进去吧。”

    他怀着一种莫名的心情离飞狐而去,在背后柔和的目光中走向城主府。侍卫通禀过后,便有人请他们进去。

    易澄明显有些不满,觉得左意如怠慢了他们,不提青梅竹马,他好歹也是易家唯一的继承人,小生更是跟她有婚约,虽说看这些年二人越发拉大的差距,婚事怕是不成了,但到底还有那么些情分在,她竟然只让人带路,自己却连个面都不露。

    “爱妃,我不高兴……”他揪着竹马的衣袖,正准备委委屈屈的低声倾诉,“啪”一下被对方打在他手上。

    应寒生冷淡道:“闭嘴!”

    易澄一怔,心里更不舒服。他跟小生认识七八年了,一直知道他对那个未婚妻渴望而又濡慕,但左意如看似平易近人,实则高傲冷情,明显着只当他是弟弟,或者说兴致来时逗弄的宠物。

    强大的灵者与普通人的差距,比之平民与奴隶更大。偏偏应家对此似乎乐见其成,也不知对小生都洗脑了什么……

    应寒生虽然还盯着前方,焦距却有些分散,心思早就跑到了府外的飞狐冰雕上了,哪有功夫听竹马废话?他自幼长于应家青府,多年来少有外出,除这次被飞狐引出灵气外,便是青府外的朱雀了,也不知是不是所有的灵物都对他有所偏爱?

    这样的话……是不是能找到办法解决他无法聚灵的问题,一名灵者对家族的作用可比一个普通人强多了。

    二人各自思考间已近了庭院,道两行雪树银花依次推开,路尽头蒙面少女银装素裹,额间纹饰栩栩如生,正是府外的飞狐,这少女便是宣城的城主,左意如。

    她眉间温柔小意,抬眼看了二人一眼,温柔娇语道:“阿生弟弟,怎来了也不跟应叔叔说一声,我已经答应了他,见到你便让人把你送回去。”

    易澄抢在应寒生前面开口,笑道:“左城主,小生是陪我来宣城办事的,你这么把他送走了,我可怎么办呀?”

    左意如神色自若,见应寒生无辜的看着她,几年未见,他的容貌愈发好看,精致秀美,墨发半编垂在身后,直到腰间,又被红绳系起发尾,……无论哪方面都是她最喜爱的。

    她抬起手,凝望着应寒生,轻声道:“阿生弟弟,你过来。”

    应寒生怔了一瞬,想起众位长辈的教导,家族第一,左意如第二,便温顺的走过去,牵住她的手。

    左意如温声道:“易小弟也不必唤我城主,都是一起长大的,和小时候一样喊声姐姐就罢了。今儿个是私宴,没那么多规矩,阿生弟弟想在宣城玩玩也可以,过几天宴请各城使者,很是热闹,宴会过后我再送你回去,怎样?”

    她最后一句,是低声在应寒生耳边说的,少女身上有一种冷香,刺激得他下意识远离了,随后意识到不妥,脸上晕染几分红色,扭头道:“我听你的。”

    左意如只当他是害羞,轻轻的挠了下他的掌心,继而向着易澄道:“阿生便留在我这儿,易小弟意下如何?”

    易澄随手把折扇插腰带里,不高兴的双手交叉在胸前,想对应寒生说什么却被他安静温顺的模样噎住了,只得很无奈地说:“我有的选择么。”

    私宴过后,易澄便离开了城主府。

    左意如政务繁忙,临时去处理一起事故,便让侍女带应寒生去他的庭院。

    被灵阵覆盖的庭院,一边是温泉暖池,白雾蒸腾,一边是青树繁花,亭台小道,与外界的一片银白大不相同,倒是和他应家青府差不多。应寒生进了房间,更是发现里面的摆设物件与他在青府的分毫不差。

    白衣侍女笑道:“应少爷,这可是城主专门为您精心布置的。”

    “嗯。”他应了一声,却在想,他和左意如有婚约是没错,但谁都知道不可能的,对方一直有解除婚约的意愿,哪来的闲情逸致为他布置庭院?

    等侍女们都退下后,他才褪去衣物,一步步走进温泉,享受着舒适感的同时,开始整理思路。

    他偷跑来宣城,是为了退婚。跟左意如认识这么多年,他也知道对方是有点喜欢他,但是因为他没有灵力的缘故,二人之间不可能。

    并且……,应寒生心神不属的拨弄了一下水花,他想到家族强加给他的意愿,虽然他自己也偏向于保护左意如,但是总被灌输一些乖巧、听话,像宠物一样的命令,他下意识的就想叛逆。

    所以,他打算这次想办法帮助左意如得到洞源灵矿,然后就和她坦白。

    想到灵矿,他便不期然的想起今日遇到的阴修罗,边城的第一灵师,洞源灵矿的争夺者!那双眼睛里万千情绪翻涌,甚至让应寒生都以为自己认识他了。

    风吹树叶,沙沙声中夹杂着极轻微的声音,应寒生毫无所觉,仍旧纠结的想着那个人。

    “……那个叫云儿的,似乎认识我,还有阴修罗席萼,难道我以前来过宣城么?”他苦恼的将双手抵在太阳穴,低语道,“也不对,阴修罗可是边城的,那么远……”

    他沉思了一会儿,忽而想开了,无论是什么事现在都与他无关,想知道就去找那个云儿问问便是。

    看时间也够了,他便从温泉中缓缓站了起来,外有灵阵,内则白雾茫茫,他倒也不怕……这时,却听得一声短促的呼吸,尽管立即滞住,仍是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他挥手披上锦袍,一步跨出温泉,回身四顾却看不到半个影子,那声慢半拍的“谁?”没了机会说出口,着实不爽。

    而那个人呢?

    这个人扶着府外的飞狐冰雕,苍白的脸上几分病态的晕红,烫极了也热极了,他捂住胸口,却无法平复心的跳动。他咬紧了下嘴唇,刺痛却只能让他一时冷静。

    面对他失而复得的珍宝,他几乎病态的想要将之牢牢禁锢,只是不敢,不能……席萼审视着飞狐,最后移到它的眼睛。

    他有足够的实力来对飞狐动手脚,在数日后的比赛中拔得头筹,然而以小星的特殊体质,左家估计八成可能会让小星上场,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宝贝儿,哪里会去伤害他?

    席萼收拢了下领边,强行用灵力冰冻自己的情绪,再抬头便仍是那个阴狠冷漠,不择手段的阴修罗。

    他千方百计寻找的小星,和万般艰难才爬上的权利顶峰,他都要!

    ******

    平日里的宣城热闹虽热闹,却总有一种雪山抹不去的冷寂,今日城主大宴诸宾,四方来客尽入宣城,带来了各个城市的气息,仿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应寒生站在飞狐冰雕的下方,明显感到它的心情很好,连自己体内的涓涓灵力也愈发柔和。

    易澄那把折扇扔掉了,兴致勃勃的拉着他逛了几圈,才买了一把看着华丽,但没什么用的剑,这会儿正跟城主府的侍卫进行友好切磋。周围早几天就被隔开了场地,此时侍女仆人来来往往,以飞狐为中心布置出了一个圆形会场。

    尚是卯时,无遮拦的清晨日光直直的罩住冰雕,而飞狐倒也奇异,多年来始终不化,寒冷如故。在其下的蓝衣青年容貌秀美,冰雕折射出的五彩光辉环绕着他,柔和而又梦幻。

    席萼便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他,目光有痴迷倾慕,却也有深深的不安。这是他的宝贝儿,但太耀眼了,让他既恋又惧。

    他为对方的风采所倾倒,尽管没有这些,他也依旧爱着小星,没有任何理由,这是他唯一的爱情。却也惧怕引来的目光太多,让他忍不住暴怒,但只能忍着下黑手!他的小星长大了,却依旧跟小时候一样天真不知事,所有的污浊血/腥都不敢让他知道。

    更何况,席萼还记得一点,小星失忆了。他这几天派人搜集了对方现在的身份应寒生的信息,虽说无论怎么看都是根正苗红的应家人,他却总感觉不对。

    这时,有个青年男子靠近了应寒生,席萼虽然想法颇多,却一直关注着他,见那人容貌后只恍惚一会儿,便记了起来。

    袁虎!他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应寒生发现光被挡着了,才慢了半拍不高兴的抬头,道:“你让让,挡着光了!”

    袁虎已近而立,相貌仍旧是青年时候,分毫未变。他当初并未见过小星,只是在他们逃走后听人说过,那个奴隶种有个精灵般的弟弟,这会儿听云儿的,见到了这个日思夜想的小美人,嗔怒的模样也是惹人欢喜,不由靠近了道:“你们还敢回来?通缉令现在还没撤呢。”

    应寒生不懂他的意思,冷淡的退后一步,不悦道:“阁下请止步!”

    袁虎不仅没有停下来,还放肆的挑了他耳边的一缕头发,姿态风流,肆意道:“别装了,你那个哥哥在哪,看他实力还不错的份上,你若愿意跟了我,本少爷不介意窝藏下罪犯的……”

    “窝藏罪犯是重罪!”应寒生意识到这个人可能知道些什么,用眼神示意爆炸边缘的易澄别过来,嘴上却不屑道,“你以为你是谁?”

    袁虎见他不反抗,更加轻佻的凑近了他,道:“我是谁不重要,你哥哥的奴隶身份才是重点,一个奴隶,杀了贵族之后还想逃走,还盗取了所有的财产,你说,他有几条命够行刑的?”

    “我不知道,只是,你若再敢摸我的腰,”应寒生眉眼间几分厌恶,看着他的背后,冷漠的道,“有九条命都不够你行刑!”

    易澄早就整装待发,时刻准备救驾,此时他也盯着袁虎的背后,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应寒生看见的是在众人的簇拥下,缓缓行来的银装蒙面少女。易澄看见的,是周身灵力几乎成了小型风暴的黑衣灵师,苍白的脸上,那个罕见的微笑。

    他突然感觉心底岂止是发凉,简直结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你还有病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道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道安并收藏[快穿]你还有病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