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你还有病呢 > 第32章 千金笑(6)

第32章 千金笑(6)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我的厨艺不算多好,比不得皇宫里的御厨,但是天然佐料配山间野味,果子又甘甜可口,倒也能让应寒生心满意足的果腹。

    平日里两人同床共枕,无声的暧昧缠绕不休,看起来不像敌人反像情人。

    但顾我依旧是来去匆匆,每日应寒生醒来时,身边的位置都已经冰凉,将要入睡时才见到顾我轻飘飘的推开门,携一袭凄风冷雨回来。

    应寒生不问他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尽力表现出温和体贴的模样。

    这样不温不火的过了几日,他开始沏一壶茶慢慢饮着,等顾我回来,然后一起用膳,利用饭前饭后的这段时间,试探着问询麓森山的守卫情况。

    顾我不知是不在意,还是对他没有戒心,对此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

    天罗地网插翅难飞,了解清楚后,应寒生就放弃了逃出去的打算。

    这让他少有的有些烦躁,似乎有种面对谈静海的感觉,被禁锢的几乎无法呼吸。久未出行,一来就出师未捷,不得不怀疑照明月是不是早就料到了这样的局面。

    顾我不允许活人出现在他的领地。

    既然这样,照明月还劝他来收服顾我,怎么想都是包藏祸心。

    离开皇宫也有七八日了,按原本的计划此时他应该是在回宫的路途中,再不回去,恐怕真要被谈静海发现皇宫里那个是替身了。

    依应寒生所想,谈静海本就因为他的身份对他防备颇重,若被发现他私自出宫,难免不让对方想到其他地方上去,比如……谋逆。

    很多人都知道,先帝的嫡子只有谈静海一人,然而传言说谈云遮才是被寄养在先帝妹妹家里的嫡出皇子,谈静海不过是先帝战乱中收养的义子罢了。

    血统不纯,来路不正,这若真被世人所知,谈静海的皇位恐怕不稳。

    事实也正如传言所说,这一世的应寒生才是皇室储君,千景王朝被赵王朝覆灭,谈家百年隐忍终于在这一代复国成功。

    其间为防意外,先帝谈齐安将他寄养在妹妹家里,登基后又过了几月才接他回去。

    然而先帝即位半载就突发恶疾,将皇位传给了谈静海后便撒手人寰,快的令人措手不及。应寒生的身份没有来得及公之于众,他甚至连父皇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在谈静海的暗中操作下,世人都以为他只是孝信长公主的儿子,因受宠才得封为无忧王。

    十二岁入宫至现在,他一直都只是笼中雀鸟而已。

    ——

    映月池波光潋滟,清可鉴人,每逢圆月就映得殿内华光大盛。静夜之时,轻柔水声又有种可让人心神宁静的作用。

    自谈云遮宣病闭门不出之后,这里便成了谈静海终日流连的地界。

    照明月垂首候着,不发一语。今天已是这个男人第三次被拒之门外了,很难想到,她眼里冷酷无情的帝王竟然可以忍下来。

    她明白若是这时告诉对方里面那个不过是替身的话,并不是最好的时候,可是……

    “陛下,奴婢有事禀告。”

    可是,谈云遮说不得已经死在麓森山了,即便出得来也要再等许久,她支开对方不就是为了方便获得谈静海的宠爱吗?

    谈云遮地位特殊,有他在,太多事情都轮不到她这个前朝公主去做主,再加上谈静海对他的那点不伦之情,难免受到许多阻碍。

    此时若说出来,以谈静海多疑的性子,定会猜忌谈云遮的目的,正是一箭双雕。

    谈静海神色冷漠,他闻言看了眼照明月,对这个用着顺手的手下虽然不信任,但对方的能力的确出众,是以略略沉思,收了奏折,冷淡道:“说吧。”

    “奴婢昨日去见王爷,发觉些不对之处。王爷素爱花草,然而里面这位却……”

    照明月面露难色。

    谈静海注意力却不在重点上,又或许是两人的重点不一样,他神色阴郁,语气也很冷漠:“你是怎么进去的?”他不许我去看他,你又是哪来的资格?

    照明月向来聪慧,立即道:“奴婢见陛下心情不好,便想要去探探,倒还真的有情况。里面那位恐怕不是王爷!”

    她这话一出,谈静海果然没什么心思去理会他事了。

    “不是他吗?……”

    谈静海的表现跟照明月想的不太一样,不是该生气,猜忌谈云遮吗?怎么却一幅松了口气,继而藏不住的愉快的模样?

    “果然有问题,云遮弟弟待我向来亲近,年幼时生病都日夜拉着我不松手,不肯我离开他半步。这次病情比往日更加严重,怎么可能会对我避而不见……”

    照明月愕然,已是失语,实在不理解他的思维。同时又有些恐慌,外有虎狼贺庭钧与她针锋相对,内有离心互相算计的盟友。若是无法拿下谈静海的话,她未来一段时间内恐怕举步维艰。

    谈静海愉悦过后随即冷静下来,既然云遮弟弟如此向往宫外的生活,就让他在外生活一阵未尝不可。

    不过,必须、一定要在他的眼底下。

    他无法忍受自己得不到云遮的任何消息,对方的喜怒哀乐无论如何都要有他的参与,无论是幼年玩伴还是体贴兄长,甚至是竞争对手都无所谓。

    “照明月,你一定知道云遮去了哪里,是不是?”

    他很少在外人面前露出喜怒,方才算少见,这会儿似笑非笑收敛情绪,连照明月都不太懂他的意思。

    她深知自己身份的危险性,在谈静海面前,她总是收起公主的骄傲,变得谨小慎微。多日来,这个男人的才智早已让她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若是哪天他和谈云遮对上,照明月毫不怀疑,在除去所有外观情绪之后,谈云遮必输无疑!

    “……是的,陛下。”

    谈云遮够冷情,然而与他而言,这世上仿佛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所以没有方向。而谈静海不同,他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照明月也一样,她绝不会被初生的朦胧感情影响,贺庭钧是生死大敌,谈静海也是。

    “无忧王听说龙图沈家的铸剑大会将要开始,很有兴趣,王爷这次出宫,大约就是去了沈家吧。”既然无法成为祸国宠妃,便干脆一刀两断吧。

    沂溪依旧玲珑,麓森山依然故我。

    应寒生不知宫内诸事,自然不会忧心,相反的,尽管顾我从某种方面上来说囚禁了他,却让他过的足够舒服。

    自从提了一次早出晚归不太好后,第二天他睡醒,就发现顾我坐在床边,兜帽紧紧系好,见他醒来才离开,傍晚也是早早回来。

    不仅如此,顾我还顺便带了沂溪镇上的饭菜回来,甚至在应寒生饶有趣味的目光里学起了做饭。

    目视他用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残暴的宰了一头虎,然后剥皮抽筋,呼吸自然平稳后,再见他用那双手温柔的帮自己束发,应寒生总感觉奇异的舒适。

    这样平和的生活的确使人沉醉,一时之间,真的让应寒生有些乐不思蜀。

    但是,梦总归是要醒的。

    他不可能在这里陪顾我一辈子,单是接到自己最后派手下出去报信的贺庭钧就绝对不会允许,算算时间,长则半月短则三两天,贺庭钧就该来了。

    “吱呀——”

    顾我推开门进来,见应寒生又是懒懒的披上衣服就坐在窗边发呆,藏在兜帽下的脸色有些冷漠。

    顾我走过去,顺手拿起件披风,强硬的将应寒生的身形掰过来,为他整理好衣服后,才把披风披在他身上。然后他问了句:“你在想什么?”

    “你。”

    应寒生稍待了一会儿,话锋一转,问:“你究竟想怎样对我呢?看你对待易家兄妹的模样,怎么也不会是好人吧。”

    “这样就很好。”

    顾我听得懂他的话,这便是他的回答。这样真的就很好,有种岁月安稳的味道,像是顾晴蕴生前未曾享受过的梦境。

    应寒生对他而言很特殊,是活着的“死人”。重瞳赋予了他天生看破一切的能力,然而对上应寒生却开始朦朦胧胧,直觉告诉他对方是虚幻的、仿若灵体,而重瞳却又能感受到生命的气息。

    不止如此,初见应寒生,他就有种很是说不出的感觉,既想要得到,又恐怕厌恶。

    “好坏的定义是谁给的呢,一个恶贯满盈的劫匪某次放了一个小女孩,难道他就是好人吗?反之,日行一善的商人某次没有施舍一个乞丐,难道他就是坏人吗?”

    就像是易朦胧总认为他应该自卑一样,这些对于他而言都是件很无聊的事,不过为了不让应寒生惧怕他是个坏人,也只能充当次“好人”了。

    应寒生不曾想他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一时语噎,升起情绪来,不肯再说话。

    顾我等了一会儿,等不到回答。他很费解应寒生突如其来的冷淡,只好把这理解为性格本就如此。他看着应寒生,无端说起了情话:

    “不过,我的好坏是由你定义的。”

    应寒生呼吸顿了顿,离近了去看顾我,试探着想要掀起他的兜帽:“既然这样说的话,我可以……”

    “应公子——顾大师——”

    两人酝酿的气氛被这突然的娇柔女声所打破,顾我的神色立即冷凝起来,他已听出这是易朦胧的声音,不知这次又带来了什么麻烦……不,他看着应寒生,暗想道,他不是麻烦,除了他。

    易朦胧的笑声本来是很好听的,只是运用内力放大了数倍,在山谷里回荡后就有些惊悚了。

    顾我不欲理她,应寒生却心头一跳,把这当成了脱困的机缘,不动声色地说:“去看看吧,毕竟是易初七的妹妹。”

    顾我的兜帽依旧完好,是以他看不到对方的神色不是太好。不过顾我依旧答应了,他不想因为任何事影响到和应寒生的关系。

    再说易朦胧,她跟哥哥关系自幼甚好,若没有甘家那个女人勾引哥哥的话,哥哥也不会跟本族关系破裂,以至于被甘家的人围攻而死。

    她是继哥哥之后易家最出色的弟子,然而她懂得韬光养晦,明珠暗投。

    一次意外后结识顾我,然后做出了很多人见到顾家机关师的反应,请求对方复活哥哥。

    顾我是个很奇怪的人,他直接告诉了易朦胧机关人的秘密,少女脸色发白,最后却依旧坚持。事后顾我想,她大约只是想要个人陪她罢了。

    无论是木偶,还是真正的哥哥,都无所谓。

    若说易朦胧最讨厌的是谁,顾我第一无可争议,然后就是所有姓甘的人。

    前任甘家家主抢她父亲,甘家的天之娇女又抢她哥哥,现在她见了甘家人就恨不得弄死得了。

    这时便该提到一个人了,她叫甘绫罗。

    甘易两家未灭前,和易朦胧相杀复相杀的甘六小姐。

    甘绫罗找到易朦胧,直截了当的提出来意,联合起来截杀谈静海,为家族报仇。

    易朦胧对家族没什么归属感,对此不感兴趣。但若是最讨厌的人被讨厌的人缠上,那将会是一出多么好的戏啊!她露出一个笑,然后将甘绫罗引到了顾我的陷阱里。

    山林间的味道清新而自然,有很多次易朦胧都想着干脆袭杀顾我,占山为王好了,只是终究未敢。

    一只山猫机关兽围着陷阱打转,易朦胧悠然的坐在树上,晃着小腿,咯咯笑着说:“六小姐再等一下啦,很快,很快顾我就来了。他那么厉害,把他忽悠去的话,谈静海不就是你们的掌心之物了嘛~”

    甘绫罗身着白衣,秀美文雅,看着就是一个大家闺秀的模样。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纤手轻拂秀发,气韵倒和照明月有些相似。

    “易姑娘何不去将人找来,也好过我们在这里空耗时间。”她身处陷阱之中,却神色安然如初。

    易朦胧状似天真的笑起来,透着一股邪气,她歪歪头,朝着甘绫罗身后示意道:“你看,他这就来了。”

    甘绫罗也觉察到了来人,姿态优美的缓缓回首,却在下一刻看清黑袍人身后的神仙公子后,讶然出声:“你,你是云遮表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你还有病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道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道安并收藏[快穿]你还有病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