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你还有病呢 > 第4章 立地成魔(4)

第4章 立地成魔(4)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冬日暖阳,清晨的阳光映照在一片晶莹雪地里,反射出灿烂的光华。

    院子里三三两两的开着几树红梅,称着白雪越发如火般鲜艳。应寒生披了大氅,站在梅花树下,伸着手似要去摘。

    “应公子,这些奴婢来就行了。”

    负责伺候他的侍女红烛连忙道,“您身体还没好,先歇着吧。”说着,就小心翼翼的,为他折下一枝红梅来。

    应寒生神色自若,接过红梅对她一笑:“小僧多谢姑娘。”

    红烛一时看呆了,忽而又懊恼的低下头,再不敢看他,急道:“应公子,您还是快回房吧,主人回来见不到你,一定会生气的!”

    陆约尘的怒火,不是她们能承受的,他的人,也不是她们敢觊觎的。

    应寒生敛了笑容,如冰雪般的面容愈发苍白,心中不由生起几丝恼意。

    那个莫名其妙的陌生人,不经同意把自己囚禁在这个山庄里,甚至说什么想不起来他,就永生永世别想出去,他以为他是谁?

    只不过,纵然恼他,应寒生却暂时也没有违抗他的想法。

    “红烛,我们回去吧。”

    毕竟,那天晚上,他因为不安扔掉了糖人,结果被那个神经病绑在床上一天,任凭他怎么无奈,陆约尘也只是冷眼看着。

    他终于死心的时候,陆约尘才凑过来,用体温温暖他的身体。

    将他抱的紧紧的,似乎要融于骨血中。

    果不其然,回到房间的时候,陆约尘搬了太师椅,大爷似的闭目休憩,直直的挡在入门的地方。

    应寒生竟有些松了口气,好歹这次没有砸东西,不过也不能就代表着陆约尘不生气。他走到对方身边,看了一会儿,见对方没有开口的意思,正准备进屋。

    陆约尘却忽然说:“你挡到阳光了。”

    他没有睁开眼,姿态仍是懒洋洋的,应寒生却不会因此小看他,这人就如一头猛狮,冷酷凶残非一般人,即便是睡狮状态,依旧让人不敢忽视。

    “庄主,你可以到外面晒太阳。”应寒生不怎么怕他,只要不戳中爆点,陆约尘对他还是很好的。

    好到让他有些奇怪,自己是不是真的认识他。

    “你陪着我?”

    陆约尘脚一勾就把他带怀里了,太师椅被冲击力撞的摇摇晃晃,引起陆约尘的几声轻笑,调笑说:“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啊,真是不乖。”

    应寒生冷下了脸,恨不得一脚踹死他。只不过这几天学乖了,知道反抗也没什么用。

    他低声问:“你真的不放我走,别忘了,我毕竟是世所闻名的禅师……唔!…”

    剩下的话消逝于陆约尘的亲吻里,狠狠的咬噬着他的唇瓣,隐隐有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应寒生气的不行,踩了对方一脚,却也没什么用。

    直到快呼吸不过来,眼中浮现生理性的盐水,陆约尘才算是放过他。

    陆约尘解下大氅披在两人身上,凶戾的眉间几许温柔,无奈道:“你怎么总是学不乖?不知道我不喜欢你提到佛——及有关的东西么?”

    反佛派!

    应寒生气恼的瞪着他,嘴唇鲜红诱人,只不过却显得脸色愈发苍白。

    陆约尘怜惜的抚摸他的脸颊,说:“你身子还没好,好好待在屋里不行么?总要出来……”又极为低声,像是呢喃似的说,“让我找不到你。”

    应寒生沉默了一会儿,摸索着抓到他的手,说:“我就在这里。”

    陆约尘明显怔了一下,目光晦涩不明的集中在两人交握的手上,嘴角掀起了一个弧度,说:“你想起我了么?说,我叫什么。”

    “……”应寒生几乎是要怨念了,不满道:“你怎么总是执着于这个问题?世间纵有三千缘,我未一一尽识得。一切不过由心,如果忘记,那便再想起,何必活在过去?”

    陆约尘抿了抿嘴,神色幽暗,道:“你说的轻巧,却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

    应寒生:“……”这个我真不记得。

    陆约尘用手将他固定在怀里,清朗的声音逐渐带入回忆……

    “……不是这风在动,不是这叶在动,而是将军的心在动。”

    应寒生如是说道。

    已入秋,树叶零零落落的飘落下来,犹如一只只飞舞的枯叶蝶。世间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陆约尘拿着飘落在手里的叶子,问:“只有我心动么?”

    他的眼睛看着应寒生,里面只有他一人。应寒生咬了下唇,狼狈的移开视线。

    “小僧只愿在佛前久候,青灯古佛,经纶茶香,……将军若是有暇,亦可来此小住几日。”应寒生放缓了呼吸,有些紧张,说:“小僧必扫榻以待。”

    陆约尘笑,说:“寒生,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不待应寒生回答,他自己便念道:“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你从桥上走过。”

    “……”应寒生默然无语,他自然听过这个故事。

    佛祖弟子阿难出家前,在道上见一少女,从此爱慕难舍。佛祖问他:“你有多喜欢那少女?”阿难回答:“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但求此少女从桥上走过。”

    佛祖说:会有多喜欢可是一见钟情便倾心一世?可是不问回报而付出等待?阿难,某日等那女子从桥上经过,那也便只是经过了,此刻你已化身成了石桥,注定只与风雨厮守。这一切你都明白,仍旧只为那场遇见而甘受造化之苦。阿难,你究竟有多喜欢那从桥上经过的女子,令你舍身弃道,甘受情劫之苦?

    你终是误将执着做明白,错以等待换回眸,过了那阵脚迹,你可侯得什么?

    “现在,寒生,告诉我,你可候得什么?”

    陆约尘凑近了他,呼吸交缠痒到了骨子里,应寒生退无可退,终于凝视着他的眼睛,说:“你。”

    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受五百年日晒,受五百年雨打,只求你从桥上走过。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只将执着做明白,只以等待换回眸,过了那阵脚迹,我可候得……你。

    ……

    “应寒生,你答应了要等我。”

    陆约尘的头发有几缕落到他颈部,痒痒的,应寒生却没心思理,他听着对方的回忆,总觉得里面那个“寒生”不是他。

    无论何时,他也不会深情到化身石桥,不止是因为他的特殊体质——死掉就会到下一个世界,还因为,他如果真心告白,绝对不会选佛经里的故事。

    毕竟他其实也算是个“反佛派”,这样一想,他就肯定陆约尘绝对不是他恋人了。

    应寒生拽了拽他的衣袖,颇为无措地说:“原来……我们是恋人,我……不是有意忘记的,你不要生气了,都是我的错,”他轻轻的喊,“陆约尘?”

    凡是语言必有其美妙之处,尤其是从应寒生的嘴里说出来的甜言蜜语,对陆约尘的杀伤力大概不低于一枚□□。

    陆约尘柔和了眉眼,说:“你能记起来最好,记不起来也没关系,只要知道,我跟你是最亲密的人就好。”

    “说起来,你跟荣王府的小丫头是什么关系?我见你跟她玩的很开心啊,”陆约尘轻飘飘的说,眉目间凶戾之气引而不发,“要不要我把她带来给你玩?”

    “……”应寒生叹了口气,说:“你陪我就好了,怎么能想着其他人呢?”

    陆约尘还想继续装冷静,不过脸上不自觉扩散的笑意已经暴露了他,便也不再隐忍,直接搂着应寒生踹开门进去,大步流星的把人扔到床上。

    应寒生:“……”你要干什么?!

    陆约尘扯着他的衣服,将他压制在身下,边问他:“说,本将军是谁?”

    应寒生睁大了眼睛,没想到事情发展的这么快,我们才认识啊,不由痛苦道:“你是陆约尘……陆约尘,我头疼……”

    陆约尘才泛起笑容,就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连忙止住动作,急问他:“是不是风寒还没好?我去叫大夫,你等着!”

    他看着应寒生皱起的眉,苍白的脸色,内疚爬满心头,整理好衣服就要冲出去。

    应寒生拽着衣袖不让走,问他:“你刚才是想做什么?”

    陆约尘关心他的病情,又不好扯开他,只好不以为然的回他:“当然是上床了,你以为……”

    他突然顿住了,眼光奇异的看着应寒生,自语说:“是啊,洞房花烛也要找个好时辰,等你病好了以后,我们找个良辰吉日,把事情办了。”

    应寒生听的目瞪口呆,咬牙道:“陆约尘,你敢做,我就敢一直头疼!”

    陆约尘这才明白过来,面色冷凝道:“你敢不乐意?”

    “你就只让我顺着你?不能听我的?”应寒生还没有做好被压的准备——不,他永远都做不好这个准备,“我以为我们是两情相悦。”

    陆约尘沉着脸,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应寒生赴死般的闭上双眼,假装睡觉。

    许久之后,他听见一声几乎以为是错觉的叹息,然后有人爬上了床,温暖的人体体温让他无法抵抗,不过一会儿,他便沉沉睡去。

    恋人?见鬼去吧!

    说不清是陆约尘的退让还是纵容,那日之后,二人只盖被纯聊天,不,连聊天也没有,熄了灯就很快入睡,似乎都有意略过了夜生活。

    陆约尘宠他,知道他喜欢医术,便为他收罗了几百本医书,大多是孤本,应寒生因此很是惊喜。

    几乎每天把自己关在书房和药房,陆约尘有时候也吃醋,只不过他事情也很多,山庄上空的鸽子就没停过,应寒生也好奇的看过一封信,之后便绝口不再提。

    最近几天,陆约尘越来越忙,有时候直到下半夜才回来,掀起一阵寒风,在应寒生耳边问:“我是谁?”

    陆约尘。

    应寒生被他摇醒本来不爽,只不过势不如人,他只烦闷的用行动做回答,我不知道,你爱谁谁!

    陆约尘就咬着他的耳朵,手摸进他的衣服里,一遍一遍的问,他烦不胜烦,不得不回答:你是陆约尘,你是我的人。

    陆约尘就得意的笑起来。他有时候也会烦闷,会假装轻飘飘的问一句:寒生,我跟你心中的佛,谁重要?

    应寒生当然知道正确答案,但他就是不说,假装自己睡着了。而陆约尘不知想了什么,没有,大概也是不敢摇醒他,去得到不如意的回答。

    入春后,陆约尘被赦封为幽天候,原职镇西将军由朝廷另一派系的八王接收。

    是夜,陆约尘抱着他说:“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的那场反叛?我带兵围剿,经过竹山。我离开后就去平叛,以我的战功,决不是一个挂名将军就可以打发的。”

    “而现在,他们连这个虚名都不肯让我挂着。”

    八王,是佛教的忠实信徒,如果说陆约尘是反佛派,他们就是保佛派。

    应寒生想着这个两年,突然发觉,他已经被陆约尘囚禁在这里小半年了。真的,有人还记得他么?尤其是主持师兄,总是要他修成佛,这时却未来救他……

    陆约尘蹭了蹭他,问:“在想什么?”

    “你。”

    夜已深,国将不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你还有病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道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道安并收藏[快穿]你还有病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