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你还有病呢 > 第7章 昨夜星辰去

第7章 昨夜星辰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时仗尔看南雪,我与梅花两白头。

    三月的风细细柔柔的,夹杂的雨丝似乎都那么和缓,只是行人俱都匆匆而过,无心欣赏这一番烟雨迷离。

    青石桥上熙熙攘攘,落雨时尽皆如蚂蚁归巢,未多时便散尽了。于是便露出了一片极大的空白,杨柳枝摇摇摆摆,找不到赏识的人。

    便在这样的一幅画卷里,漫步行来一个黑点,远看去只隐约有些白色,直到近了,才看清那是一把黧黑色的纸伞,花纹同色而清雅。伞下的人虽看不清面容,只观他清静优雅的姿态,便可稍稍断定是位雅士。

    每年的江南三月,似乎都是忧愁的。尤其是风里烛这十年几乎雷打不动的来这里,说是在寻人,未可知到底如何,却已经是一种愁。

    风里烛喝最烈的酒,抱最美的姑娘,疏朗张狂而不拘小节,是江湖上人人称赞的“东南西北”四侠之一,或许是首位。

    可他此时在打烊的酒馆里,醉醺醺的模样会有多少人去信?

    踏过青石桥,杨柳依依随风摆的方向就是酒馆。老板早已关了门,只剩下酒鬼一个人抱着酒坛子,喝的酩酊大醉。

    油纸伞微微扬起,露出秀美的下巴来,这个人仍旧未露出面容,只是静静的面向着醉鬼的方向。

    醉鬼打了个酒嗝儿,喝醉了一样,大声喊:“我叫的姑娘呢!都去哪了?……,酒,继续喝!”活脱脱一个醉酒汉,不同的只是他那身锦衣华服,一看就是上等料子。

    未过多久,远远的一群少女娇笑,互相簇拥着走近了酒馆。有少女笑颜如花,唤道:“大爷可就是风里烛风大侠?奴家们听妈妈的,来找你了~”

    风里烛眯眼看了看,笑着将她抱进怀里,挑起她的下巴轻佻地问:“睡一次多少钱?”

    少女稍稍滞了颜色,故作娇羞的低下头,糯糯道:“自然是常价,大爷要是还满意,也不是不能……”她抬头看了一眼,媚意春生。

    风里烛目光轻佻的一一扫视过这些少女们,个个娇媚迷人,正是他平常喜好的那类。

    他低头搂过少女,身子几乎贴紧了,然后低声说:“喂,你除了胸前这两个包子,怎么还多了个东西。”他的手似乎是摸进了少女衣服里,甚至无视了周围愈发接近的女孩们,柔声说,“女人家动刀动枪多不好…,”不待人反应,他便抽出了少女藏身的匕首,踹开桌子退开。

    少女们四散围上,被摸身的那个气红了脸,娇斥道:“姐妹们,给我围住他!”

    风里烛连躲避都带着他的酒,大笑着道:“女娃娃们,还是让你们背后的人出来吧,这些也太小瞧我北侠了吧?”翻腾间悠然无比,几乎没把她们放在眼里。

    “哼,”少女们停了下来,挥手便是众多毒镖犹如马蜂一般刺过去,风里烛脸色一变,正要往外跳出,一个黑衣人忽然一脚踹过来,无奈只能退往湖心。

    凭借极好的轻功,借助荷叶方才立身,风里烛蹙眉道:“你就是她们的主子?”

    黑衣人不说话,带着少女正将继续打,忽听得一阵幽幽的笛声,立即怔住,犹豫了一下,最后狠狠的剐了一眼风里烛,带着少女们离开了。

    风里烛被瞪的莫名其妙,摸摸鼻子,足尖点水而过,忽然一叶飘落,只是轻轻的撞上了他,然后风如雨便一个踉跄,落入了水中。

    等他从水里爬上岸,尚有些醉意的他整个人都清醒了。舒适的倒在地上,连湿哒哒的衣服也不想管。

    雨仍旧下,左右他已经湿身了,便也不在乎。直到雨丝再落不下,似乎被人遮住了,滴滴答答的声音飘散在远方,他才舍得睁眼往上看一眼。

    惊心动魄的一副美人颜,清清冷冷自带三分媚意,那双眼睛……,尤其是那双眼睛,似乎藏着千言万语,深情缱绻。他墨发如云瀑倾泻,只松松的拿红绳系住了。墨玉白雪,交相辉映。

    只这一眼便让风里烛怔住了,他也曾见过江湖第一美女,只是与这人相比仍旧失了几分颜色。

    清丽到雌雄莫辨的容貌,直到这人开口,那清朗碎玉一般的声音才表明了身份。

    他的伞倾斜到了极前,于是轻风挟裹细雨,打湿半袖春衫,他微微垂首,说:“雨中寒,你便随我回去,换身衣服罢。我请你喝酒。”

    这最后一句才是吸引住风里烛的,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甚至迫不及待的去拉对方的手,被抗拒的躲避过也不在乎,拱手笑道:“恭敬不如从命,在下风里烛,不知小兄弟高姓大名?”

    纵使落了水,风里烛身上的酒气还是不散。他侧身稍微避过,湿润的风吹开了酒气,然后他才掀起一个笑,清浅而媚人,说:“应寒生。”

    ……

    应寒生睁开眼的时候,有人护着他躲开了一鞭,身姿矫健的少年气道:“我说了他不是本教的人,是我路过救下来的孩子!”

    执鞭的青年嗤笑道:“你连自己都救不了,还想救别人?放下他,你赶紧回去训练,我可以当做你没有来过。不然单凭你私逃之罪,死个几万次也偿不起!”

    少年满脸不忿,抱着应寒生不撒手,低声问:“喂,你醒着吧?”

    应寒生轻轻应了一声,他便又说:“你是我偷偷捡回来的,我其实是魔杀教的人,你知不知道魔杀教?”

    应寒生记忆一片空白,只隐约还留有上个世界的印象,自然不知,于是摇了摇头。少年便急切而低声地道:“魔杀教是江湖人人惧怕的魔教……”

    对面的青年这时插嘴说:“是圣教!你小子别以为有个左护法的爹就可以肆意妄为了,……”少年才不理他,放下了应寒生让他站着,期待地说,“我是魔杀教影字堂的人,你要不要跟着我进影字堂?”

    应寒生沉默的看了他一会儿,意外的发现他脸红了,不自在的扭头。连对面的青年看清他的容貌时也一阵惊异,笑说:“方小子,这样的容貌不去绯月阁是不可能的,何况他也没什么武艺,进了影字堂被人打死也就罢了,就怕死前还有人想尝尝鲜……”

    “你滚!”方姓少年气的跳脚,“我是死的么?他是我捡回来的人!谁敢动他试试?!”

    应寒生忍俊不禁,说:“多谢你的好意,我姓应,名寒生。”

    方姓少年分明有些奇怪,眼里闪过些迷惑,只是最后还是爽朗地道:“我是方青禾,你还叫我小禾就行。”

    青年等他们续完才道:“想好了么?入不入教,进影字堂还是绯月阁?”绯月阁,大多是武艺低微容貌娇媚的女子,少有男子能进,只不过凭应寒生今世的容貌,长开了估计能艳压群芳。

    应寒生默默看了下自己年幼的身体,和一旁焦虑的盯着他的方青禾,点头,说:“我想好了……”

    那是十七年夏,江南胜景如画。

    如今十载倏忽而过,应寒生再回江南,只觉得陌生的熟悉。他此次有任务在身,所以匆匆忙忙而来,未来得及观赏一番美景,好在风里烛常年在江南,知道的玩乐处实在很多。

    那日领着风里烛回到租了没两日的家里,一夜酣畅,他酒量浅,两杯就已经上了脸,醉态晕红,一番媚人景象,只是风里烛还是不为所动。

    只一杯又一杯的美酒,饮尽愁绪。等到鸡鸣晓日升,竹敲残月落,院子里的酒鬼就覆在水缸里吐的昏天地暗,然后睡倒在水缸旁的地上。而应寒生半倚靠在树上,胸前敞开一片春光,白生生的晃眼。

    四下寂静,黑衣人不知何时突然出现,悄然无声的掠上了树,眼见就要摸上了应寒生。

    忽的一只手制住了他,手型很好看,它的主人更好看,古井无波的黝黑眼睛,和那张清清冷冷的容颜,黑衣人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他张张嘴,无声地问:“寒生……你为什么一定要来?”

    应寒生松开了制住他命脉的手,稍稍整理了下衣衫,一举一动优雅而又充满魅力。

    然后他端坐身体,仪态万千,而目光清冷如冰,朱唇微动无声:“方青禾,我不希望你影响到我的任务。”言下之意,能否快点离开?

    “我可以帮你完成的!”方青禾还想要像往常一样,揽下他的任务。

    应寒生不想笑他,想起来时左护法的警告,和方青禾多年来的照顾,他更是冷漠,说:“不必,此次我是来引诱风里烛,成为他的爱人,并不是杀他。你如何替?”

    “嗝儿~”

    风里烛突然打了个酒嗝儿,咂咂嘴又翻了个身,背对着二人。

    应寒生不动声色,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便作罢。

    而方青禾不移视线,握紧了手,为了练武而剪短的指甲几乎要嵌入肉里。他动了动嘴,却说不出话来。

    应寒生拉过来他的手,一点一点的掰开,揉了下红痕,将贴身的玉佩放在了他掌心,然后合掌。他又柔和了神色,动了动唇:“你回去吧,我还认你这个兄弟。”

    方青禾看懂了,握着玉佩的心又纠结又喜悦,他沉默了一会儿,眼见应寒生的眼神愈来愈冷,他才复杂的点了点头,飞身离去。

    “你朋友走啦?”

    风里烛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相邻的枝杈上,抱着一坛酒,姿态悠然。

    “嗯,打扰风大哥安歇了。”应寒生微微的笑了下,假装不知道他已经“听”完了全场。

    风里烛是艺高人胆大,不在乎前方荆棘坎坷,即便知道应寒生他们要对他不利,也无所谓,随性不羁的很。当即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问:“应弟,还得问下我睡哪呢,当然这树上也挺舒服的。”

    应寒生乐得如此,虽然挺想干脆让他睡树上,但毕竟是任务目标,于是便带路回了房间。

    接下来的几日,二人除了喝酒游湖赏美人,顺便将这镇上周围的景点逛了个遍。有几处应寒生觉得似曾相识,便问了风里烛,得到的答案是只有高门子弟才能进。

    应寒生便顺着问他,何故他们这两个也能进?

    风里烛笑了半天,几乎喘不过气来,说:“我这些年常来这里,有谁敢拦我么?你还不懂江湖人和高官的特权吧,他们怎么肯放心让你出来勾引……”他住了嘴,打个哈哈过去。

    不管怎么说,大概是因为应寒生“意外”暴露了身份的缘故,风里烛虽然总是对他怀有戒心,却不知不觉关系越来越好,可能是感觉掌握了应寒生吧,便肆无忌惮的对他付出些真心,也不怕被丢弃。

    应寒生清冷的目光扫过去,他就自动闭嘴了。

    风里烛还没明白一个道理,有时候的主动暴露,不过是诱敌深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你还有病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道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道安并收藏[快穿]你还有病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