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你还有病呢 > 第15章 昨夜星辰去(完)

第15章 昨夜星辰去(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你曾深切的爱一个人,无法信他却又期冀着他的手下留情,不肯设防,那么当背叛来临时,除了无所依托的痛苦,你便只剩下果然如此的释然。

    宁雪楼还有那么些对应寒生回心转意的期盼,他自旗端飞身而下,姿态依然。

    那柄袖剑似乎对他没造成什么影响,只是血液顺着胸膛流淌,渐渐洇湿了红衣,显出的那道深深血痕让风里烛确认他受了伤。见他有逼近应寒生的趋势,风里烛立即挡在了后者身前。

    “站住!宁雪楼,我虽杀不了你,却不代表带不走应弟。”

    宁雪楼冷冷淡淡的瞥他一眼,甚至不愿再多施舍目光,只炙热的盯着应寒生,轻声道:“回来吧,我们继续成亲,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应寒生强制自己不去理会他,转而掀了身旁人的兜帽,露出一张英气的脸蛋。这人颇为不自然的看着他,喏喏道:“阿生弟弟,……对不起,上次没能救到你,”他郁闷的低下头,“只好将功赎罪,把他们带了进来。”

    这人正是据说死了的方青禾。他心思转动间,面上已有了笑意,温声道:“哪里,小禾一直是最好的,这段时间我很担心你。”

    方青禾脸上闪现出惊喜,连声道:“真的么?”

    应寒生自然是随着他的话语,温柔小意的附和,听的风里烛都忍不住抿起了唇。宁雪楼只觉得碍眼无比,被无视的愤怒犹在其次,最深沉莫过于爱人与他人亲密无间。

    他稍稍动作,几根银针嗖嗖而过,连风里烛也未及时发现,直到方青禾痛哼一声,几人才将目光转移到他身上。

    “阿生…,你不要忘了,我们已经有过夫妻之实,”宁雪楼扬起几分笑,眼中却冰冷冷的,直看的人心生寒气,“快回来,不要闹别扭了,我会生气的。”

    先后两人轮番抢镜,风里烛扪心自问,纵观天下他只见过一个应寒生这样的人,逃不开也躲不掉,那还想什么呢。无论对方的感情是真是假,也总抵挡不了一个磨字吧?十年二十年,他总能将其他人的痕迹从应弟心上抹掉。

    应寒生除了镜中的自己有好感外,对宁雪楼也的确有那么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控制着他不自觉的关注对方。只是他已经厌了烦了,是他的命中注定也罢,不是也罢,皆同他无关。

    他环视了一圈,见随同风里烛而来的那些江湖人,渐渐的围上了似乎一无所觉的宁雪楼。

    目及风里烛,不由被对方眼中缱绻的情意怔住,他心中有什么倏忽而过,快的措手不及细思却又记不得了。风里烛眸光几动,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应弟,你可知……”

    他这话尚未完,察觉到不妙的方青禾连忙高声道:“阿生你大概还不知道,你当初给我的玉佩,竟是你身份的证明。”他停顿了一下,见风里烛脸色霎时晦暗,亦是很纠结,只是阿生弟弟与教主成亲名声已经够坏了,哪里能让风里烛当众再毁一次,他风流浪子不在乎便罢了,阿生神仙一般的人,他岂能比之。

    “风大侠,你一直在找的弟弟就是阿生。”方青禾轻松又残酷的说出这句话,直惊的风里烛神魂不属。

    应寒生终于是想起了这一茬,他目光扫过风里烛,安然而又平静,无所谓喜欢不喜欢,只是已经不在乎任务完成与否了。这个自幼素未谋面的义兄,现在与他只是个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宁雪楼的身形动了下,众人立即如临大敌,他先前安静的太过了,默默看着应寒生静听众语。现在他终于动了手指,轻快的不可思议,指风点出便是一个窟窿,戳在人身上几乎当场便重伤。他的眼睛漂亮非凡,只是渐渐染上了血色,看着应寒生的目光温柔的诡异,令人不寒而栗。

    他身形微动,身法速度硬是提升了几倍,风里烛怔神之下只将将打了他一掌。他也不还手,移行换影间到了应寒生身边,用最快的速度禁锢住后者,在漫天的包围中冲出人海。

    身后众人的喊杀声,渐渐远去。漫漫黄沙,夕阳已坠,凄婉的艳色无疑很能寄托宁雪楼的心情。

    应寒生不反抗,只是知道反抗也无用。他埋首在宁雪楼怀里,避过了尘沙扑面的狼狈,手指微动,一缕缕银沙滑落。宁雪楼或许知道,但已经没精力在乎了。

    他的两鬓渗出汗渍,连脸色也愈发苍白,应寒生听到他的呼吸渐渐急促,心跳也似乎时快时慢。他的身体状况似乎不太好,应寒生沉默了许久,才问道:“你是不是蛊毒发作了?”

    这时的宁雪楼已经冷汗淋漓,只是仍旧抱着应寒生不肯撒手,闻言低语道:“你别怕,我会活着的。”

    “……,”应寒生一时未想到原因,问,“你觉得我害怕么?”

    宁雪楼煞有其事的点头,他终于停了下来,翻身钻进了这个小绿洲里。碧水绿树,甚至还有座木屋,大概是他偶尔住的地方罢。

    进屋后,他没有第一时间压制蛊毒,而是对应寒生低声解释道:“我不知道你是雨翎的儿子,”面对后者骤然冷漠的神色,他拧着眉,不复往日温柔笑容,“当年他带我入仙山,无非是听闻第一重境只能有缘人打开,我天生运气极好,他便将我看作了目标,入山后事事令我为先锋,我杀他不过是为求自保。”

    迎着应寒生毫无变化的神色,他感到强压下的蛊虫又开始闹起来,杀意与残暴不断混乱着他的内心。他蹙眉道:“我这蛊虫便是一次被他推入虫巢中害的,所谓江湖正人君子者皆小人也,他得那样的下场,也是活该。”

    “至于柳采儿,”他稍稍顿住,又揉着太阳穴烦躁的道:“她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瞎的,偏偏看上了雨翎。”

    “仙山的传说多年来不可断绝,却没听几人成功走出过,除了雨翎之外,其他人皆是自己找死,被仙山永远留下。而我是例外,所以你放心,我活着一天,你就是我的。”

    他说到最后,几乎全红的眼睛终于露出了些柔情,只是杀意也越来越难以忍受,最后留恋的看了一眼应寒生,低声道:“我要压制蛊毒,你不要离开。”

    应寒生走了神,想起要回话的时候,宁雪楼已经盘膝而坐,开始调养气息了。

    他认真思考了下在这个理不清关系的世界,之后还要做什么。继续跟宁雪楼折腾下去么?这也太过无聊,他会审美疲劳,不如想办法将宁雪楼关起来,他则去游览江山美人?

    他掰着手指数着事情,某一刻却忽而感到莫名的寂寥。模模糊糊度过了多个世界,他记得却只有大概,除了初来的一段日子外,他似乎都在磨时间。没有要复活谁的执念,他已经不记得自己的来历了,没有要报复谁的执念,他已经不记得自己的来历了,没有……,除了他自己,他没有一切。

    宁雪楼的容颜清雅,上了妆却可以很娇艳,只是这时因为汗渍的缘故全糊了,应寒生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这外面有个小潭,他很轻松的半扶半拖着宁雪楼来到潭边,用潭水给他卸妆。

    至于会不会致使宁雪楼走火入魔,当场死亡,连带着他也一起归西,这不是他想去考虑的事。

    当他给宁雪楼擦干净,看起来总算不是那么不忍直视后,又收拾好自己,对着潭水陷入自我欣赏,眼睛眨也不眨,满是愉悦的光芒。不知何时出现在潭水里的另一张脸被他忽略了,直到那人轻笑一声,摆正他的身体,凑近了低语道:“你真的没离开……”尽是喜悦。

    他才安静的点头,不推拒也不热情,只是这样便让宁雪楼笑弯了眉眼,温柔地说:“再过两日,我就带你走。”

    应寒生看着悄然无声的出现在视线里的风里烛和方青禾,有那么一瞬间想要阻止,毕竟据说他和宁雪楼的生命是连在一起的。可最后他也只是低声问了句:“宁雪楼,你是不是还没好?”

    宁雪楼丝毫不知身后的危险,微微笼眉却很快舒展,对准他的唇亲了上去,一触即分,戏语道:“身体是好了,你想做怎么做都可以。”

    他这句话出口,才猛觉背后的寒意,连忙翻转身体,一个腾跃飞出好远,只是还不忘捎带上应寒生,动作难免慢了些。便是这几分慢,让得那银亮的细剑刺了他一个透心凉。

    ……血滴滴答答,比心的空洞更冷的是情感,那双漂亮的眼睛直盯着应寒生,似在问他为什么。

    应寒生避过他的眼神,想要掰开他的手,只是他握得太紧,几次都未能成功。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出口便咳出血来,目光逐渐从不可置信恢复成了温柔,只是却增添了种悲哀。他终于是说出声来,问:“你…,要不要解蛊?”

    应寒生迟疑了一下,摇了摇头,“不了。”宁雪楼死后,这个世界也没什么乐趣,不如遗忘。

    宁雪楼眼睛里的光很亮,甜蜜的抱着他,像是拥有了一切。他大概是幻想着对方仍是对他有感情的,想到自己死去他也要随行,便忍不住的涌上一种陌生的感觉,至涩至甜。

    当他真正的被阖上眼后,几人才发现他嘴角的弧度是那样的甜蜜,像是在做一个美梦。

    ……

    宁雪楼死后,风里烛便远离了塞北,继续做他的江南风流客。方青禾留下来和绯月阁主重建了魔杀教,并且改名为影月阁。

    过了几日,应寒生依旧安然无事,除了更爱照镜子外没了别的事情。方青禾惊喜之余又有些担心,为此愁眉不展,他事后知道了一线蛊的事后,差点肠子都悔青了,生怕应寒生从此便闭上眼睛。

    绯月阁主找到他们的时候,只叹息果然如此。方青禾连连追问,才从他嘴里听出了究竟。却原来这一线蛊娇贵的很,只肯让有情人同生共死,应寒生安然无恙只能说明一件事:他对教主没有情。

    应寒生听了只略略出神,随后便安静的画着谁也看不懂的画。

    绯月阁主没了残暴的先教主压制,见谁都爱打一架的性子简直是迎风招展,方青禾被打着打着,竟也不知不觉替他成了阁主。

    不知是否容颜易老,韶华易逝。这几年,应寒生秀美清丽的少年模样很快便成了青年,曾经墨发云瀑,如今却根根银白。虽然因他的发太过柔顺,看起来异常柔美,只是这老年人才会有的白发几乎急死了方青禾,应寒生倒是很乖巧,却已经很久不看镜子了。

    每至深夜,应寒生都能感觉到有人在窗外注视着他,缱绻而缠绵,他有时会闭上眼继续睡,有时候却会叫那人去取酒,隔着一重窗,对月而饮。

    酒酣情浓时也会被翻红浪,一夜*。

    第二日便当做什么也未发生,心有灵犀的不告诉被他颈处吻痕气炸的方青禾,守着一个只有彼此知晓的秘密。而与对方而言,他正逐渐被这份温柔腐蚀。

    江燕燕第十次上门找人又被拒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拉着江掌门爆发了。

    堵了七天,她终于见到了应寒生。

    这个当初清冷如仙的少年变化太大了,她几乎要认不出来,虽然依旧是惊艳到窒息的美,只是那白发太惹人注目,她甚至迷迷糊糊的算了下到底几年不见。

    也不过四五年啊,便像是过去了十几年。她仍一意孤行的要嫁给他,只是江掌门不同意,应寒生也不愿意。

    方青禾埋首在他手心,好半响才低低道:“阿生…,我们也去仙山吧。”

    应寒生嘴角微微掀起弧度,说:“好啊。”

    常闻海上有仙山,十年云隐晴雾散。一朝踏得无归路,才知飘渺山上仙。

    他们从幼时就听过这首诗,直到亲眼目睹这座仙山时才知道究竟是多么的雄辉瑰丽。彩光映云霞,仙禽步悠然。自山脚便氤氲出一种灵气,薄而浅淡的光幕笼罩着这里。

    并不是仙山出现的时间,它却出现了。这让方青禾极为兴奋,拉着应寒生就要前辈手札里记载的通道进去。

    应寒生只跟随着他,心中已做好了不妙的准备。

    方青禾轻轻松松走过光幕,他拉着应寒生的手一下子空了,这让他不安的转回头。

    应寒生静静的看着他,那只手臂渐渐羽化成氤氲彩蝶。然后他在方青禾惊慌的目光中,向前踏了一步,穿过光幕,身体瞬间被融解了一样,化为了氤氲灵气。

    方青禾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声低微的,连他自己也听不清楚的悲鸣。

    “不——”这一声,从山外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你还有病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道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道安并收藏[快穿]你还有病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