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你还有病呢 > 第16章 『逝如水』

第16章 『逝如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唐玉娥好似做了一个梦。

    还是年纪小小的时候,她沉浸在失去母妃的痛苦中难以自拔,那个高大威武的父亲却训斥道:“不准哭!”

    她打了个嗝儿,抽抽噎噎的,用一双红的像兔子一样的眼睛瞪着他。小小的女娃生有一张水灵灵的脸,像足了她的母妃,唐付林冷着脸,甚至不肯看她一眼,只说:“回房去,把大字写完。”

    小女娃瘪了瘪嘴,要哭不哭,唐付林不想见她,回身便关了书房的门。她等了好久,泪珠子一串串的落下来,怕惹父王生气,便只落泪,不发出声音。

    侍女来来回回的进去,屋内的人却始终默不作声。她的泪干了,脸紧巴巴的疼。

    没有人理她。

    她像是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哇的一声跑走了。仆人和侍卫不敢动她,只远远的跟着,她哭的那样厉害,像是被抛弃了一样。

    她用手臂擦着眼泪,也看不清路,转过花园直直的撞进一个人的怀里,“哎哟”一声,娇艳的贵妇斜睨了她一眼,说:“哪来的黄毛丫头,撞坏了我,王爷可不轻饶你!”

    她捂着嘴,努力不发出抽泣声,不堕了母妃的名声。只是终究不成功,出口便是断断续续的话语:“本郡主…父王才…不会…”

    她意识到自己话语中的抽噎,羞红了脸,眼里蓄满了水珠,见那女人轻蔑的看着自己,竟无端起了火气。她稍稍缓气,强硬道:“本郡主是父王唯一的女儿,你是个什么身份?”

    “呵~”那女人轻笑一声,半是嘲弄的道:“原来是我的好女儿呀,看来母妃以后要好好教教你规矩了。”

    “你说什么?!”她瞪大了一双眼睛,听的稀里糊涂,不肯去想明白。

    “本王妃是皇上亲许给王爷的,你那时还在守孝,大概不知……”事后她知道了,这红唇开开合合,比鬼怪更可怕的女人,是宫中第一女官,李云秋。

    她到底还是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再早熟也接受不了这个打击,泪水几乎当场就要汹涌而出。但最后,她也只是转过身,当做没有听到李云秋的话。她咬着嘴不说话,转身的一瞬间泪水却终于哗啦啦的流下,她生怕身后那可恶的女人看出来,便没有去擦。

    接下来的几天,不肯见她的父王却几次和那女人言笑晏晏,她气的私下大声对父王喊叫,甚至偷偷对李云秋恶作剧,最终却被父王冷着脸训斥,关进了佛堂里。

    她的所有美好都没残忍的消磨掉,模模糊糊的意识到,那个会陪她和母妃放风筝,让她骑大马的男人不见了。

    她在佛堂里安静极了。

    直到因为一念大师入京宣扬佛学,皇上邀请诸位王室大臣进宫,共同听佛,唐付林才想起放她出来。见到她的第一眼,他甚至心惊肉跳的怀疑这是不是她的女儿。

    经声檀香,木鱼声响,一念大师自然不是一人前来,还带着他的弟子和随行的佛徒。

    在一片光头里,只一个墨发少年最惹眼,他安静的阖眼敲着木鱼,不理诸事。空灵而悠远,凡有目者皆视他,连女娃也不由自主的盯着他,这个明眸皓齿的少年僧人。

    他似乎感觉到了这道视线,睁开眼,正对上她,而后一怔,似乎是从没有见过一个这么小的女孩,却拥有着空洞无神的眼睛。

    一念大师喊他的名字,慢悠悠的,不急不缓,说:“寒生,你该剃度了。”

    在天子面前,由其赐法号。

    她看着少年黯淡下去的眼睛,想说不可以,张张嘴却没有声音。

    她看着对方安安静静的接受剃度,之后与九五至尊辩论,舌灿莲花,最终惹圣人展颜大笑,留了他的名字做法号,还称赞他为“神僧”。可是她觉得,那个小哥哥不开心。

    法会结束后,她偷偷的离开队伍,反正父王也不会在乎她的。她怀着一种莫名的心情,跟着少年回到他们的住处。

    路上,少年也故意似的,跟她走在一起,让侍卫犹犹豫豫,不知道要不要赶人。

    等到终于独处的时候,少年才低声说了一句:“你跟着我做什么?”

    声音真是好听,她怔怔的想着,然后努力开口,刚出口一个意义不明的字眼,便羞愧于自己难听的声音,低下声来,道:“你可不可以,不要不开心了。”

    “我没有不开心。”少年抿了抿嘴,别过头去。

    她呐呐的低下头,抱着膝盖坐在亭椅上。少年注意到了,沉默一会儿,轻声道:“谢谢,我会很快适应的。”

    她半懂不懂的理解这句话,弯出一个笑来,说:“我也会的。”

    “你怎么了?”

    她觉得这个人莫名的让自己很有安全感,就哀戚的低述:“我母妃病逝了,父王又娶了一个女人,还把我关起来。”

    少年蹙起眉,问:“她对你不好么?”

    她想生气的说不好,坏透了。可是凝神细思,李云秋却从来只是嘴上说说,被她戏弄多少次也没有真正打骂过她。她便极忧郁的道:“没有,她从来不亏待我。”

    少年没有说话,她却难过起来,若是李云秋打了她骂了她也好啊,她便可以将仇恨全放到她身上,而不是冷酷无情的父王了。

    少年揉了揉她的头,没说什么,送她回去了。

    她在宫门口远望少年的背影,单薄而清冷,一身孤寂。她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不可名言的感触,只以为这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然而,少年离京的那天早上,几人一马,快要出了城门。小丫头忽然急急忙忙的推开人群,脸带瘀痕的冲向他,又怯怯的停住脚步。师父默念佛经,交由他自己理会。

    至人少处,她低着头不敢说话,仍旧是少年声音平淡的先开口,问:“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她一出口眼睛便红了,在少年淡然的目光下,低低的述说,将他当成了最后的依靠,“父王将我母妃的骨灰起出了,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这是对母妃的大不敬!”

    “你想做什么?”

    少年只安静问她。她几乎要觉得自己的话亵渎了对方,犹犹豫豫,才说:“我想哭一会儿,只哭一小会儿。”

    少年不说话,轻轻上前一步,将她拢在怀里,冰凉的手指拂过父王打下的痕迹,怜惜的意味明显到让她真的落下泪来。她说了只哭一小会儿,便也真的只哭一小会儿。

    最后,她又一次目送着对方远去,去往她想要到达的地方。

    ……

    李云秋死了。

    这个娇艳的女人让她怕且亲近,她怨她霸占了母妃的地位,却更怨父王,连母妃最后的葬处都不肯让她知晓。

    就连李云秋这个为他奉献了青春韶华,游走于贵妇间为他获取情报的女人,他都表现的那么冷酷无情。让她重病在床的时候,冷淡而又认命似的说:“他只是痴情,却全给了你母亲罢了。”

    她也愤愤,若唐付林有一丝爱母妃,为何多年来却对她不管不顾。李云秋死后,远在边疆的父王甚至没有一封书信。

    她终于忍不住反抗了,依照李云秋的遗愿,将她送回祖地埋葬,绝不埋入唐家祖坟。

    在临近李家的时候,下了一场细雨,众多纷乱的人群蚂蚁般回巢,青石街道空荡荡的,更显出伞下白衣僧人的孤寂。她一眼便认出了,那是她的神。

    顺理成章的幽会,顺理成章的被关,顺理成章的远隔天涯。像是一出出话本里的戏码,她总觉得像场梦,便更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这段关系。

    她长大了,只是寒生哥哥还未还俗。

    她对此焦急忧虑却半点不敢提到,无数次的翻墙跑进寺院,却不敢出面见他。直到见寒生哥哥冷的连佛经都烧了,才怀着一种莫名的惊喜,请他下山。

    不是不知道师徒更难在一起,只是,他们都是不惧俗言的人啊。李云秋把她所有的资产都留给了她,她也有足够的能力去经营,如果寒生哥哥愿意,她可以养他一辈子。决不会,决不会像父王那样移情别恋冷血无情!

    痴缠着寒生哥哥逛完佛会,她拿着糖人舔了一口,出乎意料的又贴在了他的唇上。

    那人清丽的脸上一片绯红,强自道:“你不要闹。”

    “我没有闹。”

    她郁郁的道,“寒生哥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么?我答应过你,只哭一小会儿的。”

    应寒生沉默着,她的心越来越沉,直到忍不住这尴尬的气氛,想要开口说只是开玩笑的时候,他才低声道:“唐姑娘,你是想要让我娶你么?”

    她心中不得已要收回真心话的委屈还未收起,闻言喜道:“你答应了?你答应了么?”

    应寒生轻飘飘的道:“嗯,再过半年,我和师兄为竹山寺寻个主持。”

    他的目光冷峻而忧愁,不看她,她便也不知道那即将发生的惨案。她只是极欣喜的,和李老夫人一起准备自己的嫁妆。

    半年后,灭佛事起,应寒生对即将做新娘的她露出了少有的浅笑,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赤天城诸佛集诏,姑娘不信佛,便请回吧。”

    她方寸大乱,半响后一身嫁衣追上了他,半是强硬的道:“我跟定你了!”

    你别想甩了我。

    她不知道那时应寒生心绪有多不宁,只是看着她,眼里便盈韵出光来。

    直到赤天城,他们被早就埋伏好的陆贼将士抓了起来,她才知道父王也是反佛派的一员。那个对她不管不顾的父亲,像是突然想起她这个女儿一样,好的不得了。

    因为太好,甚至不许她见应寒生。

    她愤怒而又难过,仗着这来之不易莫名其妙的父爱偷走了钥匙,放走了寒生哥哥。对方苍白的眉眼让她心疼,气的她直接一把火烧了军营。

    站在赤天城跟父王对应的时候,她心里涌出莫名的快感,仿佛是多年来的压抑终于消除。她悄悄的看了一眼应寒生,他被众位僧人围住讲佛,笑容圣洁而悲悯。

    这是她的神。

    她无法用任何语言描绘对方。

    仿佛是受了她的影响,陆贼竟决定火烧赤天城。她怕的要死,只怕永远都站在城墙上被人朝拜的寒生哥哥出事。

    某一日,她接到了一封信。

    是父王的信。内容大概是说,只要她愿意回去,他可以不阻扰二人在一起。

    但是,寒生哥哥是不会答应的,他是神僧,若连神僧也抛弃了佛教徒,赤天城还有什么存活下来的机会。她最终还是当没见过这封信,只是要求要和应寒生站在一起。

    若有飞箭流矢,他们也要一起死。

    当她有了这个决心,并实行的时候,陆贼麾下自相残杀了,她怨了十多年的父王,因为不同意火烧赤天城,先发制人,背叛了陆约尘。

    这原因……大概只是城中有他的女儿吧,她眼红到想哭,只是记着那种怨,不肯承认。直到城中精锐尽出,在唐军的帮助下剿灭了陆贼,而唐付林却意外身亡的消息传来,她才双腿一软,挂在应寒生身上。

    她沉默了许久,对应寒生说:“我只哭一会儿,你帮我叫停。”

    城外烽烟不散,燎人眼睑,她娇美的脸上落下大滴大滴的泪,晕染了不知道哪里蹭上的烟灰,像只小花猫。应寒生不叫停,她便一直哭,安安静静的,不知道是不是祭奠。

    ……

    唐玉娥的梦醒了。

    她抹了一把脸,还真的泪痕未干。

    真好,梦里真好,没有讨人厌的陆约尘,她和寒生哥哥在一起了,她们会很幸福,在包括父王在内的尸骨中,成为乱世最后的结局。

    她轻声的哼起歌来,在这夜里空灵而哀怨。

    唐付林冷着脸,敲她的门,说:“明天我会让那些青年才俊来场比试,你挑一个,不要再想着那个兔儿爷了。”

    歌声忽然停下了,蹬蹬的脚步声传来,门吱吖一声开了,娇美的少女盯着他,眼神复杂而又隐隐有恨意。这个乱世中最大的功臣,杀了陆约尘和寒生哥哥,偏偏又是自己的父亲。

    她恨得不得了,却不敢表现出来。

    她乖巧的微笑,点头应下了,然后回房中,从床下暗格中取出一个小玉瓶。

    这就是用来毒死陆约尘的药啊,由他最无法防备的人所下。

    她躺在床上,双手捏着小玉瓶,又轻轻的哼起歌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你还有病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道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道安并收藏[快穿]你还有病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