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快穿]你还有病呢 > 第17章 参商

第17章 参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宣城是天山最大的城市,这里几乎到处都是由雪白的冰块垒成的,冰晶雪花,银枝玉树,一簇簇美景如画。

    锦衣少年们乘着冰车,欢呼着从山上滑行而下。

    穿着红袄的幼童们拍着手掌,嬉闹着追逐,时不时扔一团雪球打向小伙伴,惹来他们的反击。

    各色少女们这个捏一朵冰花,那个做一朵水云,互相问询着谁的更好看一点,七嘴八舌没个定论。那中间的少女不忿的扫过周围,忽而看见一片雪白里冒出个灰衣少年,眼睛一亮,喊道:“嘿!那个奴隶,你过来!”

    灰衣少年把背部弯的低低的,过长的刘海斜斜的遮盖住他的脸,他似乎听到了声音,稍稍抬起头,恭顺的走过来道:“小姐有什么事?”

    少女看都不看他一眼,和女伴们道:“就让这个小奴隶来说吧,看谁的好看!”

    “嘁!一个奴隶,真是便宜他了!”

    “云儿姐,他粗手粗脚的,碰坏了怎么办?”

    “呀,看起来脏死了,真不知道城主怎么想的,这些奴隶留着有什么用,赶紧处理了才好!”

    “好啦!”云儿姐不满的道,这才看了灰衣少年一眼,“你听见啦?说吧,我们谁的好看?”

    灰衣少年头更低了,状似沉吟的想了一会儿,毫不犹豫道:“您的好看!”

    云儿姐当即笑出声来,得意道:“我说什么来吧,肯定是我的好看。”其他女孩气呼呼的,一连串的“什么呀”“怎么这样”“太过分了”,甚至有女孩不满道,“云儿姐,他肯定是看上你了,不然肯定是我的好看……”

    “小妮子讨打!…”她们笑闹起来。

    灰衣少年半分不敢动,直到她们走远了,才回身拿起自己的工具,安静的整理雪坪。

    他的灰衣满是补丁,露出的手被冻的裂开,红肿的像是包子,可惜不能让他咬一口解馋。今日有大雪,他看了下天色,少年少女们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他皱着眉,希望可以早点整完这片雪坪,即便大雪后还要再整一次。他也不让自己去思考所谓的公不公平,奴隶就是奴隶,没有人权。

    遇事则忍。

    他继续安静的打扫着雪坪,这本来是三个人的活,只不过他得罪了奴隶区的一个老大,不仅让他一个人干,还让另外两个人监视。

    扫到某一处的时候,他突然发现银光闪了一下,没多少犹豫,他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周围,见那两个人不在,才迅速的捡了起来,然后继续扫,嘴角却有些上扬。

    因为他发现,这是不知道谁丢失的一枚银币。于他而言,真的是一笔巨款。

    雪越下越大,他到后来几乎动不了手,努力的控制自己,见实在没有地方可扫了,才往回走。一深一浅的,他感受到雪花打在脸上的冰凉,皱着眉想,奴隶区虽然比城外好一点,但仍旧很冷。

    这样想着,经过皮草店的时候,他便犹豫了一下。拿着这枚银币,几番纠结,最后看了一眼还是离开了。

    他还没有足够的实力,所有可能让他被人盯上的行为,他都暂时无法承受。

    回到奴隶区,面不改色的穿行过一片鬼哭狼嚎、人模鬼样的地带,来到了自己的小房间。唯一的小室友睡的很香甜,只是或许还是太冷了,他在梦里都皱着眉,蜷缩着身子。

    灰衣少年的心见到他的瞬间就放松了,本来恭敬却暗含冷漠的目光此刻温和无比,靠近了小少年,拿出做活领的干馒头,就着雪啃着,实在难以下咽就看一眼睡梦中的男孩,皱着眉头,忍着喉咙被剌过的感觉,硬是强迫自己吃完了。

    接着关紧了门,从小桌子底下把早上走之前就准备好的粥拿出来,经过了一天,已经没有了香味,不怕被外面的奴隶知道。

    小少年被他推醒了,揉了揉眼睛,水润润的还很迷糊,问:“哥哥,怎么了?”

    他怎么看弟弟怎么可爱,抑制住心中的柔软,把粥推过去道:“该吃饭了,吃完放起来就好,我去修炼,你乖啊。”

    见对方乖巧的点头,他才闭上眼睛,盘坐在病床上,抓紧时间修炼。像他们这样的奴隶,其实是没有资格修炼灵力的,也没有机会。但他席萼不一样,并非天生奴隶,而是席家的庶子,随被人陷害的母亲一起被贬为了奴隶,在额头留下抹不掉的奴隶刺青。

    他平复心情,左右事情已过去了好些年,在这个尊卑分明的世界,他一日未摆脱奴隶身份,便一日不要想着报仇。

    他平气凝神进入入定。

    小少年偷偷的看了他一眼,放下粥,蹑手蹑脚的打开个门缝,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这里算是内区,住在外面的人很少,所以他看的时候,只见到一片雪白,其中为了防止雪盲而飘荡了几件颜色鲜艳的衣衫。

    他看了下自己灰色的衣物,不高兴的关上了门。哥哥还在入定,他自从跟哥哥来到这里后,就一直待在屋里,从来不让他出去。

    如果不是他天生不适合修炼,哥哥还会一脸严肃的让他背那些奇奇怪怪的符文。他拿着炭笔在地上描描画画,兴之所至,写下了两个人的名字:席萼,小星。

    他们不是一个姓,因为他们其实不是兄弟。

    ……

    席萼又一次低着头经过那群少女,少女们叽叽喳喳的声音毫无掩饰,嘲讽似的调笑道:“云儿,你看,这傻子又来看你了。”

    云儿不高兴的道:“开什么玩笑,他也配?”

    席萼的头发遮住了眼里的冷光,转而又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恭敬模样,惧怕似的远离了。那边当即又是一阵调笑,说云儿是母老虎,气的她追着挠痒痒。

    席萼两耳不闻身外事,只专心扫地的同时试着运用灵力,这几日那两人不知道得罪了谁,似乎是死了,没人看着他,他便也肆无忌惮起来。

    锦衣少年们从山上呼啸而来,鬼喊鬼叫着,少女们立刻转移了话题,围绕着少年们讨论起来,不时摆手招呼。不只是谁,高声的喊了一句:“袁虎哥!有个奴隶喜欢云儿姐呢!”

    云儿斥了一声:“胡说什么呀!”

    席萼自然听到了,他看着那个高大的黄衣少年大步走来,将姿态放的低低的,甚至弯了四十五度的腰。

    果然,袁虎见他这幅没志气的模样,也不屑于跟他打,嗤笑了一声:“废物!”便向少女们走去。席萼姿态毫不放松,他没来之前便听说过,在这群公子小姐眼里,奴隶的命不及她们的飞虫,向来以玩弄奴隶为乐。

    “嘿!袁虎哥!那个奴隶在瞪你呢,快教训她,夺我们云儿姐芳心呀?”又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孩娇声道。

    袁虎吹了声口哨,转身对席萼轻蔑道:“废物,听见了么,我也不管你怎么狡辩,跪下来磕两个头,再对云儿说你错了,再也不敢肖想她了,我就放过你。”

    席萼手握紧了,灵藏的灵力在翻涌,但他最后还是忍下了。他固然可以杀了或伤了他们,但他毕竟是奴隶,将会被满城通缉。他尚且无把握活下去,何况还要带着弟弟。

    “快跪!磨磨唧唧还是不是个男人了?!”袁虎不耐烦的道。

    席萼眯了眯眼,抬了下头,用假惺惺到谄媚的笑掩饰自己冷到骨子里的目光,他记住这个人了。

    然后软骨动物一般,没什么挣扎的磕了两个头,“谢大人不杀之恩。”在袁虎厌恶的目光下,又跪爬到云儿身前,谄媚道,“云儿小姐,我错了,再也不敢肖想你了。”他暗自补了一句,我会直接杀了你。

    云儿有一瞬间被他藏在长发中的脸惊到,尴尬的回了神,掏出块暖玉扔给他,道:“算你走运,这玉是本小姐给你的,不许给其他人!”

    这也算间接的说罩他了,席萼却没什么感动,等人都走了之后,才宝贝似的将暖玉收好。果然不愧暖玉之称,入手温暖无比,小星体质本来就弱,又无法修炼灵力,此物给他最好。

    强迫自己忽视掉不悦,他满是欣喜的想着小星若是有了暖玉会有多高兴,甚至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奴隶区。

    推开门,一览无遗的屋内没有小星的踪迹。

    他抿了抿唇,脸色冷峻得像是结了一层寒冰,迅速的在脑海里分析小星可能会去哪,屋内没有任何乱的迹象,说明他是自己出去的,也对,他本来就很渴望外面的世界。

    那么……席萼猛地转身,狠狠的关上了门,冲向那个他得罪过的奴隶区老大的“宫殿”。

    远远的就听见小孩子的惨叫,虽然不是小星,却还是让席萼惊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他心中暗怒,若这个色魔敢对小星出手,他死也要拉对方一起。

    他这时已经忘了自己会不会就此死亡,没了报仇的机会,他只知道小星是唯一还能证明他是“活着”的人,没了他,他便只是行尸走肉,了无生趣。

    “……大哥哥,你快让他住手啊,那个弟弟看起来很疼啊。”小孩焦急的道。

    另一人满不在乎,故意逗他,道:“不疼的,小星要不要亲身体验一下你,大哥哥保证,绝对不会疼的!”

    不疼你大爷!

    席萼差点把这句话骂出去,见小星虽然被曲靖抱在怀里,但还没有贞操的危机,便强压下担忧,讨好的道:“曲爷,小星是小人的弟弟,曲爷有什么事但凭吩咐,只是小星……”

    小星正是十一二岁的年纪,白嫩嫩水灵灵的,在曲靖眼里简直是绝世美人,对席萼看也不看,挥挥手道:“来人,给他几个银币,小星就留在我这儿吧。”

    席萼握手成拳,面上仍旧谄媚,“曲爷啊,小星离了我可能会闹……”

    小星被曲靖抱的紧紧的,一双眼睛要哭不哭的瞅着席萼,眨巴着就指望哥哥救自己出去。

    曲靖捏了他一把,疼的他眼里滚起了水珠来,席萼看的心疼,奉上暖玉道:“爷,这是上好的暖玉,您看够不够抵小星?”他也没报多少希望,就等对方让献上暖玉的时候,将小星先抢过来。

    岂料曲靖却笑道:“听说你今儿给人下跪了啊,来,再给爷跪几个,头也不用磕多响,来人,给他头底下垫个石头。”

    小星哭喊道:“哥哥……你别……”

    席萼哪里舍得看他被人侮辱,失神了一会儿,也不敢看小星,他摆正了这尖锐石头的位置,自暴自弃一样的磕了下去,一下便出了血。

    小星抽抽噎噎的,他听了也难过,这样伏低做小的模样一出,他之后还怎么有脸教育小星?愈是这样想,他便愈是磕的狠,痛恨自己的弱小和无能。

    等曲靖看够了笑话,才叫了停,任由小星扑过去抱着他,边哭边擦血,可是总也擦不完。

    席萼紧紧抱着他,低声道:“不要乱跑了,我还以为,我就要失去你了。”

    小星急忙点头,担忧的看着他额头的伤,水汪汪的眼睛眨也不眨,心疼的道:“哥哥,是不是很疼,都怪我跑出来玩,不然也不会遇到这个坏人…唔…”

    席萼心急的捂住他的嘴,对曲靖弯腰道:“曲爷别见怪,小孩子不懂事,……我们可以走了么?”

    曲靖翻转着到手的暖玉,又扔给席萼,眉眼在他们看来十分可恶:

    “我什么时候说放你们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快穿]你还有病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莫道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道安并收藏[快穿]你还有病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