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灵虚园 > 第六章 或可得兼

第六章 或可得兼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旁边一身白衣青年,此时弯腰拎着陨铁一角,正欲往出拖,那少主人癞皮狗一般扒在上面死不松手,嘴里不住放狠话,白衣青年脸上云蒸霞蔚,白皙额角青筋乍现,显然已是强忍多时。

    厅堂内还有几个公子哥,虽然是少主人那边的,但都衣冠楚楚,自恃身份,只是颐指气使地告诫白衣青年不要惹事,也不知道谁一眼瞥见走进来的白璇玑,立马三步并作两步上前道:“哎呀,原来是白执事,不知今天哪阵香风把您吹来,这不正好,有人欺负到我们三圣堂头上来,还请白执事做主!”

    说完,阴恻恻一笑。

    白璇玑看他一眼,虽然记不清名字,但他爹任长老似乎是周氏那边有点份量的人物。其他几个公子哥,都保持着冷漠,毕竟不同派别,可以理解,这小子却突然来这一出,用意明显。

    那边白衣青年此时见几人对白璇玑都比较恭敬,以为他是这聚宝轩主人,气道:“你说,到底给不给?你们偌大的一家门店难道就这样欺客吗?”

    白璇玑没有答他,而是走到陨铁边,这陨铁长约五尺,宽约两尺,厚半尺,形状不规则,通体黝黑,触手冰凉,白璇玑手指倒扣在陨铁之旁,微微一叫劲,想将这块陨铁抬起,但是陨铁丝毫未动,白璇玑蹙眉,这次用了四层力,陨铁仍旧纹丝不动,直到用上七层力,鼻尖渗出细汗,只听脚下楼板咯吱作响,最终放弃。

    他看了一眼叉腰耍横满嘴寻花问柳小调的董公子,还有白衣烈烈古荡面色煞白的青年,沉吟片刻,然后对站在旁边抱着肩膀看热闹的任公子招招手,耳语了几句,那任公子一脸将信将疑,不过还是将等待老爹赶来的董少主叫到了一边,旁观掠阵。

    白璇玑信步走到白衣青年面前,淡淡道:“阁下如此大费周折,为了那一块烂铁,当真值得吗?”

    “无知小人,口吐狂言,你可知这陨铁精有多坚不可摧,胆敢说是烂铁,我看你是烂人才对!”

    白衣青年本就在气头上,听他这么一说,怒不可遏。然而,白璇玑却不温不火,笑道:“你且过来!”

    他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体内早已积蓄元气,默咏:“金之道,黄杀二十二,炼金化气,炼气化形!”

    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黑色微粒慢慢环绕在指尖,随之,在陨铁之上划动,一撇,一竖,一提勾,再划两痕!

    一个“白”字生生刻在陨铁之上。

    “这……怎么……可能!”白衣青年微张着嘴,两只杏眼直愣愣盯着陨铁精,如弓一样绷紧的身体软了下来。

    “你看,非我妄言,阁下口口声声称我为烂人,可我这烂人的手指却能在你说得这块坚不可摧的宝物上刻字,你说到底是我的人烂,还是你的宝物烂呢?”

    白璇玑细审着他脸上的每一个神情变化,压低声音道:“年轻人,世道多艰,须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道理!”

    “恕我愚钝,您的意思……”

    白璇玑负手而立,一副仙风道骨,以微训的口气传音道:“出门时,你被跟踪,尚且不知有情可原,来到这里,你眼中尽是这破铁,可有想过这玩意在你眼中是猎物,你在别人眼中是什么!难道你师尊就是这般教你不成?”

    白璇玑握着他的手腕突然转身,望向人群楼外人群后面,两三人见他望过来,转身便走,白衣青年顺他眼光瞧去,恰好看到几道身影凭空消失,就仿佛是因他看了一眼,那几人便蒸发了似的,不由得颤了一颤,几点汗珠沁湿额头。

    “可是前辈……”

    “不必多说,”白璇玑冷然打断,“话到于此,若非见你心性秉直,颇合我心意,我才懒得打理你,这破铁放在这里,白天在,人多眼杂,晚上依旧在,但夜深人静……还有一点,恕我交浅言深,适才我看那几人当中有一人甚通阴阳采补之道,姑娘可要小心……”

    嗬!

    白衣青年诧然一怔,蹬蹬蹬向后退了三步,银牙一咬,仿佛做了颇大的决断,对着白璇玑一抱拳,传音道:“前辈字字玑珠,晚辈由衷感激。适才鲁莽冒犯,无心得罪,妄求前辈海涵,这是我派山门玉简,他日有机会赏脸驾临我派,当是我薛宁上上之宾!晚辈告辞!”

    说罢,自称薛宁的白衣青年转身离去。

    白璇玑看了看手掌中冰清玉洁的一块白晶,上面隐约光华流转,四字显现:雾外青山。翻过背面,阡陌纵横,像是一副地图。

    众里寻他千百度,白璇玑喜上眉梢。

    今趟出来,主要就是想寻觅一件容纳元气的器物,转便了第五街坊,全是些下下流货色,哪里比得了这玉简十一。在寻常人那里这玉简最多也就一件璞玉,值两钱罢了,但在他手中,却能成为横亘了几年无法突破凝元境中期瓶颈的重要利器。

    “多谢白执事出手相助,请稍作片刻!来人,看茶!”聚宝轩的董少主将白璇玑让到后堂,又叫人添茶。他这人虽然好色,但也很讲义气,完全不似任公子那些只讲利益的人,本来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三圣堂白执事早有好奇之心,无奈派系不同,地位不同,没有机会结交,要说之前旁人对白璇玑非议甚多,他还随波逐流的话,经此一事,却将白璇玑当成偶像。要知道,聚宝轩这件镇店之宝重达万钧,以他爹董冰连同请来的高手都无法将陨铁移动分毫,而那白衣小子却能搬起来,但嚣张跋扈的白衣小子却称白璇玑前辈,走的时候那是相当客气,可见白执事真是深不可测。

    董少主敬了白璇玑一碗茶,拍着桌子回味道:“白执事刚才真是长了我三圣堂的威风,吓得那小子缩头缩尾地滚蛋了,是吧,任少,冯少?”

    任公子和冯公子对望了一眼,心中虽有蹊跷,毕竟白璇玑和那青年说了些什么,基本上没有听到,倒是白璇玑无关痛痒的教训了那小子两句听到了,不过既然事情处理了,他们也看不了什么笑话,于是赔笑点头。

    殊不知,吹着盖碗里几片茶叶的白璇玑正哑然失笑。薛宁的修为,他看不出,不过试过那陨铁的重量后,以他凝元境六层圆满的境界自问是搬不动的,而薛宁很轻松便抬了起来,所以他推断薛宁的修为至少也在凝元境八层之上。

    只是薛宁明明修为过人,抹杀这些纨绔公子如同儿戏,拿走那陨铁便是,何必被董少主口无遮拦数落半天,憋得面红耳赤,而且那几个大概只有一层功力的保镖拦着她,她都没有出手,只有一个原因——

    她不能出手!

    那么她很有可能是受了限制,比如师门不许,抑或不能暴漏行踪之类。

    他适才见薛宁对那陨铁异常认可又志在必得,才激怒薛宁,为的就是投石问路,望闻问切。薛宁话里的言外之意,让他猜的七七八八,所以以陨铁刻字震慑了对方。

    至于刻字么……

    以同样坚硬的陨铁在陨铁上留下痕迹?

    怎么可能!

    他若有那本事,拿走陨铁也就不费气力了。

    他只不过是利用金道,淬取了陨铁不足百一的精华罢了,连续用了三次二十二级杀术,体内那点可怜的元气很快就捉襟见肘了,幸好起到了效果。

    说实话,以他前世器术无双的眼界,这陨铁精只算一款材质尚可的材料,炼制出的也多半是中级法器,至于灵器、宝器就别想了,再之上的仙器,就算他有通天造化也练不出。但就目前青黄不接的情况,还是聊胜于无。所以,他才不想让薛宁过早拿走,倒不是跟这聚宝轩以及董冰父子有什么交情,毕竟一会恢复些许元气后还可以淬取一些。

    至于教训薛宁被人跟踪、不辨危机,倒也不是完全恐吓她。观其言行,加之女扮男装,似乎有这种可能,当时楼外走掉的几人并不是跟踪薛宁的,而是跟踪他的,走到翠香楼的时候他就有所察觉,也懒得搭理,联想昨晚的事,无疑是宇文彪的手下在探风声,可没料到这几个狗腿子还是蛮有用的,至少让薛宁觉得有用就可以。

    这薛宁虽说有点瞧不上世俗,有几分清高,但言辞来往上,却藏不住小姑娘的矜持和娇羞,难于入耳的字眼倒是没从她口中蹦出半个,大抵应还未经人事,所以白璇玑正好借着阴阳采补的采花贼吓她一吓,这点才是促使薛宁火速离开的原因。

    毕竟还是初出茅庐的小姑娘……

    这么些想法,电光火石在脑海里转了一下,自然不可能讲给董少主听,就说说出来他们也未必信,在力所不逮的时候,能物尽其用,便是“术理”,未必非要蚍蜉撼树。

    若是前世能这样不恃才傲物,妄自尊大,何用受天极之丘的灭顶之灾?

    但,换句话说,不经历天极之丘无数岁月的洗礼,小乘境界恐怕就是他的极限了,因为修炼到了极致,炼的不是体,不是魄,而是心魔。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当真做不了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灵虚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羽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羽乘并收藏灵虚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