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灵虚园 > 第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七章 自作孽不可活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聚宝轩算是宁城市坊中屈指可数的店铺,但除了太空陨铁之外,几乎没什么可称为宝的器物了。

    白璇玑相信经过自己的提点,今晚过后,聚宝轩唯一镇定之宝也将不复存在,回去的路上想到这个,让他还颇为赧然。

    因为他的干预劝退薛宁的举动传到了聚宝轩正主董冰那里,作为和三圣堂宇文战一起征战南北的元老,根深蒂固的保皇派情节一直左右着他,在董冰眼中宇文战老堂主的遗孀是正统,理应效忠,所以就算白璇玑出手相助保住了聚宝轩的一脉香火,他也不可能出面聊表谢意,但浸淫权谋这么多年,本身也是嗅觉灵敏的商人,自然不会做出有辱礼数的事情,最后他授权让不成器的儿子款待白执事,除了太空陨铁外,店里宝物任其采摘。

    就是这点让白璇玑有点矫情,所以也没过分,仅仅挑了几颗年代久远堪称鸡肋的聚元石。

    还有就是,那躺在地下令很多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太空陨铁,又被白璇玑用金之道吸取了一成的精华,如果晚上薛宁有心去量度的话,应该会发现她志在必得的陨铁精轻了一些。

    要不是聚宝轩的楼板够结实,定会被他生生踩碎,白璇玑也是尽了全力,如果再给他三个时辰,也许回气后还能再施展一次颇为耗费元气的二十二级道术,可惜时间不够,尽管如此,白璇玑已感到藏在袖中的右臂重若千钧,骨骼崩碎,肌肉撕裂的感觉一阵阵传来,强撑着回到院落,已过了午时,阳光在树荫下碎成斑驳的光点。

    白璇玑云袖一卷,院落东南角靠墙放置的兵器架上一柄三尺单刀落在他脚前,随之轻吟一声:“金之道,黄禁二十五,今我女弱不能得前,请寄二花以献于佛,遂还施彼身,得效以报!”

    黄级金禁道中第二十五级,距离白璇玑目前能动用的最高级禁术相差不远,其实金禁道第二十五级禁术本是炼器辅法,因器物等级尊卑不同,金禁道第二十五级禁术不仅常现于黄级,也会出现在玄级,甚至地级的不同级数里。

    只是被天地时所限的当下,白璇玑最多能炼制出的也仅是下品法器,可就算是下品法器,在宁城里,甚至大梁东南也应该算是兵家瑰宝,比之皇室收藏的极品利刃不逞多让。

    乌黑如墨的齑粉沿着刀柄一点点没入整柄不超过四十斤的练习刀中,瞬间还反射着阳光的灰色刀身眨眼间如一片墨汁洒在地上。

    白璇玑曲指成爪,隔空将刀摄入掌中,朝着南边劈去,靠着元气催发出的刀气竟在空气中产生了一道近两尺的弧形氤氲,撞在三丈外的岩石上,嘎巴——不知放置了多少年爬满了苔藓的岩石表面被犁出了一道两头尖中间宽,深约一寸的沟壑。

    “这陨铁材质尚可,否则以凝元境六层催发出的元气会将刀刃震碎,宇文轩用当属合适,待这几日稍作思索,便可将自己脑海中所想的一套突破凝元境的功法拓录下来,一并送给宇文轩!”

    他做人就是这样,恩怨分得明白。

    当然,就算宇文轩没有救他,他大概也会帮他,一个有天赋,并且扎实的年轻人到哪里都会有好的契机,这就是天道酬勤的道理,同是兄弟,宇文彪那种等待瓜熟蒂落的纨绔子弟可就相差太远,终有一天,败家之后定是丧家之犬无疑。

    人不可能决定出身,但只要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卑贱也会踩着高贵被命运亲睐。

    ……

    ……

    三圣堂主殿。

    高大屏风下,一袭锦罗绸缎的妇人坐在芭蕉椅上,因怒火头上的玉珠金钗瑟瑟乱颤。

    台阶之下,一个年约八旬的老者手拈须髯,道:“凤媚,此事宜早不宜迟,海城那边的眼线传来消息,猛虎帮已许下天材地宝招揽小佛爷陆霸天,如今别说咱们三郡,就是整个大梁,能到七层中期的高手并不多,愿意抛头露面享受世间繁华的更是屈指可数,这陆霸天如果能为我们所用,那无论是白璇玑还是宇文轩,不都是砧板上的鱼肉?”

    “是啊,娘亲,九爷爷说得对……”

    主殿一侧屏风后的珠帘挑起,宇文彪搂着一女子坐着藤椅被两个手下抬进来,这是宇文彪上了金创药后头一天下床,此时人未至声先到:“娘亲快快请高手来,先将白璇玑扒皮抽筋宰掉,再将宇文轩武功废了用铁链拴起来给我们做狗,然后……咯——”

    宇文彪忍不住打了一声嗝,那夜被救回后虽然洗了肠胃,又吃了麝香丹,上了跌打的金创药,但是臭气还需要些时日才能散干净,他搂着那翠香楼的小妓恶心得一阵阵干呕,但慑于老板的淫威只能强颜欢笑,宇文彪甚是志得意满。

    “娘亲,姓白的竟敢将孩儿扔入粪坑,羞辱娘亲之威,这下他死定了,我要,咯——把他的头……咯——”

    周凤媚那双含怒凤目高挑,一巴掌将身旁红木茶桌震个粉碎,“混账,闭住你的臭嘴!”

    那两个手下吓得将藤椅扔下一边,跪了下去,跌得七荤八素的宇文彪连同那小妓也吓坏了,在宇文彪印象中,娘亲似乎没有这般对他发怒过。

    “贱人,立刻给我滚出去!下次再让我看见你,要你的命!”

    周夫人在三圣堂是一言九鼎的人物,杀人不过儿戏,小妓岂能不知,听周夫人字字诛心,磕了几个头,连滚带爬冲出了主殿。

    周凤媚一生要强,无奈不争气生下这么个败家子,曾几何时,她多么希望宇文轩能是自己的儿子。若不是要维持着偌大的家业,为了让人知道她周凤媚不是任人欺凌的寡妇,而是有能力和男儿争一片天地的巾帼。

    宇文彪游手好闲她可以忍,只怪教子无方。

    宇文彪拈花惹草她也可以忍,谁让这世道男尊女卑。

    但是,宇文彪当着外人的面让自己显得像个白痴,她不能忍。宇文彪的无脑举动连累到三圣堂的基业,她更加不许。

    “我且问你,白璇玑被小婢刺杀是不是你捣的鬼?”

    “啊?不是!”

    啪——

    一声清脆耳光。

    “是不是?”

    “不是啊,娘亲!虽然我……很想玩玩……”

    啪——

    “呜——娘亲,真的不是我!”宇文彪捂着半张火辣的脸,眼中充满了泪水,印象中母亲好多年没打过他了。

    “你说不是你做的?除了你,三圣堂还能有谁?”

    “我怎么知道?我还以为是娘亲你!”

    “混账东西!”

    周凤媚双眼含煞,宇文彪吓得躲在那八旬老者身后,哀求道:“九爷爷,救我!娘,真的不是我干的!”

    被称作九爷爷的老者虽然不待见这小子,但毕竟也是周家一道血脉,于是干咳了一声,劝周凤媚消消气。

    “好,这件事我暂且信你,不是你做的!”

    宇文彪见她这么说,如小鸡啄米欣喜点头,却见母亲那张白皙的脸挂上了一层寒霜,左手把玩着的两颗平日里爱不释手的核桃不知何时化作了黄色粉末从指缝里滑落,换上了另一番公事公办的冰冷口吻道:“我再问你,飞鹰堡的派来的刺客是你出钱请的不是?”

    “不不不,孩儿万万不敢!去年那事之后,娘亲警告了孩儿,孩儿就算再莽撞也不敢!”

    一年前,白璇玑在修炼时遇到刺客,差点走火入魔。宇文轩和中立派以孔长老为首的堂中好手布下天罗地网,可最终也没有将凶手找到。

    他们自然是找不到的,因为这凶手根本就没有出三圣堂,而且直到今天都在。因为这凶手是宇文彪花了大价钱雇佣的,周凤媚第一时间知道后就派心腹将刺客接应回来,并悄无声息杀死,埋在了夫人府宅后花园内,她若不这么做,刺客无疑会被宇文轩等人抓到,就算他口风再紧,岂能逃得过孔长老的手段。

    事后,周凤媚对宇文彪禁足断食,七天的教训,痛陈利害,最后将此事瞒天过海。而类似这样的行为已然踩到了周夫人的红线上,所以受了大罪差点撒手归西的宇文彪决然不会干的。

    啊——

    一声惨哼从宇文彪嘴里传出,他几乎是横着跨越了主殿议事大厅的整个走廊摔在地上,登时眼冒金星,昏死过去。

    周凤媚搓手成刀,站在宇文彪身前,百感交集。

    那么多年的辛苦钻营还有在这逆子身上付出的心血,一幕幕在脑海中飞快旋转,可有心摘花花不开,收获的只有满腹的不甘和委屈,可是两抹即将滑落的泪水,被她生生撑了回去。周夫人银牙一咬,催动元气朝着宇文彪的双腿斩下:“休怪为娘心狠,只因你遗祸深远,今日断你双腿,娘就算照顾你一辈子也认了,娘实在不想三圣堂在我手上危亡倾覆!”

    那年迈老者瞠目结舌,万没想到事态急转而下,只来得及喊了声不要,周凤媚灌满气劲的手刀斩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灵虚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羽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羽乘并收藏灵虚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