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灵虚园 > 第九章 山谷之上,流风激荡

第九章 山谷之上,流风激荡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谁?”

    监牢门口,两名看守见一人踱步走来,厉声喝问。

    “白璇玑!”

    白璇玑?……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攥紧了出鞘的刀,倒不是因为二人视白璇玑为敌,他们人微言轻,论修为连凝元一层也未突破,自然不敢。主要是这白执事自入主三圣堂以来从未来过这幽怨之地,加之李大仁长老在清晨的春赦后特地吩咐过他们严加看守要犯,所以才提起一百个小心。

    借着牢门前十只油松火把散发的光,两人依稀见一身浮云遮月图案黑色长衫年轻男子迈步走来,又走近几步,眉宇轮廓大致看得清楚,微微白皙脸上,双眼狭长,似醉还醒尽显慵懒之态,眉心偏左一颗痣,不是白璇玑还能是谁!

    “参加执事大人!”两人单膝点地,施礼道。

    白璇玑抬手,示意两人免礼,简单询问两句跟着牢内应侍进了监牢。这监牢地上一层,地下两层,白璇玑进去的时候,牢头正在提审一名中年男子,那男子是市坊的一个小贩,因为没有给某位长老供奉,被打得皮开肉绽,一个劲的哭爹喊娘。

    牢头过去给白璇玑行礼被那中年男人看到,于是嘴里一个劲地喊大人救命,结果被狱卒拿钩子从下颌里穿透,昏死过去。白璇玑没有什么表情,嘱咐牢头不要叫人跟来,自己办点私事。

    牢头在三圣堂监狱的日子已久了,在他眼中三圣堂就是李大仁的,县官不如现管,表面上客气,心里根本没把白璇玑的话放在心里,打了个眼色,派刚才下手狠毒的酷吏悄悄跟着白璇玑看他有什么企图之后,便又让另外的狱卒泼水浇醒中年男子,准备继续使用酷刑伺候,忽然,一颗头颅毫无征兆地滚到了牢门口。

    旁边泼水的狱卒撸着袖子,嚷嚷道:“老大,他还不醒,用水怕不行,用烙铁还是用钢锥?”

    牢头两腿一软,早就跌坐在地,气急败坏道:“用……用你妈的头!不想死的赶紧跟老子滚外面去!”

    监牢里重归黑暗,只有最里面的重刑犯牢房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间或喊冤的声音,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从手腕粗的精钢牢房内溢出来。

    蜡油灯下,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披头散发,衣衫浸血,两臂被铁链固定在牢房角落,左右两只脚则被铁锨钉在地上,疼得他瑟瑟颤抖,但每一次颤抖都会引起伤口剧痛,因剧痛他无法自控地蜷缩起身子,听到脚步声,少年猛然抬起头,两行血泪在脸上蜿蜒而过,惨不忍睹。

    “李长老!李长老——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有半句谎言,天打雷劈,万箭穿心,求你放过我吧,我受不了了!”

    “我不是李长老!”

    “这个声音……这个声音……”

    少年努力地抬起头,用仅仅能接触到的肩膀蹭了蹭模糊带血的眼睛,微微模糊的光线依稀能看到一身华服的男子站在监牢外,用那双狭长的眸子看着自己,“我从外面路过时,听到你在叫我……”

    “执……事?大人!”

    少年忍不住嗷嗷哭起来,不过仅仅是两声后,喉咙里就发出咯咯噎住的声音,是他强忍住哭声发生的膈肌痉挛,少年嘶哑请罪道:“执事,大人,小人……小人眼睛里被,被他们灌了,灌了辣椒水,刚才没有看到大人,求……求大人原谅!”

    “嗯,这不怪你!”白璇玑背负双手,微微躬着身子打量着他,好整以暇道,“你叫我有什么事?”

    “小人叫明顺,慕执事大人威名从息风郡赶来,想在大人麾下以死效命,却不成想横遭牢狱之灾,求大人查明,救救小人!”

    “嗬,你的意思是想为我效忠,还是让我搭救你!?”

    “大人慧眼如炬,小人不远千里来到这里为的就是效忠您,但如今这步田地……再久一些,小人就会成为残废,到时,到时只怕……没有机会为大人效死!”

    明顺低头看着两只渐渐麻木的脚,泪水涌了上来。

    白璇玑幽幽叹了一声,道:“来到三圣堂你大概也听闻了一些事情,白某见你坦诚也便直言不讳,如今这三圣堂明里是由我主持,其实谁不知道是周夫人以及几大长老间的博弈,白某只不过是台前的傀儡,去年被刺重伤后积弱已久,日前又添新伤,已无力控制大局。你的事这两派人必会大做文章,我不放心过来看看,没想到小兄弟你杀生成仁,为了白某宁愿慷慨赴死,适才你说没有机会!非也,非也!这便是最好的机会,若没有小兄弟舍身,白某这关想安然度过乃痴人说梦,明顺,你且放心,白某也是重情重义之人,你死后,必当厚葬,放心去吧……”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白璇玑摇头感叹,似不忍再谈,转身离去。

    “大人!大人!大人——”

    明顺撕心裂肺的声音喊住了白璇玑,“我说谎了,我说谎了,白大人,我不甘心,我不想死!该死的是李大仁,他让我诬陷周夫人,无异于害我,我不顺意,他便百般折磨我,我与他无冤无仇,为何要欺凌于我头上?”

    “……若人都知为何,要神何用?若万物平等相敬,要天何用?你若不服,你灭神崩天便可!”

    “我不服,我不服,我要李大仁跪在面前认错,我要所有欺我辱我伤我贱我之人悔、恨、惴惴不得安!”

    寂静的监牢里铁链的声音哗哗作响,明顺脚上被铁锨贯穿的孔中小股小股的血往出迸溅,白璇玑微微发怔,云烟过往的岁月里,断魂困神锁将他肉体戳穿,根基震碎,灵魂无时无刻再消磨,这种痛苦远超这少年,而这对心志弥坚的他还不算什么,最痛苦莫过于在地老天荒永恒无尽的岁月里竟无一人听他倾诉,若身死道消,怕是连个记得他的人也没,但熬过来了……

    “人生来脆弱,无异刍狗。

    任天之寂,任地之弃。

    若不争片刻须臾,生不如死。

    大丈夫,宁为玉碎,宁立危墙,熬得过,天地与我有一无二!

    熬不过,要么苟延残喘,要么尘埋土掩,喊什么冤!

    所谓公平,不过是弱小者魔障!

    不过是大道者食之无味的施舍,食之卑贱,宁可饿死,翻了这天!”

    逼仄的监狱,腐朽的空气,无助的冤魂,每一根属于牢门被束缚的精钢都扭曲变形,粗壮的木柱木屑迸溅,木心炸裂。

    山谷之上,流风激荡,一道无形无色之气以肉眼察觉之势直冲霄汉,大片大片云彩撕裂,千丈内夜空澄澈。

    白璇玑重新张开眼,依旧是那副平淡无奇的慵懒,半侧着头道:“凤翔于天,龙盘于宇,蛇鼠混与一窝,你既然口口声声为我效命,那我便信你。若你有命出来,到道场寻我!出不来,只不过是一场荒诞大梦,忘了即可,把你那叫嚣的臭脸收起来,速速想法子吧,否则明年今晚怕就是你的忌日!忌日,呵呵……反正你如蝼蚁,谁又在乎!”

    白璇玑身影没于黑暗,明顺噙着满嘴的猩红,怔怔无语,分明感觉执事大人刚才内心起了莫大的波澜。

    片刻,听到牢头呼呼喝喝的声音传来,明顺啐了口血,怆然一笑,两眼却闪动着异样的光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灵虚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寒羽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羽乘并收藏灵虚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