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上天吗gl > 第2016章 -09-10更新

第2016章 -09-10更新

作者:万言不值一块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们相望着,好似都在寻找着曾经的影子。

    “是你吗?”君如月的声音开始颤抖着。

    连同那份清冷一同颤抖的没有了,听在耳朵里,只剩下了那份温柔。

    清丽的眼眸也注满了水分,好似一句言语就能让君如月眼眶里的雨水倾盆而下。

    “如果你是翠花的话。“易莫容的记忆开始逐渐的清晰,好似曾经在听君如月自我介绍的时候的确不小心蹦出来个‘君’字。

    她怎么会现在才发现……

    “恩,是我。”她的嘴角扬起微微一笑,眼泪顺着脸庞流淌而下。

    在易莫容的眼前,那曾经吵闹的小女孩与眼前的君如月合在一起。

    这也并不是易莫容第一次看到君如月哭泣,好似每次恰巧的时候,总能看到君如月一次又一次的脆弱面。

    总觉得缘分有些不可思议。

    “谢谢你……一直以来,一直很想告诉你这句话。”君如月的声音也开始哽咽,将那迟到好几年的感谢终于说出了口。

    易莫容开始变得不好意思,其实她本来是要吃君如月的,不过,最终还是被良心打败。

    看那君如月还在哭,易莫容轻轻的跳在她的身上,用着爪子触碰她的头。

    “乖,乖。”

    仿佛,她们又回到了曾经的九年前那个熟悉的场景,她的猫脸上露出了猫式笑意。

    善因种善果。

    易莫容第一次那么强烈的感受到,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多么正确。

    易莫容想到了那只烧鸡,“说起来,你已经感谢了我,那只烧鸡非常的美味。”怪不得这一向精明的君如月竟然会这种招数,她竟然以为自己还会上钩。

    君如月听着却好似想到了很有趣的事情,“姐姐告诉我,你抱着那只烧鸡吃的狼吞虎咽,连骨头都不剩。”

    易莫容觉得自己遭受了在异世界最大的诽谤,开玩笑,她以前可是人哎,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愚蠢的吃相。

    不过,回忆起那时候的自己,似乎的确因为第一次吃烧鸡而感动不已。

    易莫容的眼神动摇着,但她还是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从那树洞跳出。

    雨不知道何时停了,易莫容闻见了满森林的泥土味道,不由开始觉得心情更是舒畅。

    易莫容伸了一个懒腰,对着也走出来的君如月说道,“雨停了,我们继续开始散步吧。”

    君如月还是没有拒绝,但她的嘴角会勾起一抹笑意,温柔而直接。

    美丽的月光存在何其的微弱,怎么可与君如月的笑比美,易莫容想到了自己眼睛看了冷美人n年,突然间君如月变得温柔起来,却开始有些看不习惯了。

    “师姐,你这么温柔的笑,我真不习惯。”

    君如月任由那风吹着发梢,“不好看吗?”

    易莫容就知道君如月会反问,她也笑,“就是太好看了,有点危险呢。”

    君如月仿佛意识到了什么,那脸立刻冷了下来,又恢复了成了熟悉的君如月。

    易莫容看着这冷冰冰的君如月,突然间觉得温柔的君如月是如此的难得可贵,而易莫容本想诉说,要不还是温柔的好了,君如月忽而蹲下了身躯。

    水滴打在了君如月的纤纤玉手上,却没有沾湿易莫容的任何毛发,易莫容恍惚间已经分不清楚君如月到底是温柔的还是冰冷的,只感觉到了君如月的视线停落在她的身上。

    宛若星辰一般明亮的眼眸,小巧的鼻子,还有那微微张开似乎想要诉说什么的唇,仿佛都在无声的进行着邀请。

    刚才的雨水已经沾湿了君如月的发梢,现在那湿漉漉的头发贴着,更是流露出女人的风情。

    她已经二十岁了呢……

    易莫容不知道为何会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觉得被她盯着的时候,感觉一种奇异的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她的心上脑来挠去。

    “师姐,怎么了?”她咽了一口口水,小心翼翼的重复了一遍。

    君如月听到这句话后更是直皱眉,“叫我月儿吧,我家人都这么叫。”

    易莫容摇头拒绝了,“还是叫师姐吧,已经叫了那么多年,突然间改口有些不习惯。”

    君如月身上的寒气大胜,似乎因为易莫容的反抗而开始闹别扭,她的纤纤玉手指mo向了易莫容的下巴,开始肆无忌惮的mo了起来。

    易莫容只觉得被mo的非常舒服,觉得君如月完全已经知道她作为猫最为致命的几个地方。

    “叫不叫。”而现在,这君如月竟然如此理所当然的利用这一点而威胁她。

    易莫容是那么倔强的人啊,她怎么可能屈服在君如月的强迫下。

    “师姐,不要在mo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易莫容那么倔强的人啊,还是屈服了。

    她实在无法忘记那一天,因为被mo的太愉快而变回了人形模样。

    那种耻辱感,易莫容不想在经历第二次。

    简单粗暴的君如月又恢复了,易莫容甚至觉得,其实就这么不相认,她似乎会不会过的好点。

    “月……月儿……。”易莫容咬到了舌头,有点疼,还有点小委屈。

    君如月听到之后却轻笑了起来,“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容儿。”

    虽然知道君如月其实眼里根本容不下任何人,不过没想到自己竟然连朋友都不算,“那,师……不,月儿,你以前把我当什么?师妹吗?”

    君如月轻描淡写的诉说了真心话,“宠物。”

    易莫容的神情复杂,虽然早就有感觉了,可没想到君如月还是那么简单粗暴。她不满的仰头看着君如月,“我们可以绝交吗?”

    “你说呢?”君如月笑了。

    易莫容只觉得那笑太过犯规,不再有任何的反驳。

    她们继续开始散步,君如月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少言,但是笑了好几次。

    路继续走着,易莫容指了指那个大石头,“以前就是让你躲在这里的,我骗走了那只母狮子,又骗走了你的姐姐去相反的地方去追。”

    哪怕提到了君如月的姐姐君日凌,君如月也没有表现出负面的情感来,可当易莫容想要顺势的询问她可爱的小木剑的下落的时候,君如月却轻描淡写的避开了。

    即便开始不反感,但每个人的心中,总有一个过不去的坎。

    易莫容很清楚的知道那种感觉,因为尽管她现在是猫,可她也无法逃过怕老鼠这个残酷的事实。

    “月儿,那只母狮子啊,就是泰迪。”

    她开始讲诉了在遇到君如月之前的故事。

    奇怪的是,明明今天刚跟黄龄讲了一遍,但她还乐此不疲的重新讲了一遍。

    君如月安静的听着,直至讲到了八岐大蛇还有关于慑心铃的事情,她才主动的开口了,“你从未想过为什么慑心铃会附在你身上吗?”

    易莫容笑着掩饰着自己的心虚,“不是因为君大当家没有法力了?”

    她怎么能不知道。

    因为她吃了八岐大蛇的内丹,所以慑心铃把自己误以为是八岐大蛇,才会系在自己脖子上,封印她体内的妖力。若不是如此,她早已因为吃了过度的妖力而爆破而死了。

    “也许吧。”君如月没有反驳这个关键,而且她以前觉得易莫容隐藏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只是,以前没兴趣知道,她所接受到的命令,就是君无戏要求自己跟易莫容亲近。君如月本来也一心也把易莫容当成会说话的宠物来养,可不知道何时,却发现自己早已不把她当宠物了。

    她无法承认,直至现在……

    “说起来,月儿,这林中还有另外一只公的黑猫妖呢,倘若他才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会怎么办?”易莫容想到了从林中听来的传闻,那只风流的黑□□妖一直在不停的丢着她们猫族的脸。

    君如月的脚步缓慢下来,“以身相许。”

    易莫容惊得回头,忘记看路的她不由得撞上了眼前的大树。

    她疼的挤出了几滴眼泪,却还是不顾那疼痛的地方,发出了来自内心的咆哮,“公的你就以身相许,母的你就当朋友,原来你是这样子的君如月,好可怕啊!”

    等易莫容说完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又将地球上的网络用语说了出来,可天地良心,她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可比[目瞪口呆.jpg]精彩多了。

    君如月却没有言语,看易莫容嗑的一下似乎撞的很疼的样子,连忙将她抱起,用着手轻柔那被撞的地方,却再也没有提到刚才的事情。

    易莫容意识到了自己被耍,亏她还担心君如月年幼无知被人骗,结果……

    哎,一定是上了岁数,结果也变成了跟章文静那种老妈子的性格了。易莫容在心中不停的数落着自己为何这么单纯善良,老是被君如月的小朋友所骗。

    但她也并没有拒绝君如月帮她揉疼痛的地方,只觉得她们的距离有些靠近。

    熟悉的淡淡奶香席卷而来,若不是君如月亲口承认,易莫容其实还无法相信她跟那小丫头是一个人。易莫容的视线下移,看那波涛汹涌,觉得这要多少次的基因突变,才能变成这种身段。

    君如月不知道易莫容的纯洁小心思,目光只见易莫容低着头,她以为易莫容在吃醋,唇不由吐出了一句话:“如果你对我感兴趣的话,我也可以以身相许的。”

    易莫容惊得抬头,想要看自己是不是又被君如月刷了。可偏偏君如月眼里认真,口气又温柔,易莫容真的又当真了。她慌张的从君如月的怀抱之中串了出来,一跳就是老远。

    “真没想到你是这样子的君如月!”易莫容在远处对着君如月嘶吼着,说完,竟然拔腿就跑,再也没有了任何的踪迹。

    君如月看着易莫容离去的方向不由得笑了。

    她的前面那句话自然是开玩笑的,至于后面那句对易莫容说的那句话,里面含着多少真心,也就只有君如月还有偶尔路过的微风知晓了。

    但唯一能肯定的是,这对易莫容来说,是个比噩梦还要可怕的不眠之夜……

    “一摸,我们去玩吧。”

    “一摸,一摸。”

    易莫容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躺在床上,结果那泰迪摇着尾巴巴在窗户之上看着自己。

    而更要命的是,醒来后,易莫容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

    而眼前,那只巨大的狮子正在拼命的晃动着尾巴看着自己,在意识到自己醒来后,摇晃的扬起了一片的烟尘。

    “你走。”易莫容丢了个枕头出去。

    泰迪兴奋的接住那枕头,以为易莫容想要同她游戏,却在走过去的时候被那慑心铃的保护弹得老远。

    泰迪的身躯撞上了墙面,发出了巨大的响声,易莫容看这场景,哪里还有什么睡意,“泰迪,你没事吧。”

    泰迪毫不在意的吐了一口血,尾巴又重新的恢复了晃动,显然对于这些疼痛根本满不在意,“没事没事,一摸,我们去玩吧。”

    易莫容心里有愧,不过她还是征求了这次委托人黄龄的意见,在泰迪在身后各种咬牙切齿的威胁下,黄龄瑟瑟发抖中的答应了多留下几日。

    不过,要求是,她也要去。

    泰迪如此大摇大摆的经过这家中的每一个角落,“刘妈,那我带她们去玩了。”令人意外的是,泰迪竟然跟刘妈认识。

    刘妈冲着她们摆手,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一只妖怪的出现。

    “泰迪,你竟然跟刘妈认识。”易莫容非常的惊讶。

    泰迪晃动着尾巴更加的厉害,有点骄傲的说道:“现在不归林有一半的地方是我父王做主,我偶尔会捡小动物去找刘妈治疗。”

    看易莫容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泰迪继续补充道:“刘妈心地真的很好,所以啊,妖怪们不会去吃她,我也被救过哎,对了,一摸,我的脚就是她治好的。”

    泰迪忽而在易莫容的面前活蹦乱跳起来。

    若不是泰迪突然间说道这个,易莫容都忘记了自己拜托过君无戏的事情,还好,这只可爱的狮子还是如同几年前一样的活蹦乱跳。

    “恩,恢复就好,恢复就好。”易莫容含着笑意,但是没有告诉泰迪自己跟君无戏之前的交易。

    “是上次那个老不死终于死了吗?一摸,你终于可以回来了?”昨天顾着玩,今天泰迪才想起来这个事情。

    易莫容只是摇摇头,继续聊着这些年各自发生的事情。

    相比之下,原本热闹的黄龄变得沉闷不已,一直抓着易莫容的胳膊,不时的张望着周围,直至看到了前面那白色的倩影,才松了一口气。

    黄龄开始变得兴奋,好似终于摆脱了那种无聊的困境朝着君如月兴奋的扑了上去,“姐姐,姐姐。”

    君如月轻描淡写的避开,用着剑勾住了她的腹部,才没有导致着黄龄狼狈的摔倒在地。

    还是一如既往的冰美人,宛若昨天只是易莫容的南柯一梦。

    易莫容心中感叹,那君如月注意到了易莫容的视线,只见那嘴角勾起了一抹淡笑。

    “一摸,我们去见大妈吧,顺便可以蹭点蜂蜜。”泰迪根本没有注意到,更是跟着易莫容提着意见。

    易莫容的眼睛因为蜂蜜发光,她怎么可能忘记母熊妖所做的蜂蜜,“你是说干娘?”

    泰迪迫不及待,可又不能托着易莫容直接跑,“对呀对呀,真想直接带着你飞奔过去,哎,那个老不死什么时候才能死,这个铃铛好讨厌!”

    易莫容只得露出了苦笑,就算君无戏死了,她也不一定能摆脱这可怕的摄心铃。但她不能把这么残酷的事情说出口,只能敷衍的笑着。

    想到母熊妖蜂蜜的可口,易莫容对着其他两个人提出了邀请。“你们呢,要不要去?有好吃的哦。”

    想着闲来无事,君如月跟黄龄也没有打算拒绝,也就顺理成章的一起前往。

    泰迪将易莫容错过的事情补充了一点,“羊姐妹现在也在大妈那边帮忙,你还记得以前的那个小熊小窝吗,已经长得很大了。”

    易莫容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烤羊肉,火锅羊肉,等等的吃的。“她们应该很好,不,是可爱。”易莫容差点把很好吃说出了口,还好她改口的快。

    泰迪想到了羊姐妹的胆小模样,“对呀,姐妹都很可爱,尤其是羊妹妹,欺负一下就会面红耳赤。”

    易莫容也不自主的附和,若是她没有离开不归林,应该会跟这对姐妹花成为很好的朋友。

    一狮一猫聊的不亦乐乎,黄龄只有干瞪眼的份。她突然间觉得自己不应该出来,可既然已经走到了半路,也没有办法了。

    走着走着,她们终于来到了一个山洞。

    “大妈,看看谁来了。”泰迪脾气急,兴奋的就冲了进去。

    想着母熊妖不算陌生妖怪,易莫容也没有注意,随着也踏了进去,谁知,这一见,却发现两个美貌女子紧紧的贴在一起,艺术纹理真空,好似在做着什么纯洁的事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道友,上天吗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万言不值一块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言不值一块钱并收藏道友,上天吗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