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作者:万言不值一块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看着看着,竟然不小心发起了呆。

    易莫容自知君如月的美丽非凡尘女人所媲美,不过这样子的肆无忌惮换做是谁都会心生不悦,想着,易莫容上前一步,轻踏那隐仙派弟子的脚,成功的让疼痛唤醒了他的痴呆。

    “这位师兄,我们要下山。”易莫容不懂这下山为什么还要通过这么多麻烦的程序,不过想着君如月既然带她来这边应该有着用意,也就顺着说出了目的。

    那师兄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举动唐突了美人,脸不由的一红,单手做请的姿势,指引她们来到了后院的雅间。

    打开大门,竟然是一个书房模样的地方,那师兄口中默念着咒语,只见那砚台竟然开始自己研墨,师兄道:“请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还有今天的时日。”

    两只毛笔出现在她们的面前,易莫容有几分的犹豫,但还是接了过来。

    君如月蘸着墨水,下笔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挥笔既成。与普通墨水不同的金色墨水在那纸上发光,很快随着一起跳了出来,直接入到了那师兄的手中。

    “君如月?师妹,真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那师兄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如雷贯耳的大名,一时间百感交集。

    君如月也对着这个人有印象,但只是微微颔首,懒得言语。

    接下来,就轮到易莫容书写了,可别说是时辰,她可是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书写。她满脸尴尬,半弯着腰,写也不是,不写也不是。

    君如月见状,从她身后环住,一时间,两个人紧贴在了一起,易莫容只见那只漂亮的右手抓住了自己的手,毛笔在那纸上游走。

    名字很快也跳了起来,收到了那师兄的手中。

    这是隐仙派的追魂术,防止弟子遭遇危险或者逃亡使用的一种手段。而平日君如月总是跟着朱雀殿主一起行动,这是第一次走正规的途径下山,竟然是六年来的第一次。

    “易莫容,你是上次那只猫……。”师兄更为惊讶,当他准备愉快的跟着易莫容打招呼的时候,却受到了易莫容的攻击。

    她飞快的再度踩了一脚毫不知情的师兄,笑着说道:“没错,我就是上次那只妖怪。”回答的暧昧不清,但是也不愿意提起自己到底是什么物种。

    师兄有些莫名其妙的,不过还是客气的诉说了关于下山的注意事项。

    1:绝对不能动用仙法。

    2:绝对不能主动攻击凡人。

    3:一定要在三天之内回来。

    易莫容觉得这规矩也算合理,在跟师兄闲聊规矩的时候,君如月已经换上了一身衣服走了出来。

    虽然失去了道服的闪耀,但即使是粗布所制的衣服,也丝毫抵挡不住君如月的美感。

    易莫容觉得这换装根本没有什么必要,君如月的气势太强大了,就差脸上贴着‘我是隐仙派弟子’的招牌了。

    但这种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如月师姐,我去换衣服,”说着,她也走进了那间隔间。

    师兄自然不会错过这么近距离接触美人的机会,一时间叽叽喳喳不停,不过这君如月本来开口就很是难得,硬是没有回答一句话。

    易莫容听的偷笑,当她想要从那边挑选一件低调的衣服换上的时候,却发现摆在自己面前的都是男装。

    “师兄,没有女装了吗?”易莫容从里面出来,询问那个师兄。

    “奇怪,我记得还有啊,”那师兄满脸的疑惑,进去看了一圈,却发现真的没有,“难道是昨天那几个师姐穿走了,那这样子吧,你换上男装,也跟你师姐有个照应。”大师兄随意的丢了一件比较消的男装。

    易莫容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为什么她下一次山难得的可以穿的漂漂亮亮的,竟然还会遇到这种倒霉的事情!

    “恩,只能这样子了。”虽然有些感慨自己的运气之差,不过易莫容只得屈服,她拿着那件衣服刚想进去,却发现君如月也跟着自己走了进来。

    “师姐,是那个师兄太啰嗦了吗?”易莫容幸灾乐祸的眨眼睛。

    君如月美目扫了过来,不过看起来并没有在生气,反而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物说道:“你是我的师妹,不能委屈你,我们换下吧。”

    这君如月竟然是此等好人。

    易莫容无法想象君如月穿着男装的模样,不过光是感觉,不管这君如月是男装也好女装也罢,身边的她压力都很大。

    如此一对比,还是癞□□跟着天鹅的对比比较自然。想着,她摇了摇头,“没事的师姐,穿男装也一样,我还能当次护花使者。”虽然,易莫容感觉自己会是被保护的那个。

    君如月不在询问,她从那小房间出来,嘴角微微上扬。

    “真奇怪,我记得明明还有好多件,莫非昨天来的那几个师兄穿走了女装。”师兄还在那边自言自语,可他大概永远想不到,那一切都是君如月做了的手脚。

    恩,大概易莫容自己也不知道,这一生,究竟被这个君如月牵着鼻子走了多少次。

    很快的,易莫容也走了出来,内心有些忐忑不安的跟她们展示自己现在的模样。

    宽大的男装无法罩住她瘦小的身影,皮肤白皙,明显透着一种女孩子的柔弱感觉,长发被束缚成了男子发饰,左眼惯性的被头发挡住。

    这一看,就一眼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步伐大一点。”师兄提醒。

    “这样子?”易莫容照做,大步流星的走动,随着那动作,反而变得有力量了一点。

    “师姐,怎么样。”易莫容又看向了君如月。

    君如月伸出了纤纤玉手,将她那挡住眼睛的头发撩起,这伤痕对应,浑身上下就充满了凌冽气势。

    师兄应和着,现在的易莫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有着故事的剑客,若是有着这伤疤,平常人也不敢找她们的麻烦。

    易莫容有些不自在,但其他人都觉得这样子减少女子气,也就这么决定了。

    两个人出发,靓丽的背影很是相配,不过师兄一想到两个人都是女子,也就放了百万个心。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期待着下次还能跟君如月的相遇……

    求仙镇,距离隐仙派最为靠近的城镇,繁华无比,虽然人依旧为主流,不过近些年来妖怪也增多,但在隐仙派的庇护下,这里一向是国泰民安。

    易莫容六年了第一次下山,心中更是激动不已,不过为了不让君如月看笑话,易莫容的动作很是低调。

    路上行走,众人的目光总是在君如月与易莫容的身上转悠着,欣赏之余,却含着其他的情绪。

    易莫容懒得去猜测,她也不管别人是否看出她是女子,也就各种瞎转悠,但是什么也不买。

    君如月的目光偶尔会看了看,但是基本上都会显得毫无兴趣的模样。

    易莫容觉得口渴,刚想唤君如月去那边小亭喝茶,这一看,却发现前面有个女子摔倒在地。

    “姑娘,你没事吧。”易莫容着急的上前,却见那女子在看到她脸后神色转变,刹那间脸色苍白。

    “妖怪!妖怪!”声音撕心裂肺,好似被易莫容碰到会死了一般。易莫容觉得不对劲,她现在耳朵也没有露在外面,举止言语也像人一般,为何这群人类会吓成这幅样子!

    易莫容本想让这女子闭嘴,可那女子竟然朝着易莫容丢来什么粉状一样的东西。她只感觉到那粉洒在脸上格外的炙热,逼得她耳朵与尾巴不自主的跳了出来。

    那女子喊的更加厉害,还未片刻,竟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群穿着一样衣服的男子,手中持着棍棒刀具,将易莫容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

    自然,君如月置身事外,淡定的拿着被易莫容硬塞的糖葫芦,还被那些捕快安慰着。

    “姑娘,你没事吧。”

    “姑娘,你没受伤吧。”

    反而那个大喊大叫的姑娘被冷落了,全部人都围着君如月转悠。

    “……。”易莫容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她就是脸上多了个伤疤而已,竟然被这么粗鲁的对待。想着,她用着袖子擦了擦有些脏的脸,本想用一片真诚的眼神感化这群愚蠢的捕快,那捕快们竟然根本不给机会,直接冲上来对着易莫容就是舍身攻击。

    那种打法丝毫没有任何章法可言,好像是要跟易莫容拼命一般。

    易莫容虽然仙术没有,但好歹也学了点剑术,聚气发力,那长剑出鞘,对着眼前的人一阵空扫之后,长剑回旋,稳稳的被易莫容握在手中。

    那些捕快后退,相互对望着,毫无意外的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惊恐,看这样子下去也不是办法,其中带头的捕快说道:“竟然用妖术,大家不要怕,一起上!”

    说着,几十个捕快一起进攻。

    易莫容姿势变幻,将那刀背作为制胜武器,直接迎战,顶多打晕,却没有做出任何伤人的事情。

    可这群捕快却不同,各个拼了老命的猛冲,易莫容就算刚开始很轻松,只会入门剑术的她在多人的打压让易莫容渐渐的变得吃力。

    “师姐,你快帮帮我啊!”易莫容哭笑不得,觉得这眼前的闹剧不是办法。

    这一听,君如月将那手中的糖葫芦丢了过来,易莫容连忙接住,抬头一看,只见她如同蜻蜓点水一般的在这中间轻轻一踏,将靠近着自己的人完全震倒在地。

    感受到了巨大的冲力,他们夸张的在地上哎呀的叫唤着,眼里惊恐,但还是不停的朝着后面爬行着。

    看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旁边原本在看热闹的人群纷纷开始逃串,场面开始变得混乱不堪。

    易莫容被那现场的气氛所感染,但想着君如月如此强大反而用着一种看戏的心态欣赏。

    这个世界没有瓜子爆米花,她不自觉的tian了一下糖葫芦的糖准备排忧解闷,这一看,自己tian哪里不好,偏偏tian了君如月曾经咬过一小口的地方。

    刹那间,她的脸被烧的通红,她慌张的看了过去,还好,君如月还在跟她们对峙,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那小举动。

    但易莫容还是做贼心虚,将那糖葫芦放低点距离,仿佛,她刚才没有做过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一般。

    “竟然还有两只,大人说了,一定要抓活的!”这一批明显看起来要精明了许多,各个精神抖擞,看起来应该是这管着求仙镇的精英。

    可这些对于一个修仙者来说根本造不成任何的威胁,君如月双脚稍微迈开一小步,随之,那片什么都没有的空地下,凭空出现了一个八卦阵。

    半透明,冒着微微的蓝光,在君如月的脚下慢悠悠的旋转着。

    “上!”

    捕快们相互使了眼色,一同扑了上来,随着他们的跑动,这一次竟然从各个方面攻击,竟然好几个还会轻功!

    还未靠近,只感觉到空中多了一层无形的墙面,将他们全部弹开,君如月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威风凛凛,美不胜收。

    而如今,除去易莫容拿着糖葫芦看热闹外,这原本热闹的街道上再也没有了任何人。

    她们僵持着,又仿佛像是在拖延时间。

    “戊戌道长来了!”忽而,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那还在地上挣扎的人连忙爬起,循着那视线,就见一个穿着道士服留着山羊胡子的男人出现。

    在他身后,是一个微胖的男人,还有一对相互搀扶的母女。穿着得体,看来,他们的身份应该非同一般。

    “镇长莫急,待老朽做法除妖。”那戊戌道长明显就是个江湖术士,但还是有点本事,看易莫容弱的连妖气都没有半点,也就开始装模作样的念着乱七八糟的咒语。

    易莫容觉得好笑,手中长剑祭出,一个不留神,切掉了那戊戌道长的山羊胡子。直至那胡子落地,那戊戌道长才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胆妖孽,竟然!”他开始吹胡子瞪眼,易莫容对着这明显的神棍视而不见。

    “女儿,你看看,昨天晚上,是不是这个妖物。”那身后的母女也开始对话,明明是母亲岁数比较大,可那母亲明显的是在搀扶着自己的女儿。

    那双略带胆怯的眼睛扫过,那清秀的女子摇了摇头。

    “什么,闺女,你再看清楚点!”听这么一说,那镇长瞪大眼睛看着身后的母女,显然,她们是一家的。

    那女子还是摇了摇头,朝着自己母亲那边挤了挤。

    “闺女……,”镇长还是觉得无法相信,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被镇长夫人骂了。

    “女儿说不是就不是,都是你,明明女儿昨天晚上差点经历了那么可怕的事情,你竟然还非要带着她来认人!”这戊戌道长还没有跟易莫容开展,那镇长夫人反而插住腰间,对着镇长厉声叱喝。

    那镇长被骂的大气都不敢出,只得眯着眼睛去看。

    “看什么看,那么漂亮,一定是狐狸精变得!”看镇长盯的眼睛都直了,镇长夫人变得更加凶残。

    “不,夫人,她长得很眼熟。”片刻,求仙镇镇长终于想起了什么,连忙冲过去大喊,“打错人了,打错人了!”

    因为短小的奔跑路途让求仙镇镇长的额头上出现了汗,看上去更加的油光满面,他挤出了笑容,小心翼翼的询问,“请问这位道友,可是朱雀殿的君如月。”

    君如月点头。

    求仙镇镇长的态度变得更加毕恭毕敬,“上次在xx有幸一睹尊颜,没想到,竟然真的是道友。老夫乃是求仙镇的镇长,捕快们不懂事,还请道友海涵。”说着,朝着君如月微微鞠躬。

    君如月还是微微点头,同时手指微动,将求仙镇镇长弯下去的身子用着仙术浮起。即便没有接触,这动作已经让镇长高兴坏了。

    易莫容看着危机消除,朝着君如月靠近了几步,那镇长一看,就笑着诉说,“这位一定是道友的坐骑了,实在不好意思,最近有妖物横行,结果误会了你。”

    恩,易莫容很好的被当成了君如月的宠物,她刚想反驳,君如月已经开口,“这是在下的师妹,是一只狗妖。”

    易莫容心虚,但还是很配合的投过去了友善的目光。

    镇长看得又是一阵吃惊,感叹着隐仙派的变化,绕来绕去的套近乎半天,他又说道:“刚才惊扰了二位真是对不起,现在天色已晚,为了表达歉意,能否赏脸来老夫家吃一顿饭。”

    易莫容觉得君如月绝对会拒绝,当易莫容准备表达最后意见的时候,君如月又抢先开口了,“好。”

    这一次,她不得不多望了那君如月几眼,可那张绝色容颜,与平常根本没有差别。

    冷美人,美食,还有美酒。

    这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一点都不像一个镇长家里拥有的东西,易莫容不敢吃,总觉得这吃下去,她们好似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对面的一家三口也没有动,眼巴巴的看着,好似期待君如月开口之后,诉说他们的请求。

    不用想,这就是个局中局。

    易莫容以为君如月喜欢安静,讨厌这些麻烦的事情,没想到竟然这么主动。

    莫非是社会经验不足?这么明显的套也往下掉?易莫容想了又想,可觉得君如月不像那么好欺负的主,只能耐着心思等待下文。

    就在谁也不准备动筷子的时候,君如月纤纤玉手动,竟然主动夹了一块鱼肉给易莫容。

    “谢谢师姐。”易莫容也只得硬着头皮装着傻甜白,呵呵的笑出了声。

    “吃吧,吃吧。”镇长这才松了一口气,并且对着旁边的闺女使眼色。

    那闺女眼里为难,可看镇长的样子,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酒壶,“公子,小女子敬你一辈。”

    那一句话,听的易莫容更是一咳,她不就是换了个衣服罢了,怎么就这么被当成男人了。易莫容不解的抬头,却见那女子年约十三四岁,生的端庄可人。

    可能是感觉到了害羞,在敬酒的时候,一直望着下看,显然并没有看易莫容那张脸。

    这一想,易莫容心中舒服了几分,也就客气的接过酒来。君如月注意到了易莫容倒掉酒的小动作,看那女子想要给自己满上,她盖住了酒杯,那女子抬头,看君如月容颜,不由得面红耳赤,躲在了爹娘的背后。

    君如月很有耐心,自己也稍微吃了点眼前的青菜垫垫肚子,等待着眼前‘你推我我推你’的一家人诉说他们的请求。

    隐仙派与求仙镇自古以来相处的很好,山下也经常的送东西请求庇护,君如月虽然喜爱清净,可也是明白事理之人。再加上,她这次下山本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反而也就一切顺理成章的全部完成了。

    若说这最大的意外,大概就是易莫容突然间问自己借银两吧。

    君如月朝着那边一看,易莫容全然没有听镇长说话,一个劲的开始吃食物。

    但奇怪的是,她吃食的速度极快,动作却不失优雅,甚至让君如月产生了一种人就该如此吃饭的错觉。

    很多时候,君如月都觉得比起妖怪,这易莫容更像是人。但随着易莫容不自觉的tian爪子的动作,君如月有些忍不住,捧起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掩饰嘴角的笑意。

    可等到她喝进去的时候,才意识到了自己喝了陌生的东西。火辣辣的,让人觉得口中十分不舒服。

    看到这里,易莫容惊恐的睁大眼睛,偷偷的凑了过来,“呜,师姐,那是我准备偷偷倒掉的酒哎。”

    君如月终究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中计的那一天。而对方,明明根本什么也没有做。

    那酒本来就是镇长招待贵客用的烈性酒,还未一会,那红晕沾满了君如月的脸庞,看得更是娇艳。那镇长虽然也是个过半百的人,不过大概是从未见过那么俊的美人,瞪着眼睛都快出来了。

    易莫容只是负责吃,直至结束,这家人好客的竟然将她们留下住宿。

    仿佛理所当然的把她们套了进去,“寒舍简陋,只有一件房间了,只得委屈如月道友住在闺女房间了。”

    易莫容才不相信这么大的宅子就那么两间房,不用想,这几个人不好意思开口,干脆直接就进行了计划。

    “不用,我跟师妹一间就好。”君如月特地强调了‘师妹’两个字,说着,身体朝着易莫容贴了贴。

    易莫容半抱着揽住了她的腰间,香味袭来,易莫容更是觉得似曾相识,可她准备抓住那回忆的时候,却被镇长打断了。

    “不行啊,如月道友,若是你不帮忙的话,我闺女的清白肯定遭殃。”镇长说着,那张脸变得通红起来,两眼挤满了泪水,就差掉落下来。

    情感慢慢爆发,他们才诉说了最近发生的事情。

    近日来,出现了一个脸上带疤痕的贼人,不知道是人还是妖怪,多少女子遭毒手,而昨天,镇长担心自己的女儿去了看,却发现了闺房里晕厥的女儿。

    所幸的是发现及时,这才保住了清白之身。

    本来受伤的女子都是小家小户,根本没有引起重视,在镇长的家也遭殃之后,终于开始了全城搜索。结果,易莫容脸上的伤痕让人误会,导致了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

    “那贼人虽然失了手,但还是扬言今天一定要得到我的女儿的清白。如月道友,我就这么一个闺女啊,还指望她……。”那镇长老泪纵横,“我们真的不想再麻烦隐仙派了,可是,真的没办法了。”

    “爹,娘。”女子开始抱头与她们痛哭,这等场面,看得易莫容心中不舒服。

    君如月自然也不会好的哪里去,她还未享受正常人生活的一天,现在却也几乎一无所有。而如今,这种场面,对于她来说,是多么大的奢望。

    这等画面让君如月的酒醒了一半,指了指那个女子就说道,“莫容师妹,你睡她的房间。”

    易莫容本以为是商讨计划,不住的点头,可这一听,她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竟然又坑了。

    她,要睡那个女子的房间?要是那个采花贼采了她怎么办!

    易莫容的耳朵高高立起,神色越变越微妙。

    “真是谢谢这位道友了。”

    “我们全家,不,我们祖上也会感激你的大恩大德。”

    而易莫容还未蹦出一个字,她就彻底拒绝不了了。

    “……。”几个时辰之后,易莫容浑身僵硬的躺在了那张床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床板看,仿佛看着床板,她就能回到地球一样。

    这样子的情况僵持了许久,直至易莫容觉得受不了了,她才叹息一口气,突然间偏过了头,“师姐,你躺在我旁边的话,当诱饵的意义了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道友,上天吗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万言不值一块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言不值一块钱并收藏道友,上天吗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