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道友,上天吗gl > 第2016章 -08-30更新

第2016章 -08-30更新

作者:万言不值一块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我是至尊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易莫容怎么可能那么乖乖的束手就擒,看那长剑作势劈开,立刻朝着后面跳了过去。

    谁知,那只是个障眼法,在君如月长剑刺来的同时,她的另外一只手变出了金绳子,直接套上了那慑心铃的项圈环上。

    慑心铃很友好的接纳了这金绳子,易莫容只感觉到一股力量牵引,拉着自己距离君如月越来越近。

    看着两个人打了起来,黄龄很是开心的拍手叫好,苗翠花在旁边看着,着急的想要阻止,但根本没有勇气。

    “易姐姐,加油。”憋了半天,只得出声为易莫容加油打气。

    易莫容从被君如月牵制住行动的慌乱之中反应过来,那衣服忽而从她身上掉落,转眼之时,易莫容化身为猫,伸出了尖锐的利爪朝着君如月袭击。

    君如月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慌乱,两指轻轻一点,易莫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一下子就被君如月抓住了脖子上的那块软皮。

    毋庸置疑,易莫容又输了,她甚至不知道君如月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只得略带幽怨的抬头,却在不经意扫过的时候看到了苗翠花跟黄龄惊讶的眼神。

    对哦,她们似乎不知道自己的真身是一只猫。而这君如月,其实早就察觉,只是君如月没有说破,自己也没有道歉罢了。

    易莫容有点害怕,毕竟虽然这里提倡着人与妖平等,但多少还是对着妖怪怀有畏惧,尤其是,自己还是一直浑身漆黑的猫,在这个世界,更是被视为不祥的禁忌。

    君如月的眼神淡淡的扫过了一圈,将周围的表情收在眼底,最终还是解开了金绳子,很顺便的将易莫容的衣服收进了储物戒指之中。

    看这安静有些诡异,易莫容尴尬的挥舞着可爱的小爪子,一副看起来要抱抱的样子。

    漆黑的毛色,脸上明显的疤痕,怎么也跟卖萌扯不上任何的关系。易莫容自然也知道,可若是不这么做,她该怎么糊弄过去才好。

    看到这里,君如月手中的力度松弛,易莫容顺着掉在了地面上,她本想抬头狠狠的瞪君如月一眼表示自己的不满,却见苗翠花两眼放光的扑了上来。

    “易姐姐,你竟然是妖怪,原型好可爱啊。”她对着易莫容又是搂又是抱又是亲的,比起刚才在大街上的亲脸颊,完全是两个极端的动手动脚。

    可能正是因为是动物,所以才更加的肆无忌惮。

    易莫容不习惯跟着人类的那么亲近,可又不能用着爪子给苗翠花在她脸上来那么几下,只能用着爪子死劲的推着。

    这样子的举动却让苗翠花一点也没有收敛,看的旁边的黄龄突然间也产生了兴趣。

    “你是不是很想mo我。”易莫容这辈子第一次讲出来了那么不要脸的话。

    那黄龄神色动摇,高傲的将头扭向了另外一边。

    易莫容觉得非常好笑,于是更加在地上卖萌,引的黄龄不停的望着这边看。

    “真的不mo吗?如果你拜托我的话,我可以让你mo一下哦。”易莫容发现了她似乎猫形态也很受欢迎,稍微的有点兴奋过度。

    那黄龄迟疑了一下,“哼,为什么本公……我非要碰你……。”可她的手早已伸了过来。

    眼前黄龄的手真的要摸上了自己的头部,易莫容从苗翠花的怀中跳走。

    “就~不~给~你~摸。”她尝到了报复的快感,猫脸上挂着有些邪魅的笑意。

    那黄龄一听怎么不气,更是朝着易莫容又追又打。

    易莫容体形缩小但是身手变得更加敏捷,她像耍猴一样的耍着这个麻烦的大户千金小姐。

    “那边的道友,如果你抓到了这只猫妖,给你们的报酬加倍!”黄龄虽然有点功夫,可毕竟还是个人类,几圈下来,早已被易莫容折腾的气喘吁吁,她看着君如月,指着她说出了自己的命令。

    君如月也是心高气傲的主,对于黄龄的说法颇为不悦,不过她还是微微动手,还未用肉眼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易莫容已经被再度抓在了手里。

    可与刚才不同,这一次君如月更没有怜香惜玉,直接抓的是项圈。

    “我看你这下往哪里逃。”黄龄露出了孩童般调皮的笑意,易莫容只得眼巴巴的看着黄龄越靠越近。

    “小姐,热水烧好了,您可以沐浴更衣了。”镇长家的下人走了进来,伴随着她的声音,黄龄很快扑了上来,可眼前哪有什么君如月,黄龄一愣,发现自己扑的是苗翠花。

    “她们人呢!”黄龄被唬的一愣一愣的,甚至不知道刚才那一瞬间君如月到底是如何从自己眼前消失的。

    “刚才下人说水烧好了,如月姐姐就带着易姐姐去洗澡了。”这黄龄傲慢的很,看君如月跟易莫容这一出演的她心中更是痛快,不过来者是客,苗翠花还是说出了她们的下落。

    那黄龄一听,更是气急败坏的想要找君如月拼命,区区修道者,竟然敢戏耍她堂堂的公主!她怎么能忍,她怎么可以忍!

    想着,黄龄冲到了那边澡堂,不管那下人如何劝阻,却也要执意冲了进去。

    “这位小姐,我家老爷在沐浴。”那下人憋了一半的话终于说出了口,黄龄动作一顿,红着脸从那地方跑了出来。

    她心中有气啊,想要抄了这君如月跟易莫容的全家啊!可是……她没有任何的证据,若是胡来,只会当自己是个只会刁蛮任性的公主。

    不过,这一路上还长的很呢。黄龄的嘴角扬起皎洁的微笑,哼着小曲离开了。

    而另外一边,易莫容还被君如月揪着项圈一路走到了客房,她望着眼前木桶里装满的洗澡水,不由得心中感叹君如月的招数之狠,“我猜,她现在一定在想,这一路上还长的很呢。”

    君如月没有搭话,还是举着她。

    “如月师姐,你可以放开我了吗?”易莫容仰头,对着君如月发射着黑猫专属可怜动感光线。

    看那泪眼朦胧的小眼睛,还有下意识的微微弯曲的小耳朵,怎么不让人我见犹怜。

    君如月仿佛才意识到自己还抓着易莫容,手上的动作一松,竟然直接将她丢进了水桶里。

    “好烫,好烫,要死了!”易莫容在水中尽情的挣扎着,看着自己的脚怎么也无法着地,连忙变回了人形。

    她从那水桶探出头来,刚想说君如月谋杀师妹,却见君如月冰冷的目光扫在自己的脸上。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易莫容,这君如月在生气,可易莫容却不知道她到底在生什么气。

    “对不起。”她想,应该是自己装狗骗她的事情吧。毕竟,虽然她每个夜晚都会变成原型去陪伴她,但是从未脱口而出诉说那一句对不起。

    【洗干净。】君如月丢给她一条布,就直接开始打坐运功了。

    易莫容只得认命的洗刷刷,很快抹了几下就洗干净。她本是妖怪,若不是残留着人类的意志,就算几百年不洗澡还是非常干净,想着这君如月每次跟自己相处必定要让自己洗澡,易莫容怀疑她有传说中的洁癖。

    不过,自己本来就是做错了,易莫容也不能发火,可这么一想,总觉得哪里不对。

    易莫容在水桶里洗着,却感觉到了那水温开始慢慢的凉下,“师姐,我的衣服……。”她巴在那边,希望君如月能把她的衣服拿出来。

    毕竟,她现在的变身术级别还太低,不能直接连同衣服一起变没。

    君如月充耳不闻,专心打坐,易莫容觉得这君如月绝对小时候也跟现在一样不可爱,再加上家庭的变故心理扭曲,结果变成了这副冰美人的德行。

    想着想着,易莫容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摇身一变,又变成了猫形态。

    湿漉漉的毛发立刻出现,易莫容从那水桶之中跳出,将那块布用着嘴丢在地上,紧接着对着那块布拱来拱去,让那块布吸走自己身上多余的水分。

    易莫容偶尔抬头的时候,总能看到君如月的目光扫过来,她不知道何时早已不再运功打坐,就这么盯着自己。

    易莫容开始甩动身子,不停的卖萌,她知道君如月不是铁石心肠,说不定可以借此机会喜欢上猫,又是卖力的开始卖萌。

    卖啊卖,卖的易莫容觉得自己丢了好多重要的东西,可那君如月压根没有反应。

    半个时辰后,君如月终于有了动作,易莫容露出肚皮求抚摸,只听脑海里幽幽传来了一个声音,【把毛收拾干净】。

    “……。”易莫容无言的巡视,却见地上真的一堆自己的毛,只得认命的开始打扫。

    由于现在已经过了半天,黄龄决定明天在出发,若说听到这个最高兴的,自然就是苗翠花。

    “易姐姐,你今天晚上一定要跟我一起睡。”苗翠花想到了上次的遗憾。

    “好啊,好啊,我挺想念你……。”家的大床。

    后面的话易莫容可不敢说出口。

    若是自己跟着苗翠花一起睡,不用看到美丽冻人的君如月,也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变换各种姿势,易莫容怎么可能不乐意。

    “易……易道友,来,吃鱼。”相比苗翠花的平静,这镇长跟镇长夫人却吓了半条命,易莫容苦笑不已,却也只能埋头吃鱼。

    “翠花啊,虽然易道友人很好,但是却还是个妖怪啊,你们晚上还是不要一起睡吧。”镇长夫人在老远处警告了苗翠花。

    “我……。”苗翠花觉得委屈,可在家里,镇长夫人是最大的,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下来。

    易莫容第一次觉得自己听力好是一件很令人伤心的事情,不过,她也当不了多少年的妖怪,又很快的释怀。

    所以,她愉快的第二次放了苗翠花的鸽子,但她不能理解的是,为啥这镇长家这么大,客房却全部住满了!

    本来在隐仙派躺哪里都行的,可这求仙镇与隐仙派不同,这昼夜温差大,易莫容只得硬着头皮又找了君如月。

    【进来。】

    君如月对于易莫容的出现一点都不吃惊,开了点小门缝,放任着易莫容的进去。还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冻人,不过可能是因为临睡前,所以她穿的比较随意。

    “谢谢师姐。”有时候,易莫容觉得君如月挺好的,如果,可以在温柔点就更加好了。

    不过人无完人,易莫容也不是君如月的什么人,自然也不会要求那么多。

    “师姐,那我先睡觉了。”易莫容想要直奔主题,刚想踏上去,却又被君如月抓到了。

    可跟之前的对待方法不同,这一次勉强的半抱着,君如月帮她擦了擦四个爪子,这才直接抱在了床上。

    紧接着,君如月也脱掉鞋踏了上去,易莫容抬头,就能看到那好看的侧面,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非常眼熟,可每次她想要抓住那种熟悉感,又很快从脑海之中溜走了。

    被子的柔软让她变得昏昏沉沉起来,莎莎莎的翻书声音仿佛催眠曲一般,一个支撑不住,她睡着了。

    君如月的余光扫过,就见易莫容的睡颜,伴随着猫身的起伏平稳,仿佛也受到了蛊惑,她合下书本,也躺了起来。

    好温暖。

    这还是她们将近一个月以来,第一次靠的那么近,意识到了易莫容的温暖,君如月忍不住将她揽了过来。

    一人一猫,却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她们的呼吸节奏开始同步,可能是因为这样子的姿势让易莫容觉得不自然,在不知不觉中,她又变成了人形状态。

    君如月眼眸睁开,在意识到了拥抱自己的是易莫容后,最终往着她怀里缩了缩。

    也许,两个人会做同样的美梦,也许,她们会觉得这样子一起睡的感觉不错。但那些也许,都不是任何人能猜到的。

    但唯一能清楚的事情是:她们很快,会一起迎接新一天的到来……

    天刚亮,总有一种生物迫不及待的结束了夜晚的最后一刻,它喧闹的叫着,为了房内的人送去温柔而善意的提醒。

    “咕咕咕……。”

    易莫容灵敏的耳朵捕捉到了清晨的噪音,可她却一点都不想起来。她想要跟这被子缠绵无数次,可一想到自己要回到地球的事情,就逼着自己睁开了眼睛准备晨练。

    这一见,只见一张精致容颜就在她距离不到半分米的距离。

    易莫容吓得闭上了眼睛,总觉得她在睁眼的时候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噩梦。

    等等,先让她慢慢的回忆下。

    她记得晚上自己跟君如月睡得,是以猫形态,自己绝对没有喝酒那种不良习惯,怎么就这么又变成了人形?

    若是君如月看到自己那么不知羞耻的真空状态,不知道要灭自己多少次。这一想,易莫容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

    场景似曾相识,不过上次是怕君如月发现自己是猫,这一次,是怕君如月看到自己的真空,不管是那次还是这次,都是不得了的情况啊!

    易莫容为自己打了警钟,她必须要赶快变成猫形态避免这种尴尬,刚想默念口诀,对面的君如月竟然在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等易莫容再度眨眼的时候,君如月早已变成了冰美人的调调,不过眉梢稍微皱了起来。

    【你睡相真差。】君如月还是一如既往的简单粗暴,但是总能用简单的言语击溃易莫容的神经。

    “……。”易莫容刚想道歉,可又觉得哪里不对劲,自己昨天根本和君如月隔着十万八千里远,怎么可能挨得这么近。

    对,她的一直爪子扶着她的腰只是因为惯性,她另外一直爪子摸着玉兔也只是因为惯性……

    易莫容想哭了,她的爪子怎么可以那么不安分。

    心里想着,她念动口诀变回了猫形态,以百米速度冲刺,竟然一瞬间就消失在了房间内。

    因为慌乱,大老远的君如月就听到了易莫容发出的哀嚎声音。

    她的眼睛有些迷茫的对着那边看了看,直至好久好似才找回自己,慢慢的坐起身来。

    因为昨夜的睡眠长发有些凌乱,但却将君如月的美变得更加的充满着一种慵懒的调调,她低着头,却见自己的衣服竟然有些敞开,里面的水蓝色肚兜清晰可见。

    君如月笑了,好似完全忘记了其实是她自己觉得xiong口太闷才稍微打开的事情,全部理所当然的都怪罪在了易莫容的头上。

    至于那可怜的易莫容,还在某处瑟瑟发抖,若不是因为苗翠花喊她吃饭,估计她能躲个一辈子。易莫容变得越来越像猫,但是她自己却没有任何的察觉。

    吃早餐,收拾,道别,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易莫容也在这个时候变成了人形,换上了那一身男装,虽然女子气还在,但被那八字胡还有脸上的伤疤所衬托,却也多了几分的潇洒。

    但明明易莫容长得也不错,可此时此刻,她的表情有点复杂。

    对,在易莫容眼前的,是三匹马。

    本来御剑而行几日就可以到达的行程,可偏偏这个黄龄非要感受一下江湖人的浪漫,结果昨天晚上的讨论,一下子变成了以马为交通工具的结论。

    而如今,君如月跟黄龄都轻松的踏在了马背上,只有她,被眼前这只母马投来杀意的眼神。

    恩,母马是母的,易莫容也是母,呸,是女的。再加上是妖怪,虽然这只马并没有成为妖,但是却也是灵性之物,她在易莫容的面前不住的转悠着,那吐气的模样,好似再说‘你上来我就摔死你。’

    易莫容觉得这匹马太过高高在上了,可她不论用着吃的还是甜言蜜语,这马硬是不给她一点动摇。易莫容看着无奈,只好亮出了锋利的爪牙,又对着这只吃硬不吃软的母马威胁了半天,终于结束了这场闹剧。

    “易道友,你也太没用了吧,连马都看不起你。”在昨天那件事后,黄龄对易莫容的态度从不顺眼变成了非常不顺眼,旅途只要一停留,总会能听到黄龄在冷嘲热讽。

    易莫容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就不停的点着店里最贵的菜,吃死这个暴发户。

    那黄龄看着易莫容这副德行,虽然没有阻止,不过却在拼命的抢夺食物,这吃饭时间,每次都跟战场一样充满火花味道。

    至于君如月,其实早已不用了进食的需要,每当两个人斗争起来,总是充当着着风景角色。

    上路第一晚上,因为这该死的美人效应,易莫容不得不硬着头皮打趴下了三个登徒子,六个流氓。

    本来君如月只要小剑一挥,就能一下子搞定的,可这君如月,只要一有人来搭讪,她第一件做的事情就是挽住易莫容的小胳膊,让这导火线一触即发。

    易莫容心中那个火啊,“别以为你好看我就一直护着你!”结果骂了半天,易莫容还是什么也没有骂出口,她心中那个气啊,只得死劲的往着那些搭讪男人的身上发泄。

    第三天……

    易莫容终于受不了了,想着这沿途苍蝇无数,决定要将君如月的美貌封印起来,在这个留宿的夜晚,她终于将君如月骗了出去,美其名曰:散步。

    说是散步,其实是将君如月拉到了最为热闹的街道,用着黄龄的银两,寻找着能让君如月变丑的东西。

    “这位姑娘好生美丽,来人啊,把店里最贵的衣服拿来。”

    “这位姑娘真好看,这是我珍藏的胭脂,便宜卖给你。”

    “这位姑娘真俊啊,有没有兴趣当我们迎春花的头牌。”

    一路上,这拉着君如月出来反而成为了反效果,跟乞丐一样的脏衣服没买到,可以涂黑皮肤的胭脂更没有,就连路过个什么楼,也变成了这副凄惨模样。

    “跟着如月姐姐出来真好,买的都是好东西。”而最坑的是,黄龄那个败家的,竟然全部都买了回来。

    这几日下来,黄龄成功的被君如月的简单粗暴收复,一声声的姐姐叫的要多甜,就有多么的甜,“猫,姐姐长那么好看自然是要给人看的,你非要如月姐姐扮丑干什么?”

    易莫容心中有着怨气,“她那张脸我看就好了,给那么多人看干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道友,上天吗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万言不值一块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万言不值一块钱并收藏道友,上天吗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