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无双,拐个萌狐回家香 > 第147章 真相,一切都是欺骗【6000+】

第147章 真相,一切都是欺骗【6000+】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是士兵将犯人一个一个推进岩浆内,四处飘荡着他们的惨叫。

    苏锦绣看到这一幕,突然响起,当初看到龙渊剑的场景,当时龙渊剑就像岩浆中的那把宝剑一样,静静的伫立在那里。

    “他在做什么?”苏锦绣拉着沐天璟的不解的问道。

    “凝剑魂。”沐天璟眼睛深邃的看着这一幕,他的反应没有苏锦绣和风十里那么大,毕竟他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看过太多的杀戮,这千人的死,真的在他的心里翻不起波澜。

    “剑魂?”苏锦绣眼中泪花闪烁。

    突然间苏锦绣像是想到了什么,抓/住风十里的衣襟,大声质问道,“风十里,我问你,那日在灵剑宗练剑魂的人是不是风云默?偿”

    苏锦绣的问题让沐天璟眉头皱起,灵剑宗的那事,沐天璟至今一直耿耿于怀,当初若不是那件事苏锦绣也不会入宫,那她就不会嫁给刘子澈,他也不用像现在一样为难。

    苏锦绣的突然而来的问题将风十里惊住,他不知道苏锦绣是怎么通过这事,联系到风云默练剑魂那件事的。

    “你说啊!”苏锦绣手中用力,脸上已经挂满泪水。

    “是...云默,那件事是云默做的。”风十里没有底气的回答道。

    “真的是他,一千年前他用这千人练剑魂,一千后居然死性不改,还练剑魂!”苏锦绣直接将风十里推开,她的眼中满是失望。

    “仙女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云默现在已经知道错了,你能不能帮我把云默救出来?”风十里走到苏锦绣跟前,可怜巴巴的解释道。

    “不用救我了,我没事。”风云默的声音在风十里的身后响起。

    风十里听到这声音心中一喜,回头,风云默的容貌印在他的眼中,“云默...”

    风十里直直扑向风云默,像个孩子一样在风云默的胸前哭泣。

    “十里,我没事,现在我带你离开他们。”风云默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看着风十里。

    “云默...你能不能和仙女姐姐好好说说?你道个歉说不定仙女姐姐就原谅你了,我不想你们成为仇人。”道。

    “现在恐怕我们和她只能是仇人了。”风云默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看着风十里。

    “为什么?”风十里不解的问道。

    风十里声音还未落下,几人身后的岩浆突然喷发,宝剑从岩浆中飞出,这一刻地动山摇,山崩龙啸。

    “怎么回事?”苏锦绣听到声音赶紧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远方的情景。

    还没有等人回答苏锦绣,平阳王已经将宝剑握在手中,站在高山之巅,有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孤赐名龙渊,从此之后你和孤一起征战四方!”平阳王的声音响彻天地。

    “龙渊?”苏锦绣慢慢悠悠的喃昵道,突然间苏锦绣眼睛一寒,将风十里拉到身边,警惕的看着风云默。

    “风云默,你是不是已经恢复记忆了?”苏锦绣质问道。

    “还没有,只不过,我现在想要什么我已经知道了。”风云默嘴角扬起一抹笑意,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苏锦绣。

    “要什么?”苏锦绣问道。

    “你和天下。”风云默上前就要抓苏锦绣,这时风十里站出来打落风云默的手。

    风十里声音颤抖着问道,“云默,你的寒毒是不是解了?你是不是和他做了什么交易?”

    “呵,交易吗?我们俩应该是主仆关系吧。”风云默不屑的回道。

    “你刚刚也看到了,一千年前他是我制作出来的,现在他来找我,有何不对?”

    “可是,云默...”风十里还想说什么,龙渊的手一挥,几个人瞬间换了地方。

    “现在让你们看看你们和王的关系吧!”龙渊大声喝道。

    苏锦绣看着身边的场景,心里一惊,这个场景她看到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一幕她可谓是非常熟悉。

    风十里对眼前的场景更加吃惊,“降香姐姐?”

    风十里悠悠说出一句话,他的声音很小,还是让苏锦绣听到了。

    苏锦绣抓/住风十里的手臂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降香姐姐。”风十里重复一遍。

    苏锦绣眼睛一寒,不可思议的看着风十里,“是你?梦里的那个人是你?”

    风十里在猜测苏锦绣问道是何事时,这时他们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和一个浑身是白色头发的男子。

    男子牵着女子的手,脸上带着说不出的笑意,“降香姐姐,人间的帝王真的会在这里吗?”

    “那是自然,我们看一眼就离开这里。”女子朝男子一笑,便放开男子的手,在前面小跑起来。

    山谷里回荡着女子的声音,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突然间一支部队从谷外进入,将女子抓/住,骑着马穿着金色龙服的男子用宝剑挑起女子的下巴问道,“白泽呢?把他叫出来!”

    女子眼睛惊恐的看着男子,闭口不语,这时男子嘴角扬起一抹冷笑,“不说是吗?孤有办法让你说。”

    “来人,打到她说为止。”金色龙服的男子下达无情的命令,下一瞬间女子被带着刀的人围住,那些人拿着剑鞘直直落下女子的身上。

    白发的男子这时才出现,将那些人推开,把女子抱在怀里,“降香姐姐,我不要你死,走,我带你回家。”

    女子朝白发男子一笑,“白泽,快走,他们是抓你的。”

    “我不走,我要带你离开。”白泽一口拒绝到。

    “我叫你快走啊!”女子踉踉跄跄起身,将白泽推出包围圈。

    “降香姐姐!”白泽挣扎着要往里冲,被侍卫无情的拦着。

    “杀了这个女子。”金色龙服的男人嘴角带着邪笑看着白泽。

    “把白泽绑到孤的皇宫里去,孤要让天下人知道,孤是盛世之主,白泽亲自捧锦书出山了。”金色龙服的男子说完大笑一番。

    这个自称是盛世之主的男人正是杀了千人炼出龙渊的人,平阳王黎温瑜。

    侍卫听了黎温瑜的话,纷纷抽/出宝剑砍向女子。

    女子倒在血泊里,眼睛始终看着白泽,“白泽...快走...”

    白泽被侍卫压住,无法放抗,看着女子死在自己的眼前,“降香!”

    白泽悲痛的哭声让林中的野兽呜咽,黎温瑜察觉到这一点,赶紧下令将白泽带走。

    一队人马浩浩汤汤的离去,苏锦绣看到这里眼中已经浸满了泪水,“白泽...”

    “阿绣,白泽是神兽可以轮回的,别哭了。”沐天璟在一旁将苏锦绣搂在怀中安慰着她。

    “哈哈,现在你们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龙渊往前一步冷冷的看着苏锦绣和风十里。

    “告诉你们好了,你是死去的降香,而你就是被抓的白泽!”龙渊的话无情的将真/相揭开,将风十里打击的体无完肤。

    风云默的前世是平阳王黎温瑜,风十里的前世是白泽,也就是说风十里这几年一直在保护自己仇人。

    风十里失魂落魄的后退一步,再看向风云默时,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对风云默的依赖,反而是提防和恨意更多。

    “十里,怎么这么看着我?这都是千年之前的事情了,此生此世我是不会这么对你的。”风云默眼睛有一丝的蛊惑。

    风十里步步后退,直到停到苏锦绣的跟前才停下,“云默,我们俩从此恩断义绝,我们再也不是兄弟了。”

    风十里决绝的眼神看着风云默,风云默一点都不在意,反倒是轻笑一声,“十里,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胡闹啊。”

    “风云默!我这次是认真的!你前世杀了降香姐姐,今世你三番两次的想杀她,你真的当我不知道吗!我在你的眼中就那么傻吗?若不是当初我说过仙女姐姐可以解你的寒毒,你是不是早就把她杀了!”风十里对风云默大声吼道,声音全是质问。

    这问话让苏锦绣睁大眼睛,她都不知道风云默曾经想杀过她,现在想想就好怕怕,她居然在失忆的时候和那么危险的人在一起。

    “原来你知道我留下的她的原因,那你是不是也知道我留下你的原因呢?风十里。”风云默嘴角带着笑意问道。

    风云默的问话让风十里微微愣神,眼中带着一抹不信,“为什么留下我?”

    “因为你会医术,而你/娘是周国公西家的人,估计你连自己的娘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真是白给她当儿子那么多年。”风云默的话带着嘲讽,同样他的话无情在风十里的心中扎了根针,刺的风十里心脏都快要麻木了。

    风十里突然间大笑一番,就像疯了一样,他笑自己白活了那么多年,笑自己这么多年被一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玩弄手掌之中。

    苏锦绣看到风十里这样,有些心疼,出声安慰道,“十里,别这样,你还有我,我还是你的仙女姐姐,这辈子都不会骗你的仙女姐姐。”

    苏锦绣的话让风十里好受一些,他直接扑到苏锦绣的坏了放声痛哭,“仙女姐姐,我就觉得叫你第一面觉得熟悉,遇到你之后我就一直做着别离的梦,梦里的女子哭的撕心裂肺,让我快走,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现在知道了,谢谢你前世救我,谢谢你前世认识我。”

    苏锦绣轻轻拍了拍风十里的背打算说些安慰他的话,嘴巴张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这时原本只有降香一个人躺着的地方,突然间出现一个男子,沐天璟原本就十分警惕的看着周围,他怕龙渊搞小动作。

    看到那个男子出现时,沐天璟拉了拉苏锦绣的衣袖,“阿绣,又来了一个人。”

    沐天璟的话让苏锦绣抬头看向一旁降香的尸体,风云默也朝那里望去。

    只见那个男子有些可惜的叹了口气,将外衣解下,给降香盖住,在众人以为男子会这个时候离去的时候,男子突然将尸体抱起,走到林中,徒手挖了一个简易的坟,将降香埋进去,留下了无字碑。

    “姑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在下只是觉得死者为大,还是入土为安的好。”男子朝坟墓一拱手,便离开了。

    苏锦绣看到这一幕,眼睛微微闪烁,“前世有人将我埋了?”

    “看样子是。”沐天璟朝苏锦绣一笑,轻昵的揉了揉苏锦绣的头发。

    “哼,不知道今世你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有人埋你在这里。”龙渊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风十里直接出口骂道。

    龙渊也不气,走到风云默的跟前,恭谨的说道,“王,白泽既然已经现世,现在将白泽抢来,天下就又是我们的了。”

    龙渊的话让风云默的眼睛轻眯,他现在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做,他原本过来就是为了解了寒毒,如今寒毒解了,他似乎也要走了,可是现在他知道了这么多事,好像注定这一世不能平静了。

    风云默闭上眼睛,像是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心,再睁开眼睛时,他的眼中带着杀意,“带走风十里和苏锦绣,杀了沐天璟!”

    的话让风十里心痛,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风云默会这样做!

    龙渊得令,他像是怕风云默后悔一样,直接变成宝剑飞到风云默的手中,劳劳吸附着风云默的手。

    此时的风云默拿着宝剑就朝沐天璟攻去,沐天璟慌忙躲闪,苏锦绣赤手空拳就同风云默大打出手。

    “阿绣,带着风十里离开这里。”沐天璟将苏锦绣推到一边大声说道。

    “我不走。”苏锦绣说着冲向风云默,直接和他面对面的搏击。

    风云默轻蔑一笑,手中宝剑挥舞,直接落下苏锦绣的肩膀,苏锦绣的嘴角扬起一抹笑意,徒手抓/住风云默的剑,对沐天璟的喊道,“天璟,上!”

    沐天璟眼睛微红,提剑朝风云默刺去,风云默要将剑拔/出,苏锦绣却死死的抓/住宝剑,不让风云默得逞。

    苏锦绣的手上鲜血滴落,她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风云默,我在这里怎么可能让你伤害天璟。”

    “哼,太天真。”风云默冷笑一番,抬脚将苏锦绣踢飞。

    随即风云默转身迎上沐天璟的宝剑,一时间火光四射。

    风十里跑到苏锦绣的跟前,将她扶起,“仙女姐姐,我太没用了,不能帮你的忙。”

    苏锦绣强撑着疼痛,朝风十里扯出一抹笑意,“没事,要相信天璟。”

    苏锦绣话音落下,沐天璟从天而降,落在苏锦绣的旁边。

    “天璟!”苏锦绣顾不得自己的伤,跑到沐天璟的跟前,此时沐天璟浑身是血,而远处的风云默就像没事人一样站着。

    “是龙渊剑,我们打不过龙渊...”苏锦绣将沐天璟扶起,略微担心的说道。

    这时苏锦绣的耳边,阿彩的声音响起,“主人,别怕,让白泽现身,你们两个可以打过龙渊的。”

    “风十里现在记忆都没有恢复,怎么可能成为白泽!”苏锦绣语气里带着焦虑,她看不得沐天璟受伤,沐天璟的伤让她的心里完全没有了主。

    沐天璟是她的希望,现在沐天璟都打不过龙渊,她怎么可能打过龙渊。

    “十里,扶着他。”苏锦绣冷冷说道。

    她弯腰捡起沐天璟的掉落的宝剑,朝风云默杀去。

    “主人,不要啊!”阿彩的声音带着担心,她知道苏锦绣肯定打不过龙渊,但是她也不希望苏锦绣死在龙渊的手中。

    苏锦绣不管不顾的朝风云默冲过去,这一下真的把阿彩急坏了,只见阿彩突然现身,跑到风十里的跟前。

    “白泽,恢复记忆吧,救救降香。”阿彩大声喝道,手在风十里的眉心一点,一道金光没入风十里的眉心中。

    突然间大风四起,阿彩的身影消失不见,风十里的一头黑发,瞬间变白,他的手中/出现一把纯白色的宝剑。

    “降香!”风十里大喝一声,身影晃动,下一瞬间他的身体出现在苏锦绣的前面。

    “降香,回去,这里交给我。”风十里对苏锦绣深情款款道。

    “白泽?”苏锦绣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看着风十里。

    “是白泽也是风十里。”风十里朝苏锦绣一笑,随即他提剑飞起,朝风云默刺去。

    “风云默,我们的恩怨是时候算清楚了。”白泽剑指风云默,眼中带着杀意。

    “我们的恩怨不就是她吗?”风云默指着苏锦绣不以为然的说道。

    “她是其一,还有其二呢!你难道不想知道为何我轮回后没有去找降香,而是和你在一起?”风十里无情的声音穿透风云默的身体,风云默眉头微微皱起,他的记忆没有恢复,他实在不知道千年之前他还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既然你记不起来了,我就告诉你,让你知道我今日杀你,是为了什么!”风十里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风十里的话音落下,龙渊现身,和风十里对视,“不用你告诉王,现在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切,只是你难道还想看一次自己惨死的样子吗?”

    “哼,不就是死吗,我白泽可是不死之身,可以永生永世的活着。”风十里轻哧一番。

    另一边苏锦绣将沐天璟抱在怀中,给他把伤口包扎了一番。

    两个人带着伤,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场景的突然变换。

    原本在林中的场景,突然变成了在皇宫里。

    皇宫的大殿上,白发男子被定在墙上,平阳王则是在一旁带着笑意问他,“白泽,孤问你,孤可是盛世之主?”

    “呸!就凭你还是盛世之主?你配吗?”白泽朝平阳王吐了一口吐沫,眼中带着深深的厌恶。

    “呵,锦书在这里,不管孤是不是,明日早朝你要捧着锦书三拜九扣的出现在金銮殿上。”平阳王不怒反笑道。

    “你做梦!”白泽轻哧一番,不耐烦的闭上眼睛,不再看这个让他恶心的男人。

    白泽的态度让平阳王大怒,直接拿起一旁的骨鞭抽在白泽的身上,“你捧不捧锦书?”

    “不捧!”白泽傲慢的回到。

    “那你可能要死在孤的殿中了,和孤终身作伴。”平阳王嘴角带着算计,看着白泽。

    “死在哪里,我都不会帮你的,我要让天下的人都讨/伐你,你这样的王,人人得尔诛之,你才称帝不到一个月,皇宫中死了千人,战场上死了百万人,无辜的百姓你都不放过,居然屠城!他们何错之有?为何要杀他们!黎温瑜你根本不是人,你就是一个恶魔!”白泽将平阳王的罪行讲出,平阳王的眉头微微皱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锦绣无双,拐个萌狐回家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纪九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纪九卿并收藏锦绣无双,拐个萌狐回家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