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商战教父 > 第八百九十七章 蚕食木门实业(上)

第八百九十七章 蚕食木门实业(上)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八百九十七章·蚕食木门实业(上)

    【四千字大章】

    齐洛眼神之中的光芒尤其古怪,这种色泽,既不是绝对的顺从,也不是坚决的反对,而是一种游刃有余,从容不迫的味道,他依旧沉稳地开着车,眸子深处,冷静到有些让人无法理解。。ybdu。

    “就在前面转角的位置停车吧,然后你就可以回去做你的事情了,记住我说的话。”尤利西斯指了指前面的路口,纤纤玉手,轻轻一点。

    “你接下来要去哪里。”齐洛看似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包烟来,含住一根。

    可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齐洛嘴巴刚刚接触到烟蒂的时候,忽然尤利西斯探过身来,速度奇快,就连齐洛都无法反应,接着立刻就被她制服,手里面的那盒烟被尤利西斯夺了过来。

    “你做什……”齐洛有些恼怒,眼神之中火花溅射,但这句话还没有说完,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的脑袋上被一把枪抵住了。

    “你是想要把我下车的位置给录下来吗?”尤利西斯手里面的那把手枪轻轻发出一声上膛的脆响。

    齐洛立刻明白过来,他现在的这个动作,在尤利西斯这种极其敏感的人看来,的确有些值得怀疑,毕竟对方是有着间谍素养的女人,他轻松地笑了笑,摇着头缓缓道:“即便如此,你也不敢开枪。”

    “哦?”尤利西斯笑容玩味,眼神微微一动,缓缓道:“为什么。”

    “我的脑浆会溅射到玻璃上,到时候场面绝对会壮观到你无法想像,而这里是繁华的夜生活区,开着一辆血腥的车在京城招摇过市,你真是把这现实当成了《低俗小说》不成?”齐洛笑容优雅,丝毫不畏惧尤利西斯手里面的那把枪。

    的确,虽然现在是夜晚,但毕竟他们现在身处的位置是人流攒动的夜店一条街,灯如白昼,不说处理脑浆的问题了,就是手枪的枪响,也没法轻易隐瞒过去,现实里面的消声器可不是电影那种“咻”的一声锐响就结束了的,在这里开枪肯定会惊动不少人。

    就是当今的朝廷的那群王爷、太子爷、大公主,估计也不敢在京城这么胡闹,要知道,前不久京城有位开车撞人的太保,就是当街亮了一下枪,还特么是模型,都被关进去了。在天朝,尤其是在京城,是稳定压倒一切啊。

    所以齐洛料定死了,即使是这群来自“约克郡”的暴徒们,也不敢在这块土地上肆无忌惮,胡作非为。

    尤利西斯表情淡雅,一只手持枪,一只手却把玩着从齐洛手里面夺过来的这盒烟,观察了一阵子之后,尤利西斯笑容打趣,她缓缓道:“抱歉,职业习惯,你这盒烟里面没有针孔摄像头,你拿去吧。”

    说完,尤利西斯松了手,把那盒烟丢给了齐洛。

    齐洛脸上依旧没有什么惊惶的表情,他漠然地盯着尤利西斯,目送她下车离开,然后自己冷嘲一声,开车走人。

    ※※※

    第二天早上,陈铭始料未及,等他从木门实业高层办公室配套的卧室醒过来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传来葛飞一行人的兴奋呼喊声,他赶紧去开门,瞬间映入眼帘的是葛飞、杨伟两人一副小人得志的奸笑表情。

    “怎么了?这么愉快的样子?”陈铭问到。

    “陈哥,大好消息啊。”葛飞笑着说道。

    “怎么?”陈铭一愣。

    “我已经收到风声了,我们木门实业有一位股东,今天早上会放出手里面所有的木门实业股票,大概有百分之七的样子,待会儿股市一开盘他就会全部抛空。也不知道什么缘由,反正他很着急着套现的样子。”杨伟笑眯眯地说道,眼神之中有些狂喜。

    “对,只要我们能够拿下这百分之七,我们手里面就有木门实业百分之四十七的股份了,只要再想办法搞定最后的百分之三,那么我们会立刻拥有整个木门实业的一切决策大权,就是股东大会都不能制约我们,因为股东大会的所有成员股份加起来,也没有我们多。”葛飞相对而言比杨伟冷静,但那副奸笑的表情始终没有落下去。

    “原来如此。”陈铭点了点头,思索片刻,缓缓道:“难怪你们这么兴奋,其实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而且不仅如此,你们信不信,待会儿还会有百分之五的木门实业股份送到我的手里面来。”

    “哦?”葛飞眼神惊讶,满是期待。

    “还有这种好事?天啊,陈哥,你就出去了一个晚上,而且还是说要去调查纤灵的事情,结果一回来就带哥这么利好的消息,你让我们哥几个真有些措手不及啊!”杨伟惊喜道。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葛飞问到。

    “这是和曹家的一次合作,虽然我知道这有些与虎谋皮的味道,但我们想要在京城站稳脚跟,甚至于长足的发展,必须如此,否则一旦等到木门狂澜回归,我们还没有彻底控制住木门实业的话,肯定会被翻盘的,之前的一切布局,全部付之东流。”陈铭皱了皱眉头,语态有些紧迫。

    “嗯,我赞同,不过以后有这种大方向的决策的时候,还是记得跟我们兄弟几个商量一下。毕竟我们一起出谋划策的话,成功的几率会高出很多。”葛飞认真地分析了一下陈铭的做法,基本上还是表示赞同。

    “反正我支持陈哥的行动,之前一直跟着陈哥走,就没有出过岔子,这一次我相信也不会,我们肯定能够走出去的。”杨伟也点了点头,表示支持。

    “昨晚曹家的曹珈蓝找我合作,也是临时起意,我都来不及通知你们,就已经全部敲定下来了,看样子,曹珈蓝也很急迫,她不惜抛出百分之五的木门实业送我,这种做法,看得出来她的紧张。”陈铭眼神严肃,一板一眼,继续道:“不过代价也有,但不用现在来偿,我们必须要联合他们曹家,跟鲜于家干一架,这就是代价。”

    “这个代价有些大了,不过眼下我们最重要的是解决木门实业的归属权问题,必须要内部稳定,甚至于完全让木门实业去木门家族化,留在这里的人,必须是效忠你陈铭一个,而且不能对以前木门家族的那套领导班子还抱有幻想。”葛飞摸着下巴,思索着说道。

    陈铭没有说话,他似乎也在沉思着什么,良久,他晃悠悠走回自己的房间,把衣服换好,然后走出来,看了看手表,道:“葛飞,现在不急着思索对付曹家和鲜于家的问题,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把那百分之七的木门实业买下来,否则一切都免谈。”

    “我知道,这才是最紧要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如果这一步走不出来,我们一切都免谈。但是木门实业的百分之七,价值不菲,而且我们现在手里面可没有那么多闲钱来买,因为之前我们收购木门子文抵押在财务公司里面的百分之四十木门实业,已经几乎花光了我们所有的钱。”葛飞郑重其事地说道。

    “我打个电话。”

    陈铭想也不想,脑海里面第一个主意就是齐洛,他现在在京城最大的人脉就是齐洛了,也是陈铭认为最靠得住的一个。

    电话很快接通,齐洛爽朗的笑声响起来,“陈铭,我就知道你要给我打电话,收到消息了吧?哈哈哈……那个死胖子已经放出手里面的木门实业股份了,等今天早上股市开盘,你立刻开始抢,到时候保守估计,你至少可以抢到九成,因为毕竟这个消息传播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