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禅仙 > 第十章 木隐于林

第十章 木隐于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生宗的西北方,一座山峰被劈成两半,中间的悬崖足有十丈宽,将山峰隔成了两座独立的山头。

    左边的山峰植被茂盛,从远处便可看见袅袅炊烟自阁楼中冒出,缥缈在峰谷之间,宛如世外桃源。隐隐可见肥硕的灵禽灵兽穿梭于丛林中,神态惊慌。

    右边的山峰则种满五谷和药田,在山峰顶上,有几排巨大的木制酒桶,每个酒桶都有水井大小,堆放在一起,占据了峰顶大半面积。

    这两座山峰,就是长生宗最独特的存在,酒池和肉林。

    酒池峰上,一个瘦弱的少年靠在酒桶上,看起来虚弱不已,他拿起脖子上挂着的葫芦,微微嘬了一小口水,然后闭着眼睛,呼吸悠长。

    “这日子,啥时候才是头,唉……”少年唉声叹气着,从腰间摸出两个小白玉瓶,随意打开,倒出几颗白色小药丸,顿时目露惊异。

    “这是?怎么可能!”少年猛的站起,睁大眼睛盯着手心上的药丸。

    “小进,你大呼小叫什么?”一个黑衣老者晃晃悠悠地走来。

    “师…师父,没,没什么。”少年急忙将手背在身后,吞吞吐吐地答道。

    “嗯,今日甘洛酒酿造了几桶?”

    “两桶……”

    “不够,不够,快去接着酿造,别偷懒。”老者拎着一个酒葫芦,边喝边往一旁的洞府走去。

    “是……”少年目送老者离开,转过身,小心查看着手里的药丸。

    “居然是灵濉丹,足足十二颗,小凡哥,这恩情可大了,让兄弟怎么报答啊……”

    好半响,少年才收回目光,将药丸装回玉瓶内,郑重地收进了怀中。

    ……

    杂役峰的废灵楼内,林凡仍旧藏在巨型铁葫芦中,这里面几乎成了他的修行洞府。

    “还是不行,到底是什么原因,刚才明明是隐身了。”

    林凡尝试了很多遍,刚才那种透视身体的感觉再也没出现,仿佛那根本就是他自己的错觉。

    “不可能,如果是错觉,那司马彭他们也同时发生错觉了?”

    林凡明白,司马彭轻易便能凝聚灵气大手,可见他的修为十分恐怖,以他的灵识,仅凭一片草丛是无法隔绝的。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穿过草丛之时,自己确实隐身了。

    联想到菩提树心的变化,林凡感觉像抓住了什么,突然,他一拍大腿,暗道自己糊涂。

    “再去找片草丛试试不就知道了?”

    林凡立刻爬出铁葫芦,将废灵楼的大门开了条缝,确认外面无人,这才小心地走出,朝不远处的野树林跑去。

    “林凡!”

    “嗯?”

    林凡回过头,本以为是杂役处的师兄弟在喊自己,却发现身后竟是司马彭的手下,那个矮小青年丁鹫。

    几乎是本能反应,林凡没有理会身后的叫嚣,直接朝树林冲去。

    “哼,真是属乌龟的,有本事别跑!”

    “傻子才不跑呢,我又打不过你们,留下找死啊!”林凡不禁腹诽道,脚下的速度再次提升。

    眼看树林就要到了,只要隐身是真的,自己就能平安。

    “呵呵,你自己找死,就没办法了。”丁鹫生生停住脚步,竟不再追赶,而是拍了拍储物袋,顿时飞出一把银色小剑,那剑瞬间变成近一米长,朝林凡射去,速度飞快。

    此时林凡已经跑进了树林,他四处查找着草丛,口中不断嘀咕着“隐身,快隐身,拜托一定要成啊!”

    银色飞剑转瞬即到,直直朝林凡的后脑刺去,林凡感到身后袭来强烈的凉意,即使没有回头,也是大惊失色,心道性命不保。

    “我恨啊,我才刚刚凝气,如果给我时间学会法术,一定不会死!”

    林凡朝下趴去,希望能躲过那把飞剑,但是没用,飞剑在空中生生掉转,又向下刺来。

    “真…憋屈,怎么不管遇见谁都要杀我,我天生就长着一张挨杀的脸?”

    林凡睁大眼,望着天空,在视线中,一点银色光辉变得无限大,几乎遮挡了整片天空。

    “噗!”微弱的声音响起,银色飞剑终于刺中目标。

    丁鹫冷笑着奔来,看见飞剑,顿时脸色一变。

    飞剑确实刺中了,只不过是刺进了土中,而地上,哪里有林凡的影子。

    他四下张望,没有任何发现,只要兴趣缺缺地拔出飞剑,收进了储物袋,再次望了眼四周,便转身离开。

    待他刚走,飞剑刺中后留下的土缝,突然冒出一股鲜血。

    林凡的身体渐渐浮现出来,在他的左肩上,衣服被浸透成红色。

    “哈哈,哈哈,是真的……”

    林凡赶紧站了起来,顾不得肩膀上被飞剑划开的伤口,傻乎乎地笑了起来。

    也不怪他,这可是传说中的隐身,此时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换成别人,没准比他还要激动。

    说起来,林凡真想感谢司马彭,如果不是他,林凡肯定不会发现自己能够隐身。

    忽然,林凡止住笑,冷眼望着前方。

    丁鹫拎着银剑,三角眼眯成一条缝,缓缓走来。

    “实话说,我很佩服你,一个小杂役而已,居然两次从我眼皮底下逃脱,这不得不让我好奇,你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不要说,等我杀了你,自然会知道……”

    “唉,大意了。”

    林凡脸色冷峻,刚才的欣喜瞬间冷却,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冷静,今天可能真会死在这里。

    “别告诉我,你连武器也没有。”丁鹫傲慢地说道,似乎抱着戏弄林凡的心思,并没有着急动手。

    “武器?当然有。”

    林凡拍了拍储物袋,从里面取出几瓶小黄丹,看也没看,全部倒进了嘴里,吸收灵气恢复虚弱的心脏。

    然后他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此物灰黑无光,半米多长,正是带他穿越至此的黑铁棍。

    “什么?哈哈,笑死老子了,不愧是个杂役,居然拿烧火棍当武器……我都不忍心杀你了。”

    林凡握着黑铁棍,不为所动。

    丁鹫终于笑够了,他也懒得上前,直接操控飞剑化作一道银光,朝林凡射来。

    林凡刚进凝气一层,和凝气三层的丁鹫相差太大,他有心想躲,但却无处可躲,仿佛四面八方都是杀机,他已经被杀机锁定!

    唯一能做到,便是举起手中的黑铁棍,挡向剑光!

    “叮!”

    林凡虎口一震,黑铁棍直接掉落在地上,人也飞出两米,重新跌回了身后的草丛。

    那把飞剑继续射来,所幸,经过黑铁棍的阻挡,飞剑来势大减,居然掉进了草丛之中。

    丁鹫仍旧漫不经心,慢慢朝草丛走去,同时想要将飞剑唤回。

    “……”

    奇怪的是,飞剑并没有听从主人的召唤,反而像是和丁鹫断开了联系。

    不好!

    丁鹫终于反应过来,迅速拍下储物袋,又取出一把黑色短刀,紧握在手中,小心地朝草丛靠近。

    “果然消失了,这小子太难缠了,到底用的什么隐匿手段……”

    丁鹫举刀在草丛中乱砍一阵,无奈放弃,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草丛传出微弱的窸窣声,丁鹫嘴角一动,脸上浮现出阴笑。

    他猛的转过身,短刀随即射出,只听“叮”的一声响,一个滚出来的玉罐被短刀击成了玉屑。

    “坏了!”丁鹫低吼一声,赶紧往边上挪去。

    但还是慢了。

    “噗呲!”

    他感觉到脖颈间一凉,鲜血顿时涌出,飞洒了一地,人也很快就倒在了地上。

    林凡的身体从侧面显现出来,面无表情地盯着地上的尸体。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脸上虽然平静,其实心里并不好受。

    “是你想杀我,我实在躲不过去了。”

    林凡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自己杀了丁鹫,也就意味着会彻底得罪司马彭,以后在宗门怎么待下去?

    不过。

    管他呢!惹不起还躲不起?

    反正修仙功法已经学会,只要有灵气滋润,菩提树心就能不断恢复生机,自己也能保命了。

    已经快到中午了,林凡急忙将周围收拾了一番,然后把丁鹫的尸体推下了山崖,迅速向住所奔去。

    林凡有些担心,既然丁鹫来杂役峰调查自己,第一个要找的,肯定是同乡兼同屋的李二牛。

    他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什么修仙者,根本就是一群杀人狂魔,一眼不合就要取人性命,二牛脾气本就冲,脑子也不清醒,万一两句话惹恼丁鹫,丢了性命……

    所幸,回到住所后,还没进屋便听见了震天的呼噜声,隔壁的弟子走出来,看见林凡,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林凡也只能苦笑,二牛的呼噜可是把周围邻居吵得不轻,他俩现在都快被大伙抵制了。

    既然二牛没事,林凡干脆离开了住所,今天他还要去找田执事。

    按照宗门的规定,杂役弟子入了凝气,一定要上报,然后再由执事告知外门管事长老,分配日后要拜入哪一座山峰。

    在林凡的心里,当然希望自己能加入南峰,毕竟他还有救命之恩未报。

    “说起来,已经有两个月没见到清雨师姐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禅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知趣s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趣s并收藏禅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