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只因当时太年少 > 01.冬夜的街头

01.冬夜的街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上海最近几天一直在下雨,又降了温度,空气中不仅寒冷还很潮湿。突然的变天和连续不断的雨水,使得很多人都生病了。

    走在街上,清一色都是穿着厚重外套的人。戴褐色绒毛帽子的男人,脖子上缠绕着颜色鲜艳的围巾的女人,戴着口罩不断打喷嚏的女学生,陆陆续续的从身边匆匆走过。

    苏卉裹了裹身上的呢绒外套,吸了一口冷气,对着面前这幅巨大的黑白海报轻声叹息,眉眼间的沉郁气息与这清冷的冬夜街头那么的融合。一个人在异乡生活了这么久,能在不太熟悉的街道上遇见无比熟悉的人,心头是真的感到温暖。

    看着这海报上的人物,紧蹙的浓眉,微闭的眼眸流露出的悲伤,是这么的熟悉。曾几何时,苏卉真实的面对过他的伤悲,和痛苦的泪水。

    他说:“我喜欢她,但我不敢说出来。因为我是她的好朋友,我要陪在她身边听她对我说她是多么的喜欢她的男朋友,听她说她有多么的后悔当初的分手和现在努力的挽回。我还想陪在她身边安慰她,所以我不能告白。我也不敢告白。”

    现在回想起那时,苏卉的眼眶还是会有些湿润,心里还是会有那么一丝丝的酸涩。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如果可以重新来过,她一定也要像海报上的这个男人一样,把爱埋在心里,永远不要说出来。因为只有这样,很多事情才不会发生。

    收起悲伤的心情,苏卉对着海报轻轻的微笑,“庄木东,祝你快乐。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还有顾紫。”

    转身离开,留下一个落寞又孤单的背影。

    苏卉走后,又有人经过,站在了庄木东的海报面前。

    这是一对情侣。

    女人说:“是东东的演唱会,12月10号在上海体育馆,还有半个月,不知道还有没有票,我好想去看哦。”她向身边的男人嘟着嘴撒娇,水汪汪的大眼睛里神采飞扬的光芒没有被她的浓妆掩盖掉,小巧玲珑的身躯靠紧男人健壮的身侧,柔软动人,小女人的模样使人怜爱。

    男人收回直盯着前方走远的一个身影的目光,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海报上的那个男人。

    这么的令他熟悉,却又显得陌生。

    他轻轻拉开女人与他靠近的身躯,看着她妆容下美丽动人的脸庞,低沉的男声响起,“我没空。”

    这么的决绝,不留一点情面。

    柔情似水的女人嘟着嘴抱怨,“怎么又有事啊,你都多久没有好好的陪我了。”她皱着用心仔细修剪过的柳叶眉,耍起小脾气:“不管,你要陪我去看这场演唱会,我有朋友可以帮我搞到票。我就要你陪我一起去。”

    漂亮的女人,不管是撒娇还是撒泼,笑颜还是蹙眉,都是漂亮的,令男人想要好好的呵护,用心的去保护,不让她受一点儿委屈。

    可这个男人,他不会这么做。

    他沉默的低眉看了女人一眼,严峻且冷漠的气势在这寒冷的冬夜里,让女人更加的颤栗。

    只是一个看似冗长的严峻眼神,男人便转身,大步向前离去。

    女人从震惊和惶恐中回过神来,忙踩着细跟的高跟鞋小跑追上去。她穿着迷人的短裙,修剪得体的皮外套。在寒冷的冬天里,就像是一株在秋天的湖里生长的芦苇。

    枯黄。清冷。绝望。

    她先是气愤的喊:“沈泰森。”

    穿梭在人来人往的人群中。

    而后是失望的喊:“阿森,等等我。”

    与一对看似恩爱甜蜜的情侣身边擦肩。

    她终于追上沈泰森的步伐,在他的身后扯住他的西装下摆,瞪着泪眼汪汪的大眼睛,怯弱的微颔首看着他,她说,“阿森,我错了。”声音里是无尽的悲凉和失望,“我不任性了。”

    阿森,我错了。

    沈泰森的脑海里闪过一串画面,很久以前,也曾有过一位女生,追在他的身后,扯住他的校服袖子,轻轻摇摆,笑的灿烂,她说:“队长,我错了。原谅我吧。”明明是认错,却是一脸的嬉皮笑脸,一点诚意都没有,没有一丝真正感到错误想要好好认错的决心。

    叹了一口气,挥走那段曾经美好且残忍的回忆。沈泰森将面前的女人拥进怀里,抱住她,用他一贯的沉默气息安慰这个女人。

    许久之后,他说:“我们结婚吧。”

    他说:“等过了年,公司运转基本稳定了,我们就结婚。”

    女人震惊,幸福的落下眼泪。

    我们结婚吧。

    这句话她等的辛苦,却甘愿。

    在爱情面前,一旦动了真情,就只能苦守下去。谁让她已经离不开他了,谁让她陷入的太深。

    他说:“明年春天我们就举行婚礼,到你最爱的威尼斯度蜜月。”

    女人双手紧紧的环在沈泰森的腰上,频频点头,带着幸福的眼泪沾湿了他的胸膛,她说:“好。”

    所有的一切,尽在不言中。

    沈泰森的下巴抵在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的头顶,抱紧她,他露出一个幸福的笑,带着一丝的苦涩。

    我不能再继续等你了,对不起。或许,你根本就不需要我,你从来都没有要我等你。

    华灯初下,他们牵着手,走向先前苏卉走过的路。

    一改先前的沉默与不和,女人兴奋的规划未来,在丈夫面前像个孩子般充满期待。

    沈泰森说:“我会尽量把工作推少些,陪你去看演唱会。”

    满足,在女人的脸上荡漾。

    寒冷的夜晚街道,行人匆匆,每个人都在路过,或许曾经停留,但都会重新上路。

    海报上那个皱着眉头,掩盖不住忧郁气息的男歌手,在诠释着演唱会的主题。

    年少时的我们。

    ***

    苏卉沿街一直走,沉默的,缓慢的,带着心里那消失已久的伤感,和那不愿想起却又再一次浮现在脑海的记忆,在高楼林立的街上走着,走着。

    这是个一线大城市,商业贸易繁华,生活水平在国内是较高的,快节奏的生活方式有时还是会压的苏卉喘不过气来。这里夜生活丰富,是个掩盖悲伤买醉不归的好去处。这里也是一座天堂和地狱共存的地方,很多怀抱梦想的年轻人都喜欢来此飘泊,闯荡,可却总被现实一点一点的凌迟。

    午夜一点,苏卉在家楼下的便利店里买了一些快食品,慢慢的散步着走回公寓。

    尽管是这么晚了,又是一个女孩子,但苏卉并不必急急忙忙的赶路或左顾右盼的担忧,因为城市治安好,因为家里没有人焦急的等待。

    她所在的住所不是市中心,而是在第二圈房租不太惊人的地段下榻。她的工资一直都攒着,就算是已经足够在市中心找间不太大,适合一个人居住的房子,首期她也是能付得起的,但是,她却不愿。

    苏卉其实是个喜欢清闲,向往闲适淳朴的生活的女孩。她钟情于慢慢的品味生活中的酸甜苦辣,而不是这日日夜夜飞逝过快的繁华都市。

    她本不是在上海的,不在这寒冷,无情的城市。她该生活在南方多水潮湿的小城市里,风土人情会慰藉她受伤的心,而不是在这寒风的侵蚀中,逐渐冰凉。

    心虽然空洞,但幸好有热热的食物可以填饱干瘪的肚皮,至少不会在无人的夜里,受心灵的伤痛时还要被饥饿折磨。

    洗漱完出来,头发上的水珠滴滴答答的慢慢浸湿了背后一片,手上的毛巾在头上胡乱的擦了一通后,便被无情的抛在沙发上。苏卉坐在书桌前将电脑启动,转身又走去厨房,用虹吸式咖啡机煮咖啡。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也能习惯那酸涩的咖啡味,甚至是迷恋上。

    微微倚靠在边上,望着窗外的繁华,等待着咖啡的同时,苏卉如往常般陷入记忆里。

    ——

    “你为什么总是喝咖啡?”

    “因为它是苦的。”顾紫喝了一口咖啡后,忧郁的说。

    “你不是最不喜欢吃苦的东西吗?为何还要每天不停的喝咖啡。”

    “咖啡是提神的,可以把昏昏欲睡的脑子大力的提起来。”顾紫看着苏卉,轻轻的说,“我想要自己在熟睡之外的时间段里都是清楚的清醒着,这样我记忆里的他就......”说到这,她便戛然而止,轻轻的叹了口气,这样的黯然根本就不符合她青春飞扬的年纪。她的眼睛很好看,却没有光芒,总是那么的恬然,黯淡。

    她说:“我想把这及腰的长发剪了,它总是成为我的累赘,困扰着我想起一些过去的事。”

    “为什么要剪?长发多好看啊,”苏卉撩起自己的发,对她说,“你看,咱俩刚认识时我的头发不是才齐耳,现在都长到肩膀下了,等我们毕业了就可以一起长发飘飘啦。”

    顾紫只是低下了头,不接苏卉的话,她说,“你给我唱歌吧,唱梁咏琪的短发。”她的声音里,隐约的伤感苏卉不懂,那时都还小,都很粗心大意,谁都没有过多的去在意同伴忽然的伤春悲秋。

    那时的苏卉只是奇怪的歪了一下头,不明就里的看了顾紫一眼,随即唱起来。

    我已剪短我的发

    剪断了牵挂

    剪一地不被爱的分岔

    长长短短

    短短长长

    一寸一寸在挣扎

    最后还是没有把长发剪了,在理发店门口顾紫退缩了。

    “我已剪短我的发,剪断了惩罚,剪一地伤透我的尴尬,反反复复,清清楚楚,一刀两断,你的情话,你的谎话.......”

    苏卉默默地跟着记忆中的自己一起哼唱,当年的那首承载了她们的青春的歌,如今已经不能再重新唱起,只能在夜里偷偷摸摸的哼给自己听。

    端着咖啡回书房,电脑早已启动完毕,静静的等待着她操控。

    苏卉打开一个邮箱,输入账号密码,静静的等待登陆成功的提示。

    喝了一口咖啡,滚烫的温度让她得到了一些温暖。

    点开收件箱,看着今天早上收到的一封邮件。

    苏卉,来看我的演唱会。12月10号在体育馆。不见不散。

    苏卉犹豫着,在脑海里编织拒绝的理由,最后,还是沉默的写下几个字。

    不见不散。

    关了邮件开始办公,在每个深夜里她都像此时一样,喝很多很多苦涩的咖啡,努力的工作到半夜。在人前的所有骄傲和成就,都是每个夜晚在不眠不休的情况下和咖啡一起堆积出来的。

    尽管咖啡一杯一杯的续,困意还是一点一点的侵蚀苏卉的意志,三点多了,窗外的世界还没停止,灯红酒绿的生活正在顶峰。

    打了个哈欠,伸了伸僵硬的腰板,终于可以去睡一下了。

    每个为未来努力的人,都曾经像苏卉一样习以为常的在夜里熬着,像港式茶餐厅的老火靓汤,小火慢炖,熬很久很久的时间,才能让骨头里的味道全部出来。

    而他们,却是在台灯下,被心里的那把火燃烧着,发出“呲呲”的声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只因当时太年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桌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桌椅子并收藏只因当时太年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