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面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去面试吗?”庄木东问。

    “不去。”苏卉答。

    “不去那你还报名。”

    “都说不是我咯,是阿蔡报的。”苏卉无奈。

    站在高一21班教室的门口,苏卉叹气。避开了蔡俊新本想终于可以回家了,却没想到在停车场碰到廖颜言,神秘兮兮的夸赞自己的聪明才智,结果被同样报名篮球社的她硬是拽走了。

    21班里坐满了面试的高一生和面试官高二的学姐们,女生在21班面试,通知时已经很明确的叮嘱过了,可还是有几名马虎的男生坐在教室的后几排,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你说那些人不会也是女的吧?”苏卉站在门边偷偷摸摸的看进去,那四五位男生簇拥在一块,俩人背对着门口,另外的人被挡着,“真没礼貌,来面试还敢聚在一起聊天。”

    廖颜言看进去,没好气的说:“他们是高二的,也是面试的主考官,怕来面试的女生紧张所以特地坐在后面,很体贴呢。”

    “16号。”坐在前面的一位胖胖的学姐念了一个号数,随即走上一位女生,站在讲台前作自我介绍。

    她在黑板上写下她的名字,随意把粉笔扔在讲台上,笑的非常自信的说:“我叫张晓潼,来自高一38班,我从初中开始和一些男朋友打球......”

    苏卉对她的第一印象是这个人大大咧咧,很随意,性格也是比较男性化的。苏卉看着她,心里细细总结张晓潼的性格,万一到时候大家都面试通过了,自然是要相处在一起的,早点摸清别人的性格特点也不是什么坏事。

    苏卉沉浸在自己与张晓潼日后和睦相处的幻想中,直到一声惊呼,“天啊,你是19号啊,”廖颜言看了一眼苏卉的号码纸,压低嗓音说:“快到你了,赶紧进去找个位置坐啊。”两人蹑手蹑脚的从后门进去,找了个靠近门边的座位坐下。

    “17号。”那位胖学姐又喊了一个号数,张晓潼已经简短的自我介绍完了,学姐也只是简单的问了两个问题,这次是一位看似娇滴滴的女生上去作介绍。

    “大家好,我叫严婷林......”女生站在讲台前柔声细语的介绍自己。

    苏卉第一眼就觉得自己不喜欢这个女生,说话轻声细语,嗓音还特别甜美,一副娇滴滴的像是一朵花儿一样,不能揉捏。严婷林说话时还要眨巴眨巴眼睛,无辜又无害的样子。苏卉心想这辈子也不要跟这样的女生相处,娇柔造作,根本就和她合不来。

    事实也是如此,不管是偶然的接触还是必然的交流,苏卉都不喜欢这个她第一眼就不喜欢的人。苏卉从来都不会凭借第一眼印象来断定谁能与之长久的和睦相处谁是一眼不合就不再接触的人,但是看到这个女生,她就破戒了。她不喜欢她,那个娇滴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的女生。

    也确实如此,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苏卉都对这个留给她第一印象不好的女生很排斥。

    “待会儿你上去的时候不要紧张,要淡定,来,深呼吸。”廖颜言的说话声拉回了沉思的苏卉。把眼睛从严婷林身上移开,苏卉压低声音顺着刚刚的话接着聊下去,“其实面试也没什么好紧张的,不就是上去讲几句话嘛,我才不会紧张呢。”苏卉自信满满的宣告她的从容不迫。

    事实证明,苏卉并不紧张。因为接下来的面试,苏卉站在讲台前已经忘记该怎么紧张了。为什么大家都是同龄人却感觉到压迫力呢,她们也只不过是高了一届为什么就感觉到盛气凌人啊,苏卉亲自站上了讲台才知道,立场真的和气场成正比。

    抬头扫了一眼前两排的面试官,苏卉一直是笑着的,用廖颜言的话来说就是苏卉标志性的傻笑又呈现了。

    “你叫什么名字?”胖学姐问到。

    “你那张单上不是有吗?”苏卉傻愣愣的回答,更是眉开眼笑的,丝毫没察觉出这样回答的不妥。

    廖颜言在底下直呼,“完了,这傻孩子。”

    胖学姐对苏卉的回答感到不悦,但还是礼貌的说:“你作一下自我介绍。”

    “好的。”苏卉鼓足一口气,绽放出一个灿烂的笑,抬起头信心满满的说:“我叫苏卉,来自高一17班......”

    当苏卉抬起头看到最后排那群男生中的其中一个时,她的声音颤抖了一下,随后又镇定下来,但是思绪却不知飘忽到何方,“我加入篮球社是因为蔡俊新找不到人陪,所以帮我报名一起来,我本来不想来的,但是被颜言抓住带来了......不对,我是想要来篮球社的......”苏卉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些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看到他了。

    早上迟到时,在转角处撞到的那个男生。

    他就坐在最后排的正中间,刚好是自己站在门边时背对着这里的那两个男生中的一个。他低着头,在写着什么,苏卉想,他会在一张报名单上写着“高一17班苏卉”的那一行划上一条大红线吗?不知道,苏卉此时盯着沈泰森的方向,不说一句话。

    “嘿,”胖学姐笑着喊失神的苏卉,一点都不介意她的失态问到:“你多高?”

    “174厘米。”苏卉马上笑了。自己正在面试呢,要认真。

    深呼吸,苏卉看到沈泰森抬头了,他看着苏卉,笑了一下。苏卉感觉自己心跳的好快,她想随便说点什么来掩饰自己,“最近又在长高。”苏卉自然的笑着,直视沈泰森的目光,但可惜,彼时的他早已低下头又重新在面前的那张纸写写画画。

    苏卉近视,她不知自己怎么看的到坐在教室后排的沈泰森,可能是感到前方有人在注视,又可能是自己的错觉吧。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苏卉还是看到教室后排那抹有点熟悉的身影,在四五名男生中,看到了他。

    胖学姐还在提问题,苏卉简洁从容的应答。很奇怪,苏卉没有先前紧张了,慢慢的几个问题下来,苏卉已经恢复到淡定从容像平常和廖颜言说笑的状态。

    从讲台上下来坐到廖颜言身边,苏卉始终是笑的阳光灿烂,看着廖颜言马上兴致勃勃的说,“我没有紧张哦,”她没有看过去斜后方那些学长所在的位置,“你有没有觉得轮到我上去那些学姐们问的问题好多啊。”苏卉一直不敢往那边看。一直不敢,看过去,似有意,似无意。

    廖颜言是23号,两人的号数相邻的较近,所以苏卉就陪着廖颜言面试完再一起回家。

    走在校园里,苏卉一直低低的偷笑,时不时的看着廖颜言的脸,然后是“噗呲”一声继续笑。廖颜言虽然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苏卉的无厘头和意料之外的举动,但直觉告诉她,这一次不同寻常。

    她嬉笑着说:“有情况啊。”

    苏卉还是笑,脸蛋蒙上一层红晕。

    “快说,看上谁啊。”廖颜言是知道苏卉的计划的,知道苏卉想在高中找个男朋友。

    苏卉不回答,就只是看着她笑。

    “是刚刚坐在后面的学长中的其中一个吧。”廖颜言早猜出来了,“是哪个呢?穿黑色队服的那个,还是那个老是撩起校服下摆扇风一直擦汗的......”廖颜言忽然停住前行的脚步,在苏卉后头含笑的说:“是那个一直在低头做记录的吧。”苏卉闻言转身回头冲廖颜言咧嘴笑,“就是他。”

    “我就知道,”廖颜言一步跨上来,伸手牵起苏卉的手,并肩走着,“我猜也是他。”

    “苏卉,”廖颜言突然放开牵着苏卉的手,往前走两步回头说,“但是我猜不到你会找个那么白的,哈哈哈....”说完马上往前跑去,苏卉笑骂着去追她。廖颜言边跑还不忘继续打击苏卉,“你那么黑,哪里来的自信啊!”

    “哈哈哈......”

    闺蜜俩人追逐在黄昏的校道上,珍惜般的在余晖中打闹玩乐,苏卉追上故意跑得慢的廖颜言,也说几句打击的话,可惜后者不为之所动,直说自己是铁人不会被言语打击伤害到,苏卉也一直反驳着廖颜言。

    凡事都不能太绝对太早下定论,这句对好闺蜜说笑的话,“我的心是铁的,随便你怎么说吧,我不会难过不会伤心的,谁叫我爱你啊。”在多年后又出现在廖颜言口中,只是对象不同,内容也有些变化。“我的心不是铁的,我会难过你说的每一句伤害我的话,谁叫我爱你呢。”多年后说这句话的廖颜言是泪流满面的,不比现在,笑的那么的开心,无忧无虑。

    苏卉哥哥没有等她,自己已经先走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

    “你说我和我哥还是亲生的吗,太没良心了也不知道要等一下我。”

    廖颜言家和苏卉家离得不远,所以就送她回去。况且这已不是一次两次的事,苏卉经常被哥哥撇下,大家都知道。

    路上学生少多了,天也有点黯淡,廖颜言骑车载苏卉,“苏卉,你知道你面试的时候笑的像什么吗?”

    “什么?”

    “猴子,”廖颜言顿了顿,往右边转弯,继续说,“你像一只抢到唯一一根香蕉的猴子。”

    “猴子!会吗?哈哈哈......”

    “会。”

    廖颜言把苏卉送到家门口,自己才原路返回刚才路口处另一边的自己家。

    河边的树掉下许多黄叶,供人散步可坐的石凳和木头长条椅是一番多年未曾被人触摸过的沧桑样。河水早已污脏,记得小时候和苏卉去玩经过这里时,岸边总会有洗衣的妇女和玩水的孩童。

    曾几何时,她也与苏卉在河边扔过石头,看谁抛得远。

    时间飞逝,廖颜言突然感慨,“转眼间我们都长大了。”

    树叶被风带走,往远方而去,飘进河里,飞出马路。廖颜言驶进小巷子,隐匿在斑驳的瓦片房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只因当时太年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桌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桌椅子并收藏只因当时太年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