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只因当时太年少 > 48.夜里的秘密

48.夜里的秘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白月光,心里某个地方,那么亮,却那么冰凉,每个人都有一段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桌上的收音机里正在播放这首歌曲,张信哲情深感伤的演唱总是让苏卉听一次难过一次,她不明白歌词所写的那个故事有多么悲伤,但是可以知道的是这样的曲调下的故事尽显无限的悲凉。

    今晚的月亮不像白月光,那么亮那么冰冷,今夜只有无尽的黑暗和零丁的星辰,显得黑暗冗长,没有尽头可以通往明亮。

    “……白月光照天涯的两端,在心上却不是身边,擦不干你当时的泪光,路太长追不回原谅……”

    苏卉跟着收音机轻轻的唱着,有些不专心,唱不出张信哲的那种悲伤的感觉,只能从中感到心不在焉。她坐在书桌前阅读林徽因的《你是人间四月天》一书,书里有一段话,她读过之后从抽屉里翻出便签纸抄写下来,撕下一张心形的贴纸粘在纸张的上角,贴在墙上。

    ——流年真的似水,一去不返,看过的风景也许还可以重来,而逝去的人却再也不会回来。任由你千思万想,他除了偶尔在你梦中徘徊,其余的时间都只是恍惚的印象。

    这句话的第一眼,让她心里一震,恍惚间脑海里浮现一个画面。

    她瞬间想起小学时的那件事情,那是很久之前了,除了事情模糊的影子还徘徊在脑海里之外,她连那件事里的那些人的容貌都已模糊不清。

    只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她不知是因为什么事情惹苏致不高兴,然后苏致愤怒的甩开她的手快步奔跑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站在原地傻愣愣的看着哥哥跑远了才反应过来,拔腿追去时,苏致早已不见踪影。

    最后追不上苏致的她无奈只能自己回家,那时还小,又是刚上小学,哪里都陌生不熟悉,回家的路也记不住。那天傍晚她在街上一直兜兜转转,每条路都似乎可以通往家所在的小巷,每棵行道树似乎都是巷子里那棵在枝干上刻上自己名字和梦想的芒果树。

    苏卉背着装满课本的大书包,背后沉重的走在街上,因为还小,所以四处张望。

    路上有很多新奇的东西,吸引着她的目光。做糖人的老头子在给一个小孩做糖人,不知道是孙悟空还是关羽,街上一个大人牵着一个小女孩的手,女孩在吃一个绿豆冰棍,苏卉看得眼馋,可口袋里没有钱,只能一直吞口水,一位奇装异服的人赶着一匹野马从她身后走过,她眼睛直盯着那匹高大的骏马,看呆了,那是她第一次看见除了家禽之外的动物……这些都是很模糊的事情,只能靠残缺的记忆和灵敏的思维编织。

    只记得走了很久之后还没到家,天有些暗下来,她还在一条小巷子里磕磕碰碰,寻不到熟悉的一切。

    眼见着天快暗到看不清路上的尘埃,她急的快哭了。脚步也不自觉地加快,她越走越害怕身后会跟着什么坏人,越走越焦急的想妈妈,最后哭着跑起来,跑过一户人家的门口,一位脸上全是岁月雕刻的老人,裸着布满老年斑的上半身坐在竹子编织的小凳上抽旱烟,苏卉惊恐的跑过他身边时,他说了句什么话,她没听清,只知道回头时老人站了起来,向她招手,结果她一回头就看见一只大黑狗站在面前,别人家门前的煤油灯照射下的大狗眼里闪着绿光,蓄势待发的看着她。

    她脚步戛然而止,手足无措的愣在原地,眼眶氤氲,不敢啜泣出声。

    老人慢慢走过来,站在她身后赶那只狗,那是方言,苏卉听不懂。

    狗被赶走了,老人蹲在她面前不知说些什么,她听不懂方言,在家里都是讲普通话,根本不知道老人絮絮叨叨些什么,她只看见在煤油灯幽暗的火光下,老人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她摇摇头,挣脱开老人握住她手臂的那双像古老枝干一样的手,朝前跑去。

    巷子里几乎每户人家门前都亮着黄色的小灯泡或者是幽暗的煤油灯,苏卉跑得很累却不敢停下脚步,她不敢回头,耳里隐约听见什么声音由远及近,她脚步不停歇的继续奔跑,快速的回头去看身后。

    “吱——”

    “啊!”

    “呜哇!”苏卉大声的哭出声来。

    她在回头时与突显的分岔口里的一个骑自行车的小男孩撞上了,她坐在地上大哭,小男孩一直道歉,伸手给她擦眼泪。她忘记自己哭了多久,忘记男孩帮她擦了多少眼泪,只记得最后他的自行车后座坐着她。八点多时,苏卉才泪眼婆娑的站在家门口敲门。

    最后的结果是苏致被爸妈打了一顿,而她也被教训了一通。

    因为那时很小,受到惊吓导致记忆深刻,苏卉一直记得这件事,可如今却早已模糊那条遇见小男孩的路是哪一条,叫什么名字,那个小男孩长什么样子,说话的声音是否和当时的她一样稚嫩。还有那个老人,如今他还尚在人世吗?他还会在夏天的夜晚在巷子里吹巷子风抽旱烟吗?

    这些事就像书里林徽因说的那句话一样,纵使千思万想,也抵不住流年似水,最后只留下恍惚的印象。

    收音机里张信哲的那首白月光播完了,此时响起的是王菲的梦醒了。

    我想起你描述梦想天堂的样子,手指着远方画出一栋一栋房子,你傻笑的表情那么诚实,所有的信任是从那一刻开始……

    “你给我一个到那片天空的地址,只因为太高摔的我血流不止,带着伤口回到当初背叛的城市,唯一收留我的却是自己的影子……”

    苏卉继续跟着收音机轻轻哼唱,趴在桌子上,《你是人间四月天》被移到手边,眼睛盯着放在桌子角落的一个礼物盒,那是她昨天买的礼物,给沈泰森比赛胜利的礼物。里面是一只风铃,青白色的风铃,风一吹过就会发出叮叮玲玲清脆的响声,她在饰品店里一眼相中了它,买下来之后却不敢送出去。

    第一次送他东西,是治上火的药,还有亲手煮的金银花茶,至今已经快一个月了,那时还想要在比赛前给他送水果,可廖颜言说这样很奇怪,她就作罢了。

    礼物盒还没有用包装纸包装好,只是装在一个盒子里,苏卉把风铃拿出来,在眼前左右翻看,然后起身走到窗前,把它挂在窗口,挂的过程风铃发出小小清脆的响声,挂好之后苏卉推开窗户,冷风袭来,吹起它青白色的身躯,发出悦耳清脆的铃声。苏卉笑了。

    “扣扣扣,扣扣扣。”

    “卉卉,你睡了吗?”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她推开门探进来,看见苏卉站在半开着的窗前,走过来说,“别感冒了,”伸手关上了窗户,悦耳的声音渐停,“风铃真好看,”她看见苏卉买的风铃了,看了一眼赞叹道。“卉卉,你爸爸要去大伯家有事,妈妈也一起去,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爷爷奶奶,你很久没去看他们了,你爷爷很想你呢。”

    苏卉表情有些为难,她说:“可是我明天要早起上学,我也很想爷爷奶奶。”

    “那下次再去也行,周末你和苏致过去看看爷爷奶奶也好。”苏妈妈慈爱的看着女儿,“我和你爸爸去,你和哥哥在家学习,别太晚睡觉。”

    “好。”苏卉点点头。

    “晚安。”苏妈妈踮起脚尖,苏卉低下头让妈妈的吻留在额头上,她说:“路上注意安全。”

    “好,早点休息。”苏妈妈走出房间,顺带关上门。

    苏卉转身看着风铃笑,甜蜜的笑。然后回到桌前继续看林徽因的那本书。

    收音机夜间栏目的点播歌曲唱了一首又一首,张惠妹的听海唱完之后,是主持人说话的声音,“下面这首歌是我点给自己的,为了我十年感情的结束,为了我此后几十年的重生。卢先生,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我只喜欢你。卢先生,在所有的一切都物是人非后,只有我一如从前。卢先生,卢先生,从此以后我只能称呼你卢先生。”

    前奏响起,是莫文蔚和张洪亮演唱的广岛之恋。

    张洪亮唱:你早就该拒绝我,不该放任我的追求,给我渴望的故事,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莫文蔚的声音继后响起:时间难倒回空间易破碎,二十四小时的爱情,是我一生难忘的美丽回忆……

    苏卉趴在桌上,静静的听着收音机里传来的歌声,时而吱吱的沙哑了一下,但还是会有歌声传出。

    每个一样的夜晚,总会有不一样的人因为一样的事而徘徊在十字路口,一样的是都为了没有结果的感情,不一样的是每个人所做出的决定。

    每个人的故事都不一样,有相似之处,却没有一个是分毫不差的吻合。

    黑夜就像一张巨大的青砂,笼罩着人们,一个黑色隐蔽的角落,疗伤或是伤害别人,都在无尽的黑暗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只因当时太年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桌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桌椅子并收藏只因当时太年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