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他们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紫这个周末还是照样出去外面走了,到处逛,周日她没去学校晚修,因为走了一天累了想早点睡。苏卉也没去晚修,她跟妈妈说不舒服不想去了。

    两人都早早的躺到床上,顾紫因为太过疲惫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而苏卉躺在床上却睡不着,又开始胡思乱想。

    第二天早上起床时已经很晚了,闹钟响起时被她迅速按掉,苏致不知道苏卉还没有起床,等到苏致洗漱完毕准备就绪要出门时他才来苏卉房间敲门。

    苏卉急急忙忙的爬起来,快速的洗刷。

    苏妈妈和苏爸爸上班的时间比他们俩晚一些,一般都是他们出门了才起床的,这次起床又看见他们兄妹俩迟到了,苏爸爸扬言以后每天五点就去叫他们起床,不能容忍他们屡次迟到的现象。

    苏卉拽着书包带子往外跑,一脸的烦躁。

    昨晚失眠了,早上起晚就算了,还要被骂,真是破坏了一天的心情。

    路上以为迟到的事情,苏卉和苏致俩人一路吵到学校。

    教室里,顾紫早已坐在位置上背文言文,昨晚早睡让她今天精神很好,表情不似以往严肃和不可接近,嘴角微微扬着,似笑非笑。

    苏卉进教室时同学们都来的差不多了,她几乎是踩着点来的,一坐下就打铃了,早读时间开始。

    这周高一的不用升旗,因为高三的快要高考了,校长给他们开最后一次会议。

    周一读语文,课代表要检查上周五背的文言文的成果,苏卉才想起自己忘记背了。

    扭头看见顾紫低着头背的认真,苏卉翻着课本也开始背。

    顾紫周末也是没有背诵这篇文言文,她出去走了一天,早就忘记要背这枯燥乏味的课文了。

    课代表每组点两个同学来背,只是抽背一两段,早读的时间短暂,检查不了太多,于是剩下的留着星期三的语文早读继续抽背。

    顾紫看着课代表下了讲台回到座位,有些同学们还在小小声的继续背着,有些放下课本学习其他课程。

    顾紫放下书,一脸期待的看着苏卉,含着浅浅的微笑,“怎么样?”她问道,声音里是掩盖不住的兴喜,为了苏卉而高兴。

    苏卉知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昨晚她就一直在纠结要不要说出来,这件事让她感到很难为情,虽然该被怜惜的人是她。

    纠结了一晚上的她决定,如果顾紫不问,那么她就不提。但是事实证明,顾紫一定会问,苏卉也会忍不住说出来。

    苏卉缓缓的把书放在桌上,扭头对着顾紫摇头,抿嘴一副受伤的样子。

    “怎么了?”顾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苏卉问道,她以为昨晚苏卉在沈泰森面前丢脸了,所以现在才这样一副模样。

    苏卉再次摇摇头,嘴巴向下一弯,忧愁的看着顾紫,“他有女朋友了。”

    顾紫浅浅的微笑一瞬间消失不见,惊讶的看着苏卉,“真的?”

    “嗯,”苏卉点点头,“昨天晚上他女朋友来篮球场了,然后误会了,他们两个吵架了。”

    “怎么办?”苏卉可怜兮兮的看着顾紫。

    怎么办。是害沈泰森和女朋友吵架了该怎么办,还是沈泰森有女朋友了她该怎么办。

    顾紫凝神看着苏卉,“你怎么想?”

    苏卉被问倒了,怎么想,她能怎么想,这种情况根本就没她什么事,她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对于沈泰森,她自始至终都是一个隐形人。

    苏卉为难的看着顾紫摇摇头,“我能想什么呢。”

    顾紫听完想说些什么,可是苏卉朝她使了个眼色,她扭头就看见白杨走过来。

    “作业拿来抄,有没有写?”白杨一来就借作业抄,幸好不是听说了什么来八卦。

    “什么作业?”顾紫问道。

    白杨想了想,“老师布置什么作业来着,写了什么作业就拿什么吧。”

    顾紫似笑非笑的看着白杨,“我写了作文。”

    白杨一下瞪着顾紫,“作文怎么抄!”

    顾紫浅浅的笑了,“所以不能借你作业了。”

    “啊啊啊,真是的,什么时候说要写作文啊!”白杨抓狂的走回自己的座位去。

    半个学期多学期过去了,班级里的座位调动了很多次,但是苏卉和顾紫向老师申请就坐在原位,最后一排。

    白杨走后,苏卉焦急的问道,“真的要写作文吗?”她可不知道周末作业里有作文要写。

    顾紫笑着说道,“我骗他的,老是不写作业,上次跟我借作业写错了还怪我呢,我要整整他。”她笑着,一副整蛊到人之后乐开花儿的样子。

    苏卉皱着眉头,哀怨的眼神看着顾紫,虽然平时笑点很低,但是现在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顾紫的笑慢慢的淡了下来,然后不好意思的对着苏卉微微笑了笑,“我们出去外面说话,去状元路那里走走。”

    顾紫说完便起身,拉起苏卉的手,不管她想不想去都必须服从。

    状元路很静谧,小道两旁是树木,矮灌木,参差不齐,种类繁多,一旁的小坡上开了很多小花,顾紫爬上去摘了两朵拿在手里把玩。

    她凑到苏卉面前,“你问问香不香?”

    苏卉嗅了嗅,“一点点,很淡。你不是花粉过敏吗?还摘花。”

    顾紫把花拿在眼前仔细的看着花纹,轻轻说道,“不凑到鼻子下问就没什么大碍,大不了等一下回去搽药就好了。”

    顾紫往前走了几步,靠在栏杆边,“说吧,昨晚发生什么了。”

    苏卉慢慢的朝顾紫挪过去,高挑的身段低着头,让人看着好别扭。

    “再低头你就比我还要矮了。”顾紫难得开起玩笑。

    苏卉抬起头来,对顾紫轻轻一笑,开始讲昨晚的事,“我昨晚好早就去篮球场了,然后等了好久他才来,你也知道女队长不来了,我又有点怕他也不来了,等了好久好久,他终于来了……”

    苏卉把昨天晚上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跟顾紫讲了一遍,讲到沈泰森女朋友质问她是谁,而沈泰森充满着不说话时,苏卉竟有点气愤。

    “所以昨晚他逃了女朋友的生日晚会去学校陪你打球,然后半道他女朋友来了,产生了误会,你们队长拉着她走了,你也就回家了。”

    “嗯,”苏卉点点头,“是的,我就回家了,我不回家要干嘛啊。”她又感到些气愤和委屈。

    顾紫仔细消化着苏卉刚刚的一番阐述,分析着她平常注意到的事情和苏卉跟她说过的话。

    “其实,很早之前我就有猜过,他会不会有女朋友了,刚开始我以为是篮球社里的某个学姐,后来就猜是不是我们高一的,发现严婷林总是缠着他后,我又开始担心,他会不会被严婷林给拿下了,后来严婷林不能进篮球社,我猜测过的那些人可能性又很低,我开始相信他是没有女朋友,总有一天他会属于我,谁知道……”

    “唉,是谁不好啊,干嘛要是严婷林的姐姐,严婷林很讨人严啊,她姐姐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看她一来就知道怀疑队长,误会我们的关系就知道她其实不怎么样……”

    “苏卉,你是不是很想哭。”顾紫打断苏卉的话,看着她轻轻的说。

    苏卉愣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顾紫,然后点点头,“嗯。”

    “很想哭。”

    “那你就哭吧,我又不会笑话你。”顾紫微笑着,轻声说道。

    苏卉吸吸鼻子,摇摇头,“不哭。我想吃雪糕。”

    “可是快上课了,吃雪糕来不及。”顾紫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白色手表说道。

    “那我们就不去上课,吃一节课的雪糕。”苏卉任性的说道,“走,我们去吃巧克力雪糕。”

    “可是等一下是班主任上班会课。”

    “没事的,我们请假说我来例假了很不舒服,你扶我去医务室了。”苏卉找好了一个最好的借口,势必要去吃雪糕。

    顾紫知道她现在的心情很糟糕,于是便不再怕被老师抓到之后严重的后果,说道,“好吧,但是我不喜欢巧克力,我要吃牛奶味的。”

    “巧克力多好吃啊。”苏卉爱吃巧克力真是到达极致了。

    顾紫轻轻笑了笑,说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只因当时太年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桌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桌椅子并收藏只因当时太年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