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新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

    周三的早读课是语文,背诵阿房宫赋和赤壁赋,还要读熟项脊轩志和逍遥游。

    从七点三十分开始早读,早上的阳光灿烂,作为八九点钟的太阳的同学们越读声音越小声,虽然教室里有风扇,可是还是闷热的很。

    坐在最后一排靠近后门的苏卉与顾紫两人,虽然后门大开,窗户也打开了,可是因为风扇不在她们头顶上,两人热的都不愿意开口读。

    讲台上的课代表带读的兴致也是奄奄,有气无力的,读生一点都不朗朗,她也没有出言呵斥同学们,应该大点声,应该展示出八九点钟的太阳的朝气来。

    一大早就要扯着嗓子读书,还没睡够的苏卉耷拉着脑袋,以手支撑着额头依靠在桌面上,“你是新生是男是女?”她问同样没有兴致读书的顾紫。

    “不知道,”顾紫拿着语文课本扇着风,眼皮都快睁不开了,这样的太阳总是使人感到疲倦,她声音慵懒的说:“应该是女的吧。”

    苏卉的左手撑的酸了,换了个右手撑着,侧对着顾紫,留下一个侧脸,她看向坐在教室另一边靠窗的位置坐着的白杨,对顾紫说:“听白杨昨天的语气应该是个男的。”

    苏卉看着白杨,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前几天班主任调动了全部的座位,原本坐在顾紫旁边组的白杨换到了教室另一边靠近窗户的位置,程婷坐在了白杨的前面,他们成了前后座,顾紫和苏卉两人跟班主任申请,不换座位,就坐在这个位置了,估计到苏卉的身高和其他同学不愿意坐在最后一排的情况,班主任同意了她们的要求,不过苏卉和顾紫两人换了位置,原本坐在走道这边的顾紫换到窗户边,苏卉坐出来走道边。

    白杨没有认真早读,而是戳戳前桌程婷的后背,跟她说话,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苏卉只看见程婷笑了。

    苏卉扭过头来,笑的含蓄,拍拍顾紫的手臂对她说:“觉不觉得白杨和程婷的关系有点暧昧。”

    顾紫拿着课本继续扇着风,朝白杨那边看过去,“确实是挺值得怀疑的。”

    刚开学时,班上的同学几乎是都不认识的,高一上学期同班的同学,分班时能分到一个教室的很少。文七班里没有一个是顾紫先前四十三班的同班同学,倒是有一个之前和苏卉同班的,现在又同班了,只是苏卉和她并不是很熟悉,所以在新班级里很少讲话。

    苏卉是从白杨的同桌口里听说的,白杨和程婷之前是同班同学,那时他们的关系很正常,只是同学之间的关系,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也没有过多的接触。

    到了新班级,这两个之前同班现在又同班的同学才开始有了零星的几句交流的话,渐渐的开始接触,苏卉问过白杨的同桌白杨和程婷是不是有超过正常同学间的关系,可惜同学死板,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苏卉看见白杨伏在桌子上写着些什么,然后戳了戳程婷的后背,递给她一个本子,苏卉像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一样,激动得拍着顾紫的手臂,兴奋的说:“白杨给程婷递小纸条了,是不是在写什么甜蜜的话,哇,好烂漫,太暧昧了,他们一定是有情况。”她兴致勃勃,像是白杨之间的事情与她有密切的关联一样,一有风吹草动就像是有大情况发生。

    顾紫则显得淡定些,微微笑了笑,看着程婷把写了字的纸条扔还给白杨,对苏卉说道,“他们应该不是最近开始有接触的吧。”

    “好像是有一段时间了,好激动啊,好像知道他们是不是在谈恋爱。”苏卉看着那边两人的举动,一有点小动作就激动的拍着顾紫的手臂。

    顾紫笑了笑,按住苏卉乱拍的手,说:“你可以去问程婷。”

    “不行,她不会说的,”苏卉摇摇头,“不过可以问问白杨,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说。”

    “应该也是不会说的,如果他们真的有些什么的话,我们是问不出消息的,因为白杨要保护女孩子,学校严抓恋爱的学生。”顾紫说道。

    苏卉笑得灿烂,抓着顾紫的手臂,嬉笑着说:“我到时候跟我们队长在一起了,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顾紫眉眼笑意盈盈,“你要是敢鼓起勇气去告白就算是最大的好消息了,等到你们真的在一起了,估计我都死了。”

    “呸呸呸,我肯定会去告白的,到时候你先不要死,起码先看着我和队长牵手了再死。”苏卉说道。

    顾紫呵呵笑道,“那就等着你真正敢鼓起勇气去告白的那一天的到来。”

    “嗯,”苏卉笑着点头。

    顾紫说的死去,是在时间的推移中,慢慢的苍老直至死去。

    苏卉以为顾紫说的死去,是她不敢告白,然后在时间的长河中,他们都将随着日出日落而成长变老,那时她还是没有勇气开口跟沈泰森说一句我喜欢你。她以为顾紫说的死去,是她没有勇气告白,所以等到他们都没有生命了,这个秘密还残留在她的心里。

    她以为顾紫说的死去,是夸张句,而顾紫所说的死去,也确实是夸张句,只是没有人知道,她们所说的话,有时候会真的变成真的。

    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到来。

    后来的苏卉想起今天她们说的话,会有一瞬的恍惚,她不应该说让顾紫看着她和沈泰森牵手了再死,她应该郑重其事的看着顾紫的眼睛跟她说,你不会死的,只要你还没有足够苍老,生命就不会停止。

    八点十分时,早读下课铃终于敲响,讲台前领读的课代表如释重负,终于有点精神,大声的喊道,“下课。”

    这一天枯燥乏味的早读课,就这样结束了,课代表还没走下讲台,下面的同学已经是趴倒了一大片,有气无力,没精打采,一天才刚刚正式开始,同学们就已经是疲惫不堪。

    读书的日子里,总是觉得痛苦又难熬,学不懂又睡不够,只有离开了校园才知道,学校的生活才是最简单美好的。

    早读下课有十分钟,然后开始一天中正式的第一节课,很多同学都选择把十分钟的时间用来补眠,就算是眯一下眼就上课了,也乐此不疲。

    苏卉也趴在桌子上,只是她眼睛没有闭上休息,她眼睛睁的大大的,笑意盈盈的看着顾紫发呆的侧脸。

    顾紫后知后觉才发现,侧过头来用疑问的眼神看着苏卉,“怎么了。”

    “呵呵,”苏卉笑了两声,然后说:“我想起之前训练的时候,我们队长给我们示范扣篮时,跑到一半球从他手里掉了,哈哈,感觉好好笑,当时大家都笑翻了。”

    “呵呵,确实好笑。”顾紫微微笑了笑,算是附和苏卉,毕竟她没有亲眼目睹,没办法体会到苏卉笑的呲牙咧嘴的心情。

    早读课的十分钟很快过去,苏卉和顾紫说没两句话,上课铃声就开始敲响了,趴倒在桌子上的那些同学们蠢蠢欲动,就是直不起腰来,提不起精神。

    十分钟的时间趴下眯眼只会越眯越困,倒不如学苏卉这样说说话,想想喜欢的人,再开心的笑笑来的精神。

    第一节课是数学,苏卉站起来伸伸腰的时候看见窗外班主任正朝教室这边走来,于是马上坐了下来,或许是新同学来了,她想到。

    苏卉拍拍顾紫的手臂,说道,“好像那个新生要来了。”

    顾紫抬起头来,两人盯着班级门口,怀着期待的心情等着看见新生的真面目。

    班主任走进教室,身后跟着一位男生,苏卉眯起近视的眼睛努力看清那个男生的长相。

    班主任站在讲台前,拍拍讲台喊道,“静一静。”男生站在班主任身边,面向大家。

    待苏卉看清男生的真面目时,大声惊呼一声,“怎么是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只因当时太年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桌椅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桌椅子并收藏只因当时太年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