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院清秋 > 第五十六章浅草才能没马蹄

第五十六章浅草才能没马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朝阳公主回京的消息一下只传遍了所有京都,而苏若涵那天也见识到了公主的阵势和嚣张的气焰。

    对这个公主,她的确不了解,但是听着百姓都纷纷议论着她。

    “你们知道吗,据说这个朝阳公主,为人十分乖张,只要是她看不过去眼的,说不定分分钟就能要了你的小命。”

    “你还不知道吧,听说这个朝阳公主就是太嚣张了,所以她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可是无人敢娶。”

    “对呀,而且听说这个朝阳公主谁都看不上,不过说实话,要是让朝阳公主看上的话,那个人也真够倒霉的,谁敢娶这个母夜叉啊!”

    “行了,行了,你别瞎说了,要是这话让公主听见了,恐怕下一个掉到带的人就是你了。”

    百姓依旧小声窃窃私语着,原来在民间百姓口中这个朝阳公主的为人还真的不怎么地。

    “小姐。”碧莲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了过来,虽然是回到她身边了,但是还是被人群涌来涌去的,索性就拉着她朝着人少的地方走去。

    碧莲当让看见了刚才那黑衣人救了她一名,可是那人却突然消失了,仿佛出现是一瞬间,消失也在一瞬间一样。

    原本打算出府是为了找沐长卿的,可是他不知道哪里去了,苏若涵的一颗心仿佛空了一般,有些人整日里在你眼前晃来晃去的,可是突然消失了,还给你一片安静的时候,你却发现已经喜欢了有那人的陪伴。

    苏府一朝一夕之间的变故,让苏景洪也跟着病了,这人老了病来如山倒,大夫人整日里忙着照顾苏景洪就也没有空理她,可是苏艳艳的事情,眼下却成为了整个苏府最大的难题。

    至于这个名义上的大哥苏天晟,如今自己是郡主的身份,他也不敢拿自己怎样,只是平日里见面都像是没有见过一样。

    苏府门前,此刻已经停了一辆轿子,而那轿子如此不凡,想必就知道这是宫中的轿子,苏若涵收拾好之后便起身出去,身后的碧莲淡淡道:“小姐,一切要小心才好。”

    此番进宫,骊姬娘娘只召了她一个人进宫,所以她也不方便带着碧莲,只好一个人走。

    碧莲目送着她离开了苏府,随即转身回到房间,在纸上写了几个字,随即取过一旁的笼子,拿出里面的白鸽,把纸条塞进白鸽脚下的竹篓里面,推开窗子将她放飞。

    这动作十分熟练,不像是第一次才这么做,之后便返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苏若涵一路由轿子一直抬到宫中骊姬娘娘的门口,这轿子原本是不允许抬进宫中的,可是骊姬娘娘如今的身份,谁敢跟她放肆,所以她才如此嚣张,由她请进宫的轿子也可以中途不下轿。

    苏若涵下轿门,又由一旁的太监放了垫脚的小凳,随即由已经恭候在门口的嬷嬷扶着下了轿子。

    “这是谁呀?”

    众人都是一愣,当下凝目望去,只见一年轻男子出现在这里。

    他的眼睛散发着如同月光一样清冷的余晖,又仿若是皎洁而又幽静的光芒,远远的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是清冷,将他隔绝在尘世之外,明亮又闪烁的眸子几乎让人无法不正视他的存在。

    如此简单,却如此让人动人心魄。

    风玄逸——是许璟皓的贴身侍卫,只是他出现在这里,苏若涵蹙眉,恐怕三皇子也会在这里周围吧。

    苏若涵回眸看向他,不知道为什么,许久不见他了,这个衷心的侍卫居然对她生了一丝嫌恶的神情,她不会看错的,看来以前风玄逸对她恭敬有礼,也全是因为许璟皓的缘故。

    “这不是三殿下的随身侍卫吗?怎么今天得空进宫了?”既然风玄逸跟她十分不友善,她也没有必要装着自己好像很恭顺一样。

    “风侍卫,你把礼物放下就好了,稍后我们会写好礼单给你过目的。”一旁的宫人弯腰对着风玄逸说着,苏若涵又看向一旁,原来风玄逸是替三皇子进宫送礼物的,而这个礼物自然是庆祝骊姬娘娘喜得爱女,可是这眼下又遇见四皇子“殁”的事情,红白喜事一冲毕竟不好,所以这礼物也就延迟到现在才送。

    有的官员为了拉拢骊姬娘娘,想让娘娘在皇帝身边吹吹枕边风,那日围场狩猎结束后就送来了礼物,有的皇子为了表示对骊姬娘娘的重视,都不选择先送,毕竟这礼物贵重程度也要挑选一二。

    “既然风侍卫是来送礼物的,礼物送完了,恕若涵告退了。”说完,便随着一旁的宫人走进骊姬娘娘寝宫,丝毫不给他再逗留的机会,既然风玄逸是代替他来的,她何必给他面子呢。

    骊姬娘娘此处坐落在树林中的宫殿,露出一个小小的琉璃瓦顶,恰是一座座金色的岛屿,骊姬娘娘的清华宫的楼阁被一汪春水环绕,浮萍满地,碧绿而明净,那掩饰峭壁之上两条金龙,金鳞金甲,活龙活现,似欲腾空而去。

    好大的一座气派宫殿景象建筑,金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芒。

    苏若涵跟着嬷嬷走了进去,就看见正坐的骊姬娘娘,她拿着一柄梨花木的扇子,扇子镜面是用YN吐露的春蚕丝做的,镜面上又用金丝线绣着一朵朵的牡丹,大气又富贵的象征。

    “你来了,快进来。”骊姬娘娘仿佛是自来熟一样,对着她道。

    苏若涵这时才走进来,正要行礼,却听见骊姬说:“好了,别行礼了,本宫等你好久了。”说着便招手让她过来。

    送她进来的那个嬷嬷此刻也退了出去,又把门关上了,此刻屋内就只是剩下骊姬和她而已。

    “那日围场狩猎,你的还君明珠,给本宫好大的面子!”她淡淡说着,虽然年纪已经三十多了,但是她脸上依旧没有岁月留下的痕迹。

    “娘娘福泽万年长,自然上天都庇佑的,哪里是若涵能帮的。”

    骊姬娘娘又笑了笑,道:“你果然是聪明的人,既然如此,本宫不妨开门见山的说,蔓藤山庄的少庄主你可认识。”

    苏若涵提起精神,骊姬口中的蔓藤山庄的少庄主,自然是沐长卿不假,但是她如此问,不知道言下何意。

    骊姬又笑了笑,道:“你不用担心本宫为什么会这么问。”

    苏若涵微微颔首,道:“是,若涵认识。”

    “难怪,他居然让本宫把你接到宫中,蔓藤山庄还有庄内的事情要处理,他无暇顾忌你,所以才让本宫来保护你。”

    苏若涵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沐长卿是回山庄办事去了。

    骊姬娘娘却仔细打量起苏若涵来,能让少庄主主动开口保护的人,想必不是平凡的女子吧,若不是心中有她,何故如此。

    就看眼前的苏若涵,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一缕青丝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颜色,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整个人好似随风纷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

    眼前的女子绝非俗物,既然是少庄主的人,她自然要保护她的,于是道:“在我宫中,你只管当自己家一样。”

    苏若涵一听便明白了,于是道:“若涵有一事不知。”

    “你说。”

    “若涵什么时候能出宫去?”

    “这个自然是等到少庄主回来你才出去。”

    “少庄主只是为了让若涵能够有个安全之地,并没有限制若涵的来去自由。”

    骊姬笑了笑,在后庭之中她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但是如此有个性的人,她却第一次见到,不禁对她产生了好感,又道:“可是少庄主的意思……”

    “若涵不会为难娘娘,但也请娘娘,行个方便。”

    骊姬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点头,道:“好,三日,你在本宫这住上三天,也算是本宫全了少庄主的意思。”

    苏若涵微微欠身,道:“若涵,谢过娘娘的好意。”

    苏若涵被安排在了一处别院,这个院落十分清幽雅致,跟骊姬娘娘的宫中有一些距离,只是为了让她能够安静地住着,不被打扰。

    只是在此之前骊姬娘娘送给了她一块令牌,说只要有了这令牌,宫中各地她都可以出入自由,没有人胆敢拦路。

    苏若涵看着那快令牌,上面只是写了一个“骊”字,然后那令牌浑身都金光灿灿的,显然是金子铸就而成,价值就不用说了,只是有了这令牌,可以在宫中横着走。

    “骊娘娘……我们这么做是不是违背了少庄主的意思?”伺候骊姬娘娘的宫女上官月许久才开口,终于还是控制不了她自己的急躁的个性。

    骊姬轻轻笑了一下,她的指尖轻轻扫过自己发髻上的簪子,顾盼生辉,道:“少庄主不还是要听庄主夫人的话,只是我本宫不明白,入宫多年成为蔓藤山庄的细作,打听出来的消息,还不如本宫知道的多,这苏若涵对沐长卿的寓意,恐怕不说那么通透,就已经了然了。”

    她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从铜镜中看着太后那满意的笑容,诡秘邪异。

    突然,她单手掐住上官月的下颚,她的颈项顺着她的力气而高仰,只听她冷冷出声,“要是此番能够得到皇上的垂青,可别忘记,是本宫给了你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骊姬的声音似乎是裂帛一样的声音,如今她恩宠在,但是权利却被众位皇子刮分的差不多了,多年在宫中生活,让她已经变的十分市侩,把权利看的格外的重,这个上官月也是出自蔓藤山庄,自然是许秋水培养出来的人,此番前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骊姬娘娘在宫中的地位如日中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深院清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诚并收藏深院清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