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院清秋 > 第五十七章明争暗斗几时休

第五十七章明争暗斗几时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骊姬的狠辣不是道听途说的,一个女人若能在后庭生存这么长时间,单凭一个美貌是没有用的,毕竟还要有帖手腕,上官月一个初来乍到的人,哪里能不被她吓到,于是双膝跪地。

    “月儿……铭记于心!”骊姬娘娘的力道,让她疼的有些侧目,又没有办法不去正视她的视线。

    骊姬娘娘很满意地笑了笑,随即松开手,放开了她的下巴,恢复了以往的高贵的神情,挥手道:“你起来吧。”说着她又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仿佛是自怨自艾的样子,道:“你说本宫美吗?”

    “骊姬娘娘自然是国色天香。”上官月淡淡道,随即想到了什么一样,小心问道:“娘娘,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骊姬却淡淡一笑,十分妩媚,道:“那老皇帝因为四皇子的‘薨’世已经病了,眼下也不是最好的时机,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个时候已经有太监来传,说皇帝今天气色不错,让骊姬娘娘去陪着皇帝用餐,随即骊姬便带着上官月去了。

    当她们走到养心殿时,晚饭已经开始了,骊悄然入座,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她在上官月耳边淡淡耳语几句,随即便不再说话了,一旁的太监十分娴熟地为骊姬娘娘布菜。

    尊位上坐着的皇帝气色已经好很多了,之前无非是悲哀太过,又气血逆袭才让皇帝病倒,如今有太医院的太医诊治,他也已经无碍了。

    骊姬朝着皇帝微微颔首,道:“皇上,既然今天气色如此之好,不如让人跳舞助兴可好?”

    皇帝由太监布菜,吃了一口青笋,又看向坐下的骊姬一眼,略微意味地道:“朕,今日气色好就应该让人跳舞助兴,那,那几日浩宇薨世你怎么不做一点表示!”

    骊姬一听立马绕到前面,俯身跪地,连连告饶,道:“臣妾该死。”

    皇帝也只是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下去吧。”

    骊姬虽然听见皇帝这么说,但是还是额头冷汗津津,毕竟皇帝因为四皇子的死仿佛已经变了,不禁变的是性情,还有他平时对自己百般宠爱,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没有了。

    骊姬刚要起身却听见“哐当”一声,随即便是“砰砰几声翠响”,一时间所有人的太监宫女都纷纷跪地。

    原来是皇帝把眼前的餐桌给掀翻了,就连皇帝身边多少年的管事太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皇帝从来没有如此暴怒过。

    骊姬娘娘起身,察言观色道:“皇上,您消消气,是臣妾该死。”骊姬娘娘温软的声音听在皇帝的耳里,不由转头看向她,随即又看向地上杯盘狼藉,他突然怔住了,竟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又看见骊姬眼眸的湿润,想必她是受委屈了。

    皇帝这样的性情已经有几日了,从四皇子殡天之后,他的性情就已经不受控制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雷霆大怒,而生气之后却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传召过太医,但是所有的太医都说皇帝是优思过度,所以才会如此,只要日后吃些清淡的,就好了。

    “骊姬呀,只有你陪伴朕时间最长。”皇帝说的意味深长,也不用他这样悲观,毕竟骊姬果真是陪伴他最长的妃子,就连皇后那个他最爱的女人也因为生了太子就撒手人寰了,而这么多年他也有过很多妃子,但是都没有福气活几年,只有骊姬一个人,她如此美丽不说,还心地善良,皇帝曾经想过要立她为后,可是为了纪念他唯一的皇后,太子的娘亲,他只是把这个想法放在心里。

    骊姬就算是再聪明此刻也蒙了,完全听不出皇帝言下之意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抽抽搭搭地哭着。

    这个时候太子许天佑、三皇子晋王殿下、五皇子齐南王都纷纷到了,几位皇子都英姿飒爽,皇帝看在眼里也十分欣慰,但是此刻又不由想到了死去的四皇子,他那思子的伤痛又迸发了出来。

    骊姬娘娘此刻与太子相互望了一眼,苦涩一笑,随即对着皇帝,道:“陛下,您看,您还有这么多的孩子,他们可都是好孩子呀。”

    太子殿下是最像皇上的,此刻他冠玉斯文的脸上带着春风沐人的淡笑。

    只有骊姬娘娘看出他笑眸中隐含着丝丝寒芒与肃穆的冷酷。

    “朕的孩子都是好孩子。”他的余光瞥过骊姬,眸光骤冷。

    骊姬的手心因他的目光已透出冷汗,深莫能测的感觉,使她不敢动分毫,皇帝的雷霆之怒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发作。

    上官月此刻却端着一杯香茶,盈盈上前,俯身一拜,道:“皇上,请用茶。”

    骊姬眼眸一闪而过,上官月此刻依旧穿着淡淡素雅的装扮。

    皇帝看着眼前的女子,眸中思绪飘飞,那双眼,那神情,跟她太像了……

    上官月,淡淡一笑,递了茶上去,寐含春水脸如凝脂,白色牡丹烟罗软纱,逶迤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身系软烟罗,还真有点粉腻酥融娇欲滴的味道。大朵牡丹翠绿烟纱碧霞罗,逶迤拖地粉色水仙散花绿叶裙,身披金丝薄烟翠绿纱。低垂鬓发斜插镶嵌珍珠碧玉簪子,花容月貌出水芙蓉。

    骊姬却看见皇帝贪恋地看着她,随即意味甚浓地接过茶,轻轻饮了一口,又将茶盏放在托盘上。

    “朕乏了,先回寝宫了,你们继续用餐吧。”说着,皇帝起身,将一旁跪地的上官月拉了起来,力道之大,气势如虹,不可挡,只看皇帝一声明黄拉着一个柔弱女子上官月离席,在众目睽睽之下,皇帝的手一直拉着她的手,仿佛是珍宝一样,又格外珍惜,与她一同离开了养心殿。

    养心殿外面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蒙蒙细雨,朱红色的宫墙,楼阁、眼前的一幕幕仿佛曾经发生过一般,只是皇帝的手依旧没有松开过,上官月偷偷看向皇帝,因为她原本要现舞的,所以她没有穿鞋,如今外面下雨,她一身衣服也已经淋湿,脚下却冰冷。

    皇帝目光游历,淡淡道:“芳华,你知道吗?今天又下雨了。”

    一旁的上官月却好似明白了什么,自从她被安排进宫,又必须在今天见面皇上,都是有事先安排的,她自小在蔓藤山庄长大,一直被当做细作来培养,如今进宫陪王扮驾,只是因为她眉眼之间像极了,哦,不,不是,不是像,就真的和已故的王后陈芳华一模一样。

    而她此番来也是为了打探皇宫内的一切大小消息,但是还有一点,就是为了平分秋色的,她要平分的自然是骊姬娘娘的宠爱,毕竟她在宫中多年,一人为大,蔓藤山庄有很长时间得不到消息了,所以才会疑心骊姬这个人,毕竟宫中的荣华富贵,任何的女人都抗拒不了。

    因为上官月穿着单一,冷风一阵吹来,竟然吹起了她身上的衣裙,白色的衣裙缥缈着,像极了夜间飞舞的精灵,皇帝竟然也看痴了。

    皇帝的手温软又厚实,依旧将她的手死死握紧手心里,皇帝难得露出笑容,掩饰了他眼中的人,就像是通过她看向另外一个人。

    上官月是知道的,但是尽管如此,她还是愿意,进宫当细作。

    突然她身子一轻,皇帝竟然抱起了她,朝着他的宫殿走去,身后的太监也想跟着了,但是却听见皇帝一句:“谁也不许跟着。”

    雨中,皇帝就这么抱着上官月远离了人们的视线。

    落英缤纷的小路上,地上因为下雨而吹落的花瓣,一地落红,好不漂亮。

    上官月手死死地勾住皇帝的脖子,愕然地看着他,不知所措。

    行走了不知道多久,皇帝一路抱着他来到他的寝宫,此刻寝宫内一人没有,外面的雨依旧淅沥沥的下着,屋内早就有已经燃放的烛火,上官月被放下来的时候,依旧不知所措。

    皇帝独自看向一旁的烛火,随即又转身看着她,道:“你到底是谁?”

    上官月一听连忙跪地,君心莫测,连声道:“奴婢是……”

    “我要听真话。”皇帝又一声,但是他的语气却不是愤怒。

    上官月彻底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随即便看皇帝,神色静宁,似有所思,似乎是呢喃,道:“怎么可能?你和芳华的眉眼之间竟然如此像。”淡淡的语气在室内将声音拉的很长,很长,仿佛就像是含了一丝无限的怨恨。

    上官月,微微楞住了,沉吟片刻,内心又百感交集,她没有经历过这些,以往的暗中培训都没有教过她们这些,所以她真的不明白了。她太害怕了,不由的一滴眼泪竟然自脸颊滑落,带着一丝丝的触感,那温热又变的冰冷,却刺痛了她的心,因为皇帝接下来说的话,让她害怕。

    皇帝擦掉她脸颊上的泪水,淡淡道:“你连哭都这么像她,说,你练习了多少次,你一颦一笑都在学那个人,你可知道,她在朕心中的位置有多重要!”

    上官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突然她的身子被皇帝紧紧抱住,只用下巴抵住她的头顶,传来皇帝混而有力的声音,“朕有过很多的女人,但是没有一个人像她,只有你,只有你跟她有点像,朕不管你是不是许秋水派来的,朕不问你以前是什么人,但是,从这一刻开始,你是朕的女人,朕会一直疼爱你。”皇帝的声音隐藏着痛苦与警告。

    上官月却惊了一跳,通过皇帝这几句话就知道了,原来他什么都知道,许秋水这么多年一直派的女人进宫,但是都无缘无故地消失了,其实许秋水早就应该知道了,皇帝一定知道了什么,所以许秋水这次才派了她来,因为上官月是许秋水的一张王牌。

    许秋水不相信,皇帝会对她无动于衷,更加不相信皇帝会杀了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深院清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诚并收藏深院清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