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院清秋 > 第六十一章一舞为君王

第六十一章一舞为君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御花园与上官月闲谈几句之后,她前脚刚踏入骊姬娘娘的寝宫就听见有人叫她。

    “小姐。”碧莲笑盈盈地跑了过来。

    苏若涵一愣,随即看向她的身后,却看见骊姬娘娘笑着朝着她点点头,苏若涵上前,恭顺道:“娘娘。”

    骊姬也是淡淡一笑,道:“既然要在宫中小住几日,身边斥候的丫头一定要尽心,也怕是招待你不周,所以特意出宫让人请了来平日照顾你的丫头。”

    苏若涵感到受宠若惊,随即道:“谢娘娘厚爱。”

    骊姬看想一旁跟着的下人,随即朝着他们挥手,道:“都下去吧。”下人们连忙应了一声是,随即便都纷纷离去了,碧莲扶着苏若涵进入正厅,屋内就只剩下她们三人而已,苏若涵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于是提高警惕,道:“娘娘,不知道有什么事要屏退一众人。”

    骊姬抚了抚鬓发的珠花,随即道:“我今天找你来,就是为了给你讲一个故事。”

    苏若涵觉得奇怪,随即道:“不知娘娘要说的是什么故事。”

    骊姬娘娘像是沉浸在某件思绪的记忆中,淡淡道:“本宫是十年前入宫的,入宫之时皇上对本宫十分好,但是那也只是昙花一现。”

    苏若涵觉得她说的一定不是这样一个后庭争宠的事情,于是道:“娘娘不妨开门见山。”

    骊姬看了苏若涵一眼,道:“你果然是聪明的人,本宫入宫前就知道皇帝一生只爱一人,可是那个人却在生下太子之后在后庭最高的塔楼上跳舞,之后便从城楼上跳下……”

    苏若涵心中一跳,想必皇帝对皇后的爱一定非常深,如若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再立皇后,她也没有打断她,只是继续耐心地听着她说。

    “城楼下面便是护城河,护城河河水湍急,而且深不见底,想必皇后不会有生的机会了,听说皇后是爱错了人,也恨错了人,她活着如此的艰辛,也许死了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了。”骊姬娘娘着思绪有些飘散,道:“也许后庭的每一个女人都是可怜的,毕竟被当成替身的生活,应该不会高兴吧,听说,本宫的鼻子跟皇后张的有几分像而……上官月的眉眼跟皇后却是十足十的像。”

    苏若涵心中一惊,随即想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又问道:“已故的皇后娘娘一定十分美丽吧?”

    骊姬点点头,她起身朝着内室走去,不一会儿的功夫便抱着一个金木盘丝盒子,盒子上面的花雕刻的十分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牡丹在怒放一样,而那个盒子上面居然挂着一个小锁头,苏若涵看得出来,这个锁头恐怕不是一般锁匠能打开的。

    骊姬娘娘把盒子放下,就看见她把左手上面的戒指拿了下来,那是一枚红宝石的戒指,她把宝石对着那锁头对准,随即便听见“嘎达”一声,那锁头便打开了,如此精妙的锁头,如此精细的锁芯,骊姬把里面的一副画像拿了出来。

    此刻碧莲便十分柔顺地接了过来,画像徐徐展开,就看见一副美人图映入眼帘,只看见画像是由底向上徐徐展开,墨瞳淡淡潋滟氤氲,抚了抚腕间玉镯,如樱薄唇勾起一抹娆柔笑意,三月熏风拂水袖,一江烟水照花颜。若言国色,不足以倾世。却是曼曼天姿,眉眼里,又添些莫名愁绪,淡妆裹面,素容却美胜任何铅华穿着一袭颜色素淡,花饰简单的淡蓝色长裙,淡雅脱俗,秀丽天成。淡淡的蓝色丝质中衣用深兰色的丝线在衣料上绣出了了一朵朵梅花,从裙摆一直延伸到腰际,平添了几分清冷的气质。一根素色的宽腰带勒紧细腰,显出了身段窈窕。外披一件浅兰色的敞口纱衣,松松垮垮的披在肩上。袖口领口用蓝色丝线镶边,镂空的蝴蝶花样正好对着中衣的梅花,随着人的走动儿轻轻晃动,就像真的蝴蝶在翩翩飞舞一般一举一动皆引得纱衣有些波光流动之感。三千烦恼丝被绾成盘丝髻,只用一只木簪装饰,有着一股淡淡的柔弱和娇媚。用碳黑色描上了柳叶眉,更衬出皮肤白皙细腻,灵动的双眼在眼波流转之间光华显尽。施以粉色的胭脂让皮肤显得白里透红,唇上单单的抹上浅红色的唇红,娇俏可人。午风抚颜方苏醒,水红罗裙绣双蝶,珠绾青丝柳月髻,一点嫣红落眉心。妆容正,提起裙摆,素荷玉立,正应了那句出污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

    苏若涵看见此女子也惊觉天人,只是画像中的人她十分熟悉,虽然画像中的女子才二十几岁,可是她眸子中的神色,还有她那一张脸,分明就是……她不敢想象下去,可是怎么会呢?

    骊姬并没有看见她的震惊的神色,画像展开之后,骊姬淡淡道:“这位便是已故的皇后娘娘。”

    苏若涵看见那脸庞,又联想到今天见过的上官月,难怪看着她似曾相识的感觉,只是说上官月眉眼之间像皇后却不尽然,上官月那一张脸分明就是已故的皇后陈芳华的翻版,而上官月清秀的容貌只是比已故皇后多了一丝稚嫩,想来也是明白的,毕竟皇后不知道为什么眉眼之间有一丝愁雾笼罩不去。

    “所以,皇后是在城楼上跳舞,之后便投河自尽了……”苏若涵似乎明白了什么一般,只是她眼中的淡淡哀愁却比画像中的皇后更加深。

    “皇后生前十分喜欢跳舞,可是成为皇后之后,她就不再跳舞了,后来太子降生,皇后那天穿着十分华美,在城楼之上一舞,见过的人恐怕都不会忘记的,因为太美了,就连后庭的华师画下那跳舞的姿容,也不及其一。”

    苏若涵自然能够相信皇后的舞姿自然是十分动人,但是那个时候皇后十分美貌,她一舞一定名动京城,只是这舞蹈是为了皇帝跳的,也是为了她自己跳的,她到现在才算明白了皇后的用心,只是这份心意,她恐怕一辈子都不想知道,因为她见过皇后跳的舞,只是虽然没有华美的衣服,可是那舞步浑然天成,恐怕世间无人能级。

    画像又被骊姬娘娘放回了锦盒内,随即她又锁上了盒子,她只是看着苏若涵,淡淡道:“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萧郎是路人,在后庭都有着勾心斗角。”她声音似乎如浓浓的墨汁,浓稠的散不去,却有十分没有力气一般,道:“如若我有危险,希望你可以保我一命。”

    苏若涵震惊,随即道:“娘娘在后庭之中圣眷优渥,而且娘娘天资秀丽,恐怕不会有那一日,所以请娘娘不要妄自菲薄。”

    骊姬突然走上前去,用只有她们才能听见的声音,道:“请你……帮我。”

    苏若涵眉心一跳,又似乎明白了什么,随即用同样的声音,道:“我会的。”

    骊姬把自己头上的发簪拿下来,插在了苏若涵的鬓间,而这个动作更好很好掩饰了刚才她向她求救的信号。

    “这个簪子十分配你,本宫就送给你了。”骊姬身子后退了一步,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姿态,高傲的尽头十足。

    苏若涵摸了摸头发上的簪子,又起身,朝着她盈盈一拜,道:“若涵,谢娘娘恩典。”

    “好了,本宫乏了,你回去吧。”骊姬此刻也显得十分疲惫,只看她眉眼之间真的有一丝倦意。

    苏若涵拉着碧莲回到自己的房间内,这房间虽然十分清幽,但是只要是后庭之中的景物,哪一个不是最好的,碧莲见了之后眉眼见露出震惊的神色,淡淡道:“小姐,这里真美啊。”

    苏若涵却淡淡笑了一下,道:“娘娘恩典罢了。”

    碧莲却把视线停留在她鬓发上的簪子上,道:“骊姬娘娘真是大手笔,这簪子一定价值不菲吧,可见娘娘真是喜欢你。”

    苏若涵一听,笑着把头发上的簪子拿下来,递给她,道:“既然你这么喜欢,这个簪子送你了。”

    碧莲却一副受宠若惊的表亲,道:“小姐,这个可使不得,毕竟这个是娘娘给你的恩典,碧莲不敢收,也不能收,小姐还是自己留着吧。”

    苏若涵一听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是,娘娘前脚刚送给我,后一脚我就把簪子送给你,这样的确十分不礼貌,这样吧,回府的时候我再送给你,这个簪子我就先戴两天。”

    碧莲笑了笑,道:“小姐说笑了,时辰不早了,我去给你准备一下。”

    苏若涵的房间自然是十分典雅的,只是经过碧莲打理之后便仿佛有了在苏府的感觉,原因只有一个碧莲把她平日里喜欢的铺床的单子也带来了,看见这个熟悉的床单,苏若涵朝着碧莲会心一笑,道:“还是你了解我。”

    碧莲笑了一下,道:“小姐,床铺整理好了,现在时辰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苏若涵点点头,道:“别说,我昨天还真的没有睡好,不过幸好你来了,要是哪一天你离开了我,我还真有点不适应呢。”

    碧莲身体却明显一愣,随即恢复自然,道:“小姐,你说的什么话,碧莲怎么会离开小姐呢,时辰不早了,碧莲就不打扰了。”

    苏若涵点点头,看着她离开房间,随即又把房门关上了,此刻她才算安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深院清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诚并收藏深院清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