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院清秋 > 第八十三章全部住手

第八十三章全部住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璟皓竟然没有想过他昨天会时空做了这件事情,可是昨天一切的蛛丝马迹他都已经细细地回忆了,可是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唯一让他觉得可疑的便是那杯酒,昨天风玄逸也喝了,他没事吗?

    风玄逸明显感觉主子仿佛是有心事,但是还不敢停下手中的利剑,毕竟他太过了解主人了,他要是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会找个人比剑,而今天这样的举动分明是心情不好,他也暗自想着,谁料,他突然重了许璟皓的一脚,那一脚直重心口。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有人高声喊道:“都住手!”随后,打的不可开交的两个人却突然十分听话的住手了,就看见一个穿着一声灰色的衣服,头发花白被挽成一个发髻,仅用了一根簪子固定住,而他脸上以往是洋溢着慈祥的笑容,可是现在脸上却有一丝的不快,这个人就是管家张生。

    风玄逸连连后退几步,才算站稳了,而他的左臂的衣服上竟然被刺破了长长的口子,此刻收手了才知道疼,他有些吃惊,随即想到,以往主人都是点到为止,纵然他打不过许璟皓,可是许璟皓也从来没有伤他,这时候胳膊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有些怔住。

    管家张生看着风玄逸的半边胳膊的血已经染红了整个衣袖,而他面色十分茫然,但是转头看向主人,他却脸上怒气依旧十分浓烈,他问道:“王爷,到底怎么了?一大早发这么大的火?”他这么说着,身后的手却不忘记给风玄逸暗号,让他出去。

    风玄逸得到信号,刚要转身离去,就听见许璟皓开口道:“你昨天没事吗?”

    风玄逸觉得主子这话问的十分蹊跷,但是也不知道到底寓意何为,于是又看向管家张生,只见管家微微闭上眼睛,仿佛只是因为起的太早有些困了的意思。

    许璟皓看他一眼,道:“本王问你话呢!你看张管家干什么?”

    风玄逸淡淡道:“主子,我不知道你这意思是什么?我昨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啊,许是主子昨天大婚,我昨天睡的十分香甜。”

    许璟皓疑惑地看向他,道:“王妃昨天给你喝的酒,你回去没有什么反应?”

    风玄逸刚想说话,就听管家张生笑了笑,道:“可别说没有反应,昨天风玄逸从王爷的房间走出来,一直拉着老夫下了一晚上的棋,直到刚才才算放过老夫,不过玄逸这孩子,棋艺有些落后了,不知道是不是经常不下的事。”

    风玄逸听着管家张生这么说着,有些狐疑,但是他知道管家从来不会害他的,于是也点点头,道:“那是因为时间太仓促了,要是再多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赢你。”

    许璟皓却有些狐疑道:“既然是昨天下棋,为什么刚才不说实话?”

    风玄逸脸上闪过一丝红晕道:“主子经常说玩物丧志,我拉着管家下棋,怕主人说……”。

    许璟皓却猛然扔下剑看向风玄逸流血不止的胳膊,道:“管家,你帮他包扎一下吧。”说着脸上的怒气似乎是消散了不少,随即又听他说道:“武功竟然退步了这么多,难怪被我刺伤了。”说着就率先离开了书房。

    许久之后,风玄逸看向管家,问道:“我知道,你平时不会陷害我的,但是为什么刚才让我撒谎呀?”

    管家这个时候却拿出一个医药箱,在里面翻腾半天,拿出来上好的红药,又扶着他坐下,挽起衣袖给他上药,风玄逸却倒吸一口冷气,道:“您慢点。”

    “你还记得我昨天晚上跟你说了什么吗?”

    风玄逸想了片刻,道:“你昨天说的话太多了,你是指的哪句呀?”

    管家张生淡淡道:“当然是关于夫人的。”

    风玄逸又是一阵思索,随即淡淡道:“你说夫人也是一个可怜的你,若是有几乎能帮她,就帮她一把。”

    管家笑了笑,随即用绷带帮他把伤口缠上,道:“昨天王爷跟王妃圆房了。”

    风玄逸一听立刻震惊了,随即站起身来,但是忘记了左胳膊还在管家张生手里,他竟然又疼的坐了下来。

    张生看了他一眼,道:“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不想帮王妃吗?”

    风玄逸一想到,之前王妃用药设计主子的时候,那个时候主子宁可泡冰水,也不……可是如今王爷这是?他突然了然,道:“难道是王妃设计主子!”

    张生却看了看房门口,道:“你小声点,难道你也不想赶快有了一个小小主子?”

    风玄逸觉得这话不假,但是总是觉得主子被设计了,他心中有一丝不快,这么想着,才算明白主子为什么这么早就这么生气。

    “王妃嫁给王爷三年了,可是她并不快了,王爷纵然心中有别的女人,可是王妃毕竟是无辜的,难道嫁给王爷就要守活寡吗?”张生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说着,就看风玄逸连连点头,自然是认同他这么说。

    苏府。

    苏若涵回府的时候看见大夫人依旧忧心忡忡,看了一眼苏若涵竟然装着没有看见一般,随即便看见苏景洪了,也是忧心忡忡,想必大姐苏艳艳突然消失,他一定是一夜都没有休息好,苏若涵想着先回去换一身衣服,就听见苏景洪对她说:“你赶快穿入宫的衣服,今天皇上下旨邀请所有人大臣以及家眷。”

    苏若涵有些奇怪,道:“干什么呢?”

    苏景洪只是淡淡道:“围场狩猎。”

    广阔无垠地草场上,就看见一个穿着明黄色衣服的男子骑着高头大马,一马当先地奔跑在前面,皇帝难得的高兴,带着一些武将、皇子出来狩猎。

    此番出行必然带着宠妃骊姬娘娘,还有跟着他形影不离的上官月,而且除了太子,其他皇子都戎装出席了。

    皇帝继续奔跑着,回头看向身后的几个皇子,气场豪迈地喊着:“表现一下皇家的威仪看看,你们都是朕的儿子,一定要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呀,能骑善射是盛京人的本色,你们每一个,都拿出看家本领来!今天打猎成绩最好的人,朕大大有赏!”

    跟在皇帝身后骑马的人便是三皇子许璟皓,就看见他一马当先紧紧跟在皇帝的身后,不超越,也不落后,这样的距离十分恰到好处,在狩猎场地擂台上的坐着的看客们,也都纷纷鼓掌互动,毕竟三皇子如今的身份可见不一般,而且他在众位皇子中也是最出挑的一个,以往他只是一个闲散王爷,如今却锋芒毕露,在皇家碌碌无为的人很难出头,可是像三皇子这样的人却能很快在众位皇子中脱颖而出,将来的仕途,可见会十分宏观壮大!

    皇帝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许璟皓大声说道:“是,父皇,那儿臣就不客气了!”语气和皇帝的口气一样,真可谓是龙生龙。

    “尽管不要客气!朕要看看你的骑射如何?”说着皇帝就扬鞭朝着前面跑去。

    许璟皓在他身后依旧步步紧逼,不超脱,也不落后,只是他拉弓满箭,嗖的一声,利箭射出,就在前面一只兔子射中。

    皇帝回头笑道:“只是一只兔子,不是你的真本事!”

    “父皇儿臣要列一个大个的!”说着就夹紧马背,一跃超越了皇帝,皇帝也却不生气,笑着,道:“果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五皇子也是城府颇深,知道如今三哥一人独大,也不好赢了他的风采,可是眼看许璟皓打算猎个今天的头筹,也不甘示弱,勒住马绳也跟着快一步跑去。“三哥,猎大型猎物,怎么可以少了我呢。”

    七殿下原本不喜欢这样这样的场面,只是像是一个闲散王爷一般在猎场上来回溜达,也不涉猎,但是他的身影却在众位皇子身边转悠,十分保守。

    突然在草地上看见了一只猎豹,猎豹奔跑的速度十分快,原本猎豹要反过来撕咬马匹的,可是如雨一般的利箭朝着它射来,它也掉头去跑,引得身后的皇子们纷纷跑去想要活捉了它。

    “这只豹子是我的了!”三皇子一勒马绳,一跃而前。

    五皇子却笑了笑道:“三哥,这个猎豹有我在,你想猎到可谓是难于登天。”

    “五弟,你一定会输给我的!”三皇子许璟皓笑着说着。

    “既然如此,就拿出你的真本事吧!”语气已经十分不屑了,许璟皓又加快了速度,狠狠地甩开了五皇子一大步。

    两位皇子看来是跟这个猎豹杠上了,一面相互叫嚣着,一面追着那雷豹飞奔而去,两个人都相互不让,大有一比高下的风采。

    皇帝此刻已经勒住缰绳了,稳稳地站住看着两个儿子追着猎豹,笑着对身后的七皇子道:“许寒,你怎么不去?”

    七皇子许寒却不禁一笑,道:“两位哥哥都是英勇善战,都是马背上骑射功夫了得,儿子就不去献丑了,等下看见小兔子什么,而且一定不放过。”

    皇帝哈哈大笑起来,道:“你一直都是这么心慈手软的。”

    “太过善良了不好好吗?父皇在儿臣心中也一直是善良的父亲。”皇帝笑声更急爽朗。

    马蹄踏踏,锦旗飞扬,在狩猎台上的人们也都跟着欢呼雀跃。

    苏若涵随着众位女眷坐在一起看着下面台下的猎场紧张,而她身边的正是林钦王的掌上明珠,林佩玲,她今年十九岁,她眼高于顶,但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谓是名门千金的表率,就看着林佩玲袅娜纤巧,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一双秋水眼,肌骨莹润,举止娴雅。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而挨着她坐的女子是豪夺豪大人的二女儿,名字叫豪灵儿,她一身明艳江南紫金长衫,相貌娇美,肤色白腻,别说北地罕有如此佳丽,即令江南也极为少有.她身穿一件葱绿织锦的皮袄,颜色甚是鲜艳,但在她容光映照之下,再灿烂的锦缎也已显得黯然无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深院清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诚并收藏深院清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