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院清秋 > 第五章故人

第五章故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若涵直言不讳对他吐露,并非心中没有定数,只是她太过了解李霄晟了,虽然她见过他数次,可是李霄晟对她却全然不知。

    记得在苏府,圣上命他来为父亲诊治,虽然几面之缘,但是她还是记得了他,因为当日嫡母王氏在责罚一名婢女,两名手持木棍的家奴,用力重重打在那婢女身上,腰间已经血红一片,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只见那婢女只是吊着一口气在,却已然命悬一线了。

    庭院中的夫人小姐,都像看戏一般,掩袖偷笑,全然把人命不当成一回事,如此轻贱,当时苏若涵也在场,她只不过是上前替她说情,劝嫡母放过她,却遭到二十个耳光,跪在一旁和那婢女一同责罚。

    李霄晟为父亲诊脉之后,离开苏府,准备回朝面圣,途径此处,看到这么一幕心惊肉跳的一幕,厉声制止,嫡母看他当朝太医院红人,也不敢造次,行刑之人也纷纷吓的跪地,最后一把抱起那婢女,离开了苏府。

    想必李霄晟也没有留意到,跪在一旁被扇耳光的人就是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苏若涵,当时苏若涵嘴角留下一抹鲜红,却笑了,这瑾儿算是逃离这个魔窟了,后来有关于瑾儿的事情,也就全然断了消息,只是一点,离开了苏家,以后就好过了。

    父亲苏景洪,也因为此事在朝中招人非议,后来父亲回来,重振家法,任何人不得私自用刑,如若被发现,一律逐出苏府,不管是谁,嫡母也稍有收敛,不敢非议,苏府果真过了几日的安定日子,可是父亲因为黄州闹旱灾,朝廷的银子大量下拨,可是旱情依旧没有得到遏制,相反银子如流水,都被各个官员中饱私囊了,父亲就走马上任,调查此事。

    父亲前脚一走,嫡母就把苏若涵这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命人把她下嫁了,也就是因为此事,她才逃离了苏府。

    苏若涵对李霄晟有着莫名的感激之情,也许因为他医者仁心,也许因为他曾经救过命悬一线的瑾儿,只是如今,不知道这瑾儿,可还在世上。

    “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李霄晟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苏若涵只是淡淡一笑,上前脱下他那身黑色的夜行衣,没想到里面却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款式朴实,质地却称之为上等,穿在他身上,格外的飘逸,不染纤尘。

    “你这胳膊上的伤,是剑伤所致,想必你和那李侍卫已经交过手了,寡不敌众,你还真是不自量力,这伤口,伤至筋骨,依你之见,应该怎么办才好?”说着,手下的力量微微收紧。

    李霄晟并没有拒绝她脱下他的夜行衣,只是看她故意在他胳膊上,用力一按,果然他忍受不住疼痛,一声闷哼从他嘴里传出,虽然他已经在极力隐忍着了,他脸色苍白,因失血过多而产生的病态。

    “你又没有止血的药,就算我告诉你了,又如何?”李霄晟语气冰冷,倒不是因为他过多提防她,只是因为在她眼中,她太过精明。

    “这谢雨轩虽然不是危险之地,但是也难逃李侍卫的追捕,他们刚刚搜查完,并没有找到你,你以为他们不会返身回来再查,那个时候你就难逃一死了,还有闲心管我的秘密会被你说出去,只怕,就算你说了,他们也不会信你,如今,你为鱼肉,任我宰割,我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让你这么失血过多而死,也并非我所愿,而你死在这里,也会给我造成麻烦,既然如此,你我也算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

    苏若涵起身,看见南檀木上有一个香炉,便取了一些香灰,倒在他的胳膊伤口上,李霄晟因疼痛而闷哼一声,果然那伤口的血便止住了。

    李霄晟撕下一块衣料,独自给自己胳膊上巴扎,闷声道:“你不是说你不会医理吗?怎么知道这香灰有止血的功效?”

    苏若涵只是淡淡一笑,却没有回答他,在苏府她动责被打被骂,身上难免有伤痕,只是那些伤痕是没有大夫给她诊治,她也没有银子,只是看着下人用香灰止血,所以她才知道,香灰止血不过是贫苦人家的一剂良药,说起来也够心酸的。

    “天色快亮了,你从正门走出去吧,想必现在已经没有侍卫把手了,这个时辰刚刚好,天色蒙蒙亮,想必也不会有人疑心你,你胳膊上的血迹,你自己当心就好,请吧。”苏若涵站起身来,独自拉开大门,发出‘吱嘎’的声响。

    李霄晟眼中一丝疑惑,道:“你果真放我走?”

    “不放你走又如何,只是李太医,你要记得,今日之事,你欠我一个人情,说不定,他日你就要连本带利的还我,如何?”

    李霄晟却笑了,她太过聪明,又太过自负了,不禁摇头,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谢雨轩。

    自李霄晟离开后,屋内一室清冷,撇看了一眼夜行衣,随便找了一个瓷盆,燃了一把火,夜行衣遇火转眼之时,化为灰烬,不露影踪。

    天际,已微微露出淡白,云彩聚集在天边,像是侵染了血的兽,清雾弥漫,太阳似乎突破了云层而出,耀眼夺目。

    雯菲已经等候在门口了,见她推开门,只是淡淡一句:“梳妆。”

    片刻苏若涵已经穿上一件浅粉色广绣流光裙,媚态淡红曳地水袖对襟纱衣,腰间用一条白色的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鬓珠作衬,乃具双目如星复作月,脂窗粉塌能鉴人。

    吃了几口糕点,倒是觉得索然无味,便跟随这雯菲前往慕容萧的住所,今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樊淋苑正堂。

    虽然时辰尚早,但是苏若涵却只迟到的那一位,众人的目光都纷纷汇聚在她的身上,因为昨日的精彩一睹芳容,更加见证了她的医术高超,今天不免都纷纷前来。

    一是来看庄主的病症如何,虽然只是过了一夜,只见庄主已经神清气爽,毕竟武林中人,脸上的刚毅线条更为明显,英气逼人。

    二是来看她今日又当如何寻医问脉,昨日之事她已经医名远播,在场的人无一人不五体投地,佩服之极。

    只见她肤色如雪,体态婀娜,出尘若仙,仙姿玉容,一步步朝着他们走来,不疾不徐,清若凌波水仙。带有淡淡的水雾之韵。美丽之中带有三分威严,三分冷冽,三分英气,一分娇柔。

    偌大的樊淋苑正堂却在此刻格外安静,所有人都目光紧逼着她,这气氛令人觉得尴尬。

    “庄主,今日感觉如何?”

    苏若涵首先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尴尬气氛。

    慕容萧却爽朗一笑,只见他坐在正位上,一掌拍在名贵的黑檀木的桌子上,震的茶盏轻颤一下,声音爽朗犹如蹦天,道:“你就是昨日救本庄主的那个小女子?”

    慕容萧语气中有豪爽之气,他笑声也威震四面八方,气场庞大,令人折服。

    苏若涵却淡然一笑,丝毫不惧,淡然道:“庄主过谦了,只是若涵在众多名医面前,班门弄斧了。”

    段千尘一袭白衣,目光灼灼,淡淡一笑,道:“苏姑娘,实在是过谦了,就连退隐江湖之人莫须子前辈,都对你刮目相看,想来苏姑娘定然有妙手回春的本领,昨日之事,众多江湖中人都对苏姑娘五体投地,想来苏姑娘也并非泛泛之辈。”

    苏若涵微微点头,笑道:“不知眼下之人是……”

    “清幽山庄大弟子,段千尘!”

    “哦,原来是段千尘少侠,只是如今若涵班门弄斧,还需要最后一招,解了慕容庄主身上的琉璃毒。”

    她话锋偏转,一下子让人们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了片刻,屋内也顿时热络了起来。

    段千尘给她让开一条路,道:“请!”

    平静无波澜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光泽,只是眼前的那女子嘴角一抹笑意,让他心神荡漾,平静如水的面上,竟然泛起层层涟漪。

    慕容萧看着眼前那这个柔弱的女子,若不是段千尘告诉她,昨日舌战群儒,一搏众意,执意下毒,才解了他身上的阴阳毒,眼前的女子却名副其实的有勇有谋,之间今日见了她,却觉得众人的话有些不妥,但是又觉不出哪里不妥。

    “不知段少侠身上的九霄续命丸可还在?”苏若涵淡淡道。

    “在。”段千尘拿出那瓶药,递给了她。

    苏若涵接过,淡淡道:“庄主,吃下这药,必然体内毒素全清,不药便可痊愈了。”

    慕容萧拿过那药,仰头吃了进去,然后片刻的运功辅助药碗在内体快速溶解,不一会便张开眼睛,眼神明朗生辉,脸上病容一扫而光。

    “苏姑娘,昨日还说,庄主的身子虚不受补,怎么今日就敢用这虎狼之药。”段千尘的一丝淡淡的笑意从唇边溢出,却不直言道破她的用意,眼神中放浪不羁,却丝毫不影响他飘逸出尘,俊朗不凡。

    “段少侠也说了,那是昨日,昨日之事怎可比拟今日之事呢?昨日庄主身体虚弱,命悬一线,今日庄主神采奕奕,威震八方,可见上天眷顾,庄主命势得天独厚,可享武林至尊。”

    慕容萧一听,果然容颜显得几分骄傲神采,爽朗一笑,道:“苏姑娘所言极是,本庄主听了可比吃了十副良药来的爽快,不知苏姑娘可否留在这清幽山庄,当本庄主的坐上贵宾,如何。”

    如今这贵重之药反而成了陪衬她苏若涵之物了,段千尘只是淡淡一笑,并不说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深院清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诚并收藏深院清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