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深院清秋 > 第十八章 表白

第十八章 表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是找你有点事,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苏若涵声音有些沙哑,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烧起来了。

    “我去给姑娘准备一些茶点去了。”碧莲淡淡道。

    “你休息吧,我先走了。”沐长卿起身,大步迈出,离开了房间。

    “呼——”

    她终于可以呼出一口气了,刚刚那气氛真是让她憋死了。

    碧莲却一脸雀跃地笑道:“苏姑娘,你和少庄主……”

    “停,别瞎说了,我们什么都没有,他不过是装酷耍帅,硬生生地接了韩梦怡的剑,自己受伤不说,还让正清也伤了臂膀,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苏若涵的确有些担心正清,他太过耿直,但也容易受伤。

    碧莲一听大惊失色,连忙走上前,着急道:“正清他受伤了!严不严重,怎么会这样。”

    苏若涵却淡淡一笑,然后上下打量着她,并不说下去。

    碧莲一颗心都担心在正清身上,哪里看得懂她这样眼神,只是一心想要知道他到底伤的严不严重。

    “你喜欢正清,是不是?”苏若涵却像发现新鲜事物一样,高兴地笑了起来。

    碧莲刚刚一心担心他,却忘记了自己是婢女的身份,又情急的表露太过,才让她看出端倪的,不由脸颊微红。

    “谁说我喜欢他了。”碧莲声音糯糯的,继续道:“我们是同门师兄弟,互相关心是应该的。”

    苏若涵却故意拉长了声音,道:“哦——同门师兄弟呀。”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笑道:“沐长卿也受伤了,怎么不看你这么担心啊。”

    “少庄主不是有您给包扎吗,哪里轮到碧莲担心。”

    得又绕回来了,真是有理都说不清,也懒得跟她解释,自己和沐长卿并没有什么,怎么一个个的都闲看热闹,不嫌事大。

    “我今天在牡丹亭看见你一直偷看,当时却不知道你在看谁,现在到有几分清楚了,不过正清好像……”苏若涵有些恹恹地。

    很明显正清并没有把视线放在她身上一时一刻,他对她不过就是同门之情,好像没有其他的。

    “碧莲只是婢女,不配。”

    她却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道:“谁说不配啊,我看你们和正清就是十分般配,只是你和他说过你的心思吗?”

    碧莲摇摇头,随即双眼闪亮,道:“苏姑娘,千万别说出去,这个是秘密。”

    苏若涵看着她脸上娇羞地神色,不由笑了笑,点点头,道:“这事除非是你自己亲口和他说,我是不会插手的,你放心好了。”

    碧莲却突然想到什么,‘啊’一声,然后道:“你看我这记性,我怎么给忘了呢。”

    “怎么了?”苏若涵有些疑惑地问道。

    “三皇子今天晚上约您在碧落亭一见。”碧莲淡淡地道。

    苏若涵却有些蒙,淡淡道:“许璟皓要见我?!”

    碧落亭。

    听断弦,断那三千痴缠。坠花湮,湮没一朝风涟。花若怜,落在谁的指尖。

    夜间繁星点点,耀眼夺目,月下那一对身影,在羊肠小道上慢慢散步。

    彼此间徘徊沉默,良久许璟皓却悄悄地拉起了她手。

    苏若涵心中一惊,悄无声息地躲避开来。

    “你我竟然生份了许多,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许璟皓声音有些沙哑,却也不停下脚步,继续与她并肩而走。

    “您是晋王殿下,我是外逃的苏府三小姐,于理,我应该尊你,敬你,于情,我更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

    “若涵。”他轻轻地唤她,语气十分温柔,好似回到了多年前,多年前也是这样的一个夜晚,两个人什么也没说,但是她十分轻松地笑着,而他也也可以拉着她手,只是如今。

    一切回不去了。

    她扬起头,盈盈目光,尽是一丝水韵之气,等着他的下半句,可是他却迟迟不肯开口。

    “见不到你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见到你的时候说什么话,我们会在什么场景见面,我不止一次地想,把在那些日子里想对你说的话都告诉你,可是见到你后,我却只想告诉你,能见到你很好,就好。”他声音里藏着一丝丝地柔情。

    “若涵妹妹,你知道吗?我梦里有你,就算我在哭,也不希望任何人叫醒我。”

    “若我所有的深情你都懂,那就别辜负。”

    “陪我骑马走天下之人,只能是,除了你,我都不要。”

    苏若涵却低下了头,她知道他的心思,可是她的心意却不在他的身上,他们之间毕竟是错的,一切都是错的,她如何有力气和他说明白,如何能解释开,这青梅竹马之人,只不过是他自己的一个梦。

    而她,骗了他。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

    她轻叹,目光闪过一丝雾气,道:“这一刻的宁静不要辜负多好。”

    许璟皓止步,上前稳住她的双肩,一字一句道:“若涵,你知道的,我心里一直都有你,我喜欢你!”

    “……”

    “三年前你拒绝我,我知道你有是苦衷,我一直在等,等你长大,也等我有能力的那一天,就不会有人再阻止我们!”

    见她没有反应,他猛然拉她入怀。

    苏若涵浑身震颤了一下,这样陌生又熟悉的怀抱,她的心竟然无一丝波澜,今日他一改他往日温情脉脉的样子,竟然不管不顾地表露心机,让她感觉到陌生,感到害怕。

    苏若涵却慌了,连忙推开他,不由地双颊绯红,她转过头想要躲避,谁料,脚下一滑,身子竟然向一旁摔去。

    “摁——”

    他及时扶住了她,拦住她的纤腰,一股陌生的气息让思绪无法思考。

    谁料脚下一扭,脚踝骨处却让她疼的额间冷汗津津。

    “你怎么了?”他担心的神情定定地看着她。

    “我没事。”她想要推开他,却无奈他力道太大,竟然推不开他的钳制。

    “你脚受伤了。”话落,却将她拦腰抱起。

    她一声惊呼,却下意识地双手环住他的脖子,冷声道:“你干什么?”

    “放心,你脚伤了,我只是想抱你回去幽梦阁。”许璟皓说完便抱着她往回去的路走去。

    她低着头,藏在他的胸口,此刻更是庆幸,幸好是晚上,要不然白天的话,被人碰见了,可如何是好。

    树荫后一个身影走了出来,他那双眸子微微眯起,眼底仿佛汇聚着一团光影。

    “三皇子,这么晚了,您这是……”沐长卿快步走向他,眼中却死死地盯着他怀里的人,此时她的双臂尽然环住他的脖子,姿态暧昧。

    “若涵脚扭伤了,我送她回去。”许璟皓淡淡回答。

    躲在怀里的苏若涵微微抬眼,也许看错了,沐长卿眼底竟然有一丝悲愤地神色,他在生气,是为什么。

    “这不太好吧,毕竟您是皇子,还是我来吧。”

    沐长卿说着伸手去抱他怀中的人儿,可是对方的手劲微微地收紧,目光十分肯定。

    “少庄主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这样的小事,还是本殿下亲自来吧。”许璟皓话音刚落,就直接转身朝着幽梦阁走去。

    沐长卿看着他离去的身影,那怀中的人依旧没有丝毫的挣扎,他没有一丝神色,如同石柱一样一动不动,眼底的清冷染上幽深地眸子。

    月光透过树影投射在地上,地上倾洒一片余晖。

    幽梦阁。

    许璟皓一路抱着她回了幽梦阁,上前开门的碧莲却一脸诧异,看见三皇子抱着她回来的,一脸担心。

    “苏姑娘怎么了?”

    苏若涵却淡淡一笑,道:“没什么,就是脚扭到了。”

    他将她轻柔地放在床上,对上他那双深邃而幽深的眸子,他突然笑了,道:“你还是这样,顽固。”他轻轻地拂去她额间的碎发,一脸柔情。

    随即他弯身,脱下她的鞋子,赫然看见她脚踝骨处已经肿了一片。

    苏若涵想要收回脚,却被他的手死死地拽住,另她动弹不得。

    “这个让碧莲帮我涂药就好了,不用三皇子惦念。”

    他却没有回复她,而是时而轻缓,时而用力,轻轻地揉着她的脚踝骨处,声音沉稳:“这个脚要是不揉开了,你明日该无法下地了,就不要逞强了。”

    “碧莲,我需要一些药酒。”

    碧莲听见三皇子吩咐,连忙下去拿药酒去了。

    “这个给你。”

    苏若涵看着手里面的令牌,上面还依稀有他手心里的温度,上面赫然写着“晋”字,这是他的令牌,他从来不离身的。

    “我不需要。”苏若涵下意识地想要退回去。

    “你一定用得到的,相信我,收下吧。”

    苏若涵莫名其妙地把令牌收下了,轻声道:“谢谢。”

    这个时候碧莲回来了,道:“苏姑娘。”

    许璟皓接过碧莲手里面的东西,然后专心地为她治疗脚上的伤。

    “嘶——”她疼地想要索回脚,却发下他力道已经放轻了。

    他低着头手下动作轻柔,他眼帘微微垂下,长长的睫毛在眼底投射一道阴影,十分迷人。

    最后不知道今天是太累了还是怎样,眼皮也越来越重,最后竟然什么都不知道的睡着了。

    半睡半醒之间,隐约听见有人呢喃几句。

    “若涵,我先走了。”

    她蜷缩在床上,找好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最后晋王殿下转身离开,碧莲才缓缓松了一口气,又看了看床上睡着的人儿,却叹了一口气,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可是碧莲的确看的清清的,这三皇子殿下喜欢苏若涵。

    正清手拿着一瓶上好的金疮药,站在沐长卿的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正在犹豫间,突然听见屋内有东西破碎的声音,来不及多想,就看见屋内七倒八歪的酒坛子,而沐长卿已经烂醉如泥。

    “沐师兄,你怎么了?喝这么多酒。”正清有些疑惑走上前,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坛子。

    “还给我。”沐长卿如同受伤的兽,朝着他嘶吼着。

    “无缘无故,你喝这么多酒干什么,你醉了。”正清立马把酒坛子拿着离他远了一些。

    是的,他醉了,他看见许璟皓抱她,她被他抱在怀里,这一颗心七上八下地卡在胸口,闷闷地疼,他无能为力,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若涵被晋王殿下抱走,那一刻他的心像是被撕裂一样。

    “沐师兄,我扶你去休息吧。”正清不由分说地拉着他往床榻方向走。

    “你为什么不跟我走啊?为什么啊?为什么总是躲着我,我就这么让你厌烦吗?你说话啊!”沐长卿醉的不浅,一直呢喃着。

    正清却听不清楚他说的到底是谁?也不答话,直接脱了他的外袍,然后脱下他的鞋子。

    “我那么喜欢你,你知道吗?”

    正清却身子一震,愣在原地,一只手还拉着他一只脚上的鞋子,一脸诧异,道:“少庄主,你看清楚了,我是正清,你师弟,你怎么能喜欢我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深院清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吉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诚并收藏深院清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