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45章 更新

第45章 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垃圾桶深处堆有空烟盒和一些烟蒂。

    垃圾桶下缘压着那份卷宗。

    “我完全没头绪。”

    朱诺坐在干爽的浴缸边沿,抱膝将手机夹在肩颈间,“可能是我太着急了……当初艾薇的死被定性为偶然事故,这份卷宗里根本不存在有用的信息。”

    头歪贴着凉滑壁砖,前后摩挲,找不到支撑点。

    起初的数十秒,电话里只有路德维希均匀的呼吸声,与他惯常思考的模式一样,放得平稳规律。

    与她的焦灼截然相反,他冷静给予指引:

    “你首先要做的,是推断出她与弗莱的交集。艾薇平常的生活是怎样的?”

    指间艾薇名字的纹身像被火舌舔舐,突然滚起尖锐烫意。眼光飞掠过去,褪色的晕青痕迹倒映眸中,朱诺微微失神。

    过了一会,勉强调整状态。

    她边回忆边说道:“她是个巡警,生活只局限在家和警局,还有负责开车巡察的街区……艾薇跟她的父亲,唐纳德警探住在一起。”

    片刻过后,路德维希又起声。

    这回是另一个启发式的问题:

    “娱乐活动?”

    “艾薇喜欢在家读书,偶尔会脱了警服去看我赛车。”

    朱诺猛然一僵,拇指指甲无意识地嵌进纹身,连微毫的疼痛也无力察觉,“难道弗莱是在那儿……”

    “弗莱参加的那一届球赛,比赛时间是8月19日至29日,而艾薇死在31日晚上。”

    无需过多思量,他头脑清醒,声音通顺,稳稳道,“在此期间,艾薇去看过你的比赛么?”

    后脑脱离瓷砖表面,朱诺让自己的身体卷屈起来,一手握住电话,头埋在膝间。

    “没有,那时候她非常忙,我们很少见面。”

    她闷声说。手机外壳发烫,掌心顷刻间泛起汗湿的潮渍,她略一恍惚,很快便恢复常态,“卷宗里也提到艾薇死前一段时期出警频繁。当时负责办案的警探认为,这样的压力是导致她吸食安非他命的直接原因。”

    通话那端,只剩下按压键盘的绵密响动。

    他应该是在整理线索、推敲判断。

    路德维希:“他们或许是在艾薇某一次出警时相遇的。”

    “我也这么认为。”

    朱诺呼出很短促的一口气,有如一声蓦然消止的叹息,“但是出警记录早就清除了。我们查不到那几天艾薇的活动轨迹。”

    “但是我们可以查到球队的活动轨迹。”

    路德维希讲到这里,语调沉淀下来,“……尽管还无法排除弗莱独自行动的可能。”

    他沉吟半晌,又问:

    “还有别的线索么?”

    视线投向垃圾桶下方的卷宗,朱诺按着额头:

    “尸检报告里有一点很可疑。艾薇的体内监测到了精斑,受到起火焚烧影响,只提取出不完整的dna序列。”

    她想了想,“据我所知,艾薇没有固定男友,也不是会随便一夜情的人。”

    路德维希:“你认为这段dna可能属于……”

    “弗莱,或者他的同伙。乔治说过,弗莱没有亲手杀死艾薇。”

    随着音节迸发,她的语速逐步减慢,一个微妙的停顿过后,却又骤然加快,“我们有机会拿到弗莱的dna数据么?他在凤凰城被逮捕过,甚至作为嫌疑人出庭受审,警方应该保存了他的指纹和dna……”

    她说得太急,舌尖和唇隙都一阵震麻。

    “弗莱在凤凰城被逮捕,在凤凰城受审,是凤凰城的警方提取了他的指纹和dna。”

    路德维希不置可否,“就算有足够的权限查询,也不能保证数据库里留下的是他本人的样本。”

    朱诺狠狠抿起嘴角。因为太过用力,唇面也挤出白痕。

    “……你说得对。”她不得不这样答复。

    沉默突如其来,声势浩大。

    无声的静寂维持良久,漫长到朱诺几乎记不起方才自己的语气。

    “时间不早了。”

    路德维希终于开口,“你需要养足精神,才能在深入调查时保持思路清晰敏捷。”

    领会他话里的敦促,朱诺眉头微抖,虽不想带着满心谜团入眠,还是说:

    “……好,我现在去睡觉。”

    挂断了电话,朱诺尝试着舒展腰背,长时间闭合的骨缝嗝吱作响,有些撑不住身体,从脊椎一路酸软到颈后。

    慢慢起身,她关灯出门。

    黑暗如同巨鲸砸击下来,将空冷的浴室包入体内。

    房间里浮着热,转眼扑上面容。

    菲恩半躺在双人床的右侧,背靠床头,一条腿曲立着。

    “我讨论了一下案情……跟路德维希。”

    朱诺低声咕哝着,光脚沾碰地面,掀开毛毯坐到菲恩身边。

    他太高,又只在那一边开了床头灯,她完全浸入他身形轮廓的阴影里,含混囫囵地继续说:“他可能算是我的上司吧。特别年轻,好像跟检察官一个年纪。没准就是因为资历不够,才被派去凤凰城做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脑袋向旁侧倾斜,压上他的肩线,将重量转移给他。

    黑色长发撩到颊边,他回手探触她的脸。力度细细浅浅,动作漫无目的,仿佛在拨弄眉眼间流动的光影。

    “你很累了,朱诺,摸起来像是跑了调的摇滚乐。”

    朱诺没忍住,轻笑出声来。

    很明显,他的确是刻意想逗她开心。

    “我知道我应该早点休息……”

    掩饰不了语气里密集的烦郁,她敲了敲自己突起的眉骨,嗓音有点沉闷的哑,“可是我睡不着。怎么能睡得着?”

    菲恩“嗯”了一声,表示理解。

    “我陪你醒着。”

    他试探地安抚,“不要急。”

    “明天有比赛么?”朱诺转而问。

    菲恩:“明天要去熟悉场地,不是很重要。”

    “我想到外面走走,买点烟来抽。”

    她点点头,说,“陪我一起么?”

    菲恩偏过脸,咬肌绷紧了一瞬,下颌顶在她头顶绒软的发间,轻声说:

    “我不能出去。”

    朱诺动了动嘴唇,还没发声,他已经解释道:

    “为了保证赛程顺利进行,在比赛期间,球队必须集体行动。”

    他说得很慢,咬字相当清楚:“队员们喜欢带自己的啦啦队长一起来纽约,也是因为这个……他们不被允许随便出去玩,只好在酒店房间里‘找乐子’。”

    一个念头疯狂挤压着大脑,朱诺抬头转向那双润泽的灰眼:

    “就连弗莱也出不去?”

    提及弗莱,菲恩的神色不太自在。

    “如果他要求脱离团队,独自行动,教练会同意放他离开。”

    他克制地陈述,“但弗莱不会提出要求。”

    朱诺:“为什么?”

    “因为这条规矩是弗兰克制定的——以前他担任球队队长的时候。”

    他欲言又止,将瞳孔关在倏然闭合的眼帘里,“而弗莱……”

    声线失去平淡,也不太稳定。

    朱诺回想着在菲尼克斯家宅目睹的一切,不由得说:“他和弗兰克的关系很奇怪。”

    薄唇并着,他没有马上接口。

    过了半分钟,才低低说:

    “弗兰克对他做过一些事。一些……事。”

    话到句末,他也没能找到最精准合适的形容词。

    “……”

    他神情的躲闪推拒,让朱诺很快懂得了隐藏的暗喻,“我明白了。”

    “弗莱从来没有违抗过弗兰克的命令。”

    菲恩脸色比以往都要白,不透明没血色,半边眉角一突一突地抽跳,声音也断断续续,“弗兰克让他留下我的命,送我去纽约,所以他就照办。一直以来都是这样。”

    抬手覆上他僵直的后背,顺着椎骨一节一节按压过去。

    她的湿润取代干燥,温热驱走凉腻,菲恩垂着视线,隔过眼睫看见一蓬星幕闪烁。

    是她强烈的存在带来的感官刺激,奇异地抚平情绪内的所有折痕。

    朱诺问他:

    “我该怎么才能知道球队在比赛期间的动向?”

    菲恩眼也不眨,马上告诉她:“有活动日志。”

    活动日志是手写的,字迹工整清晰,在电脑里扫描存档,不用放大也看得清。

    朱诺翻到弗莱参赛的年份,找准日期,认真往下查阅。

    前九日的记录都与比赛进程有关,间杂着详细的比分评估与战术分析。

    直到最后一天,决赛结束后。

    8.29

    ……

    ……

    晚:

    夜店狂欢庆祝胜利,球队卷入纠纷。

    四分卫弗莱.菲尼克斯遭到逮捕,关押一夜后释放。

    视线触及“遭到逮捕”的字眼,凝固不动。写日志的人笔锋很直,字母的折角很尖利,隐约刺痛着眼球。

    朱诺啪地合上电脑扔到床脚,捂住嘭嘭振动的心脏。

    倘若推断正确,弗莱就是在这一晚初次见到了艾薇。

    球队卷入纠纷的会是哪一家夜店?

    朱诺沉思良久,打开橄榄球队的主页找到历届队员名单,依次将他们的名字复制进社交网络的搜索栏。

    这项工作冗赘无趣,她强忍着困意和眼前的干涩模糊,在时任跑卫的主页翻出一张照片。

    照片发布于8月29日,依稀可见狂欢的人群,彩色光球暧昧低垂,渲染了每一张单调面孔。图像边缘,长条沙发露出一角,高仰的侧脸属于弗莱,被光晃成荧蓝色,好像正在闭眼假寐。

    朱诺存下了这张照片。

    几乎在躺回枕边的同一时刻,她就睡着了。

    翌日。

    白亮阳光下,一团游移的影子将她逼醒,触目所及是近在咫尺的一只手,指节有着力感丰富的线条。

    菲恩侧卧在一旁,正欲碰触她睫毛顶端,不料撞见她惺忪的睡眼,骤然悬停在低空。

    朱诺揉了揉眼睛,抓起他的手腕送到唇边,一记亲吻如同鸭绒般轻柔,摩蹭他半张的掌心。

    “这回你又听到了什么声音?”

    他体味着她的吻,从皮肤上稀淡的粉色开始,逐渐红到耳根。

    薄唇开合,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被唐突的敲门声打断。

    门外是戴着墨镜的布莱登,一步抢身进了屋,鼻梁下方展开促狭的笑容:

    “早上好,我的四分卫和小侦探,昨晚睡得怎么样?……睡在这里是个动词,你们明白的。”

    菲恩:“……”

    朱诺:“我们没睡。”

    布莱登遗憾地摊开手,顺便摘掉墨镜,露出一双神采奕奕的眼,整张脸的轮廓线条恢复完整,语气轻快地道:“对了,今天有什么安排?说来听听。”

    朱诺便给他看照片:

    “我们得先找出这家夜店,这是唯一的线索。”

    “噢,这不是‘沸点’么。”

    只扫了一眼,布莱登就面露了然,陷入愉快的追忆,“他家有个火辣的调酒师,俄国偷渡过来的红发妞,身上穿很多环,做.爱的时候能让你爽到天上。”

    朱诺藏不住眼里些微的惊异:“你认识?”

    布莱登眉飞色舞:

    “当然认识,知道吗?有一次我和她在厕所里……”

    “我是说,”

    朱诺不得不强调,“你认识这家夜店?”

    布莱登一怔。

    “……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全纽约的夜店我都认识——至少我离开纽约之前还在正常营业的那些。”

    说着转变语气,他拍了两下朱诺的肩,意味深长道,“别担心,菲恩不爱去夜店,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朱诺没搭腔,沉静地平视他,目光坚实笔直。

    脖子不自觉往后缩,布莱登嘴角翘起来,冲夜店的照片抬抬下巴:

    “要到那儿看看么?”

    朱诺:“走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