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46章 更新

第46章 更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早绝不算是夜店常规的营业时间,因而只有一个招待无精打采地蜷在卡座里,一边拨弄酒杯里的碎冰,一边发音含混地说:

    “我是新来的,好几年前的事儿可一点都没听说过。”

    他好像不太情愿交谈,只给出一句回答就懒洋洋伏倒下来,还把嘴唇紧紧并住。

    卡座旁边就是舞池,上方吊有一颗灯球,现在还没开启,夜店里光线的色调正常柔和。

    生冷的铁灰色构成了装潢基调,桌台跟脚下地面一样坚硬,仿佛是印了防滑纹的粗钢。

    夜店招待分明抗拒与人继续对话。朱诺的眉心皱陷下去,酝酿着正要开口,被布莱登拦下。

    “这几年来,你们换过经理么?”

    他姿态随意地问着,将夹克掀开一边,从贴身内袋抽出一卷捆得密实的钞票,看上去沉甸甸的,落在金属桌面却全无声响。

    心下无声地判定着数额,招待舔舔嘴唇,探手滑摸过去。朱诺伸出一条胳膊,撑到桌台上,恰好隔在他的手与钞票之间。

    夜店招待只好眯起眼睛,慢吞吞站直了身体:

    “我去给你们叫经理来。”

    纸钞收进手里,他扭头就走。很快,舞池对面传来蹬踏楼梯的声响。

    经理是个中年谢顶的男人,看起来文质彬彬,还离着数步之遥,已经开口恭顺地说:

    “我们的营业时间是晚上七点到凌晨五点。”

    布莱登没吭声,等他来到面前站定,才慢吞吞问道:

    “知道特里斯坦议员么?”

    “……”

    经理神态从容,目光稳定,“我不懂你的意思。”

    “你们能在这片地方做些小生意,全亏了他。”

    布莱登歪头,和对方视线相交,“他是我爸爸。”

    仿佛到此刻终于真正认出他来,经理审视的眼神明显发生变化。

    “……布莱登?”

    经理感叹道,抬手按了一按他的肩,“你变化真大……有多少年没见了?我听说你爸爸送你去了军校,封闭式训练……”

    “就算是吧。”

    布莱登模糊带过,转而说,“有点急事,我必须得知道那次凤凰城橄榄球队在这儿发生了什么。你能帮忙么?”

    “说老实话,时间太久,我也记不太清了。”

    经理擅长察言观色,也不多过问缘由,“好像是因为一件小事,双方都喝醉了,随便一句粗口就能让他们厮打起来。有个我们的保安还被打瞎了一只眼睛……”

    他嗫嚅半晌,微张着嘴,再没能漏出半个音。

    朱诺这时参与进对话,省略了不必要的客套寒暄,直接切入主题:“接警的是什么样的警员,你还记不记得?”

    经理迅速看她一眼,马上回答:“我当时在忙着安抚顾客,没有和他们交涉太多。”

    他行为举止自然,不露刻意端倪,看不出有所保留的痕迹。

    经理头顶半秃的部分油亮泛光,在那上方高悬着的,是一个外露的摄像头。

    “当时的监控还留着么?”她问。

    经理啼笑皆非:

    “哪家夜店的监控会保存这么多年?我们半年后清空一次记录,很遗憾,彻底找不回来了。”

    朱诺点点头,嘴唇抿成一线,眼中是思量的神色。

    片刻之后又问:

    “刚才你说的,瞎了一只眼的保安,他是不是全程都在场?”

    “是。他的眼睛被刺伤以后,场面总算控制住了。好像警车把带头闹事的拘走的时候,救护车还没赶过来……”

    “对这个被拘捕的人,你还有印象么?”

    见他沉吟半天也拎不出头绪,朱诺只好放弃追问。

    “……算了。”

    她转而说道,“给我那个保安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吧。”

    朱诺步速太快,又格外沉默,布莱登刚跟经理闲聊了几句,转眼就找不见她的人影。推门出了夜店,好不容易从后面追上她,布莱登已经有些出汗,喘着气和她并肩而行:

    “事情过去太久,你确定他还能回忆清楚?”

    朱诺没有看他。

    “如果你也在一次斗殴里瞎了一只眼。”

    她平淡地说,“你会不会一直记得?”

    “我一直记得。”

    遇事的保安粗声恶气,连捶了两下大腿,愤懑又埋怨地嚷道,“一边是学生,一边是常客,老板让我们劝架,我就冲过去想拦下带头闹事的醉鬼……”

    他中等个头,腰杆肥阔,坐下后双腿分得很开,全身都可以窥见当年莽撞的粗鲁。软塌眼皮底下,他用一只眼睛仔仔细细打量他们,另一只浑浊不堪,仔细看进去似乎有液体流动,像是一碗黏濡腥淡的、被打散的鸡蛋。

    他的语声一直不停不歇,嘀嘀咕咕往下说:

    “……谁能想到那个婊.子养的混蛋把玻璃酒瓶砸碎,直接往我眼睛上扎。因为这个,他进去蹲了一天,后来有律师来联系我,要给我一大笔钱,条件是不提起诉讼。”

    保安随手掀起睡衣,挠了挠滚圆的肚子,皮肤松松垂叠,在手指揉搓下晃动着波纹,“有了那么多钱,我下半辈子就不用工作了。”

    朱诺问他:

    “攻击你的人长什么样?”

    他恶狠狠啐了一口:

    “金头发绿眼睛,白得像个幽灵,看上去一副人渣的模样。”

    朱诺调出手机里弗莱的照片:

    “是不是这个人?”

    无需多加辨认,对方只瞥了一眼,就咬紧了牙关。

    “就是他。”

    得到意料之中的答案,朱诺想了一会:

    “警察带走他的时候,你看见了么?”

    保安嗤笑了一声。

    “我就坐在门口,当然看见了。那个女警还回车里给我拿了包止血带。”

    “女警?”

    手机屏幕上,弗莱的照片被艾薇所替代,“你看一下,是不是她?”

    多花了一会工夫辨认,对方最终点头:“对。”

    朱诺收起手机,片刻也没耽搁,立即告辞离开。

    走到门边,一手拨开锈蚀的门闩,她突然被人叫住。

    “你们为什么要查这件事?”

    “当初打伤你的那个人,”

    她回头对他说,“他马上就要在监狱里待一辈子了。”

    布莱登正在门外抽烟。

    她要来一根,和他并排靠在墙头,默不作声地仰脸向天上望。

    “这一天……真有意思。”

    布莱登一掀嘴角,烟雾跟着语声一起漏出来,“得到你想要的了?”

    他倾身帮她点烟。

    朱诺用力闭上眼,然后再睁开。眼球湿润了一些,她咕哝着说:

    “算是吧。”

    布莱登把烧光的烟蒂吐在泥土里:“接下来去哪儿?”

    朱诺猛吸两口,烟丝焚烧的火光激亮了一下,紧接着再一下,模糊地映在瞳孔里,如同阴雨天闪烁在霾雾背后的启明星。

    “纽约警局。”她说。

    值班的警员听过她的要求,露出一种欲言又止的复杂表情,像是在忍耐什么。

    “还保存着,不过一直都是纸质文件,两年前才启用电子录入。”斟酌了半晌才说,“你们想找拘留记录,得拿着二级警探以上的警官亲笔签的条子,自己去档案室里翻。”

    进了档案室,朱诺才理解了方才警员难以言喻的神色。

    她面前是十余个成行摆放的立柜,每一个都直顶到天花板,文件夹和档案袋堆积成山,塞满肉眼可寻觅的所有空隙。

    布莱登的手一哆嗦,墨镜掉到脚边,摔断了一条腿。

    光是看着眼前纸张的海洋,就仿佛已被抽干全身力气,他甚至没能顺利蹲下来捡起墨镜。

    “没有检索表,顺序早就乱了。”带他们过来的女警官简单直白,“祝你们好运。”

    她反扣上门,把布莱登和朱诺跟铺天盖地的档案留在里面。

    “干活儿吧。”

    与他面面相觑,朱诺先说,“累了就休息一会。”

    过了几个小时,布莱登扶着腰去走廊接了通电话,回来对朱诺遗憾道:

    “老头子让我到家里去一趟,说是给我选中的学校,要让我见见校长。”

    他抓了抓头发,“在纽约的这几天,我没法拒绝他的要求。要是他发觉不对劲,剪了我的卡把我锁进家里,那就有点不太妙了……”

    朱诺抓着一个纸袋,眼神高深莫测。

    布莱登心有余悸,抚了抚胸口,顺便熨平衣领的一处褶皱:

    “相信我,他以前真的这么干过。”

    布莱登走后,朱诺歇了一歇,继续依次察看档案袋侧面的标签。

    检查过底端的三层,再往高了去,就超出了朱诺触手可及的范围。她垫着脚努力够了几次,身后悄无声息横来一只手,越过她的头顶轻巧地取下一摞文件。

    她回头,发觉菲恩挡住了绝大多数光线,而自己被困在他形成的阴影里,难以脱身。

    “你怎么来了?”她把文件接过来,“明天有比赛,你得养足精神。不然到时候没力气了怎么办?”

    “不会没力气的。”

    菲恩侧了侧身,撩开衬衫把腹肌展示给她,“我帮你一晚上,天亮了就去比赛。”

    朱诺简略向他交代了要找的东西,两人分头行动,菲恩负责最上面的两层,而朱诺在她身高所及范围里继续寻觅。

    一连数日,朱诺几乎没踏出档案室半步,实在困得不行,就枕一叠文件席地而眠。布莱登和菲恩会送来食物和水,再把上一次的包装袋带走。女警官借了她一个取物用的三角梯,所以后来菲恩几次想留下来陪她找,无一不被她赶回酒店休息。所幸档案室里都是无关紧要的陈旧资料,很少有人来查阅,也就避免了受到打扰。

    档案室四面都是墙壁,很久以前开始,她就遗失了时间的概念。

    直到有一天,她曲起肘关节,将上身支撑在八号立柜的第三层。

    随手摘来一份档案,确认外皮写着“拘留记录”,又看向标签上记载的年份和日期。

    8月16日至8月31日。

    她浑身一个激灵,陡然栽倒下去,纸张脱手飞洒,窸窸窣窣散落一地。

    跪爬着收集全所有纸页,她保持着跪坐的姿势,迫切地伸手翻看。全身的血液烧到滚沸,流入指尖,双手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热度,明显发着抖。

    飞快往下扫视,她口中低声念:“八月二十九日羁押记录……第三监室共两人,罪名分别是斗殴和偷窃……在押者:弗莱.菲尼克斯,还有……”

    “维克多.李。”

    这是一个大众化的名字,发音时需要轻轻咬唇,再弹一下舌头。诸如此类的名字单调普通,总能给人以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但这回却不太一样。

    朱诺确信自己与这个名字打过照面——而且是在某一节犯罪学讲座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