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47章 第一更+第二更

第47章 第一更+第二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更

    路德维希声线一如往常,刻板平直,浓淡均匀,不加语气起伏:

    “维克多.李,前年被纽约警方批捕归案的连环杀手,活跃了十六年,在各地流窜作案。”

    眼前是警方数据库里维克多的个人资料,与几份年代久远、页面泛黄的旧报纸,散乱地摆在一起,像是岁月碾压出的一个折角。

    朱诺早已将这些与拘留记录从头到尾通读了一遍。

    “我的犯罪学教授有一次谈起他,说这是一个典型的有组织性杀手。他和弗莱关在同一个监室,并且一起在第二天获得保释。”

    她嘴唇振动,快速说,仿佛只要放松自己慢上半秒,就会遗漏一个关键要点,“保释金额巨大,维克多靠四处盗窃为生,不可能支付得起。”

    路德维希在话筒对面道:

    “你认为是弗莱帮他付了钱?”

    “我认为他和弗莱在警局的监室里一拍即合。弗莱帮他获得保释,两人共同作案。”

    明知对方看不到,她仍然轻微颔首,“……毕竟他们有着相似的兴趣。”

    毕竟他们都以他人的苦痛为食,并将全程腥腻咸涩一并拍摄下来,悉心存放,以备反刍。

    维克多选定的目标多为家境优渥的中年妇女,犯罪手段一成不变,常年习惯于在强.奸后以扼住喉管的方式杀死受害人,因而一度被媒体称作“Choker(锁喉者)”。根据警方记载,他离开作案现场之前会卷带走现金财物,并切下一小块死者胸前的皮肤随身携带。甚至在警察突入他家时,他还伏在工作台上,为最新一名受害人的皮肤进行精细的防腐处理。

    警方缴获了七块风干的皮肤组织,分别属于七名不同的女性。据媒体报道,维克多还曾为保护自己的“藏品”与在场警察大打出手。除此之外,有厚达二十公分的一叠光盘被收入警局物证室,每一张都压制了几段作案视频。

    值得注意的是,从艾薇遇害那一年开始,他残杀女性的方式改变了。

    “他一定多少受到了弗莱的影响,”

    一手翻开纽约警察制作的维克多犯罪年表,朱诺口干舌燥,喉咙里像是发着低烧,却来不及喝上一口水,嘶哑着嗓子往下陈述,“自那以后,维克多就倾向于在受害者还活着的时候进行虐待和肢解。”

    很突然地,路德维希那边一时没了动静。

    再开口,给出的全是朱诺想要的答复。

    “他目前正在纽约的温德监狱服刑,时常毒瘾发作攻击狱警,所以刑期被不断累加,已达二百六十年,而且不得保释。”

    他平稳说,“我已经帮你申请了探视,如果维克多同意与你见面,监狱会有人同你取得联系。”

    挂断电话,朱诺肩颈一软,整个人脱力似的伏到桌面上,将脸埋进交叠的臂弯之间。

    四周安静无声,只有清晰的、电器运转的白噪音,火焰焚烧一般孜孜响彻耳蜗,顽固地磨洗神经,一根赶着一根抽卷,到最后全都纠缠在一起。

    这样的时刻最难熬,因为摆在她面前的选项只有等待,不确定的漫长等待,其他什么也做不了。而可怕之处在于,等到的结果或许根本不是她想要的——如果维克多拒绝了她的探视请求,又该怎么办?

    菲恩一进门,入眼便是她蜷曲身体,沉沉趴在桌间的模样。他以为她睡着了,伸手穿过肋下与后膝,将她横抱进怀里。

    正缓步往床头走,朱诺微热的手按上他胸口,菲恩才发觉她还算清醒,只是眼帘垂敛着,略有些走神。

    菲恩什么也没问,弯腰将她放到床间。一个别扭的着力让他短暂抽嘶了一声,眉头吃痛地拧起来。朱诺立刻回过神,去看他近在眼前的手肘。

    苍白皮肤上突出一块青紫淤肿,渗着些微血点。她立刻起身去浴室抽了条毛巾,再蹲在迷你吧前面探找冰块。冻得冷硬的冰块相互擦蹭,发出的声响让人齿根酸沉,被她一股脑倒进毛巾,包成一个不规则的绒团,亲手压贴菲恩肘间的伤处。

    力度轻浅,有如满怀爱意的抚触。

    “怎么受伤了?”

    橄榄球运动难免有磕碰,朱诺明知他一定忍受过比这严重百倍的伤痛,还是不自觉地感到担忧。

    他们靠坐在一起,肩头相触。

    菲恩察觉到,她指腹原本是温的,大约是由于冰块的缘故,熨在他肌肤间却很凉。他刚刚结束比赛,身上还覆着热汗,净透的冰融化成水液,啪地一声打进滚烫的手心。

    菲恩说:

    “没事。”

    他发音模糊,想要一笔带过。

    朱诺顿了顿,最终还是让他得逞,没再追问事情的经过。

    只是忍不住问他:“疼么?”

    “疼。”

    他面容显得乏累,几乎剥离了全部血色,只有嘴唇泛起稀淡的薄红。稍稍倾过身去,在她唇上一触即离,他将嘴角向上牵动,轻细柔软地说,“现在不疼了。”

    朱诺很慢地“嗯”了一声,过了半晌又道:“以后的比赛小心一点……输赢没那么重要。”

    几年前还在从事地下赛车与赌.博的她,决计料不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说出这样的话。

    想到这里,她抿着嘴角笑起来,幅度很小,不容易察觉。

    菲恩低着眸,眉骨深深压下眼窝,眼窝又将眼睫牢固地困住。

    “不要担心。”

    他握了握她的手,指节力道很松,“我们是上一届冠军,赛程比别的队伍要短,不会再有受伤的机会了。”

    “那就好。”

    她抵着他的肩头,让他成为唯一的依靠和支撑。手指明显心不在焉,毫无章法地刮擦着他掌心里的勾回和纹路,“今天我的调查有了很大的进展,但是马上又停滞了。……”

    日复一日相处下来,朱诺确信他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她不要求回音,只无端地想要倾诉,想要感受到声带振动的频率,想要把淤积在心间的一切统统抖落干净。有些隐秘的思考她不能告诉路德维希,有些真切的情感只能让最亲密的人知道,而菲恩是最合适的人选。

    没人能像他那样了解她,像他那样在初次目光接触时,就一眼看穿她灵魂的本质。

    不需要漫长的光景,抑或是频繁的试探磨合,在刘易斯的酒吧里偶然相遇的那一刻,菲恩就已经拥有了完整的她。

    余下的时间,只不过是为了让她也意识到这件事。

    朱诺把近期的发现对他讲了一遍,话音刚停,脑海里拉起一根紧绷的长弦,神情也跟着肃淡下来。

    经过一番倾诉,案件的细节脉络竟更加清晰,让她目光清透,捕捉到光线照不到的死角。

    她闭了闭眼,长长出了口气。

    “再过两天就是决赛了,”菲恩说,“你会来么?”

    骨节凛冽凸显,攀缠在朱诺指间,坚硬地顶住肌肤,把热意一同输送过来。

    她点头,又摇头。

    犹豫片刻,泄气地张了张口:“……我也不确定,要是……”

    菲恩注视着她,用他那双鸽灰色的、密不透光的眼睛,将她密实地包裹起来。

    “我希望你来。”

    “如果可以,我会过去的。”

    她把冰敷袋放在他手里,“现在我得先出去一趟。”

    跟菲恩讲述案情的时候,她发觉自己遗落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线索。

    尸检报告用短小的篇幅提及过,在艾薇体内提取出不完整的DNA序列,死亡前不久很可能发生过性行为。

    无论维克多是否同意与她见面,如果能提前将这一份残缺的DNA跟维克多的样本进行对比,

    ……倘若检测结果是两者不相符,那在艾薇体内留下精斑的人很可能就是弗莱。

    他们从相识到决定共同犯案只经过短暂一夜,弗莱与维克多此前和之后又都习惯于独自作案,应该匀不出多余的空闲和精力再去寻找第三个同伙。

    她爬楼梯登上一层,依照门牌找到布莱登的房间。他没锁门,甚至没扣严,一拧就开了。

    “你能不能让警监调取一份正在服刑人员的DNA,然后在警局进行检验?”

    长条沙发上的布莱登掀了掀眼皮,无意识的呻.吟一声。朱诺闻到酒精蒸发的味道,只得弯下腰凑近他的耳畔,大致将情况说给他听。

    布莱登扶着后脑勉强撑坐起来,呼吸之间还润着沉淀的酒气,迷迷糊糊听了个囫囵,便顺手捞过自己的手机。

    “我去试试,但是不保证结果。”

    他避进了浴室。打这通电话只用了五分钟,却仿佛被拉伸到一生那么长。直到朱诺几乎快要紧张得窒息,他才慢吞吞走出浴室,把手机揣回衣袋。

    布莱登双眼红肿,宿醉的痕迹在脸上纤毫毕现,尽管有些语无伦次,还是尽量简短地给她解释:“警监同意了,但是他手下的法医不肯帮忙——她坚持认为这个案子已经结案,还没有正式重启,我们的要求恐怕不符合流程。”

    朱诺朝他借了车,直接开到警局门口。

    她不知道自己能改变什么,但她总要试上一试。

    敲开法医室的门,朱诺脸上闪过怔忡。这是一张分外熟悉的脸,朱诺清楚地记得她穿黑裙的样子。

    那场雨幕中的葬礼上,路德维希的确提起过,检察官的未婚妻阿曼达在纽约担任法医。

    “我不会替来历不明的人干活。”

    阿曼达言辞冷静,抬手就要关门,“希望你转告警监,让他最好带着他的私人关系离法医办公室远一点。”

    朱诺倏然撑住门板,平视她审度的眼睛。

    “我叫朱诺,是汤姆.诺顿检察官生前的……”

    她尽量斟酌措辞,“同事。”

    朱诺清楚地察觉到,阿曼达的眼神在瞬间黯沉下去。

    她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接着说:“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或许这也是检察官希望看到的——”

    第二更

    隔天朱诺再次登门,阿曼达脱下塑胶手套,转手交给她一份纸质报告。

    “警方当年录入了维克多.李的DNA数据,非常完整。”

    法医的眼神冷漠硬质,以公式化的声调简单叙述,“跟那个陈年旧案里查到的、不完全的DNA序列作对比,结果是……”

    略作停顿,她说:“样本残缺的部分位点无法重合。”

    朱诺明白过来,心微微往下沉,又在一刹那间霍然收住。

    嘴唇动了两下,没能顺畅发声,她不自觉地捏紧手指:“……也就是说,那不会是维克多的精.液?”

    阿曼达淡瞥她一眼,进一步给出确切的答案:

    “绝对不会。”

    朱诺能感觉到自己做出了点头的动作,机械而钝涩。她强迫自己进行思考,然而一无所获。

    来到法医室之前,她早已说服自己下定结论,如果样本不属于维克多.李,那就一定属于弗莱……然而当她得知这个意料之中的消息,竟又忽然有些迟疑。

    事已至此,再微毫的失误也是她无力承担的。如果在场的真的有第三个犯人,又或者,弗莱根本没有与维克多合作——那么……

    “还有事么?”

    阿曼达有些不耐,将作废的手套揉成一团,忍不住出言提醒。

    朱诺从一瞬间的不确定里被拉了出来,手心细细密密缀的全是冷汗。

    她迫使自己相信当初的判断。

    倘若留下精斑的人是弗莱,她有什么方法可以确定?

    稍一晃神,她便想到菲恩的脸。他们是那么不一样的人,五官棱角却被血缘塑造出相似之处——那正是菲恩竭力试图摆脱的东西。

    “如果是精斑主人的直系亲属,DNA会有重合吗?”朱诺问。

    阿曼达环抱起双臂,似乎对她的问题稍感意外,但还是照实回答:

    “鉴于这段样本残缺不全,我不能作出保证。”

    朱诺掩去眼神里的躁意,尽量保持声音的平顺:“如果我带来他的口腔黏膜样本,从提取到检验需要多少天?”

    “两天。鉴于我手里有三起命案,可能会更长。”

    阿曼达抬眼一瞟墙上钟表,语气又硬了一点,“这次检验我利用下班时间帮你完成,但未来的几天了,我不确定自己是否还会有下班时间。”

    朱诺停了一会。

    “我明白了,谢谢。”

    她低声说,“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

    “不要再联系我了。”

    阿曼达最后留下的一句话在耳缘震响,法医室的门被从内扣上,像是一堵墙顶在朱诺鼻尖。

    还有三天,球队就将回到凤凰城。朱诺已经没有多余时间用来无休止的等待了。她必须跟随菲恩与球队一同离开纽约,否则一旦菲尼克斯察觉有异,很可能会使调查取证的进程受到阻挠影响,甚至对菲恩与布莱登产生威胁。

    她面前可通行的道路只剩下一条——

    取得维克多.李的供词。

    温德监狱坐落于上纽约湾一座孤岛,四面海水环绕。朱诺花了三小时开车到港口,时值正午,天气炎热,水面翻涌磁蓝的波纹,湿热蒸汽有如白雾,一蓬接一蓬慢慢鼓到高处。

    她换乘监狱提供的摆渡船,随十几名探监的家属一道登岛。

    岛上寸草不生,伸手迎向风便能抓到满指粗沙。这种沙粒留不住水分,无法促使植物生长,因而监狱的瞭望台可以将整个岛屿一览无遗,不遗漏任何藏身的暗角。

    脚踩上沙地,每一步都沉陷一个坑洞,走动起来无比困难。

    看来很少有犯人能从这里逃脱。

    这儿的外观与劳森监狱相去甚远,却是一样严密。

    在门口登记过后,来探监的人接受了金属探测器的检查,被分成三批依次进入谈话室。朱诺坐在矮凳上等了一会,被一个狱警领进去。

    “他有时候会突然发狂攻击别人,就算戴着手铐,也要当心。”狱警叮嘱过她,然后退到一边。

    除了锁手铐的钢铁长杆,谈话室里一切都是轻便的、不致命塑料材质。屋内面积不算大,顺着长杆摆了六面方桌,犯人们都被铐在钢条上。

    门边站着一排狱警,警觉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你是谁?”

    身穿橘色囚衣的男人面容邋遢,满脸都是疏于打理的散乱毛发。过长的眉毛呈现灰棕色,像两块污渍倒垂下来,几乎压过了眼睛,“朱诺.皮尔斯……我不记得我捕猎过哪个姓皮尔斯的女人。”

    他说话的时候,嘴唇翕动的样子很怪,发音也断断续续,忽高忽低,如同臌胀撑破的气泡。

    “我不是受害者家属。”

    朱诺不露声色,左右张望半圈,压低音量说,“弗莱让我来探望你。”

    维克多的神情纹丝不动,浓密胡须下,腮颊胀起一个明显肿块,然后迅速消退,好像在嘴里舔了一下后槽牙。

    他嘟囔着:“我不明白,什么弗莱?”

    他半抬起头,浑浊无神的双眼终于走出阴影,眼球泛着些微的黄,细血丝蜿蜒曲折,从瞳仁向外扩散。

    目光也是混沌无焦点的,只模糊地感觉出是在打量她。

    朱诺说:

    “弗莱.菲尼克斯,他想确保你没有把当年的事说出去。”

    维克多哈哈大笑,猛然一拍桌子,力道沉重下压,将朱诺的胳膊也抖振起来:“当年的事?小姑娘,我可从来不碰男人。”

    “你们曾经一起‘捕猎’过一个纽约警局的女警。”朱诺说,“都忘了么?”

    她不确定自己的神态是否有点僵硬,但至少声音非常清楚,语气也很适当。

    “哦,关于这一点,你过来……”

    维克多的话语渐渐低了下去,朱诺倾身试图分辨,却突然被两根粗糙的指头按上了脖颈,像是在一瞬间掐住了动脉。

    “你该多读读报纸上我的报道,这样你就会知道,我向来是一个人行动的。”

    不等狱警冲到身前,他已经沿着钢管的轨迹收回了那只手,将头凑到手铐边,濡黏的舌头不断抻长,舔了一下自己的拇指。

    旋即朱诺见到他发出大笑,几乎扯着喉咙用整根声带嘶嚎。守在一旁的狱警们围拢上来,刺耳如针的笑音忽然中止,换成一种溺水似的、从胸腔里滚出来的骨碌声。

    然后维克多仰面软倒下去,双手还被吊在钢条之间,身体形成扭曲的线条,喉咙还在不断抽搐。

    “安非他命成瘾,有些年头了。”

    带她离开的狱警跟来时是同一个,察觉到她异样的表情,便对她解释说,“监狱里有人卖这个,所以他总是复吸,戒也戒不断——到最后就成了这个样子。”

    维克多陈腐的腥味仿佛还留在颈间被捏住的短地方,让人几乎作呕。

    朱诺强迫自己忽略黏腻的不适,留意狱警随口而出的话。

    ——安非他命。

    艾薇死前曾过量服用的药品。

    这一切绝不会是巧合。无论维克多如何精于伪装,朱诺已经能够确信,当初在纽约参与了弗莱犯罪计划的人一定是他。

    但是该如何让他招供?

    维克多与弗莱十分相似,他们只有在他人备受折磨时才能找到乐趣,不受金钱与权力驭使,鲜活正常的女人倘若与所需不符,也无法引起他们的渴求。

    究竟什么才能打动这样的人?

    回去的路上,这个问题不住地击撞着她。到了酒店房间,菲恩还没回来。朱诺叠起桌上全部资料,捧在手中认真地依次翻看,没有放过任何细节。

    碰到哪一个特殊字眼,她都要停下来,细细思量许久。

    傍晚时分,菲恩进了房间。朱诺正将薄外衣的拉链敞开,闻声抬眼对他笑了一笑。

    这个笑容有些古怪,具体怪在哪里,菲恩又说不上来,只好归结为一个转瞬即逝的错觉。

    她垫起脚去吻他的面颊:“我很快回来。”

    到酒店楼下,开车拐入街道,她径直趋往警局。

    “马上就结束了。”

    与布莱登的通话中,朱诺这样说道,“我需要你最后帮个忙……我想去存放证据的仓库看看维克多给受害人拍摄的录像。”

    警局对于大案要案的物证管理相对有条理。很快取得标有“维克多.李”的物证盒,朱诺顺利翻出十四张光盘,里面储存的视频对应二十七名受害者。名单里当然没有艾薇的名字。

    朱诺放下全部的光盘,手仍留在物证盒内部摸索。花了一些工夫,找到想要的东西,她将它握到掌心,不敢多加施力,便把手放回衣袋,让它顺着指尖滑进去。

    她带走的是一小包.皮肤组织,保存在密封袋里,还不及巴掌大。

    这是维克多曾与警方争夺的“藏品”。

    走出警局,她靠在路灯下,给路德维希打电话,希望他再安排一次与维克多的会面。

    “必须以受害者家属的名义,不然他不会同意见我。”朱诺不忘嘱咐道。

    路德维希应允下来。

    “还有一件事,”正当她准备收线,冷不防听见他说,“弗莱已经醒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完成。</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