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49章 第一更+第二更

第49章 第一更+第二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更

    “我先回去了,明天见。”布莱登一手支在行李箱的拉杆上说。声音显得困乏,还有点发涩。菲恩点点头,也退进自己的公寓里,反手关上门。

    一周多的光景里没住人,室内被一日比一日更火烈的太阳烤干,热空气在天花板底下淤结,有一种很黏稠的触感。他将门窗打开,灰色的风往里通灌,将气流搅混,扑到脸上是类似尘土的味道。菲恩屈身坐下,默不作声开始计算时日。

    六十九天。还有六十九天,他就能带着莉莉和朱诺一起走了。

    前提是在那之前,一切都能尘埃落定。

    他腰脊和肩颈都在往后仰倒,靠到沙发垫上,眼睛闭起来。只要他想,马上就能滑进睡梦里。

    突如其来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把他惊醒。

    是布莱登。

    “佩妮……”

    布莱登声音卡顿了一瞬,眼里的恐惧暴露无遗,“佩妮不见了!我四处都找不到她……”

    佩妮穿着连衣裙,手指捻住了裙摆,在手工地毯上正襟危坐。腿侧光裸,羊毛制的毯面并不柔腻,刺磨得皮肤红痛,可是她不敢出声,连鼻息都放得很轻。

    因为有一个男人蹲坐在对面,隔过一臂远的距离,以一种审视和判断的眼光,从头顶将她细致观察到足尖。就算她脖颈上丰密的血管稍加鼓动,他的视线也要跟着摇颤一下。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小家伙?”他偏了偏头,笑着问她。

    而佩妮一直紧盯着他的脸,将表情的微毫变化收进眼底。

    “我的名字对你来说没有意义,你根本不想知道。”

    她压抑着稚怯,鼓起勇气说,“我不会告诉你的。称呼名字会拉近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而我不愿意跟你亲近。”

    脆嫩嗓音让他忍不住低笑,深深吸一口气,像是能闻出女孩身上隐约的奶腥味。

    “是这样么?”男人双眼眯了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她还不到七岁,年纪太小了。

    不过没关系,他可以等她再长大一点。

    弗兰克从没想到,菲恩邻居家里,竟然藏着这样一个惊喜。

    起初以莉莉的葬身之处为条件,说服菲恩回到凤凰城念大学,弗兰克的确给了他足够的尊重和保护,尽量不去探触他的生活,也勒令弗莱与他划清界限。

    一开始,弗兰克以为靠这样亲善温和的手段,能让菲恩心甘情愿留下来。毕竟他是一个不受家族感召、血统也很稀薄的“正常人”——弗兰克并不能理解他的世界,但无端地认为他也一样渴慕亲情。

    而之后菲恩对家人的嫌恶与日俱增,这出乎了弗兰克的意料。

    再过一段时间,菲恩就能名正言顺地脱离家族了。因而他在再三权衡之下,同意了弗莱的计划。

    不择手段也要困住菲恩——这是弗兰克给予爱人的礼物,也是他现在最珍视的东西。命人探查过菲恩居住的公寓,却从一张照片里看到隔壁半敞的落地窗,和窗前软垫上闭目小憩的女孩。

    照片一角,她膝头歪扣着一本书。整个人都在阳光里,看上去皮肤柔软,气味甘甜。

    似乎是刻意为他准备的。

    弗兰克注视着她。对于这个年纪的孩子来说,她有点过于成熟了。

    为什么要一时起意把她带进家,关到衣橱里?他也说不清。

    这间衣橱本来被他当作“游乐场”,然而自莉莉以后就没再启用过了。

    “你会放我走么?”佩妮问他。

    很久以后,听见他语气从容地回答:“不要着急,我还没有作出决定。”

    弗兰克张了张口,喉咙焦热,有点原质性地渴。他嘴唇一动,正要说什么,却被一阵敲门声阻截。

    他退出衣橱,反手落锁。

    书房门外站着管家:“麦考伊律师又来了。”

    弗兰克迅速皱眉:“他还是想谈菲恩的事?”

    “是。”管家说,“并且他想要解除与菲尼克斯家的工作关系。”

    看了一眼毫无动静的衣橱,弗兰克点头:“带他来见我。”

    麦考伊律师出现的时候,弗莱进了茶室。眼下天很晴,让人很难相信昨夜才下过雨。软椅还有潮意,他静静坐着,指尖越过纽扣的缝隙钻入衬衫,摩挲胸口白色绷带。

    紧接着,接到一个电话。

    打来电话的人名叫爱伦,是社会再教育计划的受益者之一。高中毕业,没钱上大学,做了一段时间的街头药贩子,兼职替人打探消息。手段不太干净,被抓进牢里蹲过半年。

    ——亦是执行他方案的完美人选。

    “我一直盯着那个朱诺……”

    对方声线一如既往压得很扁,捏着嗓子悄声说,“她进了监狱。”

    弗莱稍稍坐直一点,眼中浮现兴味:

    “监狱?”

    “劳森监狱。她可能是去探监的,待了有半小时左右就出来了。”

    “知道了。”

    劳森监狱受到独立系统保护,安保人员均为退役军人,入职前甚至经受过严格的背景审查。他尝试着想在狱警中买通眼线,可是没能成功。

    再严密的系统都会有漏洞,而劳森监狱的漏洞在于内部,不是恪守职责的安保人员,而是关押其中的犯人。想到数月前他一手策划的、针对盖的狱中刺杀,弗莱垂眼回味了一会,嘴角向上牵动。

    这样的资源,他还有很多。

    换了一个较为舒服的坐姿,弗莱整个人都缩在扶手椅中,又打出一个电话。

    掳走朱诺、查出她去监狱见了什么人,两者可以同时进行。

    登上监狱高墙,朱诺并没有察觉到有人跟踪。

    往典狱长办公室走,通过一段空中窄桥,底下便是犯人的活动场所。她不由匆忙加快脚步,尽量避免有人注意到她。

    将那段视频交给路德维希,朱诺才终于松懈身体,慢慢坐下来:“我们可以启动联邦调查的申请程序了。”

    视频播放的过程中,路德维希嘴唇一直并着,看到一半,关上电脑屏幕,呼吸明显的不太均匀。这对他而言很少见。

    “艾薇一案需要重启,林赛和露西案件的一些物证也要准备充足,才能邀请FBI介入。”他边说边拉开抽屉,给自己换了一双手套,如同视线接触到那样的画面也会让他感到脏污,“整个流程至少需要一周时间。”

    “好。”朱诺把背包搁在他的办公桌上,“这是露西的日记本,应该会有用。”

    路德维希接了过去,一句话也没多说。

    而后朱诺得知弗莱出院了,伤处离痊愈还有一段差距,但他执意要求回家休养。

    弗莱始终没再联系她。

    不过,现如今她也不再需要伪装自己,接近他们了。

    全身力气松脱的感觉席卷了她。回程的路上,朱诺在出租车后座结实地盹着了。抵达目的地被司机叫醒,有些心不在焉地付钱开门,连找零也没拿,缓步走向宿舍楼。

    楼前有一辆车,通体漆黑哑光,就蛮横地停在路中央。

    她只瞥去一眼,也不在意,摸出手机想给菲恩打个电话,迟疑片刻又放下。

    在外比赛了这么多天,他一定很困顿乏累了。

    绕过那辆拦路的轿车,朱诺在门禁处刷了卡。还没来得及抬脚,身后忽而横来一只手,将一块方布按在她口鼻之间。

    方布湿沥,不带任何气味,通过呼吸系统进入体内,快速麻痹神经。反抗挣扎的意识还没完全形成,她的四肢就已经失力软垂,头脑也陷入迷雾里去了。

    不能动。

    朱诺迎着一片白光醒来,很快意识到这个事实。

    反应了一会,总算适应亮度,她勉强撑起眼皮。脑袋被固定住无法挪移,只好靠瞳仁左右转动,匆匆环顾四周。面前一架摄像机端正摆放,正好处在顶灯的落点位置,反光晃得她眼球酸涩干胀,圆鼓地肿在眼眶里。

    她能看到的三面墙都光秃秃的,缺少装饰摆件,仅有一扇毫无生机的铁门。视野里什么也没有,尽管大半个房间都在她目光无法触及的身后,朱诺依然可以清楚地判断出,这是她从未来过的房间。

    背后传来脆硬的脚步声。她看不见,却能感受到奇异的生冷气息,像爬行类动物冰凉的鳞片一样,紧抓着地表一再趋近。旋即头皮骤然一紧,凶残的拉扯感让她低低发出痛呼。

    一只手出现在视线边缘,指着那架闪烁红光的摄影机,弗莱着意放轻的喉音从头顶下滑,一寸一寸,贴到耳廓边缘:

    “向菲恩和菲奥娜问声好。”

    第二更

    “向菲恩和菲奥娜问声好。”

    弗莱的声音从视频里传出来,温度微凉,带着残忍的快意。视频被压存进光盘,包进一个精美的、标有“礼物”的礼盒,早上八点钟准时送到菲恩的公寓门前。

    菲恩看着电视屏幕,眼帘抖得阻碍了视野。脊梁紧成一根坚硬的直线,膝盖也向后顶死。

    画面里,朱诺被迫在钢椅上躺平,四肢向外伸张,锁入手腕粗的糙粝绑带。细窄的刀刃卡在颈间,向下从容割划。布料从领口到衣摆滑润地剖开,像是蛋糕融软的奶油裱花,迎着刀尖隆鼓,进而绷裂。

    光线通亮,朱诺的目光垂敛着,里面斜放的影子显得特别深。

    “菲恩,你不要……”她嗓音嘶哑,听起来相当疲倦,有如裹着腥味和盐粒的一阵风。话到半途,下颌骨被弗莱一把攫住,迫使她保持张口的姿势,关节发出响声,几乎在他手指的着力下松脱。

    “问好就行了。”

    弗莱说得很轻,每一个音节都往上浮着,像一捧散了形状的云雾,“我可没允许你说别的。”

    你不要……

    菲恩很清楚她未出口的另外半句应当是什么。她的话音被截断之前,他就已经有了预感。

    不要去找他们。不要为她放弃,不要为她妥协。

    刀柄握在弗莱手心,尖利顶端上有一点银光猝闪,刺入她光整的皮肤,稳定而小心地避开主要血管。

    即便如此,还是有血渗出筋膜,一滴赶着一滴掉到地上。

    地面是灰败的颜色,猩红的血液在上面叠深,渐渐溶成了暗沉一块污渍。

    菲恩所拥有的一切感官,在顷刻间受到唤醒。生铁的锈蚀味占据鼻端,他感触到皮肉的温热濡黏,听见一声比一声更加躁动的嗡响,舌尖泛起涩苦,苦到酸沉。

    承受不住剧烈的刺激,他咬紧牙齿,想将视线移开,却没能成功。

    朱诺喉咙里塞着隆隆的呜咽,想来是痛到极致,指骨也在薄透皮肤下拱起来,显现出清晰的轮廓。

    弗莱沉默注视了一会,像是在无声地享受,又将指尖探入刀口,勾出最深处一颗血珠,放进嘴里仔细品尝。

    “回家来,菲恩。”他一脸仍不满足的神态,舔了舔沾血的刀背,“在这儿你能见到你的朱诺。”

    弗莱把刀放开,低下腰去,抚摸着她突起的锁骨。转而拿住一根钢钉,大约有两根指节那样长。

    等了等,他将钢钉缓慢顶入她颈窝的凹陷,这一回声音凝在一起,显得气力充足:

    “……不过,我不保证你来的时候,她会是什么样子。”

    他知道从哪些地方下刀会让人极度痛苦,却不致命。

    朱诺胸口大起大落,抽吸声遭到口塞的阻截,没能顺畅呼出。她抬眼注视镜头,眼神干燥而滚烫,微不可察地摇了摇脸。

    视频在这里结束了。

    画面与声音一同消失,那凶猛的、残忍的感受却在停留在菲恩全身,固执地不肯离去。

    他站起身。嘴唇和眼睛都在颤动,无法维持任何一个确定的表情。

    菲恩素来不能开快车。一旦车速超过五十迈,少年时濒死的体验便开始撞击他,摇晃他,将神志撕裂。但这个时候他无法容忍迟疑和减缓,因为哪怕晚上一分钟,朱诺的身上也会多一道伤口。

    她在经历他经历过的一切——他的心口摇震打抖,不敢碰触这个念头。

    汽车在高架桥上飞驰,穿破气雾和烟尘,辛辣的太阳烫在眼皮上。

    菲恩把嘴角死死抿起来,眼前闪过的全是交错的片段。他看见自己置于一辆汽车前排,浑身赤.裸,布满血污与伤痕。车头卡在山路的断口前,弗莱隔着车窗对他挥手,双眼绿得鲜辣,脸上是含蓄得体的微笑。

    下一秒,汽车带着他一起跌落山崖——

    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握住方向盘的手腕不受控制,沉甸甸往膝头坠,带动车身向左偏斜。

    短促的空白过后,紧接着是砰然一声巨响。挡风玻璃碎成网纹,车前盖猛地掀起,防护栏在撞压下弯曲变形。

    安全气囊瞬间臌胀,强大了压力几乎冲断鼻梁。他感到脸上有血,踹开车门时挡风玻璃哗地散落,碎片锋利的边缘擦蹭脸颊,又在颊边添了两道裂口。

    有辆车在身边暂时停下,司机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带我去这个地方。”他翻找到全身所有的现金,塞给驾驶席上的陌生男人,同时报出菲尼克斯家的地址。

    菲尼克斯家,菲奥娜正在观看那段视频。

    “这是什么?钉子?”她点下暂停,凑近了观察,“一定很疼……真有意思。”

    “你喜欢么?”弗莱含着笑问。

    菲奥娜眨眨眼,重新靠回他的胸膛:“非常喜欢。”

    “不过爸爸竟然同意你这么做?”

    她姿态慵懒,翘起一根手指,按键恢复视频播放,然后努了努嘴说,“他可是一向反对把菲恩逼得太紧。‘要慢慢来,让菲恩体会到他对这个家庭有多么重要’——他总是这么说。”

    “爸爸没有同意,但也没有反对。”弗莱作出回答。语调呈现上扬的趋势,遵循着一种轻快韵节。

    那天在病床上,面对他的提议,弗兰克始终一言未发,不给他以明确的答复。似乎这样做,就可以让自己置身事外,与弗莱指间的血腥完全撇清干系。

    在这种时候,他仍是道貌岸然的绝佳定义。

    弗莱低低哼笑一声,继续说道:

    “不过他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那个英国律师带走了他中意的小女孩。”

    指腹摩挲着唇角,仿佛那里还有新鲜的血肉气味残存,“妈妈都不得不带病帮忙处理这个麻烦。他怎么可能分心在意朱诺?”

    菲奥娜正要笑出来,忽而听见门外管家远远地说:“菲恩先生……”

    无风的夏日,空气也难以流动。走廊里积着一块凝固的郁热,让声音传递都减慢下来,音色也被过分滤淡,但能听出接下来是菲恩开了口:

    “让开。”

    然后便是豁朗一声刺响。

    弗莱抚了抚菲奥娜的肩头,起身离开房间。脚步拐了一个弯,视野里出现菲恩的身影。他就站在地下室前面,双手垂在躯体两侧,脚下躺着折损的铁门。

    弗莱嘴角的笑容尚未完全成形,已经被卡住脖子按到墙上。肌肉被墙面抵下去,只剩薄薄一层皮裹着脊椎,浑身都在抽疼,他却不慌不忙,把那个未完成的笑容铺展均匀。

    “真遗憾,这个地下室早就废弃了。”弗莱从快要窒息的胸腔里挤出声音,“你在这儿什么也找不到。”

    他也不挣扎,任由氧气从体内抽离。对上灰色的一双眼,他试图从中寻找痛苦的痕迹,然而却摸不见底,只听到耳边菲恩问:

    “她在什么地方?”

    弗莱感到他的语气里有一种情绪。这样的情绪弗莱从没见过,言语不能描述,只是强烈鲜明地存在着,承载了菲恩灵魂的重量。

    这样的情绪让菲恩不同于以往,不同于弗莱所熟悉的他。在弗莱眼里,他从来都是孤独的、怯懦的,被剥夺了挣扎呼救的权利,目光温驯,满身绝望。

    但是现在,他不太一样。

    一只手扣住弗莱的胳臂。弗莱微微仰头,觉得关节已经在他力道强硬的掌中拗断了。

    因为缺氧,弗莱的意识开始模糊,就连剧痛也不能使他清醒。在他彻底晕厥前,菲恩终于放开了他。

    脚底踏回地面,软绵绵着不了力。弗莱定了定神,背靠墙壁撑住身体,再度整理出一个笑,“听着,菲恩,我和爸爸都没有多余的耐心来应付你了。”

    他一直在笑着,只是这笑意仅仅浮在表面,早就从心里退走了。

    “很可惜,朱诺不在家。”他说。

    菲恩全身僵硬。

    那种引起弗莱侧目的力量消失了,他双肩倾垮,再次成为曾经的那个他。

    “我留下来,我留在这里,留在凤凰城……你放了她。”

    他说,喉结攒动,齿间全是细细密密的颤音,“放了她。”

    弗莱知道,这一次,菲恩被自己攫住了喉咙。

    弗莱扶着墙,很慢地直起双腿:“我放了她,你当然也会跟着逃走。”

    “有一种‘药’。”他歇了口气,神情舒缓,“大多数人管它叫白色死亡,而我更喜欢‘上帝之吻’这个名字。它成瘾性极强,无法截断,又极易注射过量,导致死亡。”

    菲恩粗喘着,意识逐步崩解,瞳孔渐渐失焦。

    他一步一步,跟着弗莱走进地下室。

    弗莱打开一个悬挂在高处的显示屏。

    朱诺闭着眼,平躺在一张窄床上。顶灯光线寒凉,直投下来,更显得面色煞白。身上是一套病服,此时浸透了汗,紧密黏连皮肤,隐约透出底下鲜红的创口,像狰狞的、发出大笑的口腔。

    “为了给你省点麻烦,我把她放在了菲尼克斯家创立的戒毒所。”他把菲恩望住,眼里的笑意进一步侵略性地扩张,“那里安保措施很薄弱——”

    “但是我不建议你救出她。”

    微妙的停顿过后,弗莱继续说,“你知道毒瘾发作的人会干出什么。一旦离开戒毒所,她第二天就会离开你,四处寻找毒.品。我会确保她找到足以致死的剂量。”

    菲恩一动不动。

    他抬着脸,看着病床上的朱诺,连呼吸都很吃力。

    “你要明白,菲恩。”

    弗莱的一只手按上他的肩,“只有在戒毒所,朱诺才能活下去。”

    语毕,弗莱转身离开,将菲恩留在暗不见光的地下室。

    菲奥娜抱着臂倚在门口,抿住双唇冷眼旁观。看弗莱走上来,她的眼光趋迎上去:

    “你真的给她打了一针?”

    弗莱的眉端稍稍耸起。

    “她大量失血。要是真打上一针上帝之吻,说不定就心脏骤停了。”他携起她的手,轻声细语道,“朱诺是唯一的筹码,要是死了可不太划算。”

    作者有话要说:  来了……状态不好,一直在卡壳。每天都逼着自己写一点,又断断续续挤出不来,非常急躁,但越急就越卡。

    实在不能保证规律更新……没几章了,养肥等完结了再看吧,对不起。</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