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50章 第一更

第50章 第一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一更

    “害怕么?”

    麦考伊律师的语声夹着呼吸,在昏暗光调里异常清晰。``室内没有开灯,光源只有窗外的太阳,而日光却被隔壁的摩天高楼削去过半。

    这是他匆忙挑选的藏身之处——位于写字楼底层的一间办公室,是他负责弗莱一案时临时租用的,租约还差半周就要到期。他很清楚菲尼克斯家的手段,也知道他们终究会找到这里来。只是他算准了在中心城区拥挤的人流中,他们应该不敢有太出格的动作,这也留给了他更多的、思考出路的时间。

    他的手指扶着下巴,余光看向坐在办公桌上的佩妮。

    女孩拒绝给以任何形式的回应。她小口地喘息着,细白的手攀在胸脯,把领口一拉再拉。她身上这件红裙尺寸并不合适,色彩也过分饱胀鲜艳,仿佛只需绞拧衣摆,就会有黏稠的血汁溢出来。

    麦考伊律师回过头,她整个人瞬间僵住了,手也开始细微地抖索,把眼帘用力垂下。

    看出她的紧张,麦考伊律师尽量放缓声调:“我有一个独生子,应该跟你年纪差不多大。”

    佩妮漆黑的眼珠透过黑暗,摸索着找到他的方位,稚嫩的嗓音仍然绷得很硬:“我已经五岁了。”

    “是么,看起来一点都不像。”麦考伊律师故意说,“那伊恩比你要小一点。”

    “伊恩?”

    “嗯,是我儿子的名字,伊恩莱斯.亚瑟.麦考伊。”

    律师短暂地抬了抬嘴角,手指又回到脸上,这一次轻轻掐住鼻梁,掩去了皱眉的动作。

    “我是佩妮。”女孩的表情稍稍松弛了,犹豫着说,“佩内洛普.唐。”

    “很高兴见到你。”他笑着说,“如果伊恩能见你一面,他也肯定会……”

    佩妮盯着他的笑容,面色煞白,从桌边跌了下去,飞快将自己蜷进桌底。

    “你不要笑。你不要笑。”她喃喃地拼命重复说。

    她所遇见的每一个笑容里都藏着弗兰克的影子。这个影子长进了脑海,撕不破化不开,把体内所有恐惧惊慌的情绪挑动起来。

    “好,我不笑。”

    麦考伊律师离开了椅子,半蹲着身让自己与佩妮视线持平。他耐心地等了一会,直到佩妮的抽气声归于平顺,方才缓慢地说,“你是一个聪明的小姑娘。如果不是你设法把地毯点燃,我不可能会发现你。”

    她藏在桌下的暗角里低声说:“谢谢。”

    “现在,我需要你再勇敢一些。”他试探性地伸出手去,“还记得你家人的联系方式么?”

    过了半晌,一只扣成小拳头的手交到他掌心,女孩的脸苍白润洁,畏怯地从桌下的阴影中抽出身来。

    佩妮:“我记得我爸爸的电话号码。”

    她犹豫着又说:“布莱登不喜欢我叫他爸爸,他会不高兴的。”

    麦考伊律师记得步行街边有个电话亭。他用围巾遮住半张脸,脱下西装外套给佩妮穿上,牵着她走下楼去。

    环顾四周确认安全,律师加快脚步走出转门,抬头望向天光,一粒雨珠掉进他湛蓝的眼睛。

    直到湿气穿进窗户,菲恩才意识到下雨了。

    他在菲尼克斯家的老宅二楼得到一个房间。大约是专门为他设计并保留的,色调素简而冷淡,只摆着三五件必要家具,跟这座房子其余的部分格格不入,像是世界最外侧独立出来的个体。窗外长着一棵树,一捧枝桠零零碎碎探进屋,床上积了超过一周的落叶,却并没人出手清扫。

    因为他还没有真正意义上地睡过觉。

    这些日子以来,菲恩守着桌上方形的监视器,寸步不离。监视器里显示的是朱诺房间的画面,弗莱想让他安心留在这里,就必须让他知道她还活着、怎样活着。

    屏幕上是一间单人病房。最开始的几天,朱诺虚弱得无法站立行走,甚至撑坐起身都非常困难。菲恩看到她平躺在床上,眼仁在半敛的薄眼皮下方滚动,很快注意到屋角的摄像头。她应该明白了这个摄像头存在的意义,因为她轻轻眨了眨眼睛,枯萎的嘴唇慢慢向上拉起来,浮现一个细致的微笑。

    这是她给他的眼神,给他的微笑。因为她看着他、对他笑的时候,跟对旁人都不同。那是一种甜蜜柔软的颜色,从她弯折的嘴角蓬放出来,尽管这个时候,他舌尖更多地尝到了酸楚的滋味。

    她的活动范围被框定在狭窄无窗的病房内。菲恩沉默地注视着几个护士忙进忙出,替她换药,照料她一日三餐,每天给她注射一针看不出成分的混合液体——菲恩竭力让自己不去考虑针管里装的是什么,只要她还能呼吸,还有心跳。

    后来朱诺身上的伤口渐渐愈合,也恢复了一定气力,时常下床走动,到离摄像头最近的地方,仰头对他絮絮说话。他每次都看得很认真,几乎不允许自己瞬一下眼睛。

    只有她回到床上歇息的时候,他才允许自己轻靠椅背,稍微闭一会儿眼,只是时间不长,又被噩梦惊醒。

    这天,空中蒙起雨幕的那一刻,朱诺刚刚赤着脚走下床。

    “菲恩。”日复一日相同的、仰起脸的姿势,她一手扶着脖颈,讲得格外轻快,“我在这里……这里很好。你不要担心。”

    菲恩不说话。

    怎么会好呢?

    心脏瓣膜被钻开了巨大的孔,里面盛着那么多无法剥离的疼痛,竟然没有血流出来。他的掌心擦拂在心口,满手温暖干燥。心在正常搏动着,没有血流出来——多么不可思议。

    身体慢慢拳曲起来,他被这样无力承受的疼痛压弯了脊梁,一寸一寸递出手去,用指尖隔着屏幕抚摩她的面孔。

    一张找不到血色和生机的面孔,消瘦到皮肤下凛冽的骨型都隐约看得见。

    怎么会好呢?

    “我知道我看上去没那么好。”

    她说着,然后笑了。虽然听不见他的回应,她还是笑了。笑容从唇边起褶,一路折到眼梢的最末端。她似乎笃定了他在另一头看着,听着。只要她出声,他便感受得到。

    朱诺抬手想去按按额头,宽大衣袖顺势滑到肘关节,纤细脆弱的小臂裸.露在外,上面密密麻麻全是新旧针眼。

    “这一回我可能真的撑不过去了。”她意识到这一点,迅速中止了未完成的动作,把手垂放身侧,“没能跟你一起离开凤凰城,对不起。”

    门从外扭开,两名护士走进来,例行公事地为她注射针剂。她软到了脊骨,恹恹地回退两步,摇摇晃晃坐到床沿,像一张被揉皱的白纸。

    “你后悔么?后悔遇见我,爱上我,让我惹来这么多麻烦。”

    她的脸上涌起困倦,音量轻得快要听不见了,“如果没有我,你可能已经带着莉莉,从这个地方逃走了。”

    不后悔。

    他默不作声,一双薄唇剧烈抖颤,每一声喘息都比前一声更沉更重。

    我不后悔。

    “你应该不会后悔吧。”她说,“我也是。”

    朱诺从床尾向后挪蹭,直到肩背碰到枕头。她似乎疲惫极了,胸口低低起伏。

    “我做过很多错事,也做过一些坏事。如果上帝真的存在,他肯定特别厌恶我。

    “所以他给我一个母亲,给我一个朋友,再把她们都从我身边夺走。最后他终于给了我一个你……我很庆幸,最后是你。”

    她终于合眼睡去。

    “你这个小女友真是有趣。”

    弗莱半倚在门边,见菲恩猛然回头,便抬步向他走去。

    “劳森监狱,有犯人看见她进了典狱长的办公室。”弗莱说,将音节拖得很散,慢悠悠说,“我查了查她过去的行踪,你猜我找到了什么?”

    他手往桌上一按,收回去时,桌面多了张朱诺走进纽约警局的图片。

    “她在调查我,你知道么?”他问。

    弗莱没能得到想要的答案,他是带着冷笑走的。

    门刚合上,又传来敲门声。

    “菲恩先生。”管家带来一个托盘,把上面的饭食搁在监视器边。

    菲恩一动不动,身体和视线都停在原处,停在画面里她的面容上。

    他凝视着她熟睡的模样,忽而听到一声叹息,粗糙喑哑,像是砂纸磨过肌肤的触感。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老人已经伸出枯瘦干皱的手,在他肩上轻轻揿了一下。

    菲恩略一愣神。

    朱诺的状况急转直下。

    “好像从来没跟你说过这句话。”

    她扶着墙面,吃力地将目光伸进镜头,仿佛再多进一步,就能越过屏幕与他对视。声音没了重量,向上虚飘着,“现在不说,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

    她歪头问:“你在看着,对不对?”

    菲恩颔首。

    朱诺轻笑了一下,开口说:“我爱你。”

    我爱你。

    他默念在心底,嘴唇无声地贴上屏幕里她微微抬起的脸庞。

    她的眼神蓦然有了光彩。

    “如果我消失了,一定是去了你心里那个不为人知的角落。”她一字一句说,“你可以把所有的情绪宣泄在那里,什么都不用顾忌。”

    “我就在那儿等你。”她低声道。

    第三天,朱诺没在监视器里出现。

    菲恩也不见了踪影。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还在本章,现在买了到时候就不用另付费啦。

    尽量周更吧,没剩下几章了,建议先买了等到完结再看。</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