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六章 (修)

第六章 (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吧。”

    当时菲恩回答,“有你在,我会睡得更安稳。”

    他的眼神清澄明亮,充满不带情.欲的渴望。

    搭在吧台下沿的双腿交叠起来,朱诺不露声色地咀嚼着这句话,和他那时未加掩饰的柔软目光。

    她身边的位置照旧放着一瓶香槟,据说是为每晚格斗比赛的最终赢家所准备。这是酒吧约定俗成的惯例。

    “不去看看那边的比赛?”

    刘易斯出言问道,余光忽而瞥见什么,眼角立即一紧。

    他弯腰捏起遗落在地的几枚硬币,接着飞快揣回口袋。抬脸发觉朱诺的目光越过自己,投射在后方酒柜某一个虚无的点上,像在发怔。

    他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又晃。

    “我没兴趣。”朱诺回过神,阖阖眼。

    “我指的不是赌钱。”刘易斯意味深长地笑笑,往她杯中添了点酒。

    朱诺嘴角微抿,冰凉杯身捏在手里,指腹顺着圆润的玻璃弧线摩擦,并不接触唇面。

    “我指的也不是。”她最终说道,尾音轻细,但却清晰。

    周二的夜晚,酒吧人影寥落。赛场周围零零散散站了几个,此时爆发出一阵有气无力的欢呼。

    “又是菲恩。”刘易斯挑了挑半边眉毛,“四成的抽成到手了——可惜今晚下注的不太多。”

    他离开吧台亲自忙活起招待的活计。朱诺忽地就有些兴意阑珊,放下酒杯正要离开,身边伫立起一个沉默高大的阴影。

    他仿佛看不见冰桶里的香槟,径直望向她手边装着烈酒的矮杯。

    “我能喝么?”菲恩问。

    每一场受害者互助会结束后,他都要来到刘易斯的酒吧,酣畅淋漓打上一场格斗。

    等待朱诺回答的空当,他余光擦过酒柜上方的旧式时钟。

    十一点二十分。

    他从不戴腕表,也拒绝指环、耳钉和项链。一切有可能直接与皮肤贴合的东西都会让他感到厌恶甚至恐惧——如果可以,他甚至不想穿衣服。

    可他又极度痛恨赤身*的不安全感。

    ……要是所有衣物披在身上的感觉,都跟朱诺碰触他时一模一样就好了。

    想到这儿,菲恩的喉咙略微灼干发紧,指腹前端透着凉,而胸口却蒸熨烫意。这是种前所未有的陌生体验——所有朱诺亲手带给他的感.官刺激、以及思及和她有关的事物时凭空产生的生理反应都格外新奇,令他倍感困惑、又难以自抑地想索取更多。

    互助会上的每个人都满怀同情地说着“你好,奥兰菲恩*”,他们的嗓音酸甜苦辣、笑容色彩斑斓,气息形状各异——但没有哪怕一个人能给他跟朱诺相同的感受。

    从前没有过,以后也不会再有了。菲恩无端地这么觉得。这念头来得莫名,固执地盘踞抽长在脑海里不肯拔根。

    不是火花迸闪、不是一见钟情,甚至不足以称作怦然心动。

    只是渴望。纯粹靠本能驱使,在她身上循环往复,接连重现。

    他苍白的面容总算有了一丝血色,脸上却一如既往还是很困倦的模样。背心被汗水浸湿,紧紧贴摩皮肤,肌体线条陡峭起伏,一览无遗。

    朱诺没说什么,舔舔发干的嘴唇,把杯身推去两寸。

    他颔首致意,谨慎地避开她留下的模糊唇印,浅浅啜了两口。

    喉结上下攒动,齿间含着杯沿,隐约可见舌尖的形状。

    朱诺的脖颈拧过一边,不再看他。菲恩在她视线偏移的一刹那松开手,拇指按住杯口不带温度的唇印。

    他眼帘颤动,只感受了半秒钟,就听到朱诺说:

    “我先走了。”

    她留下一句话正欲离开,手腕蓦然被人圈住。他的掌心潮暖,指节泛红,力道非常温柔,好像不需要花上半分力气就能轻易挣脱。

    不知为何,朱诺指尖微振,却一动不动。

    “我喝了酒,不能开车。”

    他声息低沉,音色是种疲累已极的沙哑,“你能不能送我一程?”

    朱诺背对着他,大脑不暇思索,喉咙快一步发声道:

    “在这儿我不是你的‘啦啦队长’。”

    菲恩不说话,呼吸很近,也很静,裹带着淡淡酒气。他还握着她的手腕,力度不轻不重,稳持得恰到好处。

    朱诺回头看他。

    酒吧灯光愈发暗了,灯罩蒙着积灰,摇摇晃晃,虚影扑朔。他的脸隐匿在这暗光里,眼神也跟着摇曳闪烁。

    “好吧。”她说,“但我可能会开得很快。”

    她也的确开得很快。

    时至午夜,只有风在街道间穿行。车身破开街灯漏落的光弧,轮胎高速磨转,飞驰过一个缓坡,稳稳当当停到人行道旁的空位上。

    “到了。”

    朱诺说完,熄火下车。路边是东倒西歪被冻伤的草坪,她下意识地就想蹲下来抽根烟。还没等这个念头付诸实现,另一侧车门开了。

    空气凉润,似乎能直沁入体肤。他深深地呼吸,起步走向她。

    朱诺身材纤瘦修长,可也只及他的耳垂最低处,近距离和他对视,总得稍稍仰起脸。

    她伸出手臂,把钥匙交还给他。假装没注意肌肤相擦时,他悄悄勾蜷起了指尖,试图在她手心多停留一会儿。

    他问:

    “你想不想上来坐一坐?”

    他的住所位于公寓楼最顶层,室内装潢几近空白,脚下的乌木地板紧凑密实,仅存的几样基本家具随意陈放着,找不见哪怕一件冗余的装饰摆设。落地窗洁净敞亮,窗外是凤凰城灯火疏淡的夜空。

    她贴着窗玻璃滑靠下来,坐到温凉的地板上。

    “你想吃点儿什么吗?”菲恩一手撑着冰箱立门,从开放式厨房的一角探出头来。他的金发在灯下浅淡了几个色度,神情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我有一罐蜂蜜吐司,闻起来就像你一样。还有很好看的菠萝和苹果干。”

    “不用了。”朱诺说。

    菲恩湿润的灰眼稍微垂了垂,里头满得快要溢出的期待被略加收敛,然后又问:

    “那你想不想喝点儿什么?”

    他迅速往冰箱内侧瞥去,“我可以煮咖啡,如果你不喜欢,还有可乐、芬达、牛奶和橘子汁……”

    朱诺抿着嘴唇。

    “咖啡就行。”她觉得要是自己不点头同意,他就会永无止境地问下去,于是便随意说。

    不久,咖啡豆磨煮的浓香从厨房飘出来。

    他躬身将杯托递到她手边,与她四目相对时,眼神虚晃了一下。

    她的黑发浓密顺滑,在光线下色泽更加鲜亮,牢牢覆盖在他的瞳膜上。

    菲恩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看着她偏头朝自己的方位匆匆转来一眼,只觉喉咙烧烫干燥,血管筋脉蓬勃地臌胀着,有股顽固的热意磨洗神经,漫漶到骨骼罅隙里。

    他被这股热气困在中心,移不动双眼,只能艰涩呼吸。

    以往他的五感总会杂乱地互相串联,一种知觉上的刺激会引来一串不同感受,然而现在除了她的存在以外,他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朱诺注意到他舌尖飞快地舔舔嘴角,紧接着面颊被濡热的指腹擦过,耳畔有他的声音和呼吸渐次接近,近到甚至能看清他虹膜上湿漉晕淡的色圈。

    那颜色灰沉沉的,雨幕一般,与她四目相对,却又透出些微光亮来。

    嘴唇被人浅尝辄止地亲了一下,热气乍然升腾,像夏风滚过树尖,柔软触觉稍纵即逝。

    朱诺只来得及捕捉到他直起腰,快速折步往回走的背影。

    菲恩胡乱抓过一张白纸,用还残留着她体温的薄唇轻吻了一下,似乎这样就能将她的气息和触感烙印到上面。

    把纸张对折两次收进怀里,接驳着心脏的血管骤然开始涨动,他低声喘着气。

    半开放的卧室里窸窸窣窣,传来细微摩擦的动静。

    朱诺起先有点怅然,很快回过神。她松开咖啡杯托时,菲恩从卧室走出来。

    他低着眼,耸起眉尖。薄唇稍动,轻轻说:

    “我想……跟你睡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