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只望她一声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直到陪审团进行第一次集体会议的那天,她才又一次见到菲恩。

    他比以往更沉默了,下颌略收,低着头翻看卷宗。每翻一页,指节总会不自然地蜷缩一下。为了不错过任何细节,朱诺眯起眼睛,很快捕捉到几块陈旧的瘀肿,和一些不均匀的细小挫伤。

    十三个陪审员面面相觑,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实在没什么可讨论的,你们怎么想?”

    终于有人打破沉寂。他中等个头,棕色头发,发根颜色稍深。尽管响应者寥寥无几,他仍旧坐直身体,清清喉咙继续了下去,“大家都互相认识,对吧?这里头没一个人会判弗莱有罪,我们彼此都清楚。”

    他的侧前方,一个卷发姑娘迅速扫了一眼身边的菲恩,小声嘟囔:

    “更别提这儿还有个小菲尼克斯了。”

    菲恩不说话,眼帘坠得更低。

    真是场闹剧。刷卡进屋时,朱诺忍不住想。

    作为凤凰城最古老的家族,菲尼克斯的势力似乎已经渗透进司法系统。看得出,检察官并非不了解整个陪审团都与菲尼克斯家牵缠不清——可他无力阻止,或者无意阻止。

    路德维希又在这场庭审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朱诺并不清楚。弗莱与艾薇的死到底有着怎样的联系,也不甚明晰。但她必须一探究竟,无论是出于对艾薇的感情和责任,还是为了从心底热出来、经久尚存的那一份正义。

    踏入房间,正要回头落锁,门框忽而被人以手撑住。

    “你看见了么?”

    他的呼吸和嗓音一起出现在耳廓,痒烫回转,顽固地不散去,“那张照片。”

    朱诺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脑中闪过千百个念头,话到嘴边一涩,出乎意料地说:

    “……看见了。”

    菲恩听起来有些不一样。具体改变在哪里,她又说不上来。

    有点慌。这很难得。

    她算不上对一切都游刃有余,却也有很长时间没像现在这样紧张了。

    门页夹出一隅阴影。而他太高,阴影只及胸口。

    “你不想问我些什么?”

    朱诺回过半张脸,目光向下滑落,没有看他。边角地毯积蒙着尘灰,鲜辣的红色早已褪淡,像是一片枯叶染黄,扁薄地蜷曲着。

    菲恩的嗓音喑沉,带有奇异错落的韵节。

    “那是我母亲。”

    他低声说,“我还住在凤凰城,就是为了知道她葬在哪里。”

    朱诺张了张口。她想发声,至少用一个模糊的气音表达她正在聆听。

    而到最后,她也没能顺畅地吐露一个音节。

    空气很静,静到她开始觉得,连自己的鼻息也嘈杂得难以忍受。

    他终于说:

    “你不关心。”

    房门擦着她的肩膊阖拢,喀地一声,从容稳定。

    狭长走廊里,他留下一句:

    “晚安,朱诺。”

    朱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朝里走。

    从房间内窗向外远望,满眼尽是磁蓝的天光,即将熄灭在夜色边缘。

    她找到酒店的便签簿,用圆珠笔写下:

    奥兰菲恩·菲尼克斯:

    菲尼克斯家族私生子

    橄榄球队四分卫、队长

    疑似患有神经类疾病

    不知道母亲下葬的地方

    笔尖稍顿,在第五行字最末端,谨慎地打上了一个问号。

    不可思议。

    如果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母亲墓地的位置,那么又是谁在隐瞒这个秘密?

    这件事,又为什么是个秘密?

    晚些时候,法警将她带去一间窄小的会客室。

    麦考伊律师正等待着她。

    “我查证了你说的话。”

    他神态依旧矜冷,而先前微妙的距离感却几乎不见了,“你是对的,这次的十三名陪审员中,有十二人都是菲尼克斯家慈善项目的受益者——还有一位是被告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这在意料之中。朱诺的反应很平淡,点头说:

    “这场官司你们赢定了。”

    “按照常理而言,陪审团不得选用被告的直接关系人。”

    麦考伊律师说道,“奇怪的是,检察官一方没有提出任何撤换陪审员的请求。”

    朱诺忽然笑了起来。

    不是讥诮,也绝非讽刺。一瞥即逝,像是某种错觉。

    她问道:“律师先生,你久居在凤凰城么?”

    “这是我第一次接受菲尼克斯家族的聘请。”即便疑惑于她突如其来的提问,他也很快给出答案。

    “这儿是凤凰城,他们是菲尼克斯。”

    朱诺对他说,“几个月前我刚来到这儿,有人对我说了这句话。现在我才开始明白他的意思。”

    律师的表情纹丝不动,眼神却不再稳固。

    不置可否地轻侧一下头,他顺势移转话锋:

    “接下来,我们需要谈谈你与检察官的交易。”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陪审团的构成,这个话题也就没什么谈及的必要了。”

    朱诺看着他的眼睛,咬字很清楚,不带连音,“检察官无非想知道陪审员们私下讨论了什么。”

    她浅浅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我会如实告诉他:什么也没有。”

    接下来的几次陪审团集体讨论无不以沉默告终。陪审员之间不再交谈,连视线也刻意相互躲避。

    朱诺与检察官见了几次面。对方的模样愈发疲倦,眼下淡淡的晕青也逐渐加深。这份疲倦大张旗鼓地显露着,仿佛与一切都有关。

    他带来了路德维希的口信:

    接近菲尼克斯家族,菲恩是至关重要的突破口。

    “我需要知道路德维希的立场。”

    朱诺站在门口,蓦然回头,措辞前所未有地谨严,“我相信国际刑警组织调查过菲恩——我需要知道,我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他。”

    检察官本在整理桌面上散落的文件,闻言停下手。衣领翻起褶皱,挡住他猛然收紧的下颌。

    “我们认为奥兰菲恩,”他话音稍歇,抬眼看她,“也是菲尼克斯的受害者之一。”

    朱诺一愣,下意识调转脚步,坐回靠椅。

    检察官回忆着细节,告诉她:“他的母亲叫莉莉·柯蒂斯,失踪时尚未成年。”

    朱诺不自觉脱口而出:“未成年?”

    似乎有些难以启齿,检察官滞了一瞬,才接着说:

    “她生育时只有十三岁。”

    舌面上塌着一层铁屑般的腥锈味。

    朱诺突然无法维持表情,嘴角绷死,肌肉却不着痕迹地颤动。

    “她在诞下菲恩后得到允许,搬离了菲尼克斯的豪宅,与菲恩一同住在花园里六年。”

    检察官叙述着,语调的最后一点波澜也被慢慢抹平,“后来弗莱将她带进了自己的地牢……至于菲恩经历过什么,目睹过什么,没人能够确定。”

    会客室的灯光刺白扎眼,晃得她目中一阵雾气。

    “为什么不起诉他们?”用了很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知道她将得到怎样的答案。这个问题像是直接从胸口仰冲而来,径自在唇边澌流出去,不给任何思虑的时间。

    “找不到证据。”

    检察官叹口气,眼角向下耷着,“这些是菲恩在受害者互助会上的自白,本身不可能作为证据在庭上出示——我相信他也不愿出庭作证。”

    朱诺半闭着眼,眼皮沉重地扣下来,遮去天花板上漫射的一线光。

    她曾偶然行至光明中的一隅暗角,踏进阴影匍匐前进,便以为自己早已历遍世间全部的丑恶淤浊。

    可他一直活在黑夜里,睁着眼,嘴唇翕动,连呐喊的声音都被掩去。他在泥潭溺陷,裹足不前。

    她在菲恩门前驻步停足,屏息等了许久,侧耳倾听着每一丝微弱的声响。

    他的呼吸近了又远,除此之外,再没别的声音。就连这轻细均匀的吐息,也很快咽灭了。

    隔天晌午,弗莱一案正式开庭审理。

    载有陪审员的警车在法院门前停成一行,规避从劳森监狱驶来的押解车。车门自外侧开启,走下一个瘦高的人影。

    “菲尼克斯先生,菲尼克斯先生!”

    记者们守候多时,此刻一拥而上,将话筒塞向所有可见的缝隙,“你对本次庭审结果有怎样的预期?”

    “我将被当庭释放,这一点确凿无疑。”

    腔调近乎奇异的平静,弗莱松开话筒,向右望去,“我有最顶尖的律师团队,和……”

    朱诺坐在警车上,看着人潮围簇的方向,蓦然与他目光相错。弗莱面貌隐匿在背光的阴翳中,碧绿的眼锋却冷亮得悚人,犹如一块磨满棱角的翡翠。就连他的声音也是浓墨重彩的,像是狠戾地一把攫住脖颈,强迫你牢牢记住他。

    他始终没有说完那句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只望她一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穹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穹烬并收藏我只望她一声最新章节